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2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2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2)     

五行天12 天才和廢物

許夫子看著面前難掩少年傲氣的端木黃昏,也有些頭疼。端木黃昏一表人才,青衫飄逸,身形挺拔如槍,英俊帥氣的臉龐帶著幾分邪魅,幾乎是最受女孩歡迎的類型。
  除了太傲氣,這家伙沒什么其他缺點,當然他有傲氣的資本。
  出身名門,端木家在五行天歷史悠久,其祖上是開創五行天的元老之一。而他本人天賦非常出色,在許夫子執教過的學生之中,端木黃昏在前五之
  列。
  許夫子有些頭疼,驕傲沒什么,對天才少年來說,誰又沒有幾分傲氣呢?但是許夫子在感應場呆的時間很長,見過的天才很多,端木黃昏對境界低
  下的同學表現出的敵意,讓他對端木黃昏的未來有些擔憂。
  許夫子教學經驗豐富,臉上不動聲色,和顏悅色問:“怎么樣?開學也有段時間,感覺怎么樣?”
  “還行,就是課程簡單了點。”端木黃昏同學略帶矜持回答。
  許夫子笑了:“你家學淵源,天賦又好,自然覺得輕松有余力,這也是我挑你當班長的緣故。你是班長,我對你的期望是領袖級的強者,希望你不要放松自己,好好努力。”
  端木黃昏聽到老師對自己的期許,不禁有些興奮,這么大的小孩對夸獎最沒有抵抗力。領袖啊,多么偉大的詞,想想就讓人激動。他不自主挺起胸膛,傲然道:“夫子您放心,黃昏一定不會辜負夫子您的期許。”
  “你有這個能力!”許夫子語氣異常肯定:“那么作為一名領袖,對你那些水平還不是很高的隊友怎么辦?你需要幫助他們,這才是一名領袖最應該做的。那么我現在交個你一個任務,班上的艾輝同學,實力比較弱,我需要你幫助他。怎么樣?有沒有信心?”
  端木黃昏張大嘴巴,表情愕然。
  “我就知道端木同學是一位有擔當的領袖天才!”許夫子一種欣喜的口吻,根本沒有給端木黃昏開口的機會,直接道:“那艾輝同學就拜托給你了!我的要求不高,希望明年這個時候,他能夠達到四宮滿的境界。”
  端木黃昏徹底傻眼了,他不知道說什么。一年之內,開啟四宮?開什么玩笑,這個廢材連本命府都沒有開啟……
  “什么是天才?天才就是能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情!”許夫子一臉嚴肅地問:“端木同學,難道你對自己的天才有所懷疑?”
  端木黃昏脫口而出:“沒有……”
  話一出口,他的臉色就黑下來,心里就像吞了只蒼蠅一樣難受。他早就看那個叫艾輝廢材不順眼,整個松間城,上蒙學的只有六個人,自己班上就
  有一個。身為班長,他對這樣拖了大家后腿的廢物,怎么看怎么不順眼。
  這樣的廢物有什么資格和自己這樣的天才為伍?
  現在夫子居然讓自己負責幫助這個家伙,他覺得自己就像晴天挨了一記霹靂!
  他覺得自己快瘋掉,平時看到這個家伙已經讓他覺得不爽了。而要幫助他,豈不是天天要和這個廢物見面?端木黃昏覺得自己會瘋掉的,不,他現在已經快瘋掉!
  他覺得今天自己到夫子的辦公室完全是個錯誤,這么離譜的事情竟然也會讓自己遇到!
  從許夫子的辦公室走出來的端木黃昏腦袋都有些發懵。
  走了幾步,他猛然明白過來,剛才自己答應了什么。他要負責幫助那個廢物在一年之內,踏入四宮的境界!
  如果說,負責幫助廢材,是讓他覺得一腳踏入爛泥地,那么一年之內開啟四宮,讓他覺得自己掉進毒氣彌漫的沼澤里面。
  元力的修煉體系經過千年來不斷的發展和完善,已經相當成熟。不同的家族和流派,都有自己獨到之處,但是核心的思想,都離不開五府八宮的體系。
  五府是指本命府,是元力產生的源泉。不同的本命元府,產生不同的元力,心之火,肝之木,脾之土,肺之金,腎之水。
  任何一種修煉體系,第一步永遠是開啟本命府。只有本命府開啟,**和外界的第一門才會打開。本命府能夠大大加快元力的攝入。元力的性質和靈力有著很大的差別,在人體內儲存的部位,完全不遵循經脈。
  經過長久的摸索,人類到現在為止,總共找到八個儲存元力的部位,并把它們命名為宮。八宮全滿,便是小圓滿。
  四宮滿放在感應場實在算不上什么,不要說那些老生,就連他自己現在已經四宮滿。就算是小圓滿,他也有信心在兩年內達到。
  可是,對方是一個才剛剛上蒙學的廢物,一年之內達到四宮滿?開什么玩笑!
  倘若不是許夫子的口碑和聲望一直非常不錯,他都懷疑夫子是不是在耍自己。一年之內從蒙學到四宮滿,這樣的天才需要自己來教?
  他的臉色黑得像鍋底,差點轉身沖進許夫子的辦公室。
  但是想到許夫子那句話“天才就是能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情”,他硬生生剎住腳步。
  沒錯,自己是天才!
  端木黃昏咬牙切齒,繡著華美青藤的衣服領口被他粗魯的扯斷,哼,自己的字典里可從來沒有認輸這兩個字。天才怎么可以這么隨便認輸?
  可憐的廢物,好好感激老天給你的恩賜吧。
  端木黃昏揚起高傲的下巴,重新整理好領口,又恢復平日的優雅。
  他不徐不疾前行,構思著該如何實現許夫子給自己訂下的目標,絲毫不在意沿途少女愛慕的目光。他家學淵源,見識自然不是普通的學員可比,很快他就想出幾種有可能的方案。
  他的眼睛愈發明亮,英俊的臉龐寫滿專注,沖淡了他平日的傲慢和邪氣,卻多了另一種氣質。
  沿途花癡的女學員,眼睛都看直了,一下沒有注意腳下,砰地摔了個結結實實,
  端木黃昏被聲音驚動,抬起頭,迷人的眸子立即讓坐在地上的女學員忘記了痛,女學員一時癡了。
  端木黃昏啞然失笑,溫暖的笑容,令人失神。
  “砰砰砰!”周圍響起一連串摔跤聲。
  十分鐘后,端木黃昏站在漩渦溫泉旁,臉色鐵青。他的目光來來回回掃了幾遍,連艾輝的影子都沒有看到。所有初學者最常去的幾個修煉區他都走了一遍,都沒有發現艾輝的蹤影。他問了幾個班上的同學,也沒有人看到過他。
  該死!
  一股無名業火直竄而上,端木黃昏從來都沒有如此生氣過。
  去教一個廢物已經讓他有被侮辱的感覺,而該死的,這個廢物竟然還是個懶貨!實力那么差,竟然不努力,連日常的基本修煉都做不到,這樣的爛
  泥巴怎么扶得上墻?
  可是無論他怎么生氣,也找不到艾輝。
  他專門跑了一趟宿舍,問過所有的班上學員,得到一個噩耗,艾輝不住在宿舍,沒有人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。
  可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