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2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2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2)     

五行天11 艾輝的猜想

艾輝當然不知有人在滿世界找他復仇,知道了也不會在意,誰有那個閑工夫?連樓蘭過來串門,他都懶得搭理,人家多好的沙偶……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學習和修煉中,他仿佛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,這個世界是如此廣闊,如此豐富多彩。感應場有許多在外面根本看不到的修煉之地,每天艾輝都有新的發現。
  他沉迷其中,樂不此疲。
  沒有哪里比蠻荒更需要實力,那里沒有任何溫情,干脆直接得連一層偽裝的薄紗都沒有。可是在蠻荒,沒有地方給他修煉。只要元力濃度稍稍濃厚點的地方,要么被強悍的荒獸占據,要么被蠻族部落占領。
  沒有時間給他修煉,他需要跟著大部隊前進,他有繁重的雜活需要干,每天能睡覺的時間都少得可憐。因為元修大人們幾乎不需要睡眠,他們的節奏非常快。
  沒有夫子會給他講解其中的道理,能夠傳授他一兩手的元修大人,都已經是非常友好。遇到脾氣不好,又看他不順眼的,少不了要吃些苦頭。
  和蠻荒比起來,感應場就是天堂。
  一個男人積累了三年而不可得的熱情,一朝爆發,熱烈的程度遠超火山噴發。
  艾輝就像著魔了一般,沉浸在修煉之中。
  他知道自己的資質不好,太遙遠的目標他不敢想,他只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一位登記在冊的元修。哪怕就是這個目標,對他而言,都需要付出遠超常人的努力,才有可能實現。
  哪有時間浪費?
  這四年,是改變他命運的四年,他知道自己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。
  大概是在蠻荒鍛煉出來的適應能力,艾輝沒用多久,就已經適應了松間城的生活。他的策略也在逐漸改變,從一開始的什么課都上,到現在開始挑選課程。
  永遠要明白自己的處境和面臨的最緊要問題,這是冰冷殺戮的蠻荒教給他的經驗。
  他現在最直接的問題,便是開啟本命府。
  倘若一年內他沒有開啟本命府,他就要卷鋪蓋回家。
  他給自己選擇了一個修煉地點,懸金塔。
  懸金塔在城外,距離松間城大約一百五十里處。由于距離偏遠,哪怕坐專門的三葉藤車,也需要不少時間,很少會有學員專門跑這么遠,所以冷清得很。
  艾輝當然不會坐三葉藤車,來回超過一千的花費,他會肉疼好多天。
  一百五十里對他而言,不過剛剛熱身。在蠻荒,戰斗的節奏和強度,都非常驚人。艾輝是苦力,不需要參加戰斗。但是他需要跟上隊伍,需要背負雜物。苦力到蠻荒要學的第一件事就是跑,能跑才能跟得上隊伍,沒有那個隊伍會要一位跟不上他們步伐的苦力。
  艾輝的身體看上去并不算健壯,步伐也不算大,但是非常穩定,上半身紋絲不動。
  他沒有走大道,而是在山林間穿梭,他走的是一條直線。他就像一只敏捷的獵豹,從容地在樹林間穿過。
  當他趕到懸金塔,花費二十六分鐘,比上次快了五分鐘。艾輝露出滿意之色,他喜歡進步的感覺。
  一座破敗的鐵塔,呈現在艾輝眼前,周圍寂寥無人。鐵塔總共有七層,許多地方破敗不堪。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修真時代,據說它的前身是修真大派鎮派之物。后來靈力消散,門派倒塌,這座塔歷經歲月,殘破不堪,但還是保存下來。
  鐵塔能夠保存至今,是因為它的下方,有一個金風穴,風穴噴涌的狂風中蘊含濃郁的金元力。正是金元力不斷沖刷,原本的木質塔身逐漸金屬化,變成一座鐵塔,才能挺立至今。后來感應場,把它改造成修煉場所,但是由于位置太偏,而且在松間城諸多修煉之地中沒有什么優勢,來的人寥寥無幾。
  懸金塔其實不是給初學者修煉之地,而是適合已經開啟本命元府的學員。
  艾輝另有打算。
  走到塔底門前,便能聽到里面轟隆轟隆的風聲。
  艾輝終于知道為什么這里一個人都看不到,光是聽這風聲,他便知道,里面的風力是何等強勁。他翻閱過許多感應場前輩撰寫的各種心得指南,幾乎沒有人推薦懸金塔。
  據說懸金塔里面的金風如同瀑布倒懸,強勁無匹。而且金風蘊含濃郁的金元力,吹在身上,有如鋼刀刮骨,偏偏它的滲透力極強,能從毛孔吹入血肉深處,痛苦加倍。相比之下,城內的漩渦溫泉,要柔和舒服得多,效果一點都不差,自然沒人來這自討苦吃。
  驅使艾輝來這自討苦吃的,是他看到的一篇松間城前輩的心得中不起眼的一句話。
  如果你的承受能力比較高,可以直接來懸金塔,效果不錯。
  若論對元力的親和性,他沒有什么自信,他的資質差,連及格線都過不了。可若論承受能力,他還是有幾分底氣的。
  在蠻荒的時候,他修煉出一絲元力。這一絲元力非常微弱,是一位元修送給他的一塊荒獸肉,加上平時積攢的材料,熬制了一份小通元湯,才修煉出來。
  荒獸血肉中所蘊含的元力,和人類修煉出的元力最為接近,最易被吸收。
  這也是荒獸肉價格居高不下的原因,也是無數元修冒著危險深入蠻荒獵取荒獸的原因。
  這一縷元力,彌足珍貴,在好幾次關鍵時刻,都救了艾輝一命。
  那位元修大人曾直言艾輝的資質差,和元力的親和性很差。靠外物修煉,那是有錢人才有能力做的。
  艾輝在后來的修煉中,果然發現如元修大人所言。三年下來,他的元力沒有什么增長。固然原因很多,修煉時間少、元力濃度低、缺乏系統指導等等,但是幾乎零增長,也讓艾輝意識到自己的資質有多差。
  不過他并沒有打算放棄,而是從那時開始,他便在想辦法。
  能夠讓他借鑒的,只有那些過時的、一文不值的劍典。
  古代的劍修,幾乎是天才的代名詞,沒有天賦者連門都摸不到,尤其是名門大派,這種現象會更嚴重。但是也有例外,總有些天賦并不出眾的劍修,登頂修真界,劍懾天下。
  在遙遠的修真時代,那是修真萬界還未融和的時代,在一個叫做無空劍門的小門派,有一位姓韋名勝的劍修弟子,天賦平平,但是最終的成就極高,傲視群雄。
  艾輝翻閱過的劍典很多,像這類的劍修,還有幾位。
  艾輝對劍修半點興趣都沒有,但是這些人能夠在最講究天賦的劍修之中殺出一條血路,必然有其制勝之道。他希望能夠從中找到啟迪。
  這些強者的性格在某些方面都很相似,比如堅韌、勤奮、專注持一。這些都值得他學習,但是顯然沒有那么簡單。而隨著他研究深入,他發現這些強者另一個共同點。
  凡事有利則必有弊,某方面的資質不好,倘若換一個思路,則未必是件壞事。那些資質平平的前輩,能夠殺出一條血路,就是找到了屬于自己的道路。
  艾輝覺得自己歸納總結得大有道理,然而并沒有什么卵用。
  直到上完董夫子的蒙學,他的很多疑惑才豁然而解。比如說他知道所謂的資質差,就是修煉者對元力的親和度比較低。由于自己資質的緣故,元力
  進入自己的體內,絕大部分都消散,只有極少部分能夠留下來。
  這也是為什么他的進境緩慢。
  資質是天生的,無法改變,一般人聽到這消息,和被判了死刑沒什么區別。
  而艾輝弄沒有半點沮喪,反而若有所思。既然自己的身體對元力的親和度比較低,那自己的身體有什么優勢?
  他相信自己一定有自己的優勢,也許這個優勢不是那么明顯那么有用,但是一定會有。
  上天不會關上所有的門窗。
  和修煉相關,除了親和力還有什么?
  看到前輩心得中的那句話,他眼前一亮。是啊,除了親和力,還有承受力啊。
  自己的體質對元力不夠親和,換句話說,自己的身體對元力不夠敏感,別人覺得如同刀割一般的金風,自己可能只是覺得有些難受而已。
  艾輝突然明白過來,這不就是自己一直在尋找的“優勢”嗎?
  對元力不夠敏感,確實修煉慢,但是反過來,自己的身體豈不是能夠承受更高強度的元力攻擊?艾輝可不是那些手足無措的菜鳥,他的戰斗經驗豐富,只要給他一點優勢,他就能夠充分運用起來。
  艾輝很快想到另一個優勢。
  承受能力高,那意味著自己可以承受更高的修煉強度。
  今天他就是來驗證自己的猜測到底對不對。
 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  韋勝大師兄,好久不見!
  韋勝大師兄:把票交出來!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