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2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2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2)     

五行天117 暗紅

“有什么發現?”周教官的聲音從身后傳來,不知什么時候,周教官到了他身后。
  艾輝心中暗自凜然,周教官靠近自己竟然沒有半點察覺,這就是十三部精銳的實力么?艾輝在蠻荒的三年,從他種下劍胎之后,就沒有人能夠出現在他三米的范圍內而不驚動他。
  凜然之余,艾輝心中更多的是憧憬和動力,十三部的精銳實力要遠超過狩獵團的元修啊。
  艾輝定了定神:“應該是某種大家伙啃噬過的痕跡。咬合力驚人,從樹樁的痕跡來看,這是一口咬斷的。”
  他沒有用野獸和荒獸,野獸和荒獸雖然一字之差,卻有著本質的區別,能否運用元力。
  荒獸之名,修真時代就有,也是和蠻荒相關。而在現在,荒獸是指能夠運用元力的動物,野獸則沒有運用元力的能力。
  周教官眼中閃過一絲贊賞之色,他壓低聲音道:“你多留心一點,不要吭聲。”
  “是。”艾輝應下,他明白周教官的意思,說出去反而會引發不必要的恐慌。學員們的心理素質,可不怎么樣。
  當艾輝回頭,身后空蕩蕩,再往前看,周教官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出現在前方幾十米外的隊伍之中,還朝他眨了眨眼睛。
  這速度……
  艾輝再次被震驚。
  他不是沒有見過以速度而著稱的元修,但是如此無聲無息卻又快若閃動,還是第一個。
  怎么做到的?
  這個問題不斷在他腦海中盤旋,他設想了幾種方案,但是沒有一種能夠做到。其實他也知道,周教官的境界,遠超過自己能夠理解的范疇。但是他依然忍不住想,假如是自己的話,如何才能夠做到。
  對于戰斗方面的問題和疑惑,喜歡胡思亂想,是艾輝的習慣。但凡是遇到問題,他都會在心中不斷揣摩和設想。這是折騰劍胎種子留下的后遺癥。
  心里一直在默默念叨著,艾輝腳下加快速度,跟上隊伍。
  隊伍的諸人沒有察覺到兩人短暫的交流,大家的激情正高。
  忽然,前方傳來驚呼:“快看!那是什么?”
  隊伍全都被驚醒,大家停止高談闊論,紛紛涌上去看究竟發生了什么。
  艾輝沒有湊上去,人群集中的地方,往往是最容易被攻擊的目標。他從隊伍的一旁,繞了一點距離,來到隊伍的側翼,這才看清楚眼前的景象。
  不計其數的螞蟻,從地上一個大洞源源不斷涌出,匯集成一道大約三米寬,二十多米長的螞蟻洪流,正在緩緩向他們逼近。
  “好多螞蟻啊,它們這是在干什么?”
  “是在遷徙嗎?”
  “看上去怪嚇人的。”
  “放心好了,是最普通的螞蟻,不是元蟻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大家好奇地討論,他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面。不過大家并沒有什么害怕,這些最普通的螞蟻,沒有任何危險。
  “這是一個不小的螞蟻族群。”許夫子解釋道:“螞蟻的遷徙并不少見。大家以后進入蠻荒,有可能會遇到各種元蟻,大家就需要小心。如果遇到元蟻的遷徙隊伍,千萬不要招惹它們。別看單個元蟻很弱小,但是它們的數量一多,就非常可怕。這一點,周教官可以告訴大家。”
  周小希點頭道:“在蠻荒,元蟻遷徙的時候,是沒有荒獸敢于出現在它們的前方。像蟻、蜂這樣以數量取勝的荒獸,最好不要招惹,它們的復仇心很強烈,很容易一來就一群。如果大家遇到了,最好的辦法,就是驅散它們。有很多藥水,專門針對這類荒獸。”
  大家嘖嘖稱奇,感到很好奇。
  許夫子很滿意這個效果,遠行就是讓大家開闊眼界,這樣的場面是很難在城鎮和分院看到。
  周小希帶著大家繞了一個圈子,螞蟻大軍的速度太慢,對他們的行動沒有影響。
  叢林的植被很茂盛,感應場和舊土的邊界被一條熔巖河隔開,無人可以泅渡。
  熔巖河從地底流淌而出,地火終年不熄。
  據說這條熔巖河和火燎原葫蘆山地底相連,可是從未見過焰花在河中出現。
  焰花是火燎原的特產,火燎原是火修之地,廣袤無邊的黑色平原,唯有一座形如葫蘆的火山,高聳入云。葫蘆山每過一段時間,便會噴發,形成火燎原獨特的火雨。漫天的火雨籠罩黑色寂寥的平原,落地生根,便會形成火燎原獨特的焰花。
  鮮紅如火的焰花,鋪滿黑色的無邊平原,美景如畫。
  從火燎原發源的熔巖河,河中大多都會漂浮焰花,而這一條熔巖河卻從未見過焰花,所以它與葫蘆山地火相連的傳說,沒幾個人相信。
  熔巖河把感應場和舊土徹底隔絕,而感應場的城市和分院,都集中在更靠近五行天的那一側。靠近舊土的這一側,由于長期沒有人類的活動,逐漸形成植物茂盛野獸橫行的叢林荒野。
  感應場會定期組織人手,對荒獸進行滅殺,而野獸則讓其自由繁衍。
  這片區域也逐漸成為感應場學員的野外課堂,野獸的危險有限,正好用來培養學員。而茂盛的叢林,也能夠讓學員們學到不少東西。
  一路上沒有遇到什么危險,但是依然小狀況不斷,隊伍前進的速度在艾輝眼中看來簡直就是龜速。
  但是他沒有吭聲,休息的時候,他就自己修煉。
  隨著他們不斷朝熔巖河前進,植物變得更茂盛,艾輝見到許多蠻荒才看得到植物。估計是感應場的木修們有意種植,但是隨著時間流逝,這些植物發生很大的變化。
  艾輝見到劍茅,就和他以前見過的劍茅不一樣。不是很高大,葉片更狹長,葉片不是墨綠或者灰綠,而是暗紅色,看上去有點妖異的感覺。
  難道是靠近熔巖河的緣故?這里的植物,大多都有幾分暗紅色。
  不知為什么,這種暗紅色,總讓艾輝心中生出幾分悸動。
  許夫子在向大家解說之后,艾輝才明白,原來此地不僅僅是學員們的實踐之地,許多木修的夫子,還喜歡把一些稀奇古怪的植物移栽在這里,讓其自然生長。這里有多少種奇怪的植物,沒有哪個夫子能搞得清楚。
  敏銳的艾輝,注意到不遠處有人聲。
  艾輝表情古怪,他們竟然在這里遭遇另外一個班級。
  忽然,他聽到一個聲音,頓時眼中殺氣騰騰。
  死胖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