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3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3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3)     

五行天143 賠錢貨

蝙蝠是非常出色的獵食者,也是艾輝在蠻荒最不想遇到的荒獸之一,當然,他不想遇到的荒獸很多。
  “大家靠近一點。”
  這個時候艾輝已經顧不上大家認不認識。
  師雪漫和桑芷君沒有矯情,師雪漫對艾輝頗為熟悉,而桑芷君也很干脆。剛剛如果不是對方示警,現在的自己已經一命嗚呼了吧。
  兩人如臨大敵,小心磨蹭到艾輝的身邊。
  不遠處,她們剛才所立的位置,石板上觸目驚心的抓痕,看得兩人心中發顫。第一次,她們感覺距離死亡如此之近。
  桑芷君握著金絲軟弓的手,不自主顫抖。
  就連剛才表現非常鎮定和冷靜的師雪漫,此時得到一絲喘息之機,后怕如同潮水席卷而至,她感覺自己的腳下發軟。
  師雪漫一直很注重鍛煉自己的實戰能力,出任務的次數很多。但是她從來沒有遇到如此驚險的情況,剛才自己和死亡擦肩而過。
  她現在才覺得她之前在輜重車上的豪情壯志是多么幼稚和可笑,在真正的生死廝殺中,他們能夠發揮的實力有多少?五成?也許三成?或者在茫然無措和大腦一片空白中,被血獸撲殺。
  她和桑芷君到現在,還沒有察覺到半點蝙蝠的氣息,如果不是地上深深的爪印,師雪漫都會懷疑剛才是不是錯覺。
  可惜不是錯覺。
  她的目光,不自主看像艾輝。
  艾輝比他們也好不到哪去,他的身體微微伏低,右手緊緊握著龍脊火的劍柄,身形一動不動,就像一尊雕塑。額頭一滴汗水蜿蜒而下,滑到他的下巴,滴落在地。
  昏暗的南瓜路燈燈光,安靜至極。汗珠輕微的濺落聲,大家急促的呼吸。都如此清晰。
  但是不知為何,看到艾輝整個緊繃到極致,師雪漫緊張的情緒反而被撫平。
  因為汗水蜿蜒滑過而顫動的眼睫毛下方,那雙眼眸是一片沉靜如水。看不出喜怒。沒錯,就是這個眼神,讓師雪漫覺得心安。
  那個眼神里,沒有半點慌張。
  大抵是覺得自己的表現有點糟糕,師雪漫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。眼睛再次睜開,里面重新充滿斗志。
  桑芷君也很快平靜下來。
  艾輝確實不慌張,但是他很緊張,神經高度緊繃,整個人就像繃得緊緊的弦。
  無法鎖定蝙蝠的位置,給他帶來極大的壓力,這種壓力前所未有。從他開始成功種下劍胎種子之后,周圍的風吹草動,都難逃劍胎的法眼。
  像今天這樣的情況,是第一次。巨大的壓力籠罩著他。
  怎么辦?
  艾輝的第一反應是跑,但是理智告訴他,這是最糟糕的選擇。跑得再快,也絕對跑不過天上的蝙蝠。剛才蝙蝠的速度之快,超出了艾輝r眼捕捉的極限,他只看到一抹血紅的光芒。
  比起他們在城外遇到的那些血昆蟲,頭頂的血蝙蝠厲害太多!
  蝙蝠是r食性的野獸……
  這個想法在他腦海中一閃而逝。
  怎么辦?
  他剛才否定胖子求援的建議,就是隱約感受到,天上的蝙蝠已經鎖定他們。
  艾輝不知道他們怎么成為被獵食的目標,松間城這么大。他們幾個居然這么倒霉。他絞盡腦汁,希望從中尋找一絲生機。
  劍胎探知的范圍已經到極限……
  嗯?極限!
  忽然艾輝想起來平時修煉元力的時候,會吞噬一縷元力。
  他心中一動,調動一縷元力。朝自己的眉心處游走。
  當元力流轉到眉心處,躁動不安的劍胎,毫不猶豫把這縷元力吞噬干凈。
  艾輝感覺到自己的探知范圍陡然向外擴大許多,頭頂上空,一個淡淡的虛影,在他的世界里變得清晰起來。一只黑色的蝙蝠。在空中無聲掠過。每隔幾秒,它就會在空中留下一個看不見的漩渦,混雜著它的氣息。
  艾輝直到此時才恍然,原來只有一只蝙蝠。其他的氣息,都是它自己的杰作,擾亂敵人,隱蔽自己。而且讓艾輝沒有想到的是,這只蝙蝠在天空盤旋的時候,眼睛竟然是閉著的。
  好厲害的蝙蝠!
  艾輝心中暗自咂舌,感覺這些野獸,一旦中了血毒,都會比以前厲害許多。
  “只有一只,它在我們頭頂盤旋。”
  艾輝低聲道,他的心神,仔細地鎖定血蝙蝠。
  幾人心中凜然。
  就在此時,艾輝感覺到自己的六識在逐漸變得模糊,心中暗罵一句該死,但是毫不猶豫再次投入一縷元力給劍胎。模糊的六識,立即變得清晰起來。
  “高度,兩百米。”艾輝很快給出具體的高度。
  桑芷君心中大吃一驚,忍不住多看了艾輝兩眼。此人竟然能夠鎖定兩百米高空的蝙蝠,這么厲害的家伙,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名字?她修煉的是箭術,修煉箭術者,必須修煉目力,桑芷君對自己這方面向來極具信心,但是她瞪大眼睛,也沒看到天空血蝙蝠的身影。
  血蝙蝠的身影完美融入到黑暗中,它的飛行沒有半點風聲,悄無聲息,就像幽靈一樣。
  她都不知道艾輝是怎么知道蝙蝠的位置。
  師雪漫同樣低聲問:“有什么辦法?”
  艾輝舔了舔嘴唇:“如果我把它引下來,你們有沒有把握把它們干掉?”
  既然逃不掉,那必須把這只蝙蝠干掉。
  而且需要馬上。
  現在艾輝能夠鎖定血蝙蝠,他不斷在消耗元力,一旦元力消耗殆盡,那他們就會徹底陷入被動。必須在自己的體力消耗殆盡之前,解決戰斗,別無選擇。
  艾輝迅速準確地判斷出自己的處境。
  “沒有把握。”
  師雪漫說這話的時候,幾乎羞愧得快鉆進地縫里。別人把自己當誘餌,給她們創造機會,幾乎所有的危險,都在對方身上。在這樣極端的情況下,自己都不敢說有把握。
  是的,她真的不敢開口說自己有把握,剛才血蝙蝠硬撼自己的水汽墻,讓她明白它的強大。
  桑芷君驚訝于艾輝的勇氣,有點不能置信。她以前以為這樣的事情,只有那些編造英雄的故事書里才會出現,誰會主動自己去充當誘餌啊,那多傻啊。
  她沒想到,今天自己真的見到這一幕。如果換作其他人,她還會覺得是被她們的美貌吸引,但是眼前這個家伙卻絕無可能。因為自始至終,這家伙都沒認真看她們一眼。
  這世上真的有這樣舍己為人的蠢蛋嗎?
  好像真的有……
  艾輝不知道桑芷君的想法,知道了也不會在意,都到了這個節骨眼上,誰管一個不認識的小妞的亂七八糟的想法?
  他只知道不能再拖下去,自己的已經消耗了四分之一的元力,越拖下去對他越不利。
  劍胎就像是一個吞噬元力的無底d!
  “沒把握也要上。”艾輝的語氣斬釘截鐵,神情卻是異常的平靜,直接道:“你們倆準備好。”
  師雪漫和桑芷君陡然緊張起來,她們都很明白,自己的攻擊,將會直接決定艾輝的生死,沉甸甸的壓力瞬間彌漫她們全身。
  “可是……”桑芷君的臉色有些發白。
  “沒有可是!”艾輝粗暴打斷她,沒有時間可以浪費。
  他也很緊張,兩女的表現,讓他沒有半點安全感,讓他懷疑自己的這個選擇是不是蠢到家。但是他克制住自己的緊張和焦躁,如果可以,他絕對不想把自己的性命壓在兩個素不相識的女人身上。
  但是眼下,他別無選擇。
  別無選擇的事情,就沒什么可想的了。
  艾輝的眸子重新恢復沉靜和冰冷,就連他的聲音,都透著一股漠然的味道,像是在述說一件和自己沒有什么關系的事情:“你們只有一次攻擊的機會。”
  說完他就沒理會兩人,而是對胖子道:“你小心。”
  胖子明白艾輝的意思,艾輝的意思是,如果情況不對,自己趕緊逃。胖子沒說啥,只是點了下頭,示意自己知道,他表現得比師雪漫和桑芷君要鎮定得多。
  “如果失敗,你們記得分三個方向跑。”艾輝提醒他們,有兩個是菜鳥,他不得不提醒一下這個基本常識。
  看到艾輝有條不紊安排,師雪漫緊張逐漸消散,眼神變得堅毅,認真道:“我會盡力的。”
  她手腕上的晶瑩剔透的珠子忽然一顫,就像是清晨青草上的露珠輕顫,雪白無暇的手掌微托,一粒晶瑩的露珠,輕輕一顫,從繩子掙脫,沿著她的手腕滴溜溜滾入手掌。
  修長的中指曼妙一挑,露珠被扣在她的拇指和中指之間。
  桑芷君咬了咬嘴唇:“我也是。”
  腰上的箭筒被她取下丟在地上,手上夾著三根兔毫箭,腳下雙腿分開,整個人就像一棵樹一樣魏然站立。
  艾輝沒有抬頭看,而是往前走了一步。
  天空上血蝙蝠一動。
  直到這時,他終于確定血蝙蝠鎖定的他。四個人之中,唯獨鎖定他。難道是血蝙蝠也察覺到自己劍胎的波動?蝙蝠不依靠眼睛而視物,而是憑借著一種獨特的波動。
  艾輝很快把所有的雜念全都拋到九霄云外,他的注意力空前集中。
  他忽然向前方一沖,就好像承受不了壓力,想要逃離一般。
  艾輝不知道頭頂上方的血蝙蝠會不會上當,此時完全沒有多余的念頭。
  幾乎瞬間,他就察覺到上方的血蝙蝠,悄無聲息開始向下俯沖。
  它來了。
  黑暗中的艾輝森然咧嘴一笑,緊了緊手中龍脊火。
  來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