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2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2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2)     

五行天133 危險降臨

由于是一邊奔跑,一便運行劍招,艾輝要保持身體平衡,他無法再做出前傾之類的動作。他的上半身紋絲不動,后腰就像充滿彈性又非常堅韌的彈簧,他手上的劍招需要跟著身體起伏的韻律節奏而作微微的調整。
  但是這僅僅是重心的問題,難度更大的是呼吸。
  奔跑中呼吸的控制,比靜止在原地要困難許多。作為一名老鳥,艾輝很清楚,如果說元力攻擊的精髓是元力的運轉,那么呼吸是任何攻擊的基礎。
  包括最基礎的刺劍,對呼吸都有著嚴格的要求,如果呼吸不能和劍招相契合,不僅沒有威力,還會傷及自身。
  當然,對艾輝來說,還多了一個嚴重的影響,無法生成劍之元力。
  隨著艾輝逐漸找到竅門,他逐漸發現好處。
  劍胎的跳動比以前更加有力。
  最直接體現,生成劍之元力的速度比以前要快了許多。
  新生成的劍之元力,手中的草劍回流體內,開始周天運轉,其中約五分之一會被劍胎吸收,剩下的劍之元力流轉一周之后,重新進入艾輝的雙手宮。
  艾輝的雙手宮,從一開始的空虛,迅速被充實,再到漸漸飽脹。
  但是艾輝并沒有停止,繼續運轉,直到雙手宮變得有些微微脹痛,才停下來。每一宮開辟出來,就是在一次次修煉中不斷壯大,從一個小池塘變得成一個小湖泊。
  這個過程,體質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。
  體質好的人,比如傍晚同學,就好比小池塘周圍原本就是沼澤,成為小湖泊非常容易。
  體質不好的人,像艾輝,他就像在沙漠中開辟一個小池塘,再把小池塘擴大成小湖泊,也比別人困難許多。
  然而修煉就是如此。從來就沒有公平過。艾輝對這一點毫不在意,有那個時間去抱怨不公平,還不如去修煉。
  艾輝如今對劍胎狀態已經沒有抗拒之心,因為他已經能夠控制劍胎狀態的自己。這說明他的心態和實力,都有提升。劍胎狀態對于以前的他,就像是嬰兒揮舞的重斧,然而現在嬰兒已經長大,已經能夠駕馭這把重斧。
  停止修煉的艾輝。隨手拔起路邊的一根雜草,雜草根部的淡淡紅色,讓艾輝的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。
  把雜草放到鼻子前嗅了嗅,熟悉的淡淡幽香,是魔鬼的誘惑。
  丟掉手上的雜草,艾輝的神情恢復如常,心中卻是有些黯然。遠處的松間城輪廓隱隱可見,安靜祥和的松間城,絲毫不知道危險將至。
  喧囂的道場,熙熙攘攘的人潮。夜燈繁華的街道,以后還會有嗎?像以前那樣寧靜的清晨,清冷的空氣中微暖的陽光,伙計們早上惺忪的睡眼,和空氣中彌漫的面點香甜蒸騰熱氣,以后還會有嗎?
  艾輝有些失落,心中無聲嘆息,就仿佛有什么美好的東西,在逐漸遠離。
  他搖搖頭,覺得自己有點矯情。才過幾天好日子,就被安逸腐蝕。
  生于憂患死于安樂,真有道理。
  艾輝打起精神,再怎么糟糕。也不會比蠻荒更殘酷吧?
  他拋開心中的雜念,忽然想起之前血繃帶卷走血蛇的血肉,當時的情況危急,自己也沒多看。此時想起來,連忙檢查起血繃帶。
  繃帶如雪,沒有半點其他的痕跡。
  艾輝愣了一下。但是他翻遍繃帶,依然什么痕跡都沒有。
  到哪去了?
  他想起自己上次手掌滲出來的血,就是被繃帶吸收。
  難道是被繃帶吞食?
  他想起師娘說過的,血繃帶是修真時代某個血煉門派的法寶。血煉,聽名字就知道必然和血有關,所以艾輝對于自己上次的血被繃帶吸收沒有太大的意外。
  但是血蛇的血肉,可是含有血毒,血繃帶吸收了,不會出什么意外吧?
  艾輝忽然啞然失笑,自己還真把繃帶當活物了,出什么意外?難道拉肚子?
  想象一下繃帶拉肚子的場面……真讓人不知道該如何想象啊……
  下次就把這個難題交給樓蘭,讓樓蘭來演繹一下。
  他的嘴角一縷微不可察的笑意一閃而逝,但是下一刻,他的耳朵一顫,眸子閃過一道寒光,揚聲道:“有情況!”
  所有人的神經一下子緊繃起來。
  端木黃昏的注意力一直在艾輝身上,別的不說,再小的風吹草動都逃不過這個混蛋的感知。端木黃昏不知道艾輝是如何做到的,但是上次逃生過程中,艾輝已經展現了他這方面的獨到之處。
  艾輝拔起的那根雜草,眼尖的端木黃昏看到雜草根本淡淡的紅色,臉色也是微變。
  他心中生出一絲慶幸,幸虧他們已經離開莊園。
  艾輝那個家伙雖然混蛋了點,但是比狗鼻子都靈敏啊。
  次時聽到艾輝的示警,他的注意力立即高度集中,深吸一口氣:“兩宮以下,向我靠攏,兩宮以上,準備攻擊。注意不要離開我的防護范圍。”
  此刻夫子們都不在,身為這群學院之中實力最強者,端木黃昏當仁不讓擔任起責任。
  艾輝有點意外地看了一眼端木黃昏,沒想到白眼狼竟然還有點擔當啊。
  學員們對端木黃昏十分信服,聽到端木黃昏的指揮,連忙變幻位置。場面有點混亂,但還是勉強完成,只是隊形松松垮垮。
  端木黃昏也慢慢找到感覺,從小他能博得黃昏哥的名頭,對于帶著一幫人打架是非常有心得。
  這些年潛心修煉,此時重操舊業,很快就得心應手。
  “注意距離,不要太遠。”
  “大家注意相互支援。”
  “大家不要停,我們離松間城沒有多遠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他性子高傲,有追求完美的強迫癥,什么事情一旦開始做,就一定會努力要求自己做到最好。
  艾輝看著白眼狼生澀地指揮大家,大家也生澀地努力配合,心神平靜無波,在默默等待著血獸的逼近。胖子小心翼翼地呆在艾輝身旁,整個人就像一只如臨大敵的肥貓。
  草叢窸窸窣窣的聲音,在艾輝的耳中不斷放大,他忽然深吸一口氣,暴喝一聲:“來了!”
  話音未落,手中的草劍,就驀地刺出。
  一道劍光,艾輝的草劍,正中一只拳頭大小的蜘蛛。
  蜘蛛背上暗紅的斑紋密布,血紅的眼睛,看得讓人心直冒涼氣。
  叮!
  金石之音貫耳,蜘蛛身體一僵,以更快的速度倒飛沒入草叢。
  艾輝的臉色卻是微變,自己剛才那一劍,竟然沒有破開蜘蛛背部的甲殼!
  他對蜘蛛頗為了解,在蠻荒的時候,他見過許多種蜘蛛。蠻荒的蜘蛛,除了令人畏懼的劇毒,讓他最忌憚的還是悄無聲息的潛伏和致命攻擊。但是蜘蛛的防護,從來不以堅硬而著稱。
  剛才的血蜘蛛顯然發生了異變,背部的甲殼堅硬無比,可以硬生生承受自己的一劍沒有破碎。
  許多身上有紅斑的各種昆蟲,不斷從草叢里激射而出。
  端木黃昏的青花全力運轉,青藤纏枝流轉不休,帶著一抹抹青色的殘影。昆蟲撞在上面,密集如同雨點。
  柔軟的青花纏枝,不斷下陷,卻牢牢擋住昆蟲的沖擊。
  其他的學員此時也如夢初醒,連忙發動自己的攻擊。
  一時間,各色光芒閃現,火焰、冰片、流沙、藤蔓、刀輪密集如雨。
  艾輝不由暗自搖頭,這些攻擊雖然看上去熱鬧無比,但是對這些中了血毒的昆蟲傷害很有限。這些以前生命力脆弱的昆蟲,如今變得非常難纏。
  剛剛被艾輝刺中的血蜘蛛,再次朝艾輝激射而來,半空中朝艾輝吐出一道紅光。
  正準備揮劍迎向血蜘蛛的艾輝,沒有想到血蜘蛛竟然還有這一招,瞳孔一縮,心中暗呼不妙,他的力道用老!
  就在此時,一股大力拉得他身體猛地一偏,險而又險讓過紅光。
  卻是始終警醒的胖子,發現不對勁,連忙出手拉他一把。
  一聲慘叫從艾輝身后傳來,卻是一名護衛被紅光射中,紅光一觸及身體,便化作一張紅色蛛網,把獵物牢牢捆在蛛網之中。
  艾輝來不及救援,護衛就被潮水般的昆蟲淹沒,轉眼間就只剩下一堆森森白骨,不見一點血肉。
  艾輝看得毛骨悚然,而且他注意到吞食護衛的昆蟲,身上的紅斑,變得更加鮮艷,也變得更大。
  難道……
  他們的血肉,能夠讓血獸變得更強?
  在萬生園的時候,艾輝就注意到,血獸對他們流露處的瘋狂攻擊性,他還有些不明白。現在他終于明白為什么,就像元修獵取荒獸,在血獸的眼中,他們就像是最鮮美可口的美食,能夠讓它們變得更強大。
  “不要糾纏!快走!”
  艾輝大吼一聲,便拼命往前掠。胖子也撒開腿,跟在艾輝身后。
  端木黃昏此時也反應過來,大喊:“全都跟上!往前沖!”
  護衛們也早就嚇傻了,他們的損失最嚴重,一個照面就倒下了四個人。端木黃昏他們雖然實力弱小,但是有萬生園的經歷,知道血獸的特點,最關鍵的是他們對艾輝的判斷堅信不疑。
  護衛們對艾輝的示警半信半疑,反應慢了半拍,又缺乏應對血獸的經驗,所以損失慘重。
  此時大家一窩蜂,全都瘋了般朝松間城狂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