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1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8)     

五行天120 詭異

胖子的經驗豐富無比,艾輝話音剛落,他就朝艾輝靠進一步,整個人就像炸毛的貓,高度戒備起來。在蠻荒的時候,他能夠在無數次危險中活下來,最重要的原因,就是每當艾輝流露出一點征兆的時候,他會立馬做出反應。
  別人會想艾輝是不是錯覺,總會有一絲遲疑。
  但是胖子不會,所以他活下來。
  胖子覺得艾輝比自己厲害得多,艾輝是變態,艾輝是最有可能活著走出蠻荒的苦力,他無條件信任艾輝。
  完全盲從!
  無論艾輝讓他做什么,他覺得那就是必須要做的。無論艾輝是什么反應,他都覺得艾輝一定是發現了什么。
  當艾輝問他,有沒有聽到什么聲音,他就知道艾輝一定是聽到什么聲音。
  所以他毫不猶豫靠近艾輝,離艾輝越近越安全,艾輝怎么做自己就跟著怎么做。
  艾輝的劍,像一縷輕風,擦著胖子的臉頰,沒入胖子身后的草叢之中。
  啪!
  一聲輕微至極的聲音,劍胎狀態的艾輝,感覺敏銳至極。爆音雖然微弱,但是卻沒有逃過他的耳朵,劍尖的觸感雖然微弱,但是他依然更夠感受到劍尖微弱到幾乎難以察覺的觸感。
  被擊中的東西體積很小,艾輝心中迅速做出判斷。
  進入萬生園的第一天,他就在晚上就聽到一縷若有若無的聲音。當時他以為是自己太久沒有進入野外,產生的錯覺。但是今天,他聽到同樣的聲音。
  他收回鋸齒草劍,把劍尖放到自己面前。
  “嚇我一跳!”胖子湊過來:“什么東西?咦,劍尖上有一小灘血。”
  胖子靈巧地撥開草叢,片刻后,找到帶著一片殘缺不齊翅膀的半截蚊子:“是蚊子。”
  艾輝看到胖子說的那灘血,那是非常小的一塊血霧。蚊子被草劍集中,導致爆體而亡,極細的一蓬血霧沾染在草劍上。
  艾輝心中也有點意外,他沒有想到是只蚊子。
  并非他覺得蚊子沒什么危險,事實上,蠻荒中蚊子同樣相當危險,尤其許多蚊子有劇毒,一旦被叮了一口,那就處境堪憂。
  他沒有因為是一只蚊子而有半點輕視,他覺得意外的是那縷若有若無的聲音。他沒想到那么古怪的聲音,竟然是一只蚊子發出的。
  “這蚊子有點奇怪啊。”胖子手上的蚊子尸體只剩下半截,它的翅膀呈現詭異的暗紅色,不知道為什么,胖子這樣也算見過大場面的家伙,也覺得心里又點毛毛的,嘴里嘟囔:“我怎么會有點心驚肉跳的感覺?”
  胖子雖然心里發毛,還是仔細檢查蚊子。
  在蠻荒,沒有人可以什么都不做。
  胖子可以在戰斗的時候躲在艾輝身后,但是需要他干活的時候,他不會有半點拖泥帶水。
  艾輝吧劍尖湊到鼻子前,嗅了嗅,竟然是一股奇異的甜香。
  他心中陡然生出一股沖動,想舔一口。
  艾輝硬生生放下劍尖,眸子冰冷:“這血有問題。”
  “肯定有問題。”胖子回應道:“這么點血,要是正常早就干了。可是你看,現在它還沒干。看它的翅膀,這顏色,你想到了什么?”
  胖子彎腰從地上扯了一根雜草,放在蚊子的翅膀旁:“看葉片根部,是不是顏色很接近?”
  艾輝點頭,兩者的暗紅色頗為接近,但是蚊子翅膀的暗紅色,要更深一點。
  “你看著草。”胖子目光閃動:“葉片根部最紅,越往上紅色越淡,大半片都是碧綠的。你想到什么?”
  “泥土!”艾輝毫不猶豫道。
  兩人對視一眼,蹲下來撥開草叢,艾輝用劍尖沿著草根鏟下去,果然看到紅色土壤。艾輝沒有停,繼續挖下去,土壤越來越紅,紅得就像朱砂。
  忽然,紅色的泥水,從艾輝的劍尖下冒出來,
  就像汩汩的血水。
  艾輝的動作一僵,空氣仿佛凝固,兩人看到彼此眼中的驚駭。兩人在蠻荒見過很多可怕的東西,但是此刻,兩人依然感到毛骨悚然。
  胖子艱難地吞了吞口水:“他們剛才誰說這鬼地方安全?”
  艾輝把劍尖放到面前,劍尖殷紅,沾滿了泥水。艾輝小心嗅了嗅,沒有土腥味,取而代之的,是淡淡的幽香。
  這縷香味和剛才蚊子血的甜香,有點類似,但是要淡得多。
  紅壤他們不是沒見過,但是眼前土壤的紅色,就像鮮血一樣,難道這是一處朱砂礦?不對,朱砂沒有這種古怪的幽香。而且如果此地是朱砂礦,雜草葉片早就通體全紅,而不會像這般葉片根部才染成紅色
  顯然是最近才發生的變故。
  這也是為何大家都沒有注意到,包括艾輝,放眼望去,入眼的依然都是綠色。
  艾輝又走了十多步,來到一處沒有植被的地方,開始挖起來。
  胖子一個哆嗦,連忙也跟著跑過來。
  挖出來的土壤是黑灰色,哪有半點紅色?
  難道……
  胖子的臉色變得很差。
  艾輝二話不說,來到一棵樹底下,沒挖一會,冒出來的也是鮮紅若血的泥水。艾輝剁開樹木,距離地面一米以下的樹心,全都變成紅色。但是有樹皮的包裹,從外面看不出來。
  兩人徹底明白,這絕對不是自然形成。
  “可能是一種血毒?”胖子的語氣不太肯定,帶著一絲顫音:“通過草木相互感染。染紅的草木,被食草的野獸吃掉,食草的野獸被感染。食草的野獸,被蚊子吸血,然后蚊子也被感染。這是什么毒?這……這也太邪門了吧。”
  看看周圍莽莽叢林,無邊無際茂盛至極的植被,地底下就是一片無邊血海,兩人不約而同打了個寒顫。
  “我們還是找夫子們和周教官他們來看一下。”胖子囁喏道:“這個地方有點邪門。”
  艾輝毫不猶豫點頭:“走!”
  兩人心中不安至極。
  就在此時,忽然前方傳來一聲歡呼。
  “兔子,哎呀,那有只兔子!”
  “真的哎!”
  “還是一只稀有的紅毛兔啊!”
  “哇,好漂亮的眼睛,就像是紅寶石!天啊,太漂亮了!”
  紅毛……
  艾輝和胖子不約而同想到紅色的雜草和紅色的蚊子,剛才汩汩往外冒的“血水”。
  “小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