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7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7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7)     

已更

艾輝不知道遠處有人在暗中觀察他,就算知道,也不會太在意。
  此刻的他,神情專注,全身心都在手中的草劍。
  他絕對沒有想到有一天,自己能夠從“劍”的角度去感受這個世界。他感覺自己好像附身在草劍上,感覺手中的草劍不是凡物,有如生靈。
  如果不是這把草劍是在李掌柜店里買的,艾輝一定會以為手中的草劍是一把明珠蒙塵的神兵利器。
  以前在劍修道場觀看劍典的時候,他看到劍典中描述中那些關于劍魂之說,很是悠然神往。當然,那只是傳說,現在連劍修都消亡了,劍魂劍靈劍魄什么的,沒人見過。
  艾輝只是把這當故事看。
  古代修真者的描述已經夠離奇,而但凡涉及到劍修,那描述就更加夸張。好像一劍不碎個日月什么的,都不好意思出來和大家打招呼。
  一開始艾輝還大為震驚,看多了就麻木。是是是,今天你滅太陽,明天你碎月亮,大后天只能碎星星,什么,你說星星有點多?
  看得多了,見怪不怪,也就不當一回事。
  但是今天,艾輝卻感覺到手中的草劍,好似有生命一般。這種感覺并不強烈,但是異常清晰。
  難道劍真的有生命?
  艾輝心中疑惑。
  劍有靈,基本上每本劍典都會說一遍。說的是,當一把劍被鑄造成形,它就會被賦予一絲靈性。劍靈有強有弱,有的劍更加神奇,能夠隨著主人的成長而成長,進化成劍魄和劍魂。
  每本劍典都這么說,艾輝覺得應該不是瞎說。修真時代可能確實如此。但是如今時代早就不同,靈力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元力。劍修都已經消失,還有什么劍靈?
  艾輝壓下心中的雜念。簡單的出劍。
  艾輝看過無數劍典,對于劍術的了解,少有人及。他出劍的動作非常標準,一絲不茍,頗有火候。
  剛剛種下劍胎種子的時候,艾輝能夠唯一求助的,便是劍典。越是高級的劍典越沒有什無么實用價值,反而是那些粗淺低階的劍典。能夠對當時的他有所幫助。
  然而這次出劍的感覺,完全不一樣。平時自己揮舞草劍的時候,覺得很輕松。
  但是今天他刺出草劍的感覺,一點都不輕松。
  艾輝覺得自己變成了手中的草劍,被無所不在的空氣包裹。無處不在的阻滯感,讓艾輝極不習慣。他感覺自己就像困在水里,壓力從四面八方壓迫過來。劍不動的時候還好,但是劍刺出去的時候,壓迫感立即急劇增加,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。
  他知道這是他的錯覺。但是感覺非常強烈。
  刺劍的速度稍快,艾輝感覺自己的身體,撞上迎面而來的巨浪。劍身在顫抖。
  每一劍都變得沉重無比,艾輝不得不加大自己的力量。他全身的肌肉在鼓蕩,銅皮和肌肉就像堅韌而且充滿力量的皮帶,他手中的草劍就像巨大而沉重的飛輪。
  劍越來越重,空氣的阻力越來越大,艾輝的劍越來越慢。
  蜿蜒的汗水之下,艾輝全身的肌肉爆發著驚人的力量,忽然,他的劍尖仿佛把那層無形的阻礙刺穿。
  艾輝身體一震。手中的草劍,陡然放出耀眼的光芒。就連正中午最毒辣不過的陽光,都無法奪走這一劍的光華。
  突然爆綻的光芒。讓艾輝眼前白茫茫一片,什么都看不見,只覺得手中草劍一輕。
  緊接一聲巨響!
  地動山搖,艾輝還沒來得及反應,整個人就被氣浪直接掀飛。
  強烈的撞擊讓艾輝大腦一片空白,耳朵盡是嗡鳴,不知道過了多久,胖子焦急的聲音才仿佛從遠處傳來:“……阿輝……阿輝,你沒事吧!你怎么樣?”
  飄忽的聲音漸漸變得清晰,艾輝渙散的瞳孔,一點點恢復焦距。
  胖子松一口氣:“阿輝,你不要嚇人行嗎?你這是修煉嗎?你這是自殺!我還以為你現在變得和平啊,沒想到還是這么殘暴,不對,比以前還殘暴,想不通,日子過得好好的,欠錢的是我又不是你……”
  胖子的絮絮叨叨,讓艾輝有一種回到蠻荒的錯覺。
  全身都麻痹不堪,這是受到的撞擊過于強烈導致的氣血不暢,過一會就能夠恢復。十多秒后,他終于恢復行動能力,掙扎著坐起來。
  腦袋還是有一點暈暈乎乎,呸地吐掉滿嘴的泥土。
  剛才……是怎么回事?
  艾輝的目光,落在剛才自己所立的地方,頓時整個人如同被閃電劈中,呆若木雞。
  一個直徑大約有六米,深度達到三米的大坑,是如此觸目驚心。
  端木黃昏呆呆看著那個大坑,身邊不斷掠過的身影和嘈雜的聲音,都無法讓他恢復正常。
  “怎么了?發生什么了?”
  “有野獸來了嗎?”
  “不是說這里絕對安全嗎?”
  “老天……這里剛剛發生了什么?”
  ……
  所有的學員,都被這么大的動靜驚動,全都從房間里跑出來。他們都是驚弓之鳥,有一點風吹草動,就會反應過度,更何況剛才那般地動山搖。
  周圍的守衛,也全都聞聲而來。
  “好大的坑!”
  “怎么回事?剛才有野獸攻擊嗎?”
  “有誰看到剛才發生了什么?”一名看上去像首領的家伙轉身問周圍的護衛。
  “我……”給艾輝指路的那位護衛結結巴巴道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護衛首領沉聲問。
  護衛艱難地吞了吞口水:“剛才有學員修煉,結果……”
  “學員修煉?”護衛首領滿臉狐疑,他瞥了一眼地上的大坑:“你的意思是,這么大的坑,是一為學員修煉弄出來的?”
  其他人都是滿臉不信,以學員的實力,怎么可能炸出這么大的坑?
  “他說的是實話。”端木黃昏忽然開口,他不禁看著滿臉茫然的艾輝,心中依然難以平靜。
  他現在才知道,自己錯得有多離譜,自己對艾輝的輕視是多么的可笑。
  他知道為什么護衛首領不相信,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他也不相信。他的【青花】變化莫測,殺傷力驚人,但是想要炸出這么一個大洞,他也需要竭盡全力。
  像這樣的爆炸,最考驗的不是技巧,是元力的深厚與否。
  就連最暴躁的火元力,形成這樣的爆炸,也需要起碼開啟四宮以上。而其他屬性的學員,起碼需要六宮才有可能達到同樣的效果。
  可是,艾輝不是火元力,而是沒有爆炸屬性的金元力!
  艾輝的實力只有兩宮。
  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開啟了兩宮,已經讓端木黃昏覺得有些難以置信。如果發生在他自己身上嗎,他一點都不奇怪,但是發生在艾輝身上,艾輝的資質有多糟糕他可是一清二楚。
  雖然非常震驚,但是端木黃昏還是勉強可以接受。畢竟修煉方面,資質糟糕的元修,也同樣有突然進度飛漲的情況發生。
  可是眼前這一幕……
  徹底顛覆了端木黃昏的理解。
  護衛首領認識端木黃昏,畢竟端木黃昏是這群人中唯一一位需要重點關注的人員。他朝端木黃昏點點頭,他知道手下說的是真的,但是他心中極度好奇。
  難道……這群人之中還有什么天才嗎?
  他緩緩獨自朝艾輝走去,路過大坑的時候,停下觀察一下,他就大致確定地面受到的攻擊是多么猛烈。
  他的面色凝重起來,這樣的一擊,如果打在他身上,他也沒有生還的可能。
  “小兄弟,怎么稱呼?”護衛首領的語氣和藹。
  艾輝此時已經徹底恢復冷靜,他的目光里面隱隱有精光閃動,他此時只想馬上能夠修煉,他察覺到體內的變化。
  “我叫艾輝。”艾輝語速飛快:“能借給我一把劍嗎?”
  剛才他的鋸齒草劍已經徹底毀了,他手上只剩下劍柄,但是此時他顧不上心疼,滿腦子的想法讓他迫不及待。
  首領一愣,但是馬上反應過來:“沒問題!”
  他轉頭喊了一句:“誰有劍,扔把過來!”
  一名護衛連忙把自己的劍送過來,護衛首領一把抓起來塞到艾輝手上,語氣親熱:“艾輝小兄弟隨便用,其他人都離遠一點。”
  他的經驗豐富,一看就知道,艾輝此時肯定是有所領悟。像這樣的時候,是最忌諱別人打擾,靈感來之不易,可遇不可求,誰也不知道靈感下一次什么時候會來。
  艾輝對護衛首領感激道:“謝謝大哥!”
  周圍鴉雀無聲,每個人臉上都充滿好奇。剛才那地動山搖的一下,他們沒有親眼看到,此時看艾輝好像又要重新開始,大家都不肯離開。
  艾輝也不管那么多,眾目睽睽之下,他接過劍,擺出和之前一模一樣的姿勢。
  端木黃昏眼睛瞪得老大,他記得清清楚楚,剛才就是這個動作。難道艾輝要重復剛才那一擊?他立即打起精神,唯恐錯過一個細節。
  他剛才只看到一道極為耀眼的光芒,那道光芒是如此耀眼,把艾輝的身形都淹沒。
  然后就是地動山搖。
  這次自己一定要看清楚,是什么招式,能夠讓一位兩宮的學員,爆發出如此驚人的威力?
  不光是端木黃昏,在場所有人,都情不自禁屏住呼吸,睜大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