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

五行天128 胖子的絕招

端木黃昏正在睡覺,聽到外面的動靜,胖子的聲音簡直就像魔音穿腦。
  又是欠錢!
  迷迷糊糊中,端木黃昏纖弱的神經,就像琴弦一樣被突突突撥動,眼角直跳。
  這艾輝到底是干什么的?到處收債?放高利貸的?
  端木黃昏把被子捂著腦袋,隔絕外面的聲音。他決定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,打定主意不出去。這個時候出去,撞在槍口上,不是等著被那個混蛋羞辱嗎?
  都是什么人啊,好不容易安全了,也不好好消停一下?
  端木黃昏決定再睡一覺,安慰一下自己受傷的心靈。土丘里面的六天,是噩夢一樣的六天,雖然他表現得很鎮定,但是內心的恐懼不曾有絲毫減少。當安全之后,緊繃的心弦徹底松懈之下,后遺癥開始體現出來。
  一連幾天,他都處在恍惚之中,睡眠很淺,稍有點風吹草動就會驚醒。晚上整夜整夜的噩夢,有時會突然驚醒,有時會迷迷糊糊,不知道到底睡著還是醒著。連續幾天睡得不好,端木黃昏的精神一下子萎靡下來,整個人看上去沒什么精神。
  不光是他,其他人都是一樣,就連許夫子,整個人看上去都有點恍惚。
  但是端木黃昏很快就睡不下去,外面殺豬一樣的慘叫,讓他根本無法入睡。端木黃昏忍了半天,終于忍無可忍,怒火一下子被點燃,蹭地從床上跳下來,便朝外面沖。
  這兩個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!還讓不讓人休息?
  當他沖出房間,便看到空蕩蕩的修liàn場中央,兩個揮汗如雨的身影。
  “兩百組穿花蝶步!完不成抽你!”
  “不要啊,阿輝,你放過我吧,那個端木黃昏欠你一億五千萬。都在那睡覺,我才欠這么點,你不要這樣折磨我啊……”
  聽到這句話的端木黃昏,差點扭頭沖回房間。
  太……恥辱了!
  他的臉漲得通紅,卑鄙!那個混蛋,已經開始四處敗壞自己的名聲!可恨!端木黃昏所有的睡意,全都消失不見。他現在恨不得沖回去,馬上開始瘋狂賺錢。
  這一億五千萬不還,以后自己還怎么抬得起頭?
  端木黃昏雙目直欲噴火盯著修liàn場內的艾輝。
  “三百組穿花蝶步,我要再從你嘴里聽到一句廢話。再加一百組!”
  胖子聽到這句話,一下子炸開了,滿臉不屈和憤怒,身體前傾,就要上去拼命。
  端木黃昏滿臉不屑。
  真以為自己有多大的本事,誰都會聽他的?哼,這種狠話,連夫子都不會說。以這樣的方式對待自己的朋友,起碼的尊重在哪?這下要起內訌。
  有熱鬧可瞧了!端木黃昏幸災樂禍。
  艾輝面無表情:“有本事你敢說。”
  胖子大怒。朝艾輝怒目而視:“汪!
  “不是長本事了嗎?不是要做英雄嗎?來,說句狠話!”
  “汪!”
  “怎么不敢說了?割袍斷義,嘖嘖,現在慫了?不慫?英雄!不是要做英雄嗎?這點膽量都沒有?”
  “汪汪汪!”
  “再汪一聲加五百個!”
  胖子就像一個充滿彈性的肉球。帶著滿臉的怒目而視瞪著艾輝,一跳一跳離開。
  端木黃昏:“……”
  艾輝眼角余光瞥見屋檐下的端木黃昏,忽然想到剛才胖子說的“那個欠你一億五千萬的家伙”。
  一億五千萬!
  艾輝心中大為不爽,白眼狼!
  他猛地轉過腦袋。自己開始修liàn。
  盯著胖子修liàn,艾輝只是不想胖子那么容易死掉。本事差躲得遠遠的也沒事,本事差還喜歡多管閑事。那就是找死。胖子雖然賤了點,但是艾輝卻不想胖子死掉,胖子死了誰來還錢?
  他對胖子的性格實在太了解,好吃懶做,膽小怯懦,看上去油滑得不得了,但是實際上卻是極重感情,是個濫好人。
  艾輝從來不知道胖子竟然背后做了那么多事情,但是他知道胖子來感應場,只是放心不下他。
  胖子的性格就這樣,艾輝不覺得自己能改biàn得了,他只是單純不想胖子死。
  實力強一定,逃命的時候也有點把握吧。
  艾輝一直jue得自己比胖子自私許多,比如像跟著進感應場這種事,他就做不出來,他只會找自己適合的路,先把自己照顧好。
  倘若胖子有一天被人殺了,艾輝會去替胖子報仇,如果對方太強大,艾輝可以苦練幾年再去。
  但倘若對方如果強到艾輝覺得怎么練都沒有勝算,艾輝也一定會堅持不懈地……給胖子燒香就好。
  艾輝決定監督胖子修liàn,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,就是因為他自己也要修liàn。
  這是買一送一。
  睡了一覺,艾輝就準備開始修liàn,他不想浪fèi時間。土丘的六天對于其他的學員來說,是生平以來最dà的沖擊,但是對艾輝來說,僅僅只是讓他明白了,感應場也不是童話。
  感應場的生活美好得就像陽光,有點不真實,艾輝很多次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。這次的危險爆發反而讓他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,原來感應場也是有危險的,這才是現實嘛。
  危險不僅沒有讓艾輝感到慌亂,反而讓他的內心真正平靜下來。
  之前的感應場再美好,也不是他熟悉的生活,他總是會覺得什么地方不自在。現在的感應場很危險,卻是他熟悉的生活,他如魚得水。
  回到熟悉生活的感覺,讓艾輝很快適應。在蠻荒的時候,只要有時間,他就會開始修liàn。
  此處莊園以前曾是軍營,修liàn設施很齊全。這么好的場地,這么多的時間,不修liàn多可惜。
  艾輝對于自己的時間,從來吝嗇而摳門,不舍得有半點浪fèi。
  剛才和胖子的交手。也讓艾輝頗受啟發。
  胖子只開啟了右手宮,但是這一手反沖漂移的技巧,相當漂亮。艾輝特意問過,這是胖子自己折騰出來的技巧。胖子對修liàn的第一想法,永yuǎn是如何能夠更好逃命。
  艾輝很贊同胖子的想法。
  他渴望變強大,也是為了能夠活下來。胖子專注于逃命,也是為了活下來,兩者的本質沒什么不一樣。
  剛剛收拾胖子的幾個回合,艾輝見識到胖子的巧思,也發現了自己的變化。
  劍胎種子的變化。
  土丘的六天里。艾輝劍不離手,無時無刻不在保持劍胎狀態,當時只是保命之舉,但是如今卻發現,連續六天的刺激之下,劍胎發生了新的變化。
  自己的六識變得更加敏銳,哪怕手中沒有握劍,艾輝的六識都達到以前的劍胎狀態。
  而如果握劍的話……
  艾輝持劍而立,緩緩閉上眼睛。
  他感覺草劍就仿佛成為他身體的延生。他能夠通過劍身,感受到劍身周圍溫度、氣流的變化,這是以前絕對做不到的。
  當艾輝運轉體內的元力,艾輝驚yà地發現。手上的草劍,對體內的元力有著無以倫比的吸引。
  幾乎是艾輝還沒有想清楚,體內的元力就源源不斷涌入手中的草劍。
  艾輝手中的鋸齒草劍,泛起微微的光芒。鋸齒草劍的劍身光澤內斂,平時揮舞,看不到任何光芒。艾輝對鋸齒草劍的這一點非常喜愛。在夜戰中,這是極大的優勢。比起光華是不是絢爛,艾輝更在意的是,草劍能不能刺入敵人的身體。
  然而這次,草劍亮起一抹淡淡的光芒,哪怕再烈日之下,都能清晰可見。
  不知道為什么,艾輝竟然能夠感覺到,草劍有一種飽和的感覺。
  就像……就像自己在面館里一口氣吃了十碗拉面的感覺……
  劍也會飽?
  艾輝啞然失笑,但是感覺非常強烈和清晰,于是就像一個吃飽的大漢,要開始走走路消消食一樣,艾輝手中的草劍幾乎是下意識地刺出。
  一劍接一劍刺出。
  每一劍都平實無華,沒有任何花哨之地。
  但是很快,艾輝感覺自己手中草劍的劍尖,傳來阻滯澀然之感,就像是在水中刺劍一般。
  阻滯感越來越強烈,每一劍都是吃力至極。大中午太陽本來就毒,只一會,艾輝額頭就布滿豆大的汗珠,繃帶之下,全身每一根肌腱,都在有力地抖動。
  屋檐下,端木黃昏呆呆看著艾輝和胖子兩人如此歹毒的陽光下,揮汗如雨。
  這兩個家伙……
  他一開始以為艾輝故意在折磨胖子,發泄心頭之恨,然而他沒有想到的是,艾輝自己也開始修liàn。
  這是他萬萬沒想到的。
  萬生園的可怕經lì,就像夢魘般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,整個人精神恍惚。而被軟禁在這里,也讓他不由雜念叢生,對未來充滿擔憂。這樣糟糕的情況下,誰還有心情修liàn?
  不光是他,其他學員都是這樣,大家的精神都非常萎靡不振,對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勁,還沒有從這次的沖擊中恢復過來。
  但是這兩個家伙,已經開始修liàn……
  大中午,毒辣的陽光刺得人都睜不開眼睛,其他學員都躲在陰涼的房間里,唯獨這兩人,在空蕩蕩的修liàn場修liàn。
  揮汗如雨,端木黃昏腦海中冒出這四個字。
  胖子身上全是汗水,就像是從水里撈出來,衣服被汗水濕透,粘在身上。
  艾輝身上亦是如此,手中的草劍就像重若千鈞,每一劍緩慢至極,端木黃昏都能清晰看到艾輝衣服下,全身的力量都鼓蕩到極致。
  端木黃昏從震hàn中回過神來,心中滿是羞愧。和別人比起來,自己真是脆弱啊!
  他正準備轉身回房開始修liàn,眼角余光光掃過艾輝,端木黃昏的身體陡然頓住,猛地睜大眼睛!
 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  PS:感謝大家!后天方方就要去上海參加年會了!這兩天都是一更,為了年會三天也能夠更新,感謝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