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7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7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7)     

五行天115 冷眼旁觀

抱著自己的鋸齒草劍,艾輝冷眼旁觀,看著周圍的同學們吐得稀里嘩啦。他一點都不同情,當年他第一次坐三葉草輜重車的時候,比他們吐得更夸張,今天明顯控制輜重車的木修手下留情。比起城鎮內的三葉藤車,三葉草輜重車要狂野得多。這種狂野的氣質,是全方位的。更加粗壯的莖葉,三葉藤車上的三葉草如果是嬌嫩欲滴的纖細美女,那輜重車的三葉草,就像一個滿身肌肉疙瘩的鐵塔巨漢。小腿粗的草莖,刀劍難傷,每一片葉片,如同半塊門板大小的刀片,轉動起來發出聲音令人頭皮發麻。輜重車不僅需要能夠承載足夠的物資,還要有足夠的防護力和一定的靈活性。藤車外壁長滿了五顏六色的植物,不同顏色的花苞、荊棘,每一個都是大有文章。比如有的能源源不斷噴射滾滾毒煙,驅趕天空的飛行荒獸,掩護輜重車的逃離。但是蠻荒的飛行荒獸的生命力極為強韌,毒煙能夠發揮的作用很有限。反倒是一些荒獸極為討厭的氣味,能夠幫助輜重車躲過一劫。所以這些花苞散發的氣味,絕對不好聞,混雜在一起,更是令人作嘔。雖然是輜重車,但是出入蠻荒,對飛行靈活的要求,比城鎮內的三葉藤車高得多。它就像一個體形碩大,但是又十分靈活的壯漢。控制輜重車的木修最喜歡給新手的禮物,就是各種高難度飛行。艾輝一臉享受。前面的木修明顯得到提醒,不要玩得太過火,這種顛簸程度,簡直催人入睡。其他學員們吐得稀里嘩啦,他們只坐過那些飛行平穩的火浮云、三葉藤車,哪里坐過這樣瘋狂的輜重車?艾輝瞥了一眼旁邊的白眼狼。白眼狼被安排在他身邊,比起其他人,端木黃昏的表現要強得多,他坐在位子上,一動不動。臉色雖然不是太好,但是沒有吐。艾輝注意到白眼狼全身肌肉緊繃,裝作無事人一樣提醒:“想吐就吐,不用憋著。吐出來就會舒服多了……”哇!一直強忍的端木黃昏忽然覺得自己的喉嚨有點干癢,再也控制不住,猛地彎下腰,就像洪水沖破堤壩,吐得昏天暗地。“吐到自己身上?真不小心。野外沒地方給你洗,其實也沒啥,也就是多聞幾天。”艾輝魔鬼般的聲音從頭頂上方傳來。端木黃昏看到自己的褲腿和衣服上沾著的污垢,瞳孔驟然收縮,有潔癖的他再也控制不住,哇地又開始狂吐。艾輝一臉不忍卒視,朝一邊挪了挪。不知道夫子是怎么想的,竟然把白眼狼安排和他一個組,座位也在他旁邊。真是讓人添堵啊。周小希看了一眼身邊的許夫子,不由暗自搖頭,許夫子臉色蒼白,正在極力強忍著。還好是在感應場內遠行,要是去蠻荒,打死他也不來做這些菜鳥學員的保姆。這些人中,最引人注目的是艾輝,也是唯一讓周小希比較放心的學員。老鳥,從姿勢就能看得出來是老鳥,身體放松,順著輜重車的起伏,身體也隨著起伏。抱著武器,神色鎮定,這樣能夠應對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。眼睛的目光不時注意外面的動靜,非常警醒。連周小希這樣的老手,也挑不出任何毛病。他想起李維說過,艾輝曾經在蠻荒當過三年的苦力,現在來看,李維沒瞎說。有個靠譜的,總比一個都不靠譜要好。“哈哈,前面就到了!”木修吹了吹口哨。輜重車的聲音猛地發生變化,車上猛地開始拉高。一雙雙驚恐的目光中,艾輝不禁搖頭,這些家伙連惡趣味都這么相似嗎?就不能有點新花樣嗎?拉高的輜重車忽然一個猛子往下扎,瘋狂向下俯沖。艾輝被整座輜重車突然響起賴的高亢尖叫聲淹沒,他無動于衷,心里默默地吐槽這些家伙就不能有點新意嗎?就不能來點新花式?熟悉而強烈的下墜感,讓艾輝覺得自己仿佛回到了蠻荒歲月。他愈發懷念胖子,以前每當這個時候,胖子就會啰嗦個不停,胖子一緊張話就多。艾輝是第一個跳下輜重車,他也受不了車里的那股味兒。其他人兩腳發軟,幾乎是連滾帶爬地從里面出來,幾個膽小的女孩都不敢出來,是被周小希扔出來的。木修不知道是得意還是嘲笑的引吭高歌中,輜重車呼嘯而去。留下一群學員,就像一群無助的羔羊,在這荒野之中。許夫子在安排行程的時候,就考慮到學員的稚嫩。他們只是剛剛入學第一年的新學員,實力本來就弱,這次遠行的目的也只是讓他們體驗一下而已。“今天晚上,我們就在這休息一天,明天開始出發。現在我們首先要學的是如何扎營,以后大家畢業就會知道,扎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我們將有英華風社的周教官來教導我們,周教官是北海部的精銳,非常有經驗。”周小希也沒推辭,這本來就是他們的任務之一。這是五行天的傳統,有前線的老兵,直接回來傳授自己的經驗給學員,對學員的成長有著極大的好處。周小希沒有馬上開始,而是先道:“艾輝同學,你負責警戒。”“好。”艾輝點點頭,抱著他的劍,朝樹林走去。“我們現在開始學習扎營……”周小希道。“為什么讓他去警戒?”端木黃昏忽然打斷周小希:“周教官,不是應該實力最強的人去警戒嗎?”剛才端木黃昏被艾輝擺了一道,正想著怎么扳回來。“原則上是這樣的。”周小希笑得很和藹:“端木同學覺得自己的實力更強?”“沒錯!”端木黃昏當仁不讓:“我的實力更強,而且我學過警戒,更有經驗。”“行。”讓他沒有想到的是,周小希很爽快地答應下來:“那端木同學去警戒,艾輝同學來扎營。”覺得自己的計劃成功,端木黃昏沖著艾輝冷笑一聲,一頭扎入樹林。艾輝倒是無所謂,他經常干警戒,知道警戒比一般的工作更辛苦。端木黃昏愿意攬下這事,他求之不得。在周小希的指導下,學員們很快學會怎么扎營,乘坐輜重車的不適感也已經消失,大家重新恢復生機,干得熱火朝天。當夜晚降臨,篝火點燃,風越來越大。艾輝忽然抬起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