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1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9)     

五行天118 交織

“背不動?哎呀,我來背。一小時1000塊?那是昨天的行情了,今天這環境,多險惡!一不留神,就得摔個跟頭。我摔跟頭沒事啊,皮粗肉厚。可是你東西多金貴!萬一摔壞了,損失可就大了!咱得先說明啊,損壞不賠啊。既然你誠心,我自然誠心,大家都是同學,給你一個實在價,一小時2000!一天下來,才兩萬塊,省你多少事!”胖子滿臉誠懇,對方看著像小山一樣的背包,也覺得真不容易,猶豫了一下便答應下來。雖然價格不低,但是對于有錢人來說,也就那么一回事。
  胖子心中暗喜,這點重量對他來說,完全是小兒科。
  他喜滋滋地收了錢,正準備把錢收回口袋,一只手突然從后面伸過來,胖子手上一空。
  胖子愣了一下,但是下一刻他的瞳孔陡然收縮,這感覺……太熟悉了!他猛地轉過身體,撲通一聲跪下來,抱住艾輝的大腿,帶著哭音:“阿輝,我終于找到你了!”
  艾輝朝早就看呆了的同學擠出一絲笑容:“請稍等一下。”
  說完面無表情單手把胖子拎了起來,胖子笨重龐大的身體,在艾輝手中輕若無物。另一只手在胖子身上摸索,每個口袋都沒有放過。艾輝對胖子藏錢的地方太熟悉,半分鐘不到,胖子所有的錢財全都被他找出來。
  “錢呢?”艾輝冷冷問。
  搜刮出來的錢,只有不到五萬。
  他沒有閑著,開始在旁邊的荊棘叢上折荊棘條。胖子看著荊棘條上密密麻麻的尖刺,他的臉色刷地白了,這是要嚴刑拷打啊。
  但是他不敢掙扎,他太熟悉艾輝的脾氣,越是掙扎越是死得慘。他知道艾輝肯定很生氣,上次自己把他的錢摸走。
  “花了。”他老老實實,語氣就像一頭洗干凈待宰的肥豬。
  “花了?”艾輝的語氣沒有波動,就像是重復,手上抖動的荊棘條胖子眼中仿佛閃爍著冰冷的鋒芒。
  胖子艱難地吞了吞口水,他知道這次不交待不行了。
  “麻子還記得不?你肯定不記得,你和他一句話都沒說過。我還記得,剛開始我背不動那么多東西,他幫我背過好幾次。我埋的他。他老婆的病一直都沒好,閨女到了上學上學的年紀。麻子死的時候,我和他說過,要是我沒死,會幫他照顧他家里人。”
  艾輝手上抖動的荊棘條停住。
  麻子……
  一張模糊的臉,從遙遠的記憶深處浮現。哀嚎、恐懼、鮮血,比墨還黑的夜晚,比冰還冷的風,夾雜在模糊的記憶中。
  他有模糊的印象,死得很早的一位苦力。胖子記得沒錯,自己和麻子沒有說過話,不光是麻子,除了胖子,其他人他幾乎都沒有說過話。
  “老魏你還記得不?喜歡吹牛的那個,估計你也不記得。我記得,你知道我比較能吃,剛進蠻荒的時候,經常餓。老魏給過我一次干糧,他說我和他娃差不多大。他死的時候是個雨天,泥水坑不好挖,水一沖泥就沖走,我挖了半天,才把他埋好。他有兩個娃,大的不到七歲,他得了絕癥,知道自己活不了,就來蠻荒。我給他家寄了一筆錢,沒多少,四萬塊。我總歸活下來,總不能什么都不做。”
  “大李子你記得不……”
  胖子絮絮叨叨,有的時候語氣空洞,有的時候語氣激動。
  剛才目瞪口呆的同學,早就被嚇得走開。
  “端木黃昏!啊啊啊啊!我不是在做夢吧!”
  “啊啊啊,快掐我一把!”
  幾棵樹后面響起一陣陣少女的尖叫聲,覺得像是在很遙遠的地方響起。
  艾輝的神情木然。
  “好巧啊,許夫子!”
  “哎呀,崔仙子也帶學員遠行嗎?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只有咱倆活下來,只有咱倆活下來!”
  “……起碼我們還活著……”
  ……
  后面響起親切溫暖的問候,和冰冷肅殺的記憶片段,不斷在艾輝腦海中交織閃現。
  他一片木然,如同置身不真實的夢境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我埋他們的時候,就對他們說,如果我能活著走出去,一定會照顧他們的家人。”
  “為什么我還活著?為什么……”
  ……
  鮮血迸濺,大雨滂沱,獠牙和尸體的沖撞,在艾輝腦海中不斷浮現,他的身體冰冷,就像泡在冰水中,他的手掌死死攥住手中的荊棘條,指節發白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不如我們兩個班一起同行吧,也能相互照應,有周教官這樣的高手,我也可以放心了呢。”
  “好啊好啊!崔仙子真漂亮!您結婚了嗎?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我知道你沒錢,肯定很麻煩,我知道我給你惹麻煩。但是我知道,對你來說,是很麻煩,但是就是一個麻煩。你是變態,沒有麻煩能夠難住你……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端木同學,你有女朋友嗎?”
  “端木同學,能認識一下嗎?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我知道這是我自己攬的事,我是豬!我蠢!我是廢物!但是我還活著啊,為什么我還活著?我看不下去,我就是看不下去……”
  “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”
  胖子語無倫次,身體哆嗦,郁積在體內的情緒如同山洪暴發。
  艾輝從冰冷如夢魘般的回憶中掙脫,他緩緩長長吐出胸中的空氣,它是如此冰冷徹骨,他感受到自己的體溫慢慢回升。
  是啊,那就是一個夢境,一個早就被他掙脫的夢境,是一團已經被他拋在身后的黑暗陰影,他在追逐陽光,他早已經開始新的生活。
  現在的他,早就不是蠻荒的那個他,自己應該更加強大,無論是身體,還是心。
  所以……
  他手腕一抖,荊棘條劈頭蓋臉朝胖子抽去,他的咆哮低沉而壓抑。
  “良心過不去是不是?想做英雄是不是?那為什么不好好修煉?沒實力你管什么閑事?就因為他們已經死了,你還活著?活著怎么了?了不起?**你是怎么活下來的!沒實力你狗屁個良心過不去,沒實力遲早會死懂不懂?憑什么不修煉?憑什么不變強?”
  “沒實力沒錢,還去多管閑事,還拉老子下水,抽不死你!”
  “他弱他死,他弱他窮,他死就他死!他家人可憐?誰不可憐?”
  “想不可憐,只有去變強,拼盡一切去變強!”
  “你躲不過,我躲不過,誰都躲不過!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周教官,以后就多關注啦!”
  “放心!都交給我!”
 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  PS:很早之前,就在想這個場景。寫的時候,中途還是好幾次停下來,控制情緒。每個人都有心中的夢魘和陰影,希望大家都能夠像艾輝那樣,經歷它,掙脫它,直面它,戰勝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