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2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2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2)     

五行天140 隊長師雪漫

空蕩蕩的道場,一道倩影在場內揮汗如雨。
  永正看著道場內苦練的師雪漫,讓他不由想起當年的一些事情,嘴角不由露出一絲笑意。
  這父女倆性格真是一個模子出來的啊。
  勇敢、自律、責任心強,幾乎一模一樣啊。
  他現在有點明白為什么家族會投入那么多的資源在雪漫身上,從家族的角度,師雪漫無疑是最合適的第三代接班人,可以完美地從她父親手上,接過家族的重任。
  但是永正心中升起一絲不忍。
  他親眼看到自己的好友,為了走到今天這個地步,付出了多少代價。雪漫是個女孩,想要達到她父親的成就和高度,只會更加艱難。
  在道場發泄了一番,師雪漫心頭的郁悶之情消減許多。
  哪怕沒什么任務,自己在道場修煉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,她只能這么安慰自己。
  “小姐。”
  永正上前問候,他沒有說出自己的想法,而是把它深埋心底。人和人是不一樣的,他性格懶散,所以過著眼下的生活。而他只見過雪漫父親唯一一次落淚,那是失敗的悔恨和痛苦。
  那是個視勝利為生命的男人,就像最堅硬的巖石剛直不屈,想要壓垮他,唯一的辦法只有摧毀他,就像把巖石摧毀成砂礫。
  “永正叔叔。”師雪漫擠出一縷笑容,接著還是忍不住問:“松間城的情況到底怎么樣?”
  真像啊!
  永正心中輕笑,臉上卻是神色如常,看不出半點端倪:“前段時間出過事故,好在反應得比較及時。恰好我們松間院的一個班,從萬生園逃回來,對血毒有一些了解,所以才沒釀成大禍。后來松間院組織了很多夫子,對全城開始拉網式檢查,排除很多隱患。還有很多的土修夫子,加固了城防。府衙那邊。也加強人手,日夜巡邏,暫時來看,應該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。”
  師雪漫有點沮喪。她之前還以為是府衙和松間院敷衍了事,現在來看,是真的沒事啊。
  沮喪了幾秒鐘,她的不開心又很快消散。
  之前的郁悶是覺得滿腔斗志的自己被敷衍和糊弄,現在知道真的沒事。她反而又有點開心起來。雖然會讓自己這次的任務看上去有點蠢,但是真的沒事,還是讓人開心的,死于血毒的人已經夠多了。
  最起碼,自己可以放松地想干嘛就干嘛了。
  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情舒暢的緣故,師雪漫感覺到肚子餓了。
  她決定去吃一碗牛肉面!
  告別永正叔叔,痛痛快快個澡,她便出門。
  路過盲戰道場的時候,她還忍不住多看了幾眼。在她的記憶里,這些盲戰道場永遠都是火爆無比。如今因為血毒緣故,感應場的大部分交通都已經中斷。想和以前那樣在各個城市之間飛來飛去,在短期內是不大可能。
  盲戰到后來,大部分都是其他城市的學員,現在每一家都是門可羅雀。
  不光是道場,幾乎所有店鋪的生意都不好。看到如此蕭條的場面,師雪漫打心眼里希望血毒早點結束。血毒爆發的時間雖然不長,但是它的破壞力,已經體現無疑。
  大概唯一例外便是兵器鋪,買兵器的人大為增加。
  師雪漫沒有想到的是。她竟然遇到了熟人。
  桑芷君,這次任務中,除了她之外的另外一名女生。
  “雪漫!”桑芷君看到師雪漫,不由露出一分喜色。連忙招手:“快來!”
  師雪漫有些驚訝:“怎么了?芷君。”
  她和桑芷君并不是太熟悉,兩人畢竟不是一個分院,還是這次任務才認識。因為隊伍中僅有的兩位女生,所以還算比較熟。
  短暫的接觸,師雪漫覺得桑芷君還挺好相處,為人大方得體。也沒有什么嬌氣。她很少在芷君身上看到這樣驚喜的表情。
  她連忙上前。
  “借我點錢。”桑芷君露出苦惱之色:“還以為這次來的是個偏僻地方,就沒帶那么多錢,這下錢不夠了。”
  “好啊,你要多少?”師雪漫很痛快答應下來,她可是經歷過忘了帶錢買單這樣尷尬的事情,對買東西錢沒帶夠這種事,有著極深的體會。
  “先借我兩千萬吧。”桑芷君咬牙道。
  師雪漫嚇一跳:“兩千萬!你要買什么?”
  她第一反應是芷君被騙了,這個吃碗牛肉面只要一百五十塊的地方,有什么東西能賣到兩千萬?這是吧芷君當肥羊宰啊,她有些生氣,準備找店家理論。
  桑芷君一看師雪漫的眉頭就要擰起來,便知道她在想什么,連忙道:“放心,我沒被騙,是遇到好動西了。”
  在師雪漫一臉狐疑的目光中,她遞出一根箭矢:“你看看這個。”
  一根箭矢?
  兩千萬!這還沒有被騙?
  師雪漫一臉狐疑地接過來,她并非修煉箭術,但是最基本的了解還是有的。這根箭矢看去做工還算精良,但是兩千萬,她還是想不通。但是她也相信桑芷君不是胡來的人,便不由道:“芷君,我不太懂箭矢,這根有什么特別嗎?”
  桑芷君解釋道:“穿透力很強。我剛剛試射過,不用元力,一千步可以洞穿三寸板甲,五百步能夠洞穿五寸板甲。”
  師雪漫眼睛一下子瞪圓,她不了解箭矢,但是她明白這組數據代表什么意義。
  桑芷君掃了一眼周圍,看沒有人,她壓低聲音:“我試過了,對金元力有加成。”
  師雪漫一下子懂了,芷君剛才的數據是沒有灌注元力的威力,如果灌注元力,又會是一個威力,但是如果灌注屬性最契合的元力,威力會達到最大。
  桑芷君就是金元體質,這種箭矢適合她使用。
  師雪漫驚訝的是,松間城竟然有這樣的好東西?她來過松間城這么多次,還是第一次知道這里的店鋪,還會有這么高級的貨物出售。
  “你準備買多少?”她不由問。她反應過來,芷君這是要掃貨。
  桑芷君流露出一絲興奮之色,低聲道:“我們來得太巧了,這種箭矢今天才剛剛研究出來。價格也不貴。十五萬一根。”
  “十五萬一根,是不貴。”師雪漫二話不說:“我這里還有,都借給你。”
  箭矢對于一位修煉箭術的元修來說,重要性毋庸置疑。箭術的流行,對箭矢提出新的要求。專門制作箭矢的工匠出現。
  現在基本上每家兵器鋪,都有箭矢出售。但是好的箭矢依然很難買到,像這樣非常適合自己的,更難遇到。
  師雪漫很理解芷君的心情,尤其箭矢還是消耗品,遇到了不多囤點,到時想買就不一定能買到。
  “我自己身上有一千萬,加上你的兩千萬,三千萬,可以買兩百根。夠用一陣子了。”桑芷君感謝道:“他們剛剛研究出來,還沒開始賣,也沒有現貨,要等。光是兩百根,就夠他們做了。”
  桑芷君跑進去和老板交易,師雪漫便自己瀏覽起來。
  這家看上去不顯山不露水的小店,竟然有這么出色的箭矢,師雪漫有幾分期待,說不定還有其他的高級貨呢。
  但是把店鋪貨架上的東西全都看了一遍,師雪漫不由露出失望之色。
  沒有一件她看得入眼的東西。
  桑芷君滿臉喜色的出來。手上拿著十根箭矢,看得出來剛剛制作完成的。
  “這箭矢叫什么名字?”師雪漫隨口問。
  心情大好的桑芷君道:“名字很奇怪,叫做兔毫。我是從府衙那里知道這種箭矢的,他們之前征用了一批。但是威力只有這個一半,兩萬一根,賣的話三萬。我就到店里看看,沒想到他們出了新品,威力更強。我也是運氣好。”
  兩百根兔毫箭,夠她用很長的時間。平時修煉她也不舍得用。
  “確實不算貴。”師雪漫道:“這么大威力的箭矢不好買。”
  看上去威力提升一倍,但是價格卻提升了足足五倍,師雪漫卻一點都不奇怪。當威力達到一定程度之后,在往上提升一點點,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,價格也往往要翻好幾倍。
  “雪漫,你要請我吃飯。”桑芷君一臉可憐:“我現在身無分文,雪漫,我只能投靠你了。”
  “沒問題!**你!”師雪漫微微一笑:“走,帶你去吃牛肉面,這里非常出名的老店哦!”
  師雪漫在其他的男孩子眼中是冰山美人,但是在女生之中,卻是非常親切而且值得信賴依靠的大姐大。
  “雪漫對這里很熟悉嗎?”桑芷君跟著師雪漫,有些好奇地問。她怎么看,也不覺得雪漫像是那種會去小店吃牛肉面的人。
  “嗯。”師雪漫應了一聲:“我家在這里有一家分道場,我來過幾次。”
  熟悉的牛肉香味,讓師雪漫頓時有點饞了。
  走進去,熟門熟路喊了一聲:“老板,來兩碗牛肉面和一份牛肉。”
  老板應了一聲,抬頭看去,卻發現是兩位很陌生的女客人,說話的那位女學員,美麗得過分,這么漂亮的女客人,自己不會記不住。
  “客人自己坐,面馬上就來。”
  雖然有點疑惑,他還是招呼兩人坐下來。
  桑芷君跟在師雪漫身后,有點好奇地打量這家小店。但是她很快就被一陣西里呼嚕的奇怪聲音吸引注意力。
  “死胖子,你怎么這么能吃?”
  “明明比你還少兩碗!”
  “欠賬的人有資格只比我少兩碗嗎?起碼少四碗!”
  “阿輝,當年我最后一個饅頭可是給了你啊,你不能這么無情啊,連面都不讓我吃飽。”
  “有道理,你接著說,起碼得說五個理由我就讓你吃,唔……接著說……唔……是是是……唔……老板,再給我來一碗!”
  “姓艾的,你太狡詐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