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

五行天145 來吧!

血蝙蝠潛入之事,震動松間城。
  松間城上下以為他們的防護沒有死角,然而現實給他們當頭棒喝。而且這次遭遇危險的還是師雪漫和桑芷君。
  兩人如果遭遇什么不測,那松間城上下難辭其咎,下場一定很凄慘。
  府衙和松間院第一時間派人前去探望,但是都被永正攔了下來。永正的臉色也很難看,當他知道師雪漫差點出事時,也是魂飛魄散。
  師雪漫不僅是家族已經確定的第三代繼承人,還是自己好友的女兒,如果在他地頭上出事,他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。
  對于探訪者,他可是一點都不客氣。
  師雪漫和桑芷君雖然因傷沒有出來,但是兩人分別提交了一分關于血蝙蝠的戰斗力的詳細報告。
  在這兩份報告內,有著足夠的證據,說明血蝙蝠是何等的可怕。
  比如師雪漫被逼到動用【冰露云珠】這個級別的至寶。
  一顆【冰露云珠】價值超過三千萬,這是她父親在她十二歲的時候送給她的生日禮物。所有人在觀看這份報告的時候,看到【冰露云珠】四個字,眼珠子都快掉出來,隨后不約而同感慨師家的財大氣粗。
  【冰露云珠】是極為精純的水元之物。
  只有在極為特殊的情況下,彩云鄉的一些彩色云朵,才會孕育出【冰露云珠】,非常罕見難得。
  大家很清楚不到要命關頭,師雪漫是絕對不會動用【冰露玉珠】,任何人都不會。更何況,要使用【冰露云珠】,需要用到高難度的【觀音印】。
  觀音是上古的神祗,當今知之者甚少,可見師家歷史悠久。
  師家不止一套絕學,師雪漫所修的絕學是【問水】。【問水】博大精深,光是指法便有【觀音印】、【琵琶嘆】、【芭蕉雨】、【漣漪】等等,每一種都相當有名。
  桑芷君使用的招數也同樣不凡。
  桑家的絕學沒有那么多。只有一種,那就是【合箭術】,也就是多箭合一之術。
  桑芷君用的是三箭合一。
  三箭合一在桑家是一個分水嶺,能夠用處三箭合一的子弟。才有資格獨自出行。桑芷君聲明不顯,這次也讓人們對她的實力有一個全新的判斷。
  師雪漫以【觀音印】馭使【冰露玉珠】,桑芷君三箭合一,這樣的戰斗力,放在松間城都是讓人羨慕贊嘆。又有實力又有錢,再厲害的血蝙蝠還能不被干掉?
  然而,兩份報告中,無論是師雪漫和桑芷君,都認為她們不是獲勝的關鍵。
  獲勝的關鍵,是一個叫做艾輝的學員。
  艾輝第一個發現血蝙蝠,讓她們躲過一劫。艾輝察覺到血蝙蝠在天空盤旋沒有離開。艾輝判斷出血蝙蝠只有一只。艾輝主動以身作誘餌。艾輝以無比精妙的劍術,正面擋住血蝙蝠的閃電俯沖,為她們出手爭取到至關重要的時機。
  艾輝、艾輝、艾輝……
  “艾輝是誰?”
  松間院院長揮了揮手中的兩份報告,目光掃過各班負責帶班的夫子。
  眾人面面相覷。無人知曉。
  院長的臉色一下沉下來:“竟然沒有人知道?”
  大家鴉雀無聲,這個名字從來沒有聽說過啊。這家伙難道是從石頭蹦出來的?在場的夫子們,誰也沒有聽過一個叫做艾輝的。
  “是不是你班上的?”“不是,我班上沒有!”“我班上也沒有!”
  等一圈過去,大家重新安靜下來。
  “會不會是許夫子班上的?”忽然有人反應過來,不在場的只有許夫子。
  “不會吧。”
  許夫子班上有個端木黃昏,已經讓大家足夠嫉妒了。這又蹦出來一個天才?大家這才有點感覺剛才難怪自己看報告有點奇怪,這要是把艾輝的名字換成端木黃昏,咦,簡直不要太合理啊!
  好在大家也知道。師雪漫肯定認識端木黃昏,不會弄錯人。
  “許夫子去萬生園了。”很快有人提醒道,許夫子和崔仙子都被帶去萬生園,具體的任務大家并不清楚。
  大家很快想到辦法。許夫子不在,端木黃昏在啊,找他來問問就知道了。
  府衙。
  “艾輝是誰?”
  正上方的長案后,一個半躺著的魁梧大漢懶洋洋地問,他是松間城的城主王貞。
  下面眾人面面相覷,無人回答。
  “查!馬上去查!”王貞大手一揮:“我要知道他全部的信息!”
  “是!”
  兵鋒道場。
  胖子擔憂地看著昏迷中的艾輝:“他真的沒事嗎?沒事怎么還不醒?”
  昏迷的艾輝。右手依然死死抓著劍柄。胖子曾經嘗試把艾輝手中的劍取下來,但是無論他如何用力,艾輝都不松手。
  “樓蘭也不知道艾輝為什么還不醒過來。”樓蘭歪著頭,眼中黃光閃動:“艾輝體內的元力,在不斷流動。胖子不要擔心,他現在的情況很好,比以前都好。”
  “那就好。”胖子盡量克制自己的擔憂,他只能對自己說要相信樓蘭。
  艾輝體內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。
  血蝙蝠的沖擊,力道之雄渾,完全超出艾輝的承受范圍。若不是他的劍胎在關鍵時候救了他一把,加上他的潛能激發,鬼使神差揮出連他自己都想不到的一劍,他早就在如此恐怖的沖擊下,化作肉泥。
  但是血蝙蝠這股雄渾得可怕的力量,依然艾輝他的身體,造成無以倫比的沖擊,滲透進艾輝身體的深處。
  艾輝體內的元力球,在這股巨大的力量之下,就像雪球一樣崩碎。
  可怕的外力,直接摧毀元力團內部的引力。
  崩塌的元力,就在艾輝體內肆虐。它們有一部分,沖進艾輝手中死死攥住龍脊火。艾輝眉心的劍胎受到重創,本來萎靡不振,但是此刻卻像是聞到腥味的鯊魚,一下子活躍起來。
  這些肆虐的元力,立即成為它最好的食物。
  昏迷中的艾輝。劍胎自發地運轉。
  元力源源不斷從艾輝的手掌涌入龍脊火,又從龍脊火回流到艾輝的身體。受到滋補的劍胎,迅速恢復活力,它在迅速壯大。
  如果艾輝是清醒狀態。一定會驚訝于他眉心劍胎的成長。艾輝超水平揮出的抵擋血蝙蝠的那一劍,也大大刺激眉心的劍胎。
  元力團的元力,不斷轉換成劍之元力。
  隨著加入周天運轉的元力不斷增多,艾輝體內運轉的劍之元力,洶涌澎湃。周天遠轉也變得聲勢浩大。鋒銳的劍之元力,就像是無數鋒銳的劍組成的洶涌波濤,不斷沖刷著他的身體。
  所過之處,摧枯拉朽。
  艾輝的身體一震,他左足宮開啟,剛剛開啟的左足宮,立即被蜂擁的劍之元力擠得滿滿。如果艾輝這個時候是清醒狀態,一定會被活活痛得昏迷過去。
  更多的劍之元力,繼續往前涌去。
  當它們出現在右足宮,艾輝的右腿一震。右足宮開啟!
  剛剛開辟的右足宮,劍之元力瘋狂涌入。
  艾輝的雙腿在劇烈的顫抖,腳下的鞋子,被透體而出的風銳元力絞得粉碎。
  然而這只是個開始,越來越多的元力,源源不斷加入周天運轉之中。
  到這個時候,樓蘭坐不住了。如果只是沖擊雙足宮,不會有什么問題,哪怕出點小問題也不算什么,但是如果沖擊地海門天四宮。任何一宮出了問題,造成的損傷是無法挽回的。
  樓蘭急聲道:“胖子,快點揍他!”
  “啊!”胖子傻眼。
  府衙。
  “查到了,我們通過委托大廳。查到艾輝的記錄!”
  “他住在兵鋒道場,屬下已經找到具體的地址!”
  王貞一下子精神起來,站了起來:“官服呢?老爺的官服呢?快給老爺找出來!咱么去兵鋒道場!”
  松間院。
  端木黃昏被喊過來是還是一頭霧水,但是聽到“艾輝”兩個字,一下子警醒:“沒錯,是我們班上的學員。”
  他強自鎮定。
  所有人都長舒一口氣。終于找到正主了。
  “那黃昏知道他住哪嗎?”院長滿臉嚴肅。
  難道這家伙犯事了?端木黃昏心中一樂,嘴角的那抹幸災樂禍,怎么都掩藏不住,毫不猶豫點頭:“知道。”
  “你來帶路!”院長殺氣騰騰。
  看來犯的事不小啊,端木黃昏心里嘿然。
  兵鋒道場。
  胖子滿臉猶豫:“真的要揍啊?”
  “是的,用力揍!”樓蘭給胖子鼓勁:“揍得越用力,艾輝好得越快!”
  “真的?樓蘭你可別騙我!”胖子道。
  “樓蘭不騙人。”樓蘭搖頭。
  “那阿輝醒過來,樓蘭你要幫我作證。”胖子猶豫道。
  “沒問題。”樓蘭點頭。
  胖子臉上露出獰笑,拖著艾輝到修煉場,綁在木樁上。
  姓艾的,你終于落在我手上!咱們新仇舊恨,這次全都算清楚!
  砰,這一拳,百花步!
  砰,這一拳,穿花蝴蝶步!
  砰,這一拳,比我多吃一碗面!
  砰,這一拳,算在剛才那碗面!
  砰砰砰!
  胖子揮拳如雨,說不出的舒暢,能這樣欺負艾輝,簡直是終極人生夢想啊!從一開始,自己就籠罩在艾輝的淫威之下,今天也讓你知道,胖子我也是一條好漢。
  憑什么比我多吃兩碗面!
  打你個滿頭包問神佛!
  打你個體形像我一樣胖……
  打著打著,胖子覺得好像有點不太對勁。
  “樓蘭,我差不多了,要不換你來?”滿頭大汗的胖子一邊狂揍,一邊氣喘吁吁轉過臉對樓蘭道。
  樓蘭把頭搖得像撥浪鼓:“胖子加油!”
  不安為什么這么強烈?
  胖子心中愈加發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