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9)     

五行天135 昆蟲

木盒里面,黑色的天鵝絨布上,一顆銀球安靜地擺放在那。
  “這是劍丸。”王守川看得出艾輝第一次見到劍丸,解釋道:“徒弟你對熟讀古代劍典,應該知道劍丸。不過如今的劍丸,卻與修真時代大不相同。劍丸是封存劍術之物,用銀霧海的上乘金元之液,天宮倒懸之法,把劍術心得烙印其中,便是劍丸。但凡厲害的傳承,必然有許多微妙之處,意會不可言傳。用這個方法,便能夠讓后學者,領悟其中所需意會之處。當今的天宮倒懸之法,也是學自古代的玉簡。金元力的招式,大多都是以此法封存。”
  前面一大段,聽得艾輝一頭霧水。銀霧海他知道,五行天之一,金行之地。天宮倒懸之法,聽上去就一種感覺,聽不懂但是聽上去好厲害的樣子。
  但是一說到玉簡,艾輝就一下子明白了。
  那些劍典大多都是用玉簡記載,艾輝經手的玉簡不知凡幾。玉簡到如今,已經波動微弱,再過個百十年,估計就要碎裂消散了。
  在修真時代,玉簡的傳承年限往往都是以萬年為單位。
  王守川道:“你把劍丸放手中,注入一點元力進去。”
  艾輝聞言,從木盒中取出銀色的劍丸,放入掌心。劍丸不大,就像一顆略大的藥丸,艾輝小心注入一縷元力。
  掌心的劍丸陡然釋放耀眼的光芒,光芒中不斷有身影閃動。這些身影持劍演練,如同浮光掠影一般,一閃而逝。
  艾輝的心神,一下子就被吸引。
  閃動的身影快如閃電,看得他眼花繚亂,一股凌厲肅殺之意直沖他眉間。
  艾輝嚇一跳,但是很快心中狂喜。他看過的劍典很多。但是那些劍典中的真意早就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,他只能憑借文字和圖形的記載,去回溯和還原。
  他不由急聲問:“師傅,這里面是什么劍術?”
  看到艾輝這番猴急的模樣,王守川和韓玉芩都笑了。艾輝一直表現出超乎年齡的成熟,很少能在他身上看到少年的稚嫩和飛揚。夫婦倆雖然喜歡艾輝這般成熟穩重,也希望他能夠像普通的少年那樣開朗和意氣風發。在他們看來,少年時光可是最好的年華。
  “沒名字,是三招散招。”王守川露出緬懷之色:“這是我昔日老友留下來的,他叫成柔。是個怪才,他的興趣很廣泛,什么都有涉獵。他是罕見的五行體,身負五行。五行體非常難修煉,不過他天賦才情,但凡所學,必有所成。他性情琢磨不定,非常隨性。有段時間,他對劍術產生了興趣。便和我說要自創一套劍術。”
  艾輝和明秀聽得都很入神,就像在聽故事。
  王守川說起當年往事,滿臉唏噓:“他花了七天時間,創出三招劍術。我親眼看他是怎么創出這三招劍術。真是才華驚人。迄今為止我見過那么多天才,沒有一個人能超過他。”
  韓玉芩冷哼一聲:“可惜浪費了自己的才華。小艾輝切記不要向他學,東一榔頭西一錘的,什么都不成。”
  艾輝心里嘀咕。這成柔前輩當年肯定得罪過師娘。嘀咕歸嘀咕,但是師娘說的道理,艾輝還是打心眼里認同。天才任性點還是天才。至于自己這樣天賦平平的家伙,只有盯著一件事情死磕才能搞出點動靜。
  王守川笑了笑,也不反駁,繼續道:“三招之后,他說自己靈感創意已經用完,便沒有繼續下去。三招劍術過于零散,不成體系,也組不成傳承,便隨手丟給了我。”
  “哼!別人當垃圾不要的東西,你倒是當個寶!”韓玉芩繼續冷哼。
  艾輝這個時候已經百分百肯定,成柔前輩當年一定得罪過師娘,而且肯定得罪得還不淺。
  王守川也不生氣,哈哈一笑,接著道:“我以前也沒想過還有把它翻出來的一天。這三招雖然都是散招,但是威力不錯,構思精巧,很適合你學。你就拿去慢慢揣摩吧,能學多少算多少。劍丸的用法很簡單,一開始的時候,你像剛才那樣,用元力激活劍丸,便能看到其中影像。先學姿勢、步伐、動作,等這些精熟之后。便把劍丸置于眉心天宮,輔以觀想之法。劍丸封禁的真意,便會浮現你腦海之中,你便能感受到其中真意。切記,一定要先把動作練得熟練,劍丸一旦解禁,其中的真意只會持續很短的時間。”
  “謝謝師傅!”艾輝小心翼翼把劍丸放在盒子里。
  看到艾輝視若珍寶的模樣,大家也不由莞爾。
  “師弟這段時間,可是發了不小的財。”明秀師姐笑道:“血獸肆虐,情況糟糕,師弟的兔毫箭前段時間大放異彩,對付血獸頗有效果。李掌柜店鋪里的兔毫箭全都被征用,雖然比不上平時的三萬售價,但是兩萬一根的價格,加上量大,非常不錯。李掌柜這些天忙得昏天暗地,都在制作兔毫箭。我估計師弟這次要進賬千百萬。”
  師娘一樂:“那敢情好,我那工坊的八百萬,終于有點苗頭了。”
  艾輝有點郝然。
  “師弟待會去一趟李掌柜店鋪,他急得頭發都快白了,兔毫箭大賣,他最擔心的就是兔毫的問題了。”明秀師姐叮囑道。
  “我待會就去。”艾輝眼中仿佛有無數小錢錢在飛舞。
  忽然想起繃帶的事情,他問師娘:“師娘,那繃帶您還記得什么么?”
  韓玉芩沒想到艾輝問起繃帶,訝然道:“莫非繃帶有什么問題?”
  艾輝忙道:“沒什么問題,就是好奇,材質挺怪的。”
  繃帶吞食血肉的事情他不想和師傅師娘說,要不然他們又要擔心。
  韓玉芩皺著眉頭想了一會,搖頭:“沒什么印象,也是當年別人送給我的。我當時也是覺得材質很特別,這種布料沒見過才留下來。”
  艾輝有些失望,但是也不覺得意外,只是叮囑師傅師娘要注意安全,結果在師娘鄙視的眼神下敗走。繡坊有師娘坐鎮,明秀師姐也那么厲害,想到這艾輝也覺得自己有點瞎操心。
  繡坊還和以前一樣,異常忙碌,和外面就像兩個世界。
  離開繡坊的艾輝,直奔李掌柜的店鋪。
  李掌柜看到艾輝就像看到久別重逢的親人一樣:“老天!老弟你可來了!我去繡坊好幾次,他們都說你沒回來。哎呀,我那個心啊,七上八下的。現在世道這么亂,老弟你本事高超,也要小心啊!咱們錢途廣闊,能不冒險的,還是要少冒點險。”
  說到后面,李掌柜語重心長。
  艾輝樂了,一擺手:“那就指望李老板你幫我多賺點錢了。”
  說起錢,李掌柜精神一振:“就等您來勒!這次咱們的兔毫箭被征用,兩萬一根,刨除成本六千,每根咱們的利潤是一萬四。猜猜咱們賣了多少?”
  艾輝精神也是一振:“五百?”
  李掌柜用鄙視的眼神看著艾輝。
  艾輝頓時更加興奮:“一千?”
  “信心!信心!信心在哪里?我怎么看不到?”李掌柜故作不滿。
  艾輝一個哆嗦:“難道是兩千?”
  李掌柜滿臉傲然地伸出三根手指頭:“是三千!”
  艾輝的眼神一下子直了。
  “三千哇!”李掌柜唾沫橫飛:“你知道我多就沒睡了嗎?為了這三千根兔毫箭,我可是連老命都拼了。沒日沒夜,那個苦哇,那個累哇,腰都直不起來哇。我年紀這么大容易么,老弟,看我這么辛苦的份上,能不能……”
  剛剛還眼神發直的艾輝陡然警醒得就像夜晚的餓貓,眼睛閃動著光芒,那是金光閃閃的光芒,他二話不說打斷李掌柜:“不行!分錢!現在就分錢!”
  一千根自己就可以分七百萬,三千根,那就是兩千一百萬。
  兩千一百萬!
  這是他以前從來不敢想的巨款,把師娘的先還了。工坊八百萬,其他消耗加起來,估計一千萬。
  自己還有一千一百萬,媽呀,好多錢,為什么自己心跳得有點快……
  “分分分!”李掌柜爽快點頭,二話不說,拿出一張印有五行天標記的精美錢卡。
  真是高級!
  艾輝接過錢卡,這么高級的錢卡他以前看人用過,自己倒是第一次用。這張錢卡是不記名的錢卡,艾輝需要先打上自己的印記。他小心注入一縷自己的元力,黑色的錢卡右下角,浮現一把銀色小劍的標記。
  “劍術啊,有品位!難怪我一眼就看老弟大為不凡。”李掌柜連聲贊道。
  錢卡能夠識別元力的屬性,形成千奇百怪的烙印。每個人元力的烙印都不相同,根據屬性,修煉的傳承,都會有所不同。
  艾輝心神一動,黑色的卡面,浮現出里面的數額,確實是兩千一百萬!
  發了!發了!發了!
  兔毫這名字起得真好!
  艾輝瞬間就激動了,從來沒有這么有錢過。
  “上次知道老弟是修煉劍術,我就留了個心眼。終于皇天不負有心人,給我收到一把好劍。這可是真正的好劍哦,老弟要不要看看?現在世道這么亂,沒有神兵傍身,那多不安全。”
  李掌柜笑瞇瞇道,那嘴臉儼然是標準的奸商。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