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3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3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3)     

第十章英華風社

元力不是什么稀奇東西。早在修真時代,便有人鉆研。然而在靈力充沛的修真時代,靈力的運用更廣泛。因為靈力的活躍程度比元力要高許多,更容易使用。充沛的靈力,也抑制了元力的產生。所以在修真時代,對元力的研究,大多是一些小門派。
  只有在靈力稀薄的蠻荒,元力才成為主流。
  不得不說,修真界得天獨厚,充沛的靈力,廣袤龐大邊界,仿佛上天所賜之地。修真界也一直以此為傲,長久以來,幾乎所有的修真者,都認為修真界才是世界的中心。
  生存環境的蠻荒,從來沒有被他們放在眼里。只是,誰也想不到,天地的靈力竟然會日益稀薄。靈力是修真體系的根本,當靈力消散,輝煌而璀璨的修真世界,也轟然崩塌。
  百萬年來,修真界從來不曾放在眼里的蠻荒,成為他們無法戰勝的敵人。
  被逼到絕境的先輩,瘋狂尋找新的力量。而他們的老師,便是他們的敵人,荒獸和蠻族。元力便是在那樣的情況下被發現和壯大,然而,有這百萬年積淀的修真者們,他們很快開創屬于他們的五行元力體系。
  理論不斷被完善,體系變得豐滿,五行天也逐漸強大。
  金木水火土,五行之力是構成萬物的基礎,穩定的五行之力便構成物質,而活躍的五行之力,便是五行元力。在現有的五行理論中,五種元力并沒有本質的不同,它們只是元力的不同形態。五種不同的形態,相互轉化,相互克制行成一個完美的循環。這也是為什么五行之力很少單獨存在,它們往往共同存在。
  這也是自然之物,屬性復雜的原因。
  董夫子講解的都是最淺顯的道理,在很多人眼中枯燥無用,然而對艾輝來說,卻解釋了他心中太多的疑惑。他熟悉的劍修的那一套,無論是堂皇大道,還是旁門左道,劍典多如牛毛。但是失去靈力的基礎,這些東西沒有半點價值。他自己折騰的劍胎種子,三年還沒有發芽,早就不指望了。
  翻閱無數劍典對開拓艾輝的眼界還是有幫助的,古代的劍修理論早就發展到巔峰,博大精深浩瀚如海。在蠻荒的時候便是如此,他對很多招式的運用和其他人不太一樣,就連那些實力強勁的元修大人也嘖嘖稱奇。
  他能從蠻荒活著回來,不是僥幸。
  他之前學到的都是一些零碎的片段,現在一點點的梳理出脈絡。這令他感到興奮,之前他就隱約有一些想法,現在來看,他的這些想法并非沒有實現的可能。
  他按捺自己蠢蠢欲動的心,現在還不是時候,他需要更多的積累。
  感應場這次來對了,第一堂課就有這么多的收獲,令他驚喜莫名,他對其他的課程充滿期待。
  上課的日子平淡而充實,但是對艾輝來說,有如陽光般美好。每一天,每一堂課他都異常珍惜。對于一位資質平平的人來說,能夠獲得這個機會是多么的不易。他像海綿一樣,貪婪的吸收一切養分。
  董夫子的蒙學課很短,只有十節,艾輝有些意猶未盡。他的課程很多,但是他發現,會涉及到元力修煉原理方面,只有董夫子的蒙學。其他課的夫子傳授的都是一些很實用的招式,或者修煉的法門,很少有夫子會講解其中的道理。
  或許在夫子們眼中,對于他們這些剛入門的學員,知道如何修煉就足夠了。
  艾輝如今已經逐漸習慣了松間城的學習生活,再也不會像在感應場門口的反應那么激烈。松間城的學習非常松散,并沒有硬性的規定。任何課程,只要你符合條件,比如境界到達,便可以選修。
  但是他還是有自己的班,他的同學就是第一天他見到的那些,而負責的夫子,也是那一位許夫子。
  大家各自的境界實力相差懸殊,各自選的課程也不相同,平時難得見面。只有每周一次的班級課,他才會見到自己的這些同學。
  沒有人在意艾輝。
  絕大多數學員,只怕已經不記得艾輝的名字。他這樣實力不強又不活躍的學員,完全沒有存在感。
  許夫子見所有人都到齊,便開口道:“這次喊大家過來,是關于入選英華風社的事情。”
  聽到“英華風社”四個字,班上那些來自五行天的學員,頓時像打了雞血一樣,而來自舊土的學員則是一臉茫然。
  “英華風社呢,其實就是挑選一些有實力,天賦也比較好的同學。社里不僅有專門的夫子指點修煉,還有很多的實踐,比如負責一些校舍的工作,比如何其他城的學校打交道組辦比賽等等。甚至有機會進入蠻荒跟著夫子進入蠻荒,提前感受一下蠻荒的氛圍。”
  能夠進入蠻荒,讓學員們頓時興奮起來,嘰嘰喳喳討論起來。
  蠻荒在大家眼中,神秘、充滿未知。有夫子們的陪同,不用擔心安全的問題,能進入蠻荒見識一下,讓學員們一下子向往起來。
  興奮的學員中,艾輝滿臉漠然,他對這所謂的英華風社無動于衷。夫子的指點倒是不錯,但是對他現在來說,更重要的是積累足夠的元力,開啟本命元府。
  至于蠻荒,他呆得都想吐了。
  許夫子看到興奮的學員,微微一笑接著道:“當然,英華風社的入選條件是比較苛刻的。大家剛進入感應場,如果按照往年的話,最低線應該是開啟兩宮以上。”
  下面頓時一片哀嚎,按照這個標準,班上只有三五個人能達標。覺得自己能夠入選的,則不由露出興奮之色。
  “這是最低標準,而且不是死標準,大家多去試試。”許夫子接著道:“怎么才能選上,大家去了就知道。我現在要說的呢,但凡是能夠入選的學員,我們松間城也有獎勵,都是對大家修煉大有好處的資源。大家好好加油。端木黃昏,把這些材料發一下。”
  端木黃昏便是艾輝在校門口看到的那位衣著華貴的貴公子,亦是班上實力最強的學員。
  艾輝依然淡然處之,獎勵估計不錯,不過再想想有很多的瑣事,自然就沒有什么吸引力。更何況,他的實力相差太多。
  他的思緒轉到修煉上來,松間城修煉環境之優越,簡直就像天堂。他在推敲自己的修煉計劃,仔細琢磨。
  發放資料的端木黃昏從艾輝身邊走過,沒有停留,飄過來一句充滿譏誚的話:“蒙學都沒上的,不用看了。”
  艾輝一頭霧水,對方的敵意實在莫名其妙,而且……
  真是幼稚啊!
  師家。
  “只確定了六個人?”
  師雪漫的聲音并不大,但是整個大廳的溫度仿佛驟然下降了十多度,所有仆人護衛心中不由一凜。
  下方的松間城分部負責人面色如土,身體瑟瑟發抖,帶著顫音:“屬下罪過!當時沒有留下姓名,又恰逢新學期開學,給我們帶來很多的難度。我們只能通過比如同學間的傳聞,附近商家的反饋,最終鎖定了六人,但是我們排除了這六人。”
  他現在悔得腸子都青了,沒事搞什么盲戰?這是自己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啊!
  師雪漫深吸一口氣,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,她知道這怨不得對方。當時自己的反應慢了半拍,其實只要當時自己沒有發懵,便可以輕松得到所有人的資料,那個該死的家伙也跑不掉。
  “辛苦了,你做的已經很好,這不是你的過錯。”師雪漫的聲音依然清冷。
  下方的中年人眼淚一下子便流下來,他最近承受的壓力之大,遠超過一般人想象。而且消息打探始終沒有太大的進展,他也到了快崩潰的邊緣。
  大廳內的緊張氣氛頓時消散不少。
  師雪漫緩緩開口:“但是這件事,還是需要你多費心。所有人都配合你,不惜一切代價,找出這個人。”
  中年人沒有想到小姐的態度竟然如此堅決,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從小姐口中聽到“不惜一切代價”。但是想到小姐愈挫愈勇的性格,他也覺得這才是正常。
  “屬下一定盡力。”他不敢再保證,想了一下,他接著道:“屬下有個想法,也不知道可不可行。”
  “什么想法?”師雪漫很干脆直接地問。
  “我們這樣找,實在是大海撈針。但是屬下在想,他能對小姐您構成威脅,那實力一定強勁。想必像這樣的人,在松間城一定鶴立雞群。屬下在想,以此人的實力,入選英華風社應該沒有問題吧。那我們是不是可以縮小范圍,從英華風社入手?”
  他看著師雪漫,他沒有看到那位神秘人出手,神秘人和小姐的戰斗細節他一概不知,該如何判斷此人的實力,只有小姐最有發言權。
  師雪漫隨著中年人的話,美目愈發明亮,當屬下看向她,她毫不猶豫道:“盯著英華風社,我要第一時間得到名單。”
  “是!”屬下連忙應諾。
  師雪漫轉身離去,雷厲風行。她半點時間也不想浪費,她現在滿腦子都是修煉,眼中全是燃燒的斗志。
  哪怕你現在比我強,我也絕不會放棄!
  此番恥辱,我師雪漫一定會親手討回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