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1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8)     

五行天102 反省

?艾輝可沒興趣去關心端木黃昏脆弱的心靈。
  這次的新狀況,忽然讓他意識到,劍胎的成長和進步。尤其是當元力變得更精純之后,劍胎變得更加靈敏。
  忽然間,艾輝發現自己以前覺得沒有什么用處的劍典,好像并非自己想的那么沒用。不管之前的風蝠劍,還是剝繭抽絲,以及劍胎如今之變,它們發揮的作用都是實實在在的。
  艾輝是個相當現實的家伙,當事實擺在他面前,他絕對不會視而不見。
  為什么那些被大家視作沒有任何價值的劍典,在自己的手上還能發揮出作用呢?
  他很快便意識到其中的關鍵,劍胎!
  劍典之所以沒有用處,最大的原因就因為靈力的湮滅。
  很早之前,艾輝在閱讀那些劍典的時候,就曾想過,能不能用元力催動那些劍訣呢?
  他知道不能,這么簡單的想法,一定有人嘗試過。現在元修的戰斗力,比起修真世界的劍修們來說,實在不值一提。沒有人不喜歡強大,更何況還有那么多的希望能夠復興劍修榮光的狂熱者,這么簡單的問題,怎么會沒有人嘗試?
  肯定有,而且一定很多很多。
  但是在五行天建立的千年時光,劍修的愛好者越來越少,劍典越來越不值錢,從以前的按部賣,到按斤賣,在到現在和垃圾一樣。
  這些殘酷的事實,無不說明了,所有的嘗試都已經失敗,而且人們一定找到最直接最根本的問題,才會使得五行天對劍修的放棄如此徹底。
  以前艾輝不明白為什么,但是在感應場學習,尤其是在和老師的討論之中,他們還專門討論過這個問題。
  元力和靈力最大的不同,就是活躍度。
  靈力比元力要活躍得多,打個比方,靈力就像水汽,有個小孔就能鉆過去,而元力就像是浮著許多冰渣的冰水,不要說孔,就是稍小點的河道,就會被堵上。
  為何劍訣無法使用,最根源之處在這里。
  艾輝問過老師,那能不能把元力轉換成靈力,那豈不是就能用了?
  老師當時就笑了,然后告訴他,在這一千年里,有無數人在嘗試這件事。任何一個人都知道,只要元力能夠轉化成靈力,那么修真時代留下那些劍典法訣法寶,就是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庫。他們就再也不需要從頭開始,摸索和創建一個全新的體系。
  想想修真世界的強盛吧,那些強大的荒獸,只不過是修真者的盤中餐,是他們的寵物、坐騎。蠻荒是之所為沒有被他們征服,只不過他們覺得蠻荒貧瘠,沒有價值罷了。
  但是所有的嘗試無一例外都失敗,其中甚至包括許多的宗師。
  好吧,艾輝從來沒有想過,這個終極的難題,會和自己有什么關系。
  他現在關心的是劍胎,劍胎能夠讓他的元力和劍典聯系起來,能夠讓那些失去價值的劍典,還能發揮一點余熱。
  艾輝全部的心思,都放在如果挖掘更多的余熱上面。
  當身體的負荷漸漸消除,艾輝開始再次嘗試。
  手捏劍訣,遠轉元力,和上次一模一樣情況再次出現。和第一次的震撼比起來,艾輝這次要鎮定許多,但是心中更多的是喜悅。兩次都出現,這說明不事偶然。
  要不要嘗試一下劍典?艾輝心中一動。
  他連續嘗試了幾種劍典,但是很快便發現,無法繼續下去。修真時代的靈力運轉線路是按照經脈,和現在的五府八宮,完全不同。
  艾輝陷入思考,照搬劍典沒用,那自己該怎么辦?劍胎是有用的,但是劍胎到底在發揮什么作用?
  忽然艾輝手中的指劍連點,就像剛才和端木黃昏治療時一樣。
  他的眼睛一下子瞪圓。
  沒有反應!
  什么反應都沒有!
  怎么回事?
  艾輝不信邪地一遍遍嘗試,但是依然沒有任何動靜。這是怎么回事?艾輝很快冷靜下來,他想著哪里不對,但是無論他怎么嘗試,他都沒有第二次進入劍胎的狀態。
  他有些失望,他還想挖掘一下劍典的余熱,現在才發現自己的想得實在太簡單。
  但是他很快調整心態,對于他而言,失敗是一件再常見不過的事情,他早就學會平靜對待失敗。更何況這樣困擾了全天下無數英豪的難題,又怎么會那么容易被自己攻克?
  發熱的頭腦逐漸冷靜下來,艾輝暗自反省,最近的修煉順風順水,自己的心態也不自主變得有點驕傲自大。被稱了幾句天才,就真的以為自己是天才了嗎?
  艾輝的目光重新變得清澈。
  自己才剛剛開啟本命元府,就去想什么劍胎,實在本末倒置。
  劍胎就在那里,無論它是一顆種子,還是一座寶藏,都在那里。自己需要的不是把時間都放在這縹緲的未知上,對于現在的自己,最重要的是腳踏實地,認真的修煉,開啟手宮。
  這才是自己需要投入所有時間和精力的首要任務。
  想通之后,心態愈發平和,浮躁仿佛從身上洗去,艾輝的心神無比的空明寧靜。
  好好的睡了一覺,艾輝和樓蘭告別,然后離開兵鋒道場,前往繡坊繼續自己的修煉。
  當韓玉芩看到艾輝重新變得像之前一樣的沉靜,投入到修煉之中,不由更是欣喜。不光是她,就連王守川來了幾次,看到艾輝沉浸在修煉之中,都沒有打擾。
  夫妻倆見過很多的天才,有著令人稱羨的天賦,但是在無數的夸贊和吹捧中迷失了自我。
  就在兩人心中剛剛有點擔心的時候,艾輝就用行動告訴他們,完全不需要擔心他迷失自我。他已經調整好自己的心態,像以前那樣刻苦,那樣不驕不躁。
  霧氣蒸騰的工坊,那個渾身纏著繃帶的少年,就那么安靜地修煉。繡坊的繡女們從一開始的好奇,到后來的習以為常。到后來,偶爾有繡女從工坊的窗前走過,才會注意到一動不動的少年,就像座一座雕塑。
  霧氣中的那雙眸子,深邃得就像看不見底的深潭。
  日復一日,不知疲倦,不覺枯燥。
  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