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3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3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3)     

五行天138 龍脊火

這是艾輝第一次見到除了劍典之外的記載劍術之物,好吧,實際上劍典記載的也不是劍術,而是劍訣。【www.booksrc.net】
  劍術和劍訣有著巨大的區別。
  劍訣的本質是法訣,是靈力之變,劍只是載體。而劍術的本質,是利用劍的技巧。這才是劍這門兵器沒落的真正原因,也許在劍訣發展的早期,劍術是劍修們必須的基礎。但是在修真時代,劍修卻不需要從劍術學起,他們從一開始就脫離了雙手的束縛。
  心神一動,馭劍飛萬里,光寒一方界,那才是劍修。
  沒想到靈力消失,元力當道,劍重新回到了人們的雙手之中,人們卻驚訝地發現,他們已經不會運用。
  論劈砍,不如刀斧。論穿刺,不如槍矛。
  這就是當今劍術的尷尬地位。物種的淘汰,是自然的選擇,劍術的淘汰,則是時代的選擇。
  太深奧的道理艾輝是不懂的,劍的局限性他很了解,他戰斗經驗太豐富。
  如果不是有劍胎,他也不會選擇劍術,如果不是劍胎后來的一系列變化,他同樣不會選擇劍術。
  劍胎給了他一點優勢,他不知道這點優勢以后會有多大,但光是現在的優勢和好處,就值得他把未來放在上面。也許別人會覺得這么選擇自己的未來有些輕率,但是艾輝不覺得。
  像他這樣一無所有的人,未來值錢嗎?連命都不值錢,別說什么未來。像他這樣一無所有的人,再細微的優勢,也是彌足珍貴。
  緩緩注入元力進入劍丸。
  劍丸再次放出光芒,光芒中人影閃動。
  艾輝這次看得很仔細,他的元力注入的速度越快,人影的動作就越快,元力注入的速度越慢,人影的動作就越慢。
  老師說這是三招散招,三招卻是有名字的。第一招叫做【弦月】。第二招叫【落塵】,第三招叫【返夜曇】。三招的名字都完全不沾邊,難怪成柔前輩覺得它們七零八落,艾輝也覺得它們之間沒有什么關系。
  認真完整地看完一遍之后。艾輝發現三招之中,只有一招是自己能學的。
  第一招,【弦月】。
  因為只有【弦月】的元力運轉只涉及到左右手宮,其他兩招,對境界有更高的要求。涉及的宮更多。【落塵】除了雙手宮,還需要地宮,地宮的修煉難度很高,短時間艾輝是很難達到。【返夜曇】就更加復雜,需要手足四宮外,還需要開啟天宮。
  略有些失望之余,艾輝想了想,也不由釋然。能有一招就不錯了,誰沒事去創一門給初學者用的劍術?
  光是【弦月】,對他而言。就極為復雜。
  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復雜的招式,他以前學過的招式,都是像【魚拱背】那樣簡單粗暴的招式。劍丸三招,還沒有學會,光是細看揣摩,已經讓艾輝大有收獲,心中驚嘆無比,大開眼界。
  劍丸三招給他最大的感覺的就是精細,這種精細是全方位的。比如元力遠轉的路線,就有著諸多的講究。路線更加復雜,元力流轉的速度,也并非恒定不變,而是有緩有急。
  除此之外。還需要呼吸和肢體的配合。
  換句話說,元力、呼吸和動作,三者需要非常契合,才能發動這一招。
  三者契合越完美,劍招的威力越大。
  多如牛毛的細節,讓艾輝不由咂舌。真是復雜。
  【弦月】修煉的難度就已經超乎艾輝的想象,而用在實戰中運用的難度會更高。實戰中的條件更加苛刻,環境更復雜,如何把握一閃即逝的戰機,如何面對敵人的阻礙和干擾等等。
  從艾輝以前的戰斗經驗來看,他更青睞那些簡單的招式技巧,它們運用更靈活也更容易。但是艾輝同樣清楚自己的短板,那就是缺乏威力強大、一擊必殺的必殺技。
  眼前劍丸的三記散招,就是他的必殺技。
  雖然還沒有學會,但是他已經能夠隱約感受到這招的威力。
  他覺得老師說得沒錯,成柔前輩是真正的天才。
  不得不說,艾輝那么多的劍典沒有白看。雖然劍典已經無法修煉,但是畢竟不是空想,而是百萬年無數修真者的智慧結晶,對艾輝的熏陶,也讓他有著自己的見解。
  劍丸三招透露出來的是一種精細,把身體的每一分力量,都精細地利用和匯集,最終爆發。
  很厲害啊。
  艾輝兩眼放光,他強忍心中的激動,開始認真地學習。
  松間城外的天空。
  一架輜重車呼嘯飛行,車上的學員們,個個神色沉靜端坐。
  “很榮幸能和大家并肩作戰,我是師雪漫,也是各位的隊長。希望我們能相處得愉快,完成本次任務,也是大家的畢業考試。”
  艾輝倘若看到,一定會大吃一驚,因為說話的聲音和面館小妞一模一樣。
  師雪漫一身白色的戰斗裝,英姿颯爽,黑色的長發被風吹得四下飛揚,配合她絕美的容顏,就像是從畫中走出來一般。
  但是沒人敢露出豬哥的表情,感應場頭號女神,也是頭號女戰神。敢跪在她石榴裙下的漢子,絕得沒有被她揍得趴在石榴裙下的漢子多。
  師雪漫神情嚴肅,目光冰冷,若有若無的氣息,刺激著大家脆弱的神經。
  大家心中凜然,好強的實力!
  “情況大家很清楚,血災爆發得非常突然,十三部在短時間內無法支援。這次血災最讓人擔心的,就是低年級區,新學員的實力比較弱,沒有抵抗能力。至于各城的警衛,大家也很清楚。”
  人群響起幾聲輕笑。
  低年級的學員對警衛非常敬畏,但是在高年級學員眼中,卻不以為然得很。高年級的學員,因為平時要接觸到各種任務,實戰經驗豐富。而在座的都是高年級學員中的佼佼者,實力比那些警衛只強不弱。
  師雪漫就當沒有聽見,繼續道:“情況特殊,但是我相信大家不會退縮。雖然我知道在座各位,都不需要考慮畢業成績。但是感應場把這么重要的任務交給我們,我相信,大家也不愿意以失敗告終,致使自己的家族蒙羞。”
  聽到最后一句話,幾位本來還有點散漫的學員,不自主坐直了身體,表情變得嚴肅起來。
  師雪漫冰冷恍如實質的目光掃過諸人,道:“這次的任務非常特殊,關系到很多人的生命安全。血毒相信大家也已經知道。我在這里需要提醒各位,血毒比大家想象得更可怕。這次的任務,和以往的任何一次任務都不相同。身為各位的隊長,現在我就說一下對大家的要求。我對大家有三個要求。”
  “第一,希望大家聽從命令,齊心協力。第二,希望大家能夠提高警惕,血災有太多的變數……”
  有幾個人臉上浮現不服之色,師雪漫的名頭雖然響亮,但是他們同樣不是無名之輩。被一個女人指著鼻子這么教訓,好幾個人心中不爽。
  而且他們覺得師雪漫小題大做,把J毛當令牌,血毒什么的,都在感應場的控制之下。在座都是有背景深厚的學員,他們都知道,感應場找到了對付血毒的辦法。
  他們這次的行動,更多是鍍金之旅。能夠在畢業之前,有這樣一份履歷,能夠讓他們有更正當的理由,得到更重要的職位。
  這個白癡女人真把自己當回事了!
  “煩不煩?”一名氣質剽悍的男學員冷哼,眼皮也不抬道:“真把隊長當……”
  沒有任何征兆,一只美麗到極致的素手,仿佛憑空出現在他眼皮底下。他不由大駭,沒來得及有任何反應,固定他身體的堅韌像鋼絲的粗藤條啪地斷裂,他整個人被拎起來。
  等他反應過,發現自己竟然在輜重車外面。
  “啊啊啊啊……”
  慘叫聲越來越遠,座位上眾人,心底不由齊齊倒抽一口冷氣,看向師雪漫的目光立即發生變化。剛才還有些不服氣的學員,頓時老實了。
  誰也沒有想到師雪漫的反應會如此直接粗暴,如此狠辣,當場就把大家震懾住。
  還好輜重車飛得不高……
  但是摔下去,也絕對不輕。
  比傳言中還可怕的女人啊……
  “關于李海同學的情況,我會向感應場反映,當然,也歡迎家長來找我。”師雪漫面色平靜,連那若有若無的殺氣都消失不見,嫻靜得就像淑女一般,她攏了攏耳邊的劉海,一舉一動,美艷不可方物。
  但是大家目不斜視,眼觀鼻,鼻觀心,個個噤若寒蟬。
  大伙這才想起來,女神不光是實力比他們強,背景也比他們深啊。李海這個虧吃了也白吃,李家敢去找師家的麻煩?別開玩笑了!但要是師雪漫去他們家找麻煩,這板子肯定要打在他們身上。
  這這這……太不公平了!
  眾人心中悲憤莫名。
  師雪漫感受到輜重車在下降,她坐直身體,神情變得嚴肅認真。
  輜重車緩緩落地。
  “下車!”
  一聲清喝,她率先跳出車廂,利落的身影英氣勃發,烏黑的長發在陽光中飛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