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1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8)     

五行天109 有箭兔毫

能讓明秀師姐說很多錢,那肯定不是一點錢。艾輝現在窮得叮當響,欠下的債務之多,連他自己都弄不清楚。更要命的是,這個數字還在每天往上漲,暮膠蠶繭、草藥、材料、人工……修煉一天就是燒一天的錢,這種感覺無比強烈。
  以前的時候怎么沒這個感覺呢?好吧,以前自己壓根沒有進入修煉的大門。
  想來那些元修大人也不容易啊,不對,不是每個人都像自己是窮鬼。
  債多不壓身,光腳不怕穿鞋,艾輝現在也懶得去想,不敢細想。
  剛才對明秀師姐的提議他之所以拒絕,是準備好好琢磨一下左右手宮。一下子開啟雙宮,他正是興奮的時候,這個是時候誰還愿意去玩暮膠蠶絲?有錢怎么了?
  有錢好商量!
  艾輝睜大眼睛,就像天上星星一閃一閃亮晶晶。
  明秀掩嘴失笑,師弟這幅財迷的嘴臉,也不知道是和誰學的,以前的時候沒有發現,但是自打抽取暮膠蠶絲就暴露出來了。
  可惜,師弟是師伯的弟子,師伯又窮心氣又高,師傅幫幫小忙師伯可以接受,但是花師傅更多的錢,他就不樂意了。
  那么多年,師傅想要給錢師伯做研究,師伯就是不答應,寧愿在自己的廢品小院里折騰。
  師伯這執拗的脾氣,師傅也沒有半點辦法。
  師伯就這點不好,不肯為金錢折腰,可敬又可氣。
  師弟在這一點上,完全不像師伯,專為金錢折腰,一聽到錢錢兩眼就放光。師傅已經好幾次在她面前破口大罵,說師弟浪費天賦、沒有理想、庸俗,然后拐個彎把師伯罵一頓,說師伯怎么教學生的云云。
  明秀倒是覺得師弟這樣挺好,師伯過剛易折,師弟就像他抽出的暮膠蠶絲,既堅硬又有韌性。每次一看到師弟如此刻苦,想到他的經歷,明秀心中總是不由又是佩服又是憐惜。她自小衣食無憂,從來沒有經歷那樣的生活,也無法想象那樣的生活。
  “每根箭矢需要十根暮膠蠶絲,箭矢的售價的三萬一根。師弟給李掌柜提供暮膠蠶絲,占利三成,暮膠蠶繭以及草藥都又李掌柜提供。”明秀口齒清晰,很快就把事情交待清楚。
  一根箭矢三萬塊!
  你能更黑一點嗎?
  艾輝差點脫口而出,好在他馬上反應過來,這里面有自己的錢!
  你能更黑一點嗎?說!為什么不能?
  他強自忍住,問出問題的關鍵:“這個箭矢一個月能賣多少根?”
  李掌柜想了想到:“上次的十根已經賣完。到底一個月能賣多少根,在下也不知道。不過箭矢是消耗品,一根三萬雖然不便宜,但是應該可以賣掉不少。參考同類的物品,打開局面之后,大概一個月應該能賣三五百根。”
  艾輝的眼睛一下子瞪圓,里面無數金光閃閃:“五百根,那就是一千五百萬,三成,那就是四百五十萬?”
  李掌柜的汗一下子流下來:“沒有那么多。首先是成本,包括蠶繭、人工、材料、店面,三萬塊一根,起碼有兩成是成本。我相信這一點,明秀姑娘也能核算出來,知我所言非虛。”
  明秀點點頭,示意確實如此。
  “其次五百根肯定是一開始達不到,這種新的箭矢,沒有驗證它的威力,誰也不會大規模裝備。我會先找一些熟客推薦,大概能賣出去幾十根。等箭矢的威力被大家接受,才能越賣越多。前期的話,一個月估計也就三五十根。”
  李掌柜說得很保守,不由得他不保守啊。倘若他故意夸大收益,結果沒有達到。那以后眼前這位爺找自己的麻煩,那自己就慘了。
  從三五百根到三五十根,落差有點大,錢有點少啊。
  艾輝不滿瞪了一眼李掌柜,然后對自己語重心長說,錢再少也是錢啊!
  “五十根,每根的收益是兩萬四,我占三成,也就是三十六萬。”
  明秀溫聲道:“師弟不要著急,這門生意細水長流,需要的蠶絲也不多,對師弟修煉的影響不大,可以做得。”
  “三十六萬已經不少了。”艾輝喜滋滋。
  李掌柜可不敢把這話當真,大師的弟子,三十六萬連零花錢都不夠吧。他連忙道:“只要打開銷路,就好辦了。而且我們最好能把這暮膠蠶絲起一個新的名字,最好不能讓別人聯想到暮膠蠶絲。獨門生意我們才有這么高的利潤,若是別家學會了,售價肯定會跌的很厲害。”
  “沒錯!”明秀頷首:“師弟,給它起個名字吧,它也有資格有新的名字,若非親眼所見,我也想不到它竟然是暮膠蠶絲。”
  “是啊是啊,老夫制造兵器這么多年,也沒見過這樣的暮膠蠶絲。”李掌柜嘖嘖稱奇。
  艾輝也沒推辭,想了想道:“絲就叫雪銀兔毫,箭矢就叫【兔毫】!”
  李掌柜被這兩個名字繞住,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,忍不住豎起大拇指:“高!實在是高!”
  名字其實一點都不好,但是艾輝故意讓顧客往某種兔子上聯想。如此一來,誰也想不到,雪白銀絲會是暮膠蠶絲。想想那些模仿者,尋遍各種兔子,想得到這樣的銀絲,李掌柜笑得眼睛都看不到。
  奸詐!太奸詐了!
  李掌柜暗自提醒自己,明秀姑娘的師弟看上去不是很精明,肚子里卻是一肚子的壞水啊,自己千萬要小心,不要去招惹這個小壞蛋。
  就連明秀也忍不住道:“你這個名字不知道要殘害多少兔子!”
  艾輝嘿然,心想你們都沒明白這個名字的真諦啊。兔毫,土豪啊,一箭一箭射出去,自己嘩啦嘩啦進賬,早日成土豪!
  “不過有這么長的兔毫嗎?”明秀又好奇地問。
  “師姐沒見過嗎?”艾輝有些意外:“我在蠻荒見過毛比這還長的長毛兔,不過那玩意非常兇悍,碗口粗的樹,一口就咬斷。喜歡吃灌木、樹葉和肉,它的毛比我的暮膠蠶絲很像,銀白雪亮,不過要粗很多。”
  李掌柜一個哆嗦,心想這位少爺境界那么低,竟然都去過蠻荒,這大師的弟子就沒有一個是正常的啊。
  蠻荒啊……
  想起李維大哥和她講起的那些蠻荒趣事,還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物種,她不禁有些悠然神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