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1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9)     

五行天100 活見鬼

真他媽活見鬼了!艾輝內心在咆哮,瘋狂咆哮,就像有幾萬頭野獸在狂奔呼嘯踐踏。
  他很少有這么險些失控的時候,但是今天,但是眼下,他只想給這張臉一板磚,砸他個滿臉開花!
  他克制住了,硬生生克制住了。
  砸壞了就沒地方索賠了,他告訴自己。要是可以殺人他剛才已經動手,不能殺人,只是揍一頓沒有任何意義,所以他克制住。
  在蠻荒,倘若你對一個人說,你救了我我欠你一個承諾,你就等著變成一具尸體吧,你明天是死是活都不知道。你和別人說,我欠你一個承諾,下次沒有人會再救你,很可能晚上就被別人摸黑干掉。在蠻荒,最不值錢的就是什么狗屁承諾。
  空口套白狼?
  真是白眼狼啊!
  艾輝已經給端木黃昏定性,不動聲色:“一個承諾值五千萬么?”
  “當然!”端木黃昏滿臉傲然:“我的承諾豈是區區五千萬能夠比擬的?”
  他確實有說這話的底氣,以他端木家未來繼承人、岱綱關門弟子的身份,他說自己的承諾超過五千萬,一點都不過份。
  艾輝雖然強自克制沒有把眼前的家伙干掉,但是耐心早就消耗殆盡:“行,多的我也不要,兩個承諾,折算一億就行。”
  這次換端木黃昏目瞪口呆,還能這么算?難道他不知道自己的承諾,是有多么有用嗎?他以后不需要進十三部嗎?
  五千萬?這家伙是故意羞辱自己嗎?自己的承諾,只值五千萬?
  再怎么蠢的人,開口也起碼換一部傳承吧?
  端木黃昏滿臉鄙夷,看向艾輝的目光,愈發厭惡。這家伙果然就這么不入流啊,就這么庸俗勢利,簡直可惡至極。
  莫名的怒火在端木黃昏心中升騰而起,他感覺自己給出一件寶貴無比的東西,結果對方毫不猶豫把它扔給狗,結果還問他這東西這么好狗應該喜歡吃吧。
  端木黃昏的臉色鐵青,雙目直欲噴火。
  艾輝毫不退縮,冷笑:“別說那些虛頭巴腦的廢話,一億,有沒有?”
  端木黃昏看到艾輝的目光,頓時火氣直沖而上,下意識就像脫口而出“有”,但是下一刻,他反應過來,臉色不由一變。
  從小到大,他其實沒缺過錢,過的是錦衣玉食的生活。但是吃穿住和修煉,家族給他投入的非常大,舍得花錢,他需要什么,家里二話不說,立即買來。
  但是現金,卻沒有多少,家里也絕對不會給出一億這樣的巨額零花錢。
  哪怕他去要,也不知道怎么開口。
  問朋友借?他暗自搖頭,他不會有這么多的零花錢,自己的那些朋友也不會有。而且他很了解自己的那些朋友,和自己沉迷修煉,并不追求豪奢的身活不一樣。他們可是個個每天花天酒地,只有超支,絕對不會有結余。想靠他們湊出一億的零花錢,還不如靠自己。
  艾輝看端木黃昏的臉色變幻,心中更是鄙夷:“沒有吧,牛皮吹得震天響,結果全都是虛的。我果然沒有看錯你,行了,就當我救了條狗。”
  在艾輝的心中,徹底把端木黃昏打上偽君子、虛偽、白眼狼的標簽。
  艾輝懶得理他,徑直揚長而去。他是個愛恨分明的人,覺得端木黃昏不行,多說一句話他都覺得浪費時間,時間很寶貴的好嗎?
  端木黃昏臉色一會青一會紅,他死死咬住嘴唇。
  憋屈,無比的憋屈!從小到大,就沒這么憋屈過!偏偏他連一句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,對方要什么寶物、傳承,他都可以想想辦法,結果對方只要錢,頓時擊中他的軟肋。
  屈辱啊,難以言喻的屈辱感,讓他白皙的皮膚都像燃燒一般,泛起一層紅暈。
  他的拳頭捏得咯咯作響,目光深沉。
  好吧,是自己太想當然了!這樣庸俗的家伙,怎么配得上自己的承諾?
  不就是一億嗎?你等著!
  你這樣的廢物賺錢當然是難事,但是你很快就會知道,對我這樣的天才來說,區區一億是一件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!
  端木黃昏心中暗暗發誓,他下定決心,最近要多賺錢,賺夠一億!不!一億還不足以匹配自己的身份!
  兩億!不,五億!
  自己要帶著五億現金,砸在這家伙臉上!
  他的腦海浮現艾輝趴在一座現金堆積的小山旁,一臉討好的汪汪汪。
  他的臉上陡然浮現一抹妖異的紅暈,他覺得渾身充滿了干勁,沒錯!就是這樣的感覺!
  “哈哈哈呵呵……”
  端木黃昏放聲狂笑。
  走進道場的艾輝,看到樓蘭,頓時心中陰霾一掃而空,那種白眼狼偽君子就讓他去見鬼吧。我們有樓蘭這樣的好沙偶。
  恰在此時,巷子口方向忽然響起震天的狂笑。
  樓蘭偏著腦袋聽了一會,眼中黃光閃動,過了一會道:“艾輝,這個人笑聲很不好,高亢虛浮,中氣不足,邪火攻心,可能會昏厥。咦,好像有點耳熟?樓蘭在哪里聽過?”
  撲通。
  巷子口的端木黃昏身體一僵,帶著滿臉詭異的潮紅,仰面而倒。
  艾輝哼了一聲:“管他呢?昏倒更好!省得我動手……”
  話還沒說完,已經不見樓蘭的蹤影。
  人呢?
  艾輝四下張望,然后看到,背著端木黃昏出現在門口的樓蘭,不禁一呆。
  “艾輝,是傍晚同學呢?還好樓蘭去看了一下。”樓蘭開心道。
  艾輝很想說,這樣的貨色,直接扔門口喂狗。
  但是看到樓蘭滿滿的熱忱,到嘴邊的話又說不出口,唉,我們家樓蘭什么都好,就是太樂于助人。
  艾輝沒有想改變樓蘭這一點,其實在他的心中,也很喜歡樓蘭這一點。在他看來,這是樓蘭和其他的沙偶非常不一樣的地方,其他的沙偶對于主人的命令不折不扣地執行,但是對和主人無關的事情,無動于衷。
  樓蘭很不一樣,他對這個世界充滿好奇,充滿熱愛。
  樓蘭這樣就好,艾輝低垂的眼瞼就像黑夜一樣深沉。
  可為什么是這個白眼狼?看到昏迷不醒的端木黃昏,艾輝又是嫌棄,又是頭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