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0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0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0)     

五行天137 有個BUG已經改過來

艾輝喜滋滋地提著龍脊火。
  真是一把好劍!
  沉甸甸的手感,重量高達兩百二十斤。魔花夜檀是用來制作重武器的材料,質地最為沉重,制作出來的劍,也是奇重無比。如果艾輝沒有練成【銅皮】,這把劍拎都難以拎動,現在他揮舞,也感覺勢大力沉。
  哪怕這把劍沒有開鋒,當棍子砸在別人身上,那也是筋骨寸斷。
  好東西啊!
  對艾輝來說,越兇殘的兵器,就是越好的兵器。他的招式七零八落,那些有獨特效果的好兵器,在他手上能夠發揮的威力也有限得很。只有這樣粗暴簡單的兵器,才是最適合他的兵器。
  更何況,這把龍脊火,一個子都沒花!
  一個子都不花的兵器,那當然是好兵器,就是給他一把草劍,他都覺得是好兵器。
  兩百二十斤的重量,揮舞起來,風聲低沉,滲人得慌。
  要不是身后跟著一群伙計,艾輝沿路早就迫不及待開始試劍。現在也是兔毫了,風度,要有點風度!
  推開道場大門,艾輝還沒說話,鼻子抽動兩下,眼睛立即瞪圓。
  香味!元湯!
  一個箭步沖進去,眼尖的艾輝就看到胖子捧著一個盤子在那舔盤底,頓時惡從膽邊生。
  不過艾輝沒有當場發作,只是朝胖子陰陰一笑,暗記在心。兄弟歸兄弟,搶我元湯。這賬也不能不算。
  樓蘭看到艾輝。眼睛一亮:“艾輝!”
  他隨即看到艾輝身后跟著的伙計,帶著的大鍋,還有草藥,他眼睛黃光閃動:“夜光草、苓水、竹石、比安魚目,艾輝要抽取暮膠蠶絲嗎?”
  艾輝對樓蘭的本事已經見怪不怪,擅長醫療的樓蘭,對各種草藥都是再熟悉不過。
  “是啊。樓蘭對這個也有研究嗎?”艾輝一邊指揮伙計放下各種材料,一邊對樓蘭道。
  “研究不多,但是原理是相通的。艾輝,這個草藥的配方,不是太好呢。”樓蘭道。
  伙計一聽不干了,嚷道:“配方不對?不可能!這是軟化暮膠蠶繭的標準草藥配方!”
  “閉嘴!”艾輝神色不善地看著伙計。
  對自己人,艾輝從來就是偏心眼,聽不得不好的。
  樓蘭老老實實道:“可是,如果能調整配方的配比。效果可以更好呢。”
  不服氣的伙計還要說話,艾輝的龍脊火已經出現在他肩膀上,他的肩膀一沉,再看到艾輝陰沉的臉色,頓時一個哆嗦,不敢吭聲。
  艾輝瞥了他一眼。收回龍脊火。淡淡道:“放下東西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  伙計如蒙大赦,灰溜溜地出去。
  艾輝轉過臉,對樓蘭展顏一笑:“這些草藥就交給樓蘭了!”
  聽到可以幫助艾輝,樓蘭非常開心:“好啊好啊,交給樓蘭吧。”
  說完就開始忙活開了。
  舔完盤子的胖子湊過來,嘖嘖道:“真是不會看臉色,不過我說啊,樓蘭真是好沙偶。在哪買的?我傾家蕩產也要去買一個。這么好的沙偶,真是少見。”
  看到胖子搖頭晃腦爽得不行的模樣。艾輝心中冷笑,臉上卻是和顏悅色:“湯好喝么?”
  “好喝!”胖子的眼睛一下子放光:“真沒喝過這么好喝的湯,這就是元湯么?太好喝了,喝一口全身暖烘烘,要是每天有一碗,那死了都值。”
  每天一碗……
  艾輝都被氣樂了:“你還真敢想啊,樓蘭,剛才那碗湯多少錢?”
  樓蘭歪著腦袋道:“那是火底油湯,最適合他火元的體質,材料是十七萬。對他的修煉有很多好處哦。”
  十七萬……
  艾輝表情僵住,簡直悔得腸子都青了,為什么自己出門的時候沒有叮囑樓蘭一句,樓蘭還是太實在了。
  胖子砸吧著嘴,滿臉回味:“我說這味道怎么這么好呢,感情這么貴,美味,實在太美味了!”
  看到胖子一臉欠扁的模樣,艾輝目光陰冷:“十七萬掛在你賬上,沒聽樓蘭說,抓緊時間修煉嗎?上次穿花蝶步練完了?那就百花步。剛喝完湯,有的是力氣,就五百組吧。”
  “五百組?”胖子的眼睛一下子瞪圓,就像是聽到什么驚恐無比的消息。
  “嫌少?”艾輝嘴角浮現一抹春風般的笑容:“那就再加兩百組。”
  “七百組百花步?只怕不夠藥力全部吸收呢。”樓蘭在一旁老老實實道。
  “那九百組?湊個整吧,一千組?”艾輝滿臉笑容地問樓蘭。
  “一千組差不多呢。”樓蘭連連點頭。
  艾輝的眼角余光瞥見胖子的腿在哆嗦,心中冷笑,臉上愈發和藹:“樓蘭,修煉沒完成,有沒有不造成身體損傷,又能讓人印象深刻的懲罰?”
  樓蘭歪著頭想了一下道:“強調心理懲罰,而不要身體懲罰嗎?那就只有從刑罰中找了。有一種刑罰,比如把犯人的臉埋在水里,等他呼吸快到盡頭才讓他起來。以前是用來拷問犯人的,瀕死和窒息的體驗,會讓人體會非常深刻。”
  艾輝滿臉贊嘆:“真是好方法啊!”
  胖子已經不是腿抖了,整個身體都抖得像篩子一樣。他看向樓蘭的目光,就像是看到從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魔一樣。
  好歹毒的沙偶……
  艾輝云淡風輕給出最后一擊:“胖子,沒完成一千組百花步,就讓你體驗體驗。”
  早就面色如土的胖子嗷嗚一聲,就像屁股插著箭矢的棕熊,連滾帶爬跑去修煉,不敢半點耽擱拖延。他知道艾輝說到就一定會做到,他一點都不想體驗。
  樓蘭看胖子去修煉了。也開始重新來配置草藥。不得不說。樓蘭處理草藥的動作,如同行云流水,十分賞心悅目。
  果然不愧是我大樓蘭啊!
  艾輝心安理得把這些東西扔給樓蘭,自己跑到一邊。
  終有可以專心研究老師給的劍丸和龍脊火。
  在李掌柜那里,艾輝只能試試手感什么的,沒辦法深入研究,施展不開。
  元力注入龍脊火。嗡,劍身微顫,艾輝手掌一震,險些沒有握住。龍脊火的重量實在沉重,哪怕是顫動產生的力量,都相當驚人。
  低沉的顫音,仿佛脊龍低吼,攝人心魄。
  劍鳴!艾輝不驚反喜,這是極好的兆頭。說明自己的元力和龍脊火非常契合,才會有劍鳴的現象。艾輝猜測可能和自己的元力有關,自己的元力是劍之元力。
  驚喜之余,艾輝沉下心來,仔細體會自己的元力在劍身內的流轉變化。
  元力一流轉艾輝立馬能感受到區別。
  流暢圓潤之感,仿佛元力的流轉。都是一種享受。艾輝心中忍不住再贊了一聲,好劍!光是元力流轉,就甩他以前用過的草劍不知道多少條街。明明沉重的劍身,在元力運轉之后,好似輕巧不少,揮舞起來,也更加自如。
  艾輝的元力灌注之下,劍刃的淡淡暗紅,就仿佛活了過來,竟然緩緩流動。
  他嘗試著元力去觸動劍身內的暗紅菱晶。但是他的元力有如泥牛入海,就像深不見底的無底洞。艾輝停止繼續注入,他知道這是自己的元力太少,還不足以激發這些菱晶。
  自己的境界還是太低啊,艾輝暗自搖頭。
  龍脊火這把重劍是一把真正的好武器,估計普通的元修像買一把這樣的武器,也要大出血本。估計在相當長的時間里,自己不用考慮武器的事情。
  當今武器五花八門,但是都以遠程為上。
  土修用沙偶戰斗,自己要么考慮防護,要么考慮隱匿。
  木修的武器多變,純正的木修多以獨門草籽果實戰斗。金修兩部,天鋒和兵人,就是兩種風格。天鋒以刀、弓、長槍為主,兵人以錘等重兵器為主。
  占據百萬年主流的劍術沒落,從來不曾是主流的刀術,卻成為主流,不得不讓人唏噓。
  究其原因,也不奇怪。劍術復雜,沒有靈力催動,只能以刺為主,殺傷有限。而刀術簡單,以劈砍為主,在元力時代,靈動不足的缺點得以掩蓋,簡單、威力大優點被放大。
  弓術的大放異彩,也是時代的變化,它是當今威力最大、最容易學習的遠程攻擊。五行的元修,都有學習弓術的,可見它傳播之廣。
  火修的武器是葫蘆類的容器,里面裝著采自火燎原深處又經過他們反復煉制的地火熔巖。艾輝還看到過背著和人差不多高酒缸的火修,里面全都是他們煉制的地火熔巖。
  和火修同行的好處很多,比如去陰冷的地方,身邊有個人形火爐,一點都不冷。最方便的是吃飯,切好的肉片,貼在酒缸外面,一下就熟了。當然,講究點的還會刷點油,放點香料,這得看火修的性格好不好相處。
  要是同行還能有一位木修那就是絕配了。木修會在森林里找到很多你從來沒吃過的稀奇古怪的植物果實、菇類等等,配合烤肉,又好吃又不油膩。
  其他的,像鞭,也有不少人學習,木修尤其多,可以和藤完美結合,但已經算小眾。還有飛刀,在小眾的武器里,也很流行。水修玩得比較好,他們本來就擅長飛行,懂得怎么控制飛刀的飛行,可以飛出很詭異的軌跡。
  水修的武器,大多是云翼,云翼的發展,也從早期的飛行裝備,變成攻防一體的存在。
  說起水修,還得說一個以前非常冷門,卻是水修最愛的武器,標槍。利用高空俯沖加速,加以元力灌注投擲出的重標槍,水修殺傷性最大的殺招之一,死在標槍上的荒獸不知多少。
  好吧,劍術是沒落的,劍術是艾輝的。
  艾輝老老實實拿出劍丸。(未完待續~^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