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2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2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2)     

五行天131 劍之元力

艾輝是他摸索出劍之元力的第六天,注意到營地的氛圍不太對勁。
  營地的氣氛開始變得很緊張,那些原本監視他們的護衛,開始頻繁調動。許夫子和崔仙子也在第七天的時候,匆匆被喊出去,沒有回來。
  艾輝仔細數了數,護衛的數量在不斷減少,第十天的時候,莊園守衛的護衛數量已經減少到之前的四分之一。
  胖子對危險有些天生的敏感,他也察覺到不對勁。
  “怎么辦?艾輝。”胖子有些憂心忡忡:“總覺得有不好的事要發生。”
  修煉場的艾輝正準備安慰胖子兩句,忽然莊園的角落,響起一聲凄厲的慘叫。
  兩人臉色不由一變。
  所有的學員都從房間里沖出來,護衛們也被驚動,迅速趕過來: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就在此時,眼尖的艾輝看到圍墻上的暗紅野獸身影,臉色大變:“圍墻上!血獸!”
  艾輝看得異常清楚,那是一只血兔,但是它的模樣,和艾輝他們第一次見到的第一只血兔,截然不同。
  它的身體變得和狼狗一般大,頭上長長的兔耳變得非常短而尖,渾身柔軟的毛發粗硬的就像棕櫚毛。上次的那只血兔的毛發是血紅色,而這只血兔的毛發顏色更深,呈現出暗紅色。它的四肢變得更加強壯,尤其是后腿,青筋和肌肉暴綻。牙齒尖銳就像鼠牙,腦袋變得更尖。
  最令人恐懼的是它的眼睛。
  妖異的血目,看待他們就像看到甜美的獵物。
  血兔的后腿猛地一蹬,一道紅影在空中一閃而逝。
  一名靠得近的護衛,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,咽喉就被咬斷,鮮血噴涌而出,灑在血兔身上。血兔露出享受的表情,渾身毛發一抖,所有的鮮血。全都滲入它的毛發之中。
  暗紅的毛發,多了一層詭異的紅光。
  所有人的臉色不由大變,一些膽子小的女生,發出尖亢的慘叫。她們何曾看過如此血腥慘烈的一幕?她們都是最普通的學員。過著無比安逸寧靜的生活。
  護衛們此時無不紛紛咒罵著沖上去。
  艾輝忽然高聲喊:“所有同學,朝端木黃昏靠近!快!”
  端木黃昏的臉色蒼白,他同樣沒有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面。但是他的心理素質,也比一般的學員強許多,還能保持鎮定。
  聽到艾輝的高喊。他有點愣住,但是一下子反應過來:“所有同學,朝我靠攏!”
  被嚇到的學員們如夢初醒,慌忙朝端木黃昏沖過去。上次逃離的路上,端木黃昏的實力得到大家的認可。許夫子和崔仙子都不在,最強大的就是端木黃昏。
  端木黃昏不敢有半點猶豫,腳下的青花纏枝,飛快向四周擴散。
  他知道艾輝有多么敏銳。
  連隔著土丘,艾輝都能知道外面的情況,端木黃昏覺得無比的匪夷所思。端木黃昏知道艾輝不是愛主動說話的人。但是此刻艾輝卻主動開口,那一定是有所危險。
  艾輝對野獸的攻擊套路很熟悉,當他看到大搖大擺的血兔,吸引所有的護衛沖過去,就懷疑有可能會有偷襲的血獸。
  野獸一點都不笨。
  艾輝的眼角一跳,一道紅光從他視野的角落里突然竄出來。
  想也沒想,艾輝手中的草劍,悍然刺出。
  這些天的修煉元力,艾輝不知道修煉了多少次劍招。在修煉的過程中,艾輝發現劍招的效果更加出色。艾輝對劍招完成得更好更標準,劍胎的反應會更強烈,修煉元力的效果更好。
  這么多天的修煉,艾輝的元力有了長足的進步。變得深厚許多。他以前的雙手宮,就是兩個綠豆大小的銀丸,如今壯大有如蠶豆大小,進步之快,連艾輝都感到驚訝。
  而另一個進步,就是艾輝對劍招的熟悉度。
  艾輝認真修煉劍招。還是在蠻荒的初期。自從他開始修煉出第一絲元力,他就主要精力,便放在元力的修煉上。
  最近沒日沒夜的用劍招化元力,他對劍招的熟悉度上升得極快。
  這一劍就能看得出來,快若閃電,卻沒有半點風聲。
  叮!
  金石撞擊聲,在空中回蕩。
  艾輝只覺得一股驚人的力量從劍身傳來,他沒有硬抗,而是借著力量往后退了幾步。
  他沒有太吃驚,力量一直是野獸的強處,別看他修煉出銅皮,在學員中很不錯。但是他知道蠻荒中,便是最常見的野獸,力量也絲毫不比他遜色。
  但是并非力量大,就一定能勝。
  沒有野獸力氣大的人類,卻往往是獲勝的一方。
  艾輝的雙腿微屈,身體微微低伏,整個人就像一根蓄勢待發的彈簧。他的目光冷冽,臉上看不出半點表情,劍尖在極小的幅度,微微擺動。
  冰冷的目光,盯著不遠處地上的血獸。
  那是一條血蛇,確切地說,是一條血花蛇。銀色的蛇身上,嬌艷的紅色血斑,就像一朵朵紅花簇擁。它的眼睛如同血琉璃,帶著晶瑩剔透,顏色沒有那只血兔的眼睛深。
  按照在萬生園艾輝總結的經驗,血獸的毛發、眼睛的血色越深,往往血獸蛻變程度更高。但是食肉的野獸,要比食草的野獸,危險得多。
  艾輝的目光落在蛇身,剛才自己的那一劍,只在蛇身上留下一個白點。
  他心中暗自凜然,血蛇蛇皮的堅韌程度,已經達到了一些最初等荒獸的級別。要知道,這些血獸在不久之前,還是最普通的野獸。在這么短的時間內,實力上升如此之多,是多可怕的事情。
  如果再給它時間……
  艾輝的眼睛微微收縮,一抹殺意流露出來。
  不遠處,護衛們和血兔之間激烈的戰斗,在他的世界中如同潮水般退去。他的目光緊緊盯著血蛇,所有的雜念,都被他拋之腦后。
  似乎感受到艾輝強烈的殺機,地面的血蛇忽然上半截蛇身揚起,血琉璃般晶瑩剔透的蛇眸,亦是不帶一絲感情地鎖定艾輝。
  雙方對峙。
  端木黃昏滿臉震驚地看著艾輝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  在萬生園的時候,艾輝已經讓他刮目相看,大吃一驚。但是那大多是艾輝的決斷和老練的經驗,還有敏銳無雙的六識,都讓端木黃昏有些意外。
  但是艾輝的戰斗力,端木黃昏卻覺得一般。
  然而此刻,艾輝流露出的危險氣息,讓端木黃昏瞳孔不自主一縮。
  端木黃昏自己的實力就非常強,對所謂的氣勢、氣息,比一般的學員有更加深刻的理解。它們不是虛無縹緲之物,而是實實在在存在的。
  高手對戰斗的理解深刻,知道敵我雙方的優劣,強大的個人能力,讓他們有足夠的手段改變戰局,他們鎮定從容,舉重若輕,沒有半點猶豫不決,這讓他們自然流露出的氣勢和氣息,和別人大不相同。
  端木黃昏沒有想到,他竟然在艾輝身上看到這樣的氣質。
  這家伙的劍術不錯啊……
  他回想剛才那一劍,目光不敢有片刻挪開,只是心里覺得有點別扭。難道這家伙一直深藏不露?
  不光是端木黃昏,其他學員此時也是吃驚地看著艾輝。他們的想法和端木黃昏一樣,他們以為艾輝提醒大家朝端木黃昏靠攏,是想依靠端木黃昏的戰斗力做屏障。
  沒想到,艾輝竟然主動選擇和血蛇對峙。
  胖子也是滿臉緊張。
  艾輝卻絲毫不受影響,他的劍尖忽然往下一沉,血蛇血目一亮,猛地彈地而起,朝艾輝激射而來。
  一道紅光殘影,奇快無比!
  艾輝的眼睛陡然亮起,剛才那一沉,是他的誘餌。他對付野獸的經驗很豐富,對于這樣的假動作,野獸總是很容易上當。
  紅光雖快,但是艾輝早有準備,剛剛下沉的草劍,猛地加速刺出。
  艾輝手中的草劍,是來自護衛之手,是標準的軍用草劍。軍用草劍的質量非常好,比起艾輝自己買的鋸齒草劍,更加出色。
  劍身是用鐵木重茅所制,非常堅硬,不易損壞,經久耐用。但是手感很沉重,一般的學員是無法使用,但是對艾輝來說,這樣的重量卻是剛剛好。
  元力的灌注,讓劍刃寒光浮動,就像一泓冷月,冷幽幽的光芒,幾乎要滲進人的心里。
  一白一紅兩道光芒準確撞在一起。
  叮!
  比剛才更加尖銳響亮的聲音,讓大家的耳膜一疼。
  血蛇意更快的速度倒飛回去,砸進地面,只留下一個小坑。
  艾輝的手臂酸麻無比,幾乎舉不起手中的草劍。血蛇剛才的那一擊的力量,比第一次強大許多,就連艾輝這樣練成銅皮的家伙,也扛不住。
  一道紅光,從地面的小洞飛出來,再次朝艾輝激射而至。
  血蛇的模樣也極為凄慘,它的額頭有一道明顯傷口,傷口很深。剛才那一劍,艾輝幾乎把自己右手宮的劍之元力全都消耗一空。
  血蛇速度比剛才更快,在半空中尖銳的蛇牙,閃動著激動危險的寒光。
  端木黃昏臉色一變,他看得出艾輝的右臂軟綿綿,顯然已經失去再戰之力。他沒有想到,艾輝的打法如此剛烈,沒有半點試探,第一招就是兩敗俱傷。
  始料未及的端木黃昏,根本來不及救援!
  該死!
  這家伙找死嗎?他就沒想過下一招嗎?瘋了?
  忽然端木黃昏看到艾輝的草劍,臉色一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