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3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3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3)     

第五天,艾輝注意到外面的動靜小了許多,他猜測感應場應該是開始行動了。
  他把這個猜測告訴大家,他知道現在,大家太需要提升士氣。如果不是外面的野獸吼聲太可怕,早就有人坐不住,但是聽到外面的獸吼,誰也提不起勇氣出去。
  聽到艾輝的猜測,萎靡的學員們士氣立即振奮許多。艾輝對形勢的判斷,早就讓他們非常信服。
  在這么狹小黑暗的環境,空氣還是如此污濁,每一天都是煎熬。
  在第六天艾輝他們終于獲救,李維帶隊找到他們。
  當他們從土丘走出來,每個人都覺得恍如隔世。周圍的地形發生巨大的變化,原本郁郁蔥蔥的森林,如今卻是滿目蒼夷,濃煙滾滾。
  艾輝看到許多人在不斷朝草叢和樹木上傾倒紅色的火油,在他們身后,是一片焦土。每一寸土地,都被火油浸透燒過,這樣火油燒過的土地,是植物再也無法生長。
  他有點恍惚。
  前些天的時候,他還在覺得感應場是多的安靜祥和,但是看看被燒得焦黑的土地,他才發現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幼稚。
  艾輝尚且如此,其他學員的情緒更加激動。一次最平常不過的遠行,卻變成一次可怕的經歷。
  剛剛出來的眾人,情緒當場失控,大家抱頭痛哭。此刻他們最想的就是回家,回到溫暖的家。
  艾輝看到許夫子和崔仙子被李維拉倒一旁,李維說了什么,崔仙子的臉色刷地一下慘白,身體搖搖欲墜。
  注意到這一幕的艾輝心中默然,其實當他沒有看到周教官,心中就有不祥的預感。
  他見慣生離死別,但是此刻,心中依然難過至極。
  所有人都被安排登上一輛輜重車,他們踏上回去的道路。李維沒有和他們一起。他還有任務在身,還有很多人沒有找到。和他們同一時期在遠行的班級總管有五個,被救出來的只有他們兩個班級,有一個班已經確定死亡。另外兩個班失蹤,還沒有找到。
  失蹤這么多天,生還的希望已經非常渺茫。
  但是誰也不想這么放棄,找到艾輝他們兩個班,對李維的鼓舞很大。
  聽到還有兩個班失蹤。讓艾輝的情緒更加低落。在蠻荒的時候,死亡是大家都有心理準備的事情,活下來才是上天的恩賜,大家對死亡都是一種木然。
  在感應場,安靜祥和得就像天堂,艾輝以前覺得感應場已經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。他甚至會想,如果能夠一輩子都在感應場該多好。
  李維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,安慰他回去好好休息。
  坐在輜重車上,大家都沒有說話的興致,周圍都是低聲抽泣。崔仙子失了魂一樣呆呆坐著。臉白得像紙,她手里死死攥住周小希的布包。
  艾輝想安慰她,但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,生離死別來得如此突然,連告別的機會都沒有。
  以為自己早就見慣生死的艾輝,忽然有些不忍心,他轉過臉看著下方。
  從天空望下去,碧綠的樹海消失不見,焦黑的土地就像是丑陋的傷口,遠處的地平線被滾滾黑煙籠罩。他能看到火焰沿著地面向遠處蔓延,它在吞噬一切。
  受傷中毒的學員,被另外緊急送走,他急需治療。
  但是艾輝覺得希望不大。他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奇怪的血毒,那位受傷的學員身上發生了驚人的變化。
  不知道為什么,艾輝總覺得有些眼熟,像是在什么地方看過類似的記載。
  但是當他仔細去想,卻怎么也想不起來。
  當看到熟悉的松間城,艾輝忽然之中。他心中充滿感動。
  只是……
  松間城還是和以前一樣的繁榮寧靜,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。
  很快,有人注意到,輜重車飛行的方向,不是松間院。
  “這是要帶我們去哪里?”
  “我要回家!”
  “放我們下來!”
  學員們變得激動起來,他們的情緒早就到了崩潰的邊緣,此時看輜重車帶他們去另一個地方,一個個都忍不住。
  艾輝冷眼旁觀,他剛剛看到松間城沒有戒備森嚴,他就大致明白。
  感應場封鎖了消息。
  “許夫子,請配合我們的工作。”同行的元修板著臉:“為了防止毒素的擴散和蔓延,各位需要被隔離一段時間,請大家多多理解。這是為了所有人的安全,也是為了大家好。”
  許夫子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許多,沒想到剛剛逃出生天,竟然又要被隔離。
  他看到元修如臨大敵的模樣,知道這一定是上面下達的死命令。
  感應場的作風什么樣,上面的人有什么想法,他清楚得很,心中也有一些猜測。
  他不得不開始安撫學員,他知道如果任由學員們鬧下去,很有可能會發生一些他不想看到的事情。
  “你們要封鎖消息?”
  端木黃昏冷不丁開口,那位元修臉色微變,他瞥了端木黃昏一眼,沒有否認,而是淡淡道:“這是為了大家好。這么大的事情,如果引起不必要的恐慌,誰能負責?”
  “為什么不把大家驅散?”端木黃昏絲毫不回避對方的目光,他夷然不懼,冷冷道:“你們就沒有想過,如果局勢失控?會有多少人牽連進來?”
  “局勢不會失控。”元修知道端木黃昏的身份,言語間還是非常忌憚:“我們已經找到對付這種毒素的辦法。”
  “你們找到對付毒素的辦法?”艾輝突然開口。
  元修本來不想說,但是看到周圍激動的學員,還有冷冷盯著自己的端木黃昏,他決定透露一點:“是的,我們在一位已經故去的木修修煉筆記中,找到這種毒素的記載。感應場召集實力最強的木修,已經找打破解這種毒素的辦法。這只是個意外。”
  “這只是一個意外?”端木黃昏覺得自己就像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。這么大的事情,死了這么多人,就是一個意外?
  “是的,那位木修的筆記上,詳細記載了這種毒素的配方。我們很快就會找到破解的辦法,現在正在嘗試,從目前來看,效果非常出色。”
  元修大人信心滿滿。
  艾輝他們被帶到距離松間城大約四十公里的一處莊園,他們剛剛靠近,就有幾撥元修飛過來盤問,守備森嚴。
  “最近這段時間,希望大家安心呆在這里。如果順利,大家很快可以回到松間院。各位的各種樹葉,還請主動上交。如果有誰擅自和外界通訊,后果很嚴重。如果大家配合我們的工作,感應場會補償大家這段時間的損失。”
  這名元修說完,就匆匆離去。
  “找個地方睡覺吧。”艾輝對胖子道。
  為了能夠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,六天的時間,艾輝就沒有閉過眼睛,始終保持著劍胎狀態。當他松開劍柄,虛弱和疲倦就像潮水一樣把他淹沒。
  他隨便找了一間有床的空房子,倒頭就睡。
  胖子守在門口,在土丘里面,他睡得昏天暗地,他覺得自己好幾天都不用睡覺。
  感應場,一處守備極為森嚴的地下室。
  整個感應場最厲害的木修,全都被召集而來,他們此刻都在研究一本古老的日記。光是老舊得幾乎快腐朽的紙張,就能看得出來它所承載的歲月是何等漫長。
  這是四百年前,一位叫做司南的木修夫子留下來的遺物。
  在這本筆記里面,他詳細記載了他一生的研究和心得。
  在他的研究過程中,他曾經發現一個獨特的現象,修真時代遺留下來的法寶幾乎都變成破銅爛鐵,唯獨例外的,便是血煉法寶。
  他搜集了幾件血煉法寶,在對它們進行研究之后,發現它們能夠自我修復。雖然現在已經沒有人知道,這些血煉之物,怎么才能使用。但是這些血煉法寶,雖然大多光澤黯淡,卻沒有像其他法寶一樣腐朽。
  它們保存完好。
  這個獨特的現象,引起司南的興趣。他研究了很多修真時代遺留下來的血煉法訣,發現血煉和修真時代主流的修煉方式完全不同。
  血煉是一種更加古老的修煉方式,據說它源于人類剛剛誕生的時候對天地的血祭。
  司南把自己研究血煉的心得,和木修的植物培育結合起來。
  他希望能夠培育一種能夠擁有血煉之力的植物,他做出很多的努力,培養出很多的植物。但是一直到他去世,他都沒有成功。
  在他去世后,他的學生在整理他的遺物時,發現大量未成熟的植物。
  他的學生不舍得把這些老師的心血毀掉,但是他自己也無暇照顧,索性把這些植物全都移栽到萬生園。
  他的學生把這一段事情,也記在自己的日記里。
  當萬生園可怕的毒素爆發之后,經過最初的研究,就有人想起了司南筆記。大部分夫子在自己去世之前,都會把自己的研究,捐贈給感應場。其他的夫子,有權利閱讀。
  司南筆記不止一個人看過,很多被召集來木修,想起這本筆記。
  這才是感應場最大的信心,他們已經找到了鑰匙。
 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  PS:這兩天是雙倍月票,月票大家不要捂在手上,快投給方方哦!感謝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