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0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0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0)     

五行天110 明秀的擔憂

雖然還沒有成為兔毫,不對,土豪,但是李掌柜還是很爽快支付了一筆定金給艾輝,大方得讓艾輝以為自己面前的這位不是奸商,很是擔心了一陣子。不奸商何以兔毫?
  倒是明秀師姐聽到艾輝的擔憂,不由噗嗤笑出來:“師弟真是……現實!不過師弟以為李掌柜不奸商,那是白擔心了。李掌柜和繡坊生意往來多年,最是精明不過。他之所以如此大方豪爽是因為我們占得份額比他預期得少。”
  “比他預期得少?”艾輝瞪大眼睛,大有馬上沖出去把李掌柜拽回來的架勢。
  明秀師姐瞪了他一眼:“我會讓師弟吃虧嗎?”
  艾輝頓時訕訕:“哪能呢?我可不是白眼狼!師姐對我的照顧,我還能不知道?師姐肯定是為了我好。”
  艾輝的語氣真誠,沒有半點違心。明秀師姐這段時間對他的關照無微不至,還經常瞞著師娘照顧他,他心里一清二楚。
  若是自己有姐姐,一定就是明秀師姐這樣的吧。
  包括經常對自己橫眉豎眼的師娘,對自己都是極好。師娘只是對他不能對刺繡投入而生氣罷了,嘴上嚷著自己欠債多少,但是他平時修煉的材料,從來沒有半點耽擱。師傅也是個好人,雖然各種不靠譜,還有點迂腐,只擅長理論,對具體的修煉一竅不通,一點都不完美。
  但是艾輝依然覺得師傅是世上最好的師傅,師娘是世上最好的師娘,師姐是世上最好的師姐。
  他們關心他,愛護他,用他們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,幫助他。
  自己可不是白眼狼!
  遠處的端木黃昏連續打了兩個噴嚏,一臉莫名。
  明秀聽得出艾輝的真誠,不由微微一笑,把其中的道理娓娓道來:“師弟的未來必然遠大,對師弟來說,這門生意只不過是起步而已。我不是不能為師弟追求更高的利益,但是沒有必要。師弟只是提供蠶絲,所占份額過大的話,如此一來,對方的積極性勢必受挫,此物的制作、出售、開拓渠道,都需要對方去做。日子已久,只怕要生出矛盾。要么找人仿制,另起爐灶。師弟只占三成,對方為主,便不會生出替師弟賺錢的念頭,這門生意便是他自己的生意。而三成利,對于任何獨門生意,亦是可以接受,對方也犯不著因此和繡坊鬧翻,生意便可長久。”
  艾輝聽得連連點頭,論起生意上的見識,他自然不如打理繡坊多年的明秀師姐。
  “占利雖少,長久積累,加上拓展擴張,收益不僅不會小,反而會更大。師弟也能把更多的時間和心思都在修煉上。穩定的收益,對修煉上的好處,師弟以后便能感受到。”
  聽到明秀師姐的諄諄教誨,艾輝心中感動,老老實實道:“師弟記住了!”
  此時的艾輝,看不到半點桀驁和倔強,就像獅子收起自己鋒利的爪牙,溫順得像只大貓。
  看著艾輝師弟的告辭離開,明秀也沒有挽留。每一位學員在開啟新宮的時候,都會興奮無比,著急著去嘗試自己開啟的新宮。
  她的目光落在一片廢墟的工坊,正準備找人打掃干凈,忽然頓住。
  她發現自己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問題,為什么師弟開啟新宮會爆炸?
  開啟新宮總會有些不同的反應,但是很少會聽到有人產生爆炸。
  爆炸……
  “爆炸?”李維聽到明秀的描述,愣了一下,接著沉吟:“他同時開啟雙手宮,在這個過程發生爆炸?”
  “嗯,工坊都完全夷為平地。”明秀有些擔憂:“師弟這樣修煉不會有什么問題吧?”
  當她想到這問題,想了一圈,還是決定來問李維大哥。師傅在刺繡上的造詣沒有話說,但是在基礎修煉上,卻不擅長。而師伯雖然擅長基礎修煉,但是只擅長理論,對于修煉出現的意外,沒有什么太多的辦法。
  李維大哥的經驗就要豐富得多。
  李維確實經驗豐富,他先安慰明秀:“阿秀不要擔心,開新宮爆炸的不多,但也是有過的。”
  明秀聽到這話松一口氣,她最為擔心師弟修煉出岔子。一次開啟兩個手宮不說,竟然還引發一場爆炸。
  李維表面看上去云淡風輕,就像這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,但是內心的震驚卻是極大。
  一般來說,境界越高,突破時的動靜往往會越大。有些元修在突破的時候,會電閃雷鳴,甚至會引發風暴,讓潮汐倒流。
  感應場的學員,開新宮很少會有動靜,就是因為他們體內的元力實在太少,少到難以引起異象。
  這一點艾輝和其他人不同,他體內有元力團,擁有遠超他自己能夠使用極限的元力。從這一點來看,艾輝產生不同尋常狀況的可能性很大。
  雖然不知道艾輝是如何導致爆炸,但是李維感興趣的是,艾輝有什么收獲。
  李維聽過一個說法,在境界突破時產生異象,有很大的可能,修煉者會有獨特的收獲。不過,這不是基礎修煉,而是高層次元修修煉的范疇。
  艾輝只不過開啟雙宮,竟然產生爆炸,會對他的雙手宮,產生什么效果?
  還是自己想多了?這個說法畢竟是那些實力雄厚的元修之間流傳的說法,到底能不能用在學員身上?那就不得而知。
  李維自嘲,自己真是想太多。不過,真是好苗子啊!什么時候都能折騰出不一樣的東西,不是好苗子是什么?
  就連吃面,都是個不一樣的好苗子!
  想起上次艾輝吃面的樣子,笑道:“其實要知道他有沒有事,有個很簡單的辦法。”
  明秀立即被李維的說法吸引:“什么辦法?”
  “請他去吃面。”李維看明秀不信,嘿然道:“上次我請他吃面,他坐我對面,看我的眼神特真摯,一口一個李維大哥你說得太好了,我心想真是好小伙。直到結賬的時候,看到賬單就傻眼了。多少碗?十碗!他一個人吃了九碗!我是明白為啥他眼神那么真摯,好吧,他當時是很真摯,面那么好吃能不真摯嗎?所以你想知道他有沒有事,就帶他去吃面,少于五碗,那肯定就是不對勁了……”
  明秀笑得前俯后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