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9)     

五行天146 出劍

一拳接一拳,小心翼翼揍了幾十拳,艾輝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,胖子提起的心也放了下來。
  看來是自己多慮了,胖子嘿然,趕緊趁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,好好收拾艾輝一頓,還有樓蘭作證,真是天助我也哈哈哈!
  砰砰砰!
  胖子忽然覺得拳頭有點麻,他不由看了一眼,立即大吃一驚:“哎呀,他怎么胖了?”
  艾輝現在就像一個吹得鼓起來的氣球,整個人看上去浮腫變形。
  “他這是體內的元力太多的緣故,我們現在就是要用這種方式幫他舒緩體內的壓力。”樓蘭解釋道:“樓蘭要注意他體內元力的狀況,只好交給胖子你來了。”
  胖子咧嘴:“沒事,交給我!舒緩壓力我最在行!”
  砰砰砰!
  “元力郁積在左臉!”
  “右臉!”
  “下巴!”
  樓蘭的雙眼黃光不斷閃動,不斷提醒胖子需要擊打的位置。胖子看到艾輝已經被打成豬頭的腦袋,覺得實在太有成就感。
  “胖子,加大力量!”樓蘭提醒道。
  “好!”胖子揍得更用力。
  時間一點點流失,胖子滿臉汗水,他已經記不得自己到底揮出了多少拳,反正艾輝已經完全面目全非,體形膨脹了兩三倍有余。
  胖子要是在路上遇到這樣的艾輝,打死他也認不出來。
  但是……
  他覺得自己的手臂酸得快抬不起來,就像灌鉛了一樣,全身都被汗水濕透,喉嚨火燒,喘得快斷氣一般,上氣不接下氣:“樓蘭……差、差不多了吧,我沒、沒力氣了!”
  “胖子再堅持一會,馬上就好了。”
  樓蘭眼睛黃光閃動,緊緊盯著艾輝的身體,仔細關注艾輝體內元力的流動。
  “肩膀!”
  “大腿!”
  ……
  樓蘭不斷發出指令。胖子已經有點麻木,體力消耗到極點。他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拳頭打在艾輝身上,就像打在刺猬身上,他的拳頭已經腫得像饅頭。
  嗤嗤嗤!
  絲絲縷縷鋒銳的元力。從艾輝渾身的毛孔不斷向外激發,艾輝現在活脫脫就一個刺猬。
  “胖子再加把力!”樓蘭大聲道。
  他隱約聽到巷子口好像有人爭吵,但是這個時候,他的所有心神都在艾輝身上,沒有聽仔細。
  “樓、樓蘭……我不行了!”胖子帶著哭音。他感覺自己都快虛脫了,今天自己打了多少拳?他覺得今天把一輩子的拳都打完了。
  “胖子,堅持住!到了關鍵的時候了!”
  樓蘭給胖子打氣,眼睛沒有從艾輝身上挪開片刻,閃動的黃光幾乎連成一片。艾輝體內的元力數量實在太恐怖了。樓蘭想不通艾輝體內怎么會有那么多的元力,明明已經遠遠超出艾輝身體承受的極限。艾輝是怎么做到安然無恙的?換一個人,一定會被這么多的元力撐爆!
  但是情況也非常危急。
  艾輝的雙足宮開啟,只讓他情況好轉了片刻。他的雙手宮和剛剛開啟的雙足宮,都在被蜂擁涌入的劍之元力野蠻粗暴地拓展。然而四宮拓展的速度,遠遠比不上元力被拓展的速度。
  而且這樣野蠻粗暴的拓展。對身體損傷很大,雙手宮和雙足宮沒有太大的問題,樓蘭有很多辦法可以幫助艾輝修復這些暗傷。但是僅限于這四宮,地海門天四宮,出現了暗傷那會很麻煩。
  艾輝體內的元力,必須得到宣泄。
  用擊打艾輝身體的方式,能夠幫助艾輝宣泄一部分的元力。整個過程樓蘭需要關注艾輝體內的元力不能在局部郁積過多,那會對艾輝的身體造成破壞,所以需要胖子動手。
  之前樓蘭還在擔心胖子體力不夠,沒想到胖子的力量很充足。擊打得也很充分。
  真是好兄弟!
  樓蘭在心中贊嘆,胖子下了死力呢,只有自己的兄弟才能夠這么不在意汗水和勞累吧。
  胖子真是個好人。
  胖子不知道樓蘭的心中的贊嘆,他都快哭了。他的兩個拳頭都腫得像兩個沙包,每一拳都像是酷刑。為什么自己要揍艾輝?這是揍艾輝嗎?
  樓蘭,我要修煉!
  百花步!穿花蝴蝶步!什么步都行!
  一百組,五百組,八百組……多少組都行!
  胖子悲痛欲絕,淚流滿面。
  砰!
  一拳下去。胖子感覺不對了,這一拳,就像陷在棉花堆里。
  “胖子小心!”
  小什么心……
  滿臉茫然的胖子來不及做出任何動作,就感覺被一頭狂奔的野獸迎面撞上,整個人就像出膛的炮彈,筆直倒飛出去。
  終于結束了……
  樓蘭卻陡然緊張起來,艾輝到了最關鍵的一步!
  院長沒有想到自己在巷子口竟然會遇到王貞,他的臉色不太好:“你來干什么?”
  王貞笑瞇瞇:“院長來什么,我就來干什么。”
  “艾輝是我們松間院的學員。”院長臉色陰沉下來:“城主大人什么時候開始干涉起我們松間院的事務了?”
  長久以來,王貞和府衙都沒有什么存在感。松間城最重要的就是松間院,府衙的職責有限得很,在感應場,分院的地位比府衙高得多,所以院長看到王貞,沒有半點畏懼之心。
  “艾輝同學在我松間城學習生活,我這個當城主的,當然要關心關心。”王貞慢悠悠道。
  院長忽然向其他人道:“你們先后退一點,我和城主說兩句話。”
  待其他人都退后,院長壓低聲音:“你什么意思?”
  王貞也收起臉上的笑意:“我只是不想松間城在我手上出什么意外。”
  院長眼角一跳:“不要危言聳聽,感應場已經在控制局面。”
  王貞臉上浮現一抹嘲諷之色:“那為什么院長大人會來?”
  院長端詳著這位自己都沒有見過幾次面的城主,第一次發現對方不是廢物。感應場的城主不好當,感應場與世隔絕,自成天地,非常獨立。感應場城鎮的城主,被稱為最憋屈的城主,因為各城權力基本都在當地的分院手上。而且感應場的治安極好,城主幾乎沒有什么事情可做。
  愿意來感應場擔任城主的。大多都是一些來養老的官員或者胸無大志的混吃等死之徒。
  “城主覺得情況很危急?”院長直接道。
  王貞鄭重點頭:“沒錯,非常危急。”
  他一直想得到一個和院長溝通的機會,但是他知道院長是不會聽他的。他雖然是城主,但并無實權。松間院的夫子們不會聽他的調動。
  “怎么說?”院長也知道輕重,他也需要為松間城負責,雙方的立場沒有任何沖突。
  “我不知道你們感應場有什么計劃,但是到目前為止,血災不僅沒有得到控制。反而在惡化。”王貞直視道:“血蝙蝠出現,已經讓大家感覺到恐慌。而且,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,你們還沒有找到血蝙蝠是如何潛入進城的。”
  院長的瞳孔一縮。
  王貞坦然迎著院長的目光:“我大致能猜到你們的手段,風鈴蒲公英對不對?”
  院長心中有些吃驚,但是嘴上道:“這個隨便誰都能猜到。”
  風鈴蒲公英是很久之前木修就培育出的物種之一,它主要用于警戒,到現在已經發展成一種非常成熟的警戒手段。微小的蒲公英種子,能夠非常持久地懸浮在空中,大量的蒲公英種子可以形成完全沒有死角的警戒層。
  一旦有敵人闖入境界層。這些細小無比的種子,就像風鈴一樣會發出微小的波動,負責警戒的木修便會在第一時間發現敵人入侵。
  “我希望能夠主導防務,這方面我更有經驗一些。雖然不是什么厲害的角色,但是也在前線呆了十年。”王貞看著院長,毫不避諱拉起自己左腿的褲腳。
  一只粗陋的金屬腿。
  院長啞然,但是眼睛里還是多了一絲敬意:“什么時候受傷的?”
  “十年前。”王貞不以為意道。
  院長沉吟道:“我可以把城防交給你,但是我會盯著你。”
  “沒問題。”王貞痛痛快快答應下來。
  兩人都不約而同松一口氣,王貞最主要的目的達到,而院長也能夠從焦頭爛額中抽身出來。
  院長示意后面的人過來。立馬道:“從現在開始,城防就由城主來負責,所有的夫子、學員,都要配合城主。”
  他隨即對王貞笑道:“我們一起進去吧。”
  王貞也作了個請的手勢:“請!”
  道場的大門是敞開的。兩人率先跨過門檻,就在此時,忽然一道黑影帶著風聲直撲而來。
  兩人都嚇一跳。
  王貞反應更快,想也不想左腿揚起,一個狠辣的側踢。但是他錯誤地估計黑影的沖擊力,整個人就要被撞得斜飛出去。好在反應過來的院長連忙抓住他,讓他沒有當場出丑。
  但是他落地的時候,險些腳底一軟跪在地上。
  好強大的力量!
  當他們看清是個人的時候,一下子就緊張起來,不會這位就是艾輝吧。
  一聲巨響,地面顫動,胖子重重砸在地面,揚起漫天灰塵。
  王貞和院長一下子呆住,兩人面面相覷。
  就在此時,忽然院子響起一個聲音:“艾輝!出劍!”
  艾輝……出劍?
  兩人松一口氣,看來剛才那個不是艾輝。
  等等!
  出劍?
  一股鋒銳凜冽的強大氣息驟然爆發。
  院子正中心被綁在木樁上周身籠罩著熾烈白光的少年,緩緩睜開眼睛。
  空洞的瞳孔冰冷漠然卻又深邃如虛空,就仿佛一頭山岳鎮壓之下、萬鎖加身以大地為牢的萬古兇獸,從漫長而悠久的萬載沉睡中醒來,緩緩睜開眼睛。
  兩人同時色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