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1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9)     

五行天105 黃昏哥的賭約

黃昏哥在紈绔圈,是威名赫赫的大魔王。然而實際上,端木黃昏和這個圈子沒有什么交集,他雖然一點都不儉樸,但是生活的重心,全都放在修煉上,對吃喝玩樂沒有什么興趣。
  紈绔圈對黃昏哥更是只聞其名,不見其人。
  但是威名赫赫如雷貫耳不說,再看最強勢的俞少都是哈著腰,誰敢挺直腰?
  端木黃昏沒有一點不自在,在自己周圍的小伙伴面前,他從來都我行我素以我為主,他舉起手中的酒杯,淡淡道:“今天是小巫的生日,小巫是我的朋友,大家滿上,為小巫賀,干。”
  巫啟榮頓時激動得全身哆嗦,能夠從黃昏哥口中得到這句話,是多么不容易多么珍貴!他雖然認識黃昏哥很多年,但是一直以來,都是遠觀。雙方就天差地別,不在一個圈子。在他心中,黃昏哥以后是要成宗師的大人物,再不濟也是一部部首。
  他清楚自己的斤兩,能夠得到這一句,無論是為什么,他都值得為之赴湯蹈火。
  他強忍心中激動,刷地站起來,舉起酒杯:“啥都不說,以后黃昏哥就是我親哥!”
  他一仰頭,一飲而盡。
  在五行天,所有人從小就修煉元力,他們飲用的都是元酒,一杯酒下肚,只覺得全身的元力,幾乎要被點燃起來。
  端木黃昏也不多說,一飲而盡。
  他平日幾乎從不喝酒,在其他方面,端木黃昏是一個非常克制的人。從小到大他都沒有遇到什么對手,但是他始終沒有放縱。
  他內心有驕傲。
  體內的元力,仿佛瞬間被點燃,向著他的身體各個角落蔓延。他蒼白冷峻的臉上,浮起一抹紅暈,看上去異常嬌艷,也讓他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冰冷。
  其他人不敢有半點怠慢,都是一口干掉。
  端木黃昏扯了扯領口,他瞇著眼睛,覺得現在的感覺棒極了。渾身每一寸就像在燃燒,心頭的陰霾也仿佛被這股熱意燃燒殆盡。
  心頭的憋屈,讓他想燃燒得更猛烈。
  但是他克制住,他沒有忘記自己來的目的。他可不是懦弱之人,只會借著酒精麻痹自己,他要正視自己的問題,他要從正面打敗那個可惡的混蛋!
  沒錯,他要用一種最有說服力的方式,把那個該是的艾輝,打得像狗一樣乞討求饒!
  原本一杯酒下肚的眾人,剛剛有些躁動,瞇起眼睛的端木黃昏散發的可怖殺意,瞬間籠罩整個飯桌。大家一個哆嗦,就像被從頭澆了一盆冰水。
  尤其是俞紫衣,哆嗦得最厲害。
  還是熟悉的配方,還是熟悉的味道!
  他對這樣的氛圍太熟悉,那些淡忘的記憶,就像是迫不及待的饑餓魚群,不斷地跳出水面。每當黃昏哥要對付誰,就是現在這樣的氛圍。
  該死,自己怎么就這么倒霉,撞在黃昏哥心情不好的時候?
  俞紫衣緊張得都快哭了。
  “這次來,是來找大家幫我出出主意。”
  端木黃昏的話,讓俞紫衣一愣,找大家出主意?他不由看了一眼黃昏哥,這可不像黃昏哥的作風啊,黃昏哥一向都是獨斷專行,什么時候需要被人幫他出主意?
  可惜黃昏哥臉上看不出喜怒。
  沒有人應聲,沒人敢應聲,黃昏哥說讓你幫著出主意,你以為真讓你出主意?別天真了!
  端木黃昏對這樣的場面很熟悉,知道自己不把話說清楚,誰也不敢開口。他也沒有廢話,直截了當:“我是找大家來幫我想想,怎么賺錢!”
  啥?
  所有人瞪大眼睛,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。
  高高在上,在他們心中就像在云端,頂尖豪門世家端木家族第一少,來問他們怎么賺錢?
  大哥,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……
  就連俞紫衣,也是眼珠子瞪得老圓,一臉見鬼的表情看著端木黃昏。
  巫啟榮弱弱道:“哥您的事更重要!小弟這里還有點私房錢,兩百萬,哥……”
  其他人連忙紛紛響應,不管是不是心疼,每個人都是一臉義氣,唯恐慢了半點。就連俞紫衣,也不敢落人后,豪氣萬丈:“小俞這有五百萬,全都給黃昏哥!”
  他內心淚流滿面,這是他所有的家底,但是他不敢瞞報啊,到現在俞家迷戀這個小白臉的女人都數不勝數,自己有多少家底,黃昏哥分分鐘就能摸清楚。到時候要是知道自己少報了,不死也脫層皮。
  好吧,五百萬雖然心疼了一點,但是也不是白花。而且他很清楚,黃昏哥這個人驕傲得很,從來不白收別人好處。
  說實話,黃昏哥開口談錢,都讓俞紫衣大吃一驚。
  “謝謝大家好意。”端木黃昏搖頭:“我不是問大家借錢,我說的是賺錢。好吧,我換一個問法,大家幫我想一想,怎么賺到五億?”
  所有人的眼睛再次瞪圓。
  但是這次,沒有人吭聲。
  在場諸人,身上還是有點小錢,幾十萬一百萬一般都有。像俞紫衣這樣有五百萬的,已經非常少。
  五億?
  這完全不是一個數量級的概念。
  家族給零花錢,想俞紫衣這樣五百萬,已經到頭了。任何一個家族,可以在子弟身上投入遠超五億的資源,但也不會隨便給一位子弟這么多的錢讓其支配。
  俞紫衣小心翼翼地問:“黃昏哥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  “出什么事?”端木黃昏轉過臉。
  俞紫衣頓時緊張起來:“小弟是被五、五億嚇到了……”
  “哦,我和別人打賭,看誰先賺到五億。”端木黃昏不動聲色,看得出眾人明顯松一口氣。
  打賭,這種事情對他們這些人來說,那可是家常便飯,賭約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。五億聽上去有點嚇人,但是想想人家是黃昏哥啊,以黃昏哥的身份地位,打賭能和他們一樣嗎?
  五億的賭約,才配得上黃昏哥啊!
  看到大家都開始動腦子,端木黃昏露出滿意之色。
  “我平日只知道修煉,對商業經營方面,一竅不通,所以這次就冒昧過來,向大家請教請教。我知道大家的路子廣,也比我懂得多。大家幫我多費心,無論誰想出來,黃昏必有所報。”
  端木黃昏的目光如劍,緩緩掃過全桌,語氣忽然一沉,殺氣騰騰。
  “想不出來,今天誰也別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