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2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2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2)     

第一章決定

身旁胖子嘴里的麥芽糖咬得咯吱咯吱響,落日的余暉灑落大地,風柔和得像羽毛,沒有半點平日里的肅殺和冷,艾輝不知道自己以后還會不會記得這一天。“決定了?”胖子含糊不清地問。
  “決定了。”艾輝回答得很肯定,他早已做出決定,沒什么值得猶豫的地方。
  胖子像是在嘆息,又像是在羨慕:“你不要被那些小屁孩比下去,那會讓我覺得丟人。我就不明白了,打打殺殺有什么好?拿了這筆錢,夠咱們回去好好活半輩子!跟咱們一批進蠻荒的多少人?兩千個!就咱們兩個活下來!這是買命錢,懂嗎!我死了,這錢我家還能領得著,你要死了……”
  “所以我得活著。”艾輝打斷越說越激動,直接站起來的胖子,他桀驁的臉龐此刻說不出的平靜。
  能夠進入五行天的機會來之不易。他的資質不夠出色,本來是沒有資格進入五行天的,但是三年來他的表現非常優秀,在復雜緊張的環境下表現出的冷靜,以及在關鍵時刻體現出的勇氣和斗志,都令人印象深刻。
  當他提出希望能得到一個進入五行天名額的請求時,上面考慮過后最終同意。
  兩千名苦工,只有兩人幸存,哪怕說是運氣成分居多,也足以說明很多問題。
  胖子頹然地坐下來,艾輝的倔強他實在太熟悉了。轉念想了想,他重新變得振奮起來,滿臉真誠道:“記得撫恤金那欄寫我的名字,便宜別人不如便宜我。”
  艾輝懶得理他,隨手拔了根青草放在嘴里,枕著腦袋愜意地躺了下來。在蠻荒的這三年,每天的神經都是高度緊繃,鮮血、生死、搏殺,那是個黑暗混雜著猩紅的冰冷世界。
  這三年是怎么過來的,他不知道,也不想去回憶,不是什么美好的回憶。
  落日的余暉照在身上,溫暖而舒適,艾輝的眉頭不自主地舒展,臉上的冷峻桀驁一點點松弛下來,寧靜祥和。
  真舒服!
  暖烘烘的身體逐漸放松,艾輝的思緒也變得渙散,就像失去束縛的霧氣,無聲無息彌漫開來。
  溫暖的陽光,微醺的風,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感覺,喚醒腦海深處那些陌生又熟悉的回憶。
  三年之前的三年,劍修道場的陽光和風,也如這般。
  太陽沒有升起,呼吸著清冷的空氣,他開始打掃廢舊倉庫改造出來的道場。先擦三遍地板,算是熱身。擦完地板,開始打木頭架子。木頭都是平時他從附近街道撿來的,長短粗細不一,架子的形狀自然也就沒辦法講究那么多。
  打好木頭架子,他便開始整理老板最近收來的劍典秘籍。
  這些秘籍一元二十斤是市場價,紙書便宜,鐵券金貝要貴一點,玉簡最不值錢。工作量不小,但是沒人催,艾輝也從來不急,順便翻翻,點評一下。
  偶爾的時候,他還會幻想一下,倘若在修真時代,自己該是何等風光,賣劍典都要賣到手發軟。
  整理完劍典秘籍,他就要開始整理飛劍寶劍。
  太陽此時已經升起,暖暖的,就像現在一樣。艾輝的嘴角不由微微勾起一道淺淺的微笑。
  盡管飛劍寶劍靈力盡失,黯淡無光,只是一堆廢銅爛鐵。然而在陽光下,艾輝往往被它們的古韻之美所吸引。
  飛劍代表著修真世界的巔峰,是歷代煉器大師最偏愛之物,千奇百怪,什么形狀都有,有些形狀甚至讓人根本無法和飛劍聯系到一起。
  銹得太厲害的他不碰,萬一斷了,老板又要罵他。
  沒有工錢,三餐管飽,這樣的生活對十歲之前都在顛沛流離的流浪兒來說,美好得像此時的陽光一樣,他找不到更好的贊美詞。
  老板是個好人,就是做生意的本事差了點。
  合格的生意人會去辦劍修道場?
  艾輝在道場呆了三年,來道場參觀帶逛的,不超過十人。看到門口掛著的劍修道場招牌,九成人扭頭就走。
  現在哪里還有劍修?
  劍修場里除了數不清的秘籍劍典和寶劍、飛劍,什么都沒有,為了這些東西,老板跑遍了各地的廢物市場,就連到外地做生意,也會捎一批回來。
  可以說,老板對劍修的狂熱程度簡直不可理喻,運費都比它們的成本貴得多。
  當然,偶爾的時候,艾輝覺得以老板可憐的財力,好像也只能玩得起劍修這樣便宜的愛好。
  艾輝勸過老板,不如改成鍛體之類,反正比劍修要有前途得多。老板勃然大怒,把他罵得狗血淋頭,艾輝那時就明白老板做生意的天賦實在乏善可陳。
  守著空蕩蕩道場的艾輝,索性自己瞎琢磨那些一元二十斤的劍典秘籍。沒練成劍修,托堅持鍛煉的福,打架倒是厲害了不少,憑借拳頭招攬了小屁孩三兩個。
  老板本事差,生意失敗欠債無力歸還,自殺了。艾輝很難過,老板是個好人,但不算堅強。
  欠債還錢天經地義,道場理應歸別人所有。當最后一天,收債人上門收繳道場,艾輝對自己這么說。
  但是當他親眼看到自己打的粗陋書架被推倒在地,劍典秘籍滿地狼藉,有一半是老板從很遠的城市拖回來的。當他看到每天都要擦拭幾遍的劍架被收債人踩成碎片,老板說那是他從一位劍尊洞府搜刮來的寶貝,當年劍架上的飛劍曾經血染千里,震懾群雄。當他看到掛在屋檐下的九音劍風鈴被扯得稀巴爛,老板說那是當年聲名顯赫一時的九音劍門的鎮山重器,九劍出,天音破虛空。
  他沒忍住,像一頭負傷累累瀕臨絕境的狼,瘋狂撲了上去。
  只是掙扎而已,嗯,垂死掙扎而已。
  艾輝不知道老板的名字,找了塊木板寫下“老板”兩個字作靈位牌,細樹枝作香,把所有能燒的劍典都燒給老板,磕完頭,許愿老天保佑老板在天堂能夠圓劍修夢。
  帶著滿身的傷,凝視滿地狼藉的道場良久,他轉身離開。走過陽光穿透沿街高低參差的房頂落下斑駁的光影,他機械地邁著腿,下意識前行,不知道前往何方。
  哪怕過去一年,那份茫然無措和孤獨無依的感受依然如此清晰。他記得當時自己覺得有點冷,裹緊身上洗得發白的衣服,雙手插在兜里,那天的陽光和今天的陽光不一樣,冰冷得刺骨。
  走著走著,不知過了多久,直到強烈的饑餓感把他從木然狀態中喚醒。饑寒交加的他,看到五行天招聘蠻荒苦工的公告。
  無處可去、無路可走的他去了。
  還好,自己活了下來。
  ……
  艾輝的思緒收回來,發現自己的身體不自覺微微緊繃,他不由心中苦笑,這么美好的時光又被不是太美好的往事破壞。
  他長長吐出一口氣,努力放松緊繃的肌肉。
  整整三年的時間,在蠻荒中,他幸運地生存下來。他們隊兩千人只有兩個人活下來,一個是他,另一個是錢代。哦,胖子的名字叫錢代。
  死亡的苦工家里會得到一筆撫恤金,活著的人可以得到一大筆錢,五行天在這方面從來不小氣。
  胖子準備回家,他家都是孤兒寡母,一個人要養活一大家子,他的壓力比自己大。
  “好吧,我也知道你是王八吃秤砣,鐵了心。你這人脾氣差,毛病多,從來不聽人勸。你年紀也老大不小了,還這副德性,以后怎么娶媳婦?錢省著點花……”胖子還在啰嗦個不停,不知道是不是分別在即。
  平日里不耐煩的啰嗦,艾輝也覺得沒有那么討厭,但是他一聽到胖子說到錢,馬上腦門有點隱隱作痛,這家伙只要一沾到錢字,就會像打了雞血一樣。
  果然,看到胖子脖子上的青筋開始要跳動,艾輝當機立斷,立即丟出一個布袋:“給你的!”
  胖子有些不解地看了艾輝一眼,卻更快一步的以與身體不相符合的靈活一把接住,布袋一入手,胖子的小眼睛立即瞪圓了。
  粗得像胡蘿卜的手指一扒拉,瞬間就解開布袋,胖子看了一眼,激動得渾身肥膘都在顫。
  艾輝一臉嫌棄地別過臉去,胖子看到錢的嘴臉簡直不能看。
  “啪!”胖子沖過來,握住艾輝的雙手,臉上滿滿都是感動,眼眶的淚水在打轉。
  看到胖子這模樣,艾輝心中也感動,覺得自己還是把胖子想得太不入流了,兩人并肩作戰那么久,這份情誼真摯深厚。他不太習慣這樣的場面,很想喊一聲滾,但是想到馬上就要分別,他努力克制,放緩聲音,有些生澀道:“反正我一個人,用錢的地方不多,你回舊土,家里人多,用錢的地方比我多……”
  “好兄弟!真是我的好兄弟!”胖子哽咽地拼命搖動艾輝的雙手,熱淚盈眶:“五行天包食宿,剩下一半你也用不上,不如一起給我?”
  自己居然還會對這個家伙心存僥幸,真是太天真。艾輝被握的雙手突然反握,輕輕發力,胖子就像一朵輕盈的胖云,呼地飛出十多丈,砸在地上濺起一嘴麥芽糖。
  “滾!”
  終于可以直抒胸臆的感覺真好。
  艾輝云淡風輕地拍了拍手,順便摸了摸自己懷里的錢袋,胖子的手腳非常快,防不勝防。
  胖子灰頭土臉地從地上爬起來。
  遠處營地集合的哨聲響起,兩人不約而同地沉默下來。
  分別的時候到了,這是最后一次集合。艾輝將要前往五行天,而胖子要回舊土。快跌落地面的橘紅夕陽,把他們的影子拖得很長很長。
  “艾輝,活下來!”
  “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