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

五行天103 九音堂

艾輝心態平和,所有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,早就被他扔到腦后。什么傍晚,什么一億五,他都早就不在意。反正那個白眼狼和自己沒什么關系,艾輝對于自己的時間和精力是相當吝嗇,他只會在意自己的一畝三分地。白眼狼和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有關系嗎?顯然沒有。
  自己的一畝三分地,只有樓蘭,胖子,老師師娘和明秀師姐。其他人,關自己的屁事!
  至于一億五?呵呵,讓它隨風去吧。
  在蠻荒成長的艾輝,見到的都是對金錢對資源最赤裸的爭奪,是錙銖必較,為了幾百塊發生爭執可能會引起火拼而喪命。
  一個公子哥跑來說給你一億,呵呵,人家可以天真,他卻天真不了。
  他出手相救,只是為了樓蘭。
  艾輝知道自己是什么樣的人,也知道樓蘭是什么樣的沙偶,他變不成樓蘭那樣,他也同樣不希望樓蘭變得像自己這樣。
  他這樣從黑暗中走出來的人,身體早就被黑夜滲透,他知道自己這輩子注定無法擺脫殺戮和戰斗的陰影。
  只有勝利,只有強大,他才能感覺到安全。
  樓蘭不一樣,他對這個世界的熱情,樓蘭就像陽光。
  艾輝喜歡陽光,喜歡這樣的樓蘭,樓蘭高興就好。
  至于白眼狼,唔,不要讓自己在戰場遇到就行。
  所以艾輝可以很平和,是真正的平和。在艾輝的世界里,端木黃昏只不過是個無關痛癢的路人甲而已。
  端木黃昏一點都不平和。
  讓他怎么平和?
  他覺得自己抱著滿滿的誠意,天才低下高貴驕傲的頭顱,得到的是什么?憋屈!大憋屈!還有什么?噩夢!噩夢的第二次上演,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,可怕到他都不知道是怎么離開兵鋒道場。
  直到第二天,端木黃昏才回過神來。
  回過神來的端木黃昏,覺得更憋屈!
  自己竟然在兵鋒道場巷子口昏迷!自己竟然又被艾輝救治!他到現在還忘不了,那個混蛋說一億的時候,滿滿的嘲諷,是的,毫不遮掩的嘲諷。
  端木黃昏長這么大,從來沒有看到有人對他露出這樣的嘲諷。
  從來沒有過!
  就像從來沒有人認為他是個空口白牙的家伙,在他周圍,無論是大人眼中,還是他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,他端木黃昏永遠是一言九鼎,是一口唾沫一個釘子的鐵血真漢子!
  錢,算什么?
  他端木黃昏從來就沒有把錢放在眼里!
  在他的世界里,錢只是數字而已。自己的承諾竟然被無視,竟然被視作連五千萬都不值,更讓他憋屈的是,對方覺得他連一億都支付不了。
  好吧,當時自己確實支付不了!
  混蛋!
  端木黃昏死死攥緊拳頭,捏得指節發白,哪怕現在想起來,他的雙目都直欲噴火。
  他深呼吸,緩緩松開拳頭,雖然眼中依然滿是憤怒,但是他已經能夠克制。
  因為他已經做出決定。
  反擊!
  他要反擊!
  他要告訴那個混蛋,哪怕他當時沒有錢,但是只要他想賺錢,是多么輕而易舉。他要讓那個混蛋明白,天才和廢物之間的區別有多大!他要讓那個混蛋明白,自己的承諾是多么的價值連城,拿了一億,不對,一億五,你就到一邊角落里去后悔吧!
  端木黃昏冷靜下來,很快他就有了一點眉目。
  巫啟榮今天終于迎來自己的生日,在五行天,這個年齡已經不小。巫家也是不大不小的家族,傳承超過六百年,雖然和那些開創五行天的老牌豪門還是無法相提并論,但是依然有著自己的產業和勢力范圍。
  六百年的苦心經營,巫家也是欣欣向榮。
  巫啟榮是巫家嫡子,從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得出來,他的父輩對他寄予厚望。但是巫啟榮從小就是淘氣頑皮,到了更大一點,更是呼朋喚友,結交廣闊。巫啟榮也是個聰明人,他知道比實干,自己和父輩差得太遠,而且也吃不得苦。
  他便把主意打在交朋友上,他出手大方,雖然紈绔,但是性格圓滑,從來不得罪人,也讓他在一群紈绔子弟中頗有聲名。
  哪怕是在感應場,他依然呼朋喚友,花費不菲,專門給自己的生日準備一場盛大的宴會。
  從宴會地點就能看得出來大手筆,整個感應場最高檔之地,九音堂。
  九音堂,是一代樂理大師笛心遠歸隱感應場之后所建,感應場高層當時得知笛心遠大師有意歸隱感應場,立即大手一揮,劃出一座風景秀麗之地,贈與大師。
  大師初臨,便欣喜莫名,決意在此歸隱,建九音堂。大師當年曾游歷天下,走過五行天,踏遍舊土。他選取自己最喜愛的九種風格,建造了九座截然不同的庭院,命名為九音堂。
  九音堂一建成,便成為感應場最高檔的場所。
  九音堂除了令人大開眼界的建筑風格,另一個值得稱道之處,便是所有的樂師皆是大師親自調教,所有樂曲,都是大師親自譜寫。不同的時間前往,樂曲都不相同。
  九音堂從建成的那一天開始,便是世家子弟們最喜歡之地。
  但是預定非常難,不僅價格不菲,而且還對預訂者的身份有著嚴格的要求。巫啟榮花了大價錢,才從別人手上高價買下來。
  但是他不得不承認,太值了!
  里面的布置,還有精美絕倫的元食,直沁人心扉的絲竹之音,都讓人迷醉。尤其看到自己的小伙伴們,個個目瞪口呆,大開眼界的模樣,他就覺得這錢花得太值了!
  就在巫啟榮志得意滿的時候,冷不丁門口響起一個冰冷聲音:“小巫,過生日都沒知會我一聲?罰酒,就三杯吧。”
  一個氣質冰冷高瘦的身影出現在門口。
  鬧哄哄的酒桌一下子安靜下來。。
  巫啟榮身邊一位公子哥大怒:“哪里蹦出來的貨色,跑到這里來撒野……”
  啪!
  一個響亮的耳光!
  公子哥捂著臉頰,還沒反應過來,他呆呆地看著打自己耳光的巫啟榮,滿臉愕然。
  剛剛還滿臉傲然的巫啟榮,腰一下子塌下去,二話不說,拿起桌上的酒杯,連倒三杯,一口氣喝完。
  酒杯都沒放下,一路小跑,跑到來者面前,哈著腰諂媚道:“哥,您來之前也不說一聲!您沒發話,小巫可不敢驚擾您。您貴人事忙,可不像我們這些游手好閑的家伙,整天閑逛蕩,吃喝玩樂的。”
  滿室皆驚,鴉雀無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