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7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7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7)     

五行天14 比鐵還硬比鋼還強

坐在兵鋒道場門口的樓蘭百無聊賴。當他看到鼻青臉腫奄奄一息的艾輝,歪著頭問:“艾輝,出什么事了嗎?”
  艾輝看到樓蘭,黯淡的眼睛陡然一亮,二話不說,拉著樓蘭推門而入:“幫我一個忙!”
  樓蘭聽到幫忙立即站了起來,語氣有些開心:“好的。”
  拉著樓蘭沖進道場,艾輝選了個開闊的地方站定,一臉認真請求樓蘭:“揍我!”
  樓蘭瞪大眼睛,他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  “來吧,揍我!狠狠揍我!”艾輝一臉的鼓勵加油。
  他把一路上能撞的都撞了,但是體內的金元銀毫還是殘留許多。然而他所有的體力都壓榨殆盡,不要說撞,現在連動一根手指的力氣都沒有。再說進城之后,他也不敢隨便亂撞,萬一撞壞了啥,賠不起。
  當他看到樓蘭,頓時想出這個絕妙的主意。
  既可以達到撞擊的效果,又不需要自己消耗力氣。
  樓蘭歪著腦袋目光認真地看著艾輝,語氣透著一絲關切:“艾輝,你生病了嗎?”
  “我沒有生病,這是修煉。”艾輝絞盡腦汁解釋:“這是我獨創的一種特殊修煉方法。”
  “這樣啊……”樓蘭恍然大悟。
  “來吧來吧!”艾輝精神振奮:“下手重一點,越重越好,不要怕傷著我,放心,我承受力很強!”
  “可是,樓蘭不會打架。”樓蘭弱弱道。
  艾輝如遭雷擊,瞪大眼睛,不能置信地看著樓蘭,結結巴巴道:“不、不會打架?”
  打、打架?
  艾輝幾乎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,“打架”這兩個字,他實在有點陌生啊。作為一位在蠻荒磨礪了三年的資深專業戰斗人士,打架?這么業余的詞匯,足足讓他過了兩秒才反應過來。
  等等,不會打架?還有沙偶不會打架?
  艾輝呆呆看著樓蘭。
  他見過的所有沙偶,無一不是精通戰斗,它們冷酷狡詐,擅長偽裝、陷阱,對命令不折不扣執行,手段花樣百出,令人防不勝防。每一具沙偶,都是真正的殺戮機器。沙偶的誕生,就是為了戰斗。
  他第一次見到不會戰斗的沙偶。
  艾輝下意識問:“那你會什么?”
  樓蘭扳著手指頭算:“樓蘭會洗衣、做飯、買菜、打掃房間和院子、泡茶……”
  艾輝瞠目結舌,他覺得自己的人生觀受到強烈的沖擊,這……還是沙偶嗎?
  當他回過神來,艾輝展現出他強大的適應能力,既然別無選擇,那他只好鼓勵道:“沒事,我教你!”
  然而他的語氣并沒有什么底氣。
  樓蘭倒是干勁十足:“樓蘭會努力的!”
  夜幕降臨,兵鋒道場的葫蘆亮起柔和的白色光芒,把道場照得一片雪亮,兩個身影在光下糾纏一起。
  “你這次的發力不對,你是沙偶,沒有關節,不能一味模仿我。樓蘭,你是沙偶,可軟可硬,該軟的時候軟,該硬的時候硬。元力是關鍵,用元力讓你攻擊部位變得更堅硬。”
  “比鐵還硬!比鋼還強!”
  “注意角度!對,攻擊的角度很重要,不要留力!”
  “我沒喊停就不要停,嘶,有進步!哎喲,這下夠狠啊!再用力點,啊啊啊啊……”
  時間不斷流逝。
  樓蘭覺得自己的進步很快,這讓他很開心,能夠學到新東西,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。雖然艾輝的嗜好有點奇怪,但是能夠幫助艾輝,也是件很開心的事情。
  他牢記艾輝叮囑的“不要留力”,拳拳到肉。
  樓蘭一個漂亮的連續十五擊,匯集成力道強大的暴擊,啪,一聲比之前都響亮的爆音。艾輝像人行沙包,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,飛出十米開外。
  干得漂亮!
  樓蘭對剛才的連擊很滿意,沒有出錯。
  艾輝奄奄一息躺在地上,目光渙散,表情呆滯。
  樓蘭彎腰,歪著腦袋看著艾輝,認真地問:“艾輝,我們還要繼續修煉嗎?”
  艾輝已經感受不到刺疼了,因為他全身的肌肉都痛,金元銀毫都震散了吧,今天就到這吧……
  然而艾輝很快發現一個可怕的事實,他臉頰的肌肉在剛才的暴擊中震麻了,他連張嘴都做不到。不光如此,他全身的肌肉都處在麻痹狀態中。
  剛剛自己教樓蘭的難道是震蕩攻擊?該死,為什么自己教他這個?
  “艾輝?”樓蘭歪著腦袋:“我們還要繼續修煉嗎?”
  夠了,已經夠了,完全夠了!
  艾輝在內心哀鳴。
  樓蘭忽然想起來,恍然大悟:“樓蘭明白了。艾輝剛剛說過,沒有喊停就不要停!好的,我們繼續!樓蘭繼續努力!”
  樓蘭的一只手臂,化作沙索,卷向地上的艾輝,嘴里念念有詞:“比鐵還硬!比鋼還強!”
  不!艾輝內心的哀鳴化作驚恐,不不不!喂喂喂!夠了,不練了,我們不練了啊……
  砰砰砰!
  內心崩潰得艾輝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暴雨般的攻擊淹沒。
  端木黃昏陰沉著臉,和他相熟的公子哥們,個個都離他遠遠。這家伙心情不好的時候,千萬不能招惹。現在他心情不僅僅是不好,是非常非常不好!
  他們可是知道,端木黃昏是一個極為講究面子的家伙。無論在什么時候看到他,他永遠都是一幅優雅、風度翩翩的模樣,什么時候看他這么黑著臉?而且一天比一天臉色糟糕,渾身散發的殺意,稍有點眼力的家伙,都會大老遠避開。
  端木黃昏心情極度糟糕,他的目光掃過校舍,臉色又黑了一分!
  該死!混蛋!
  他的拳頭捏得指節發白。
  那個該死的廢物,竟然幾天都沒來上課!
  讓他輔導一個蒙學都沒上過的廢物,他的自尊心已經極度受挫,他拼命安慰自己,要識大體要成為一個領袖自己是天才!
  現實給了他殘酷的一擊,再忍氣吞聲的天才,也拿一個廢材沒有任何辦法!
  從第一天他跑遍幾個初學者的訓練場,都沒有找到艾輝,已經讓他的心情不好。天賦糟糕起點低的初學者,他捏著鼻子也就認了,這個家伙不訓練也就罷了,大不了自己把他抓過來盯著,可是……
  這個家伙連課都不上!
  端木黃昏現在只想罵娘,他見過懶的,但是沒有見過這么懶的!
  連課都不上,你來感應場干嘛?
  自己好不容易放下身段,屈尊答應夫子輔導,結果呢?自己連人都找不到!
  端木黃昏的內心淚流滿面,老天,你為什么要這么玩弄自己?自己到底有多晦氣,才會攤上這種離譜的事情?才會攤上這么離譜的人!
  一想到自己的天才之名,就要被這個廢物玷污,端木黃昏心中的怒火,就噼里啪啦熊熊燃燒。
  給我等著!
  端木黃昏心中發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