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

五行天134 劍光

好在這些中了血毒的昆蟲,雖然發生了驚人的變化,但依然還是昆蟲。它們短距離的沖刺快若閃電,但是卻無法維持長時間的高速,艾輝他們全力狂奔,漸漸甩開昆蟲群。
  四十公里并沒有多遠,在死亡的壓力之下,大家都發揮出強大的潛力,就連平實最嬌弱的女生,此時都快得像道閃電。
  當看到松間城的城門,幾乎所有人都差地喜極而泣。
  看到守備森嚴的城門,艾輝知道這些天,一定發生了嚴重的狀況,否則不會如臨大敵。他心中有點擔憂,樓蘭沒事吧,師傅師娘和師姐他們也沒事吧。
  回來的那天,從松間城上空飛過,看到安靜的松間城,他心中也無比平靜,哪怕他剛剛死里逃生。此時看到松間城守備森嚴,他反而有些擔心。
  牽掛越來越多了。
  艾輝嘲笑了一下自己,以前自己孑然一身,無牽無掛,死了都不用擔心埋不埋。這些糖衣炮彈啊,就是這么把自己腐蝕,偏偏自己還樂在其中。
  胖子一看安全了,就開始沒心沒肺地嚼起麥芽糖。熟悉的嘎嘣嘎嘣聲中,艾輝無奈搖頭,胖子真是不浪費一點時間。
  胖子今天又救了自己一命,好吧,這種賬是算不清楚的。
  好在他們之中有著辨識度最高的端木黃昏,守衛一眼就認出來,趕緊放行。
  回到熟悉的松間城,大家緊繃的神經一下子松懈下來。連續兩次死里逃生,再也不用偽裝堅強,許多人的眼淚就這么流下來,低聲抽泣匯集成一片。仿佛只有這樣,他們才發泄心中的后怕。仿佛只有這樣,他們才能按捺心中的思念,他們想家,想父母親人,無比地想。
  艾輝默默地看著大家,沒有出聲。心中輕輕嘆息,都只是一群孩子。
  他已經忘記他自己也沒有多大。
  胖子停止嚼麥芽糖,看著抽泣的大家,有些愣神。
  心性堅韌之輩哪里都有,一位有些瘦高的男學員,走到艾輝面前,真誠道:“艾輝,這次真得感謝你。要不是你,我們這些人。怕是回不來了。我叫姜維,以后有什么能幫得上忙的地方,請一定不要客氣!”
  這個名字有古代大將風范的學員,是胖子班上的同學,實力非常不錯。和艾輝一樣是金元力,但是擅長的是箭術,艾輝看到過他出手,非常厲害。
  艾輝沒有半點客氣道:“放心。我不會客氣的!”
  姜維哈哈大笑,大為欣賞。覺得艾輝不做作不虛偽。
  一時之間,許多人都上來和艾輝道謝。這兩次能夠死里逃生,都是艾輝示警,倘若沒有艾輝,他們只怕沒有一個能活著回來。
  面對姜維,艾輝表現正常。但是這么多人道謝,他還是第一次遇到,一時竟然有些手忙腳亂。
  端木黃昏在一旁酸溜溜道:“你們這么感謝,不如直接給錢好了。”
  艾輝大為詫異地看了一眼白眼狼,白眼狼簡直說到自己心里去了。自己腦子里正在轉的就是這個想法啊。
  “端木同學你怎么可以這么說!”一位女生有些生氣,站了出來:“艾輝同學是那樣的人嗎?”
  是啊是啊我就是啊,艾輝正準備開口。
  “端木同學,你這樣誤會艾輝同學,怎么可以?”另一位女生也站出來抱不平。
  端木黃昏狼狽不堪,他心里委屈得很,明明就是這樣的啊,你們不信問啊。但是看到大家的一臉怒視,他只好說自己是開玩笑的,這才平息了大家的怒火。
  當然,端木黃昏也是大家需要感謝的人,他的【青花】救了很多人。
  艾輝到了嘴邊的話,老老實實地縮回去。但是轉念一想,不對啊,說明白眼狼早就知道送錢最實在啊,那上次掰扯什么兩個承諾,就是成心想糊弄自己。
  白眼狼!
  艾輝看端木黃昏的眼神愈發不善,果然品性就是這么令人唾棄!
  莊園的護衛一進城就被征調,城里的守衛力量不足。沒有人來管他們,到處都很混亂。
  和平太久,需要時間來適應危機,然而,危機中最缺乏的往往是時間。
  艾輝搖搖頭,他只是個小人物,這些大場面和自己沒有半點關系,和自己有關系的是大碗面。
  帶著胖子回到道場,還沒進門,艾輝就扯著嗓子喊:“樓蘭!我回來了!”
  正在打掃道場的樓蘭,停下來歪著頭看著艾輝,有些驚喜:“歡迎回來,艾輝!”
  “這是錢代,也叫胖子,我的死黨。”艾輝拉過胖子,向樓蘭介紹,接著對胖子霸氣無比道:“樓蘭,我的沙偶!”
  樓蘭嘭地一聲,變成四個字“歡迎胖子!”
  “哎呦,好玩好玩!”胖子頓時樂得滿臉的褶子都在顫動,屁顛屁顛跑過去:“樓蘭吃糖,再變一個?”
  樓蘭接過麥芽糖,丟進嘴里,嘎嘣嘎嘣,那模樣和胖子如出一轍:“有麥芽的成分。胖子,樓蘭變什么呢?”。
  變什么呢?胖子皺著眉頭苦思冥想。
  “變繃帶拉肚子。”艾輝冷不丁插了一句,丟出這個在路上想到的世界性難題。
  “繃帶拉肚子……”
  樓蘭和胖子兩眼發直。
  奸計得逞的艾輝丟下一句他去繡坊,便飄然離開。
  到繡坊的時候,看到明秀師姐和師娘都安然無恙,讓他感到意外的是,居然看到了師傅。師傅看上去比以前要老了許多,師娘也憔悴許多,艾輝知道他們都很擔心他,心中很感動。
  大家看到他都非常激動,尤其師傅,高興得就像個孩子一樣。
  重逢的喜悅,讓大家費了許久才平靜下來。
  艾輝便把這段時間經歷,詳細說了一遍。
  王守川慨然道:“沒想到這世上竟然還有如此奇特的血毒,也不知道是哪位木修折騰出來。這下徹底要亂了。你這段時間哪里都不要亂跑,就留下城里。畢竟松間院在這,加上夫子們的力量,還是比較讓人放心。”
  明秀師姐娓娓道來,艾輝才知道這些天發生了什么。
  幾天前,有人生了奇怪的病。后來請了許夫子和崔仙子前來查看,判斷出此人是感染了血毒。沒想到連續幾天,都發現有人感染血毒,后來才發現,是一群血鼠,沿著一條廢棄的下水道進城。
  好在血鼠還沒有蛻變完成,實力不是很強,被一窩端,但是也死了不少人。
  松間城經歷這次的風波。風聲鶴唳,全城戒嚴,四處排查可能的隱患。
  感染中毒的人,被送到專門隔離觀察之處。
  艾輝聽到這些,不由默然,他之前就曾想到,倘若血毒爆發,那場面絕對會非常可怕。沒有想到。他最擔憂的事情,還是爆發了。而且不是靠近萬生園的城市,而是距離萬生園非常遙遠的松間城。
  松間城都是這般狀況,那其他的城鎮,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  血毒太可怕!
  但是感應場的反應速度,也有點遲緩。想想也正常,只怕這個時候的感應場。還在手足無措吧。
  師傅唯一擔心的就艾輝,看到他完好回來,便放下心來。覺得城里到底是比較安全的,人手也足夠,夫子們也各有絕學。血獸想攻下這樣一個城,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  艾輝沒有反駁,只是道:“弟子這次死里逃生,深感自己應變的手段非常不足,想學點招式。”
  王守川一想也是,雖然他覺得城內已經很安全,但是這樣的時候,自保的手段才最重要。以前他是想艾輝按部就班,不著急學習招式,但是現在情況惡化,肯定不能像之前那樣慢悠悠的學習。
  “為師也在想這件事,你想學哪方面的?”
  艾輝道:“弟子想學些劍招。”
  “劍招?”王守川也沒感意外,他早就發現艾輝對劍情有獨鐘,想了想道:“劍術沒落已久,很少有人修煉,能夠形成傳承的少之又少。其他方面,絕學不敢說,傳承還是沒問題的。”
  艾輝心中大感糾結,但凡是能夠稱得上傳承的,必有不凡之處。但是如此一來,自己就意味著要放棄劍胎。倘若是以前,艾輝半點都不會猶豫,但是如今他的劍胎愈發厲害,而且自己獨特的劍之元力,不用來修煉劍招,那就太可惜了。
  師娘此時在一旁開口,笑吟吟道::“絕學我有啊,小艾輝要是肯學,師娘可以傾囊相授喲。”
  艾輝腦海浮現自己手拈繡花針,身旁無數光針飛舞,回首嫣然一笑的模樣,頓時無比惡寒,不由一個哆嗦。
  大家看到艾輝這般模樣,不由紛紛大笑。就連韓玉芩,也笑得前俯后仰,一點也不生氣。
  艾輝想了想,下定決心:“弟子還是決定朝劍術方向發展。”
  做出這個決定,他反而一片釋然。自己體內有劍胎,修煉要揮舞劍招,元力也是劍之元力,這還不朝劍術方面發展,還朝什么方向發展?
  自己本來就不是天賦橫溢之輩,資質糟糕的家伙還想著貪多,那是找死。
  王守川和韓玉芩兩人對視一眼,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笑意。
  “我和你師娘早就料到。”王守川眼中絲毫不掩飾贊許之色,笑道:“你每逢大事,必然會持劍而作決斷,我和你師娘都認為你應該學劍。”
  “劍術沒落,那有什么關系?”韓玉芩傲然道:“師娘的刺繡,不也是自己所創?說不定我們小艾輝,將來會成為第一位真正的劍術大宗師!”
  明秀笑吟吟取出一個木盒:“師伯和師娘早就在張羅呢,師弟,快打開看看。”
  從未有過的溫暖之感包裹著艾輝,他一時間竟然有些手足無措。(。)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