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1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8)     

五行天141 新箭

師雪漫看到艾輝也有點意外。
  怎么每次來面館,都能遇到這個家伙?
  她沒有表現出任何異狀,隨便找了位子坐下來,桑芷君在她身邊坐下。
  桑芷君沒有在這樣的小店吃過,滿是好奇,但是空氣中彌漫著的香味,又讓她食指大動。而且不遠處的兩個男學員吃起來的動靜實在太大。
  兩人面前杯盤狼藉,空碗堆得老高,看得桑芷君心中暗自咂舌,這兩個男生真是能吃。她很少看到男生這樣的吃相,在她周圍,每一位男生吃飯的時候都是風度翩翩舉止優雅。
  對她來說,是有點新奇的體驗。
  她最驚訝的是師雪漫,女神可不像是會來這種小店的人。師雪漫不光是男生們心目中的女神,在許多的女生心目中同樣也是女神。
  師雪漫注意到桑芷君的目光,大致猜到同伴的想法,沒有解釋,只是朝她微微一笑。
  正在狂吃的兩人,根本沒有注意到其他客人的存在。
  胖子也終于從面條的美味中拔出來:“真爽啊,這才是人生啊。阿輝,你怎么找到這家店的?真是厲害啊。阿輝,我決定了!”
  最后一句,胖子拔高音量,把師雪漫和桑芷君兩人嚇一跳。
  艾輝沒有半點反應,繼續吃面,頭也不抬:“決定還錢了?”
  胖子嘿然:“不是,是決定以后跟你混了。我查過了,感應場到了第二年,有一次申請換院的機會,當然,要接收的分院同意就行。照我這么練下去,你們分院還不眼巴巴盼著我過來?”
  “先把賬還了。”艾輝聽不出喜怒,專心吃面,就好像他剛才所有說話的激情,都在剛才分散胖子的注意力中消耗殆盡。
  胖子怒目而視:“你怎么現在這么現實?”
  “你這話是不打算還錢了?”艾輝頭也不抬地回了一句,他壓根不吃胖子這套。
  “還……”胖子到底還是沒敢說不還。他眼珠子一轉,決定岔開這個話題:“阿輝,你說這血毒什么時候能結束?”
  師雪漫從一進來看到艾輝,想到的不是欠賬和找人。而是那棵消息樹。那棵古老的消息樹,她竟然查不到它的來歷。
  這讓她感到很驚訝,這么古老的消息樹,怎么可能沒有登記在冊?而且是她親眼所見,那棵消息樹非常健康。沒有出現病變。
  血毒突然爆發,這些事情都被她拋之腦后,此時看到艾輝,才讓她猛然間想到那棵消息樹。
  她當時因為這棵消息樹的緣故,還專門動用家族的力量,調查了兵鋒道場。除了在松間城的任務大廳,可以查得到兵鋒道場的委托,但是道場主人的名字非常陌生,橫兵鋒。
  除此之外,她找不到半點其他的消息。無論是那個消息樹。還是兵鋒道場,還是橫兵鋒,都沒有在其他地方留下半點痕跡。
  她還問過爺爺,但是爺爺也沒有聽說過此人。
  看到艾輝,她不自主想起這件事。
  此時聽到兩人的對話,她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引。桑芷君臉上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,她見多了那些喜歡夸夸其談的男生。
  恰在此時面條上來,師雪漫低頭吃面,耳朵卻豎得老長。她很想聽聽艾輝會怎么說,這家伙雖然實力差了點。但是膽大心細,是個頗有見地的人。
  “結束?”艾輝的筷子停了一下:“不會那么快結束。”
  本來只是打個岔的胖子沒想到從艾輝口中得到一個他沒想到的答案,他愣了一下,旋即好奇地問:“為啥啊?血毒而已。這么大的感應場,還會想不出辦法?”
  胖子對感應場是很有信心的,不光是他,幾乎所有人對感應場都充滿信心。感應場是個封閉之地,沒有太復雜的派系斗爭,上下一心。實力雄厚。
  最重要的是實力雄厚,因為感應場與世隔絕,沒有亂七八糟的事情,所以許多大師和有聲望之輩,都把歸隱之地選擇在感應場。
  除此之外,還有研究各種稀奇古怪的夫子,這里有著無數流派,有著各種新奇的理論,有著無數學識深厚的夫子。
  區區一種血毒,怎么可能打敗感應場?
  胖子不太相信,要是換一個人,他肯定嗤之以鼻,但是說這話的是艾輝,他嘴里雖然還在嘀咕著,但是心里已經相信了。
  “不知道。”艾輝頭也不抬,繼續埋頭吃面,含糊不清道:“我只是有一種感覺,來者不善,來勢洶洶。”
  “來者不善,來勢洶洶……”胖子在咀嚼這八個字,愈發覺得森森之意撲面而來。
  來者不善,來勢洶洶……
  師雪漫也在咀嚼這八個字。
  本來就覺得兩人夸夸其談,桑芷君聽到艾輝這個完全稱不上理由的四個字,更加覺得此人不過是危言聳聽而已。
  女孩子對血毒什么的,本來心底就有點發憷。
  桑芷君不想再聽到兩人談論這個沉重的話題,但是她又不好主動去要求,心思一動,便主動開口:“這次多虧了雪漫,要不是雪漫的兩千萬,芷君這次那就真的要擦肩而過了。”
  正在沉思的師雪漫回過神來,微笑道:“舉手之勞,芷君不要太在意。”
  “真是沒想到啊,松間城還能買到這么好的箭矢。”桑芷君臉上露出一絲興奮雀躍之色:“就是這箭矢的名字有點奇怪,兔毫箭,好奇怪的名字。早就聽說感應場藏龍臥虎,小地方也有好工匠,這次來得太值了。”
  “是啊,這也是芷君的運氣。”師雪漫也為桑芷君開心。不是每個家族都像自己家族一樣,如此不計成本向自己身上投入。
  除非是像師雪漫這樣的已經幾乎確定為第三代接班人,家族任何一位年輕子弟的投入,都有著嚴格的規定。越是歷史悠久的家族,這樣的規定往往也越嚴格。
  想要獲得更多,就需要自食其力。
  在那些子弟眾多的家族,從感應場畢業,意味著競爭才剛剛開始。在相對平等的投入之下,誰能后在競爭之中獲勝,這樣的才能在家族的延續中至關重要。
  哪怕對繼承人之位沒有絲毫垂涎。但是權利和義務從來都是對等,家族的投入也從來不是沒有條件。服從家族的需要,也是這些世家子弟的覺悟。
  比如聯姻。
  他們就像一個個金屬環,家族花費大量的資源和金錢。把他們打磨得閃閃發光,編織成一張華麗的利益之網,他們每個人都是上面的一環。
  然而想要掙脫家族的桎梏,卻并非別無他法,只需要讓家族看到更多的利益。
  像桑芷君這樣的少女。如果不想服從家族安排的婚姻,她需要更努力,努力證明自己的價值。倘若她身居高位,成為一部部首,更夠給家族帶來的利益遠超過她的聯姻所得,那些精明的族老們是不會在這樣的問題上犯傻。
  這條路注定更加艱難。
  聰明的世家子弟從來不會放棄努力,他們會更加自立,更加刻苦,他們會盡一切可能表現出他們的才華和能力。他們深知,自己的自由。全都由此而來。
  登臨絕頂之輩,肆意妄為者何其多?
  哪怕無法登臨絕頂,自由的呼吸,能多一口都是好的。
  馬上畢業的桑芷君就面臨這樣的問題,這也是她為何如此高興的原因。兩百根兔毫箭,等她上前線,沒有太多的戰事,她差不多可以用兩年左右。
  哪怕她加入蠻荒的狩獵團,兩百根兔毫箭,也可以發揮出極大的作用。
  師雪漫看到這一點。她覺得桑芷君是一個聰明的女孩,懂得從現在就開始準備。比起女孩的早熟,同行的那些男生,單純得令人吃驚。
  “就是三千萬。有點心痛了。”桑芷君苦著臉,家族是絕對不會給她付這三千萬。
  “我這邊不急的。”師雪漫柔聲道。
  桑芷君笑了笑:“還是有的,芷君喜歡存錢,存很多的錢,好開心。第一次花這么多,有點點R痛。”
  師雪漫有些刮目相看。喜歡存錢的小姑娘,在發現兔毫箭的時候,卻能毫不猶豫一口氣買下三千萬的兔毫箭,這份魄力和果決,不簡單。
  兔毫箭……
  艾輝聽到這三個字,不由動作一滯,但是很快就聽得喜滋滋。能夠聽到別人夸自己的箭好,他當然高興,雖然箭矢只有蠶絲是自己提供的。
  等下!
  三千萬!
  這個妞買了三千萬的兔毫箭!
  艾輝的眼睛一下子就直了,恨不得馬上沖到老李那里。三千萬的兔毫箭,這是遇到真土豪了。
  胖子聽到兩人說話,抬頭看,頓時傻眼了,他呆呆道:“阿……阿輝,好漂亮!”
  漂亮?
  滿心都是小錢錢的艾輝抬頭看了一眼,哦了一聲:“你說的是哪個?”
  “都漂亮。”胖子兩眼放光。
  艾輝啪地給胖子后腦勺一巴掌:“給錢的才漂亮,懂么?”
  剛才誰夸兔毫來著?誰夸誰漂亮!
  不對,剛才誰買了三千萬的兔毫箭?誰買誰漂亮!
  胖子朝艾輝怒目而視:“你就欺負我沒錢是么?”
  “沒錯!”艾輝很肯定點頭:“有本事你拿錢出來?”
  胖子萎了。
  艾輝語重心長道:“胖子,有錢才是王道,沒錢連牛R面都吃不起。上次就有個面館小妞,吃飯不帶錢,還是我給付的。我和你說,胖子,以后你要遇到吃飯沒帶錢的女人,一定要躲得遠遠的。”
  “為什么?”胖子滿臉不解。
  “那是賠錢貨你知道嗎?萬一你要幫她付錢了,你是死定了。”艾輝痛心疾首道:“搭上一百五十塊,結果賠上八千萬,這不是賠錢貨是什么?”
  “八千萬……”胖子的眼睛直了,數目太大,反應不過來。
  桑芷君注意到師雪漫不太對勁,不由關切地問:“雪漫,你怎么了?臉色不太好?是不是不舒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