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1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8)     

五行天147 艾輝是誰

絲絲縷縷的元力,不斷從艾輝全身的毛孔急速噴涌而出,化作一圈耀眼的熾白光芒。
  艾輝的大腦一片空白。
  體內的劍之元力數量之多,就像汪洋大海。而這座大海此時怒號狂暴,艾輝的心神就像暴風雨中飄搖無助的樹葉,不斷被巨浪卷起、墜落,拍碎、吞噬。
  胖子的不斷擊打,讓艾輝體內的劍之元力,主動向外激發。正常情況下,元力是無法從毛孔向外激發的,更何況艾輝修煉成銅皮,皮膚要比一般的學員更加堅韌,元力更難從毛孔宣泄。
  胖子的不懈“努力”,終于起到作用,大量的元力就像蒸汽,從艾輝體內噴涌而出。
  宣泄的元力,讓艾輝體內壓力稍減,這也讓艾輝風雨飄搖的心神,終于得到片刻的喘息之機,得到寶貴的一絲清明。
  “艾輝!出劍!”
  樓蘭的提醒,就像在艾輝腦海中炸開,又仿佛從大海的另一端遙遙傳來。
  出劍?
  懵懂和茫然之間,一招劍法就像閃電突然在他的腦海中炸開。
  元力如海,然而汪洋之中,一∨dǐng∨diǎn∨小∨說,.↘.●o條細長的弦,從艾輝的左手宮連通右手宮。之前始終難以完成的元力弦,此時在艾輝茫然無知的時刻竟然輕松完成。
  當劍弦完成的瞬間,從艾輝體內噴涌而出的元力,驟然為之一變。
  它們沒有離開艾輝,而是圍繞著艾輝的周圍,飛快的旋轉。
  嗤嗤嗤!
  就像無數把薄而鋒利的小劍在空中高速掠過,原本綁著他的木樁和繩索,瞬間被絞成無數截。碎塊漂浮在空中,就像有一只無形之手托著。艾輝腳下的地面石磚。不斷出現一道道的劍痕,石屑橫飛。
  艾輝體內,當元力弦完成的瞬間,暴躁的元力大海沒有任何預兆地靜止。
  時間在這一刻仿佛停住。
  艾輝就像演練過無數次,仿佛對這一招爛熟于胸,始終沒有松手的龍脊火橫在身前。踏步揮劍。
  就像打水漂的石片切著水面前掠,兩百二十斤的龍脊火,卻是無比輕盈而靈動。
  體內靜止的元力,像找到潰堤口的洪水,瘋狂涌向艾輝右手的龍脊火。
  嗡!
  就像是彈簧片被掄起,龍脊火的顫音低沉得讓全身感到微麻,龍脊火黑色的劍身浮現一層凝實的光芒。
  一抹湛然彎月從艾輝的劍尖匯集,又從他的劍尖消失。
  從剛才艾輝氣勢爆發,院長和城主的臉色就變了。院長受到的沖擊巨大無比。自己學院有如此厲害的學員,自己竟然不知道!光是氣勢的爆發,就超過眼下的學員,哪怕是松間院的第一天才,端木黃昏,也絕對達不到。
  學員怎么可能有如此恐怖的氣勢?
  王貞同樣震驚無比,和院長不一樣,當他收到師雪漫和桑芷君的報告。他就詳細調查了艾輝的一切信息。艾輝在他眼中沒有秘密,苦力出身。在蠻荒呆了三年,被破格準許進入感應場學習。兩宮的境界,王守川的弟子,包括兔毫劍有他的收益,王貞都調查得一清二楚。
  真正讓王貞看重的,卻是艾輝在兩次遭遇血獸的情況下。不僅活下來,而且都起到了關鍵的作用。除了師雪漫和桑芷君的報告,王貞同樣還看過許夫子和崔仙子的報告,他們都有提到是艾輝第一個發現不對勁之處。
  艾輝似乎對血毒有著一種異乎尋常的敏銳,這才是王貞來找艾輝的根本原因。
  但是。所有的情報,都沒有提到,艾輝有著如此恐怖的實力和劍術!
  這是兩宮嗎?這么可怕的元力波動,怎么可能是兩宮?這絕對是七宮以上的元力波動!難道這家伙隱藏實力?
  如果僅僅是元力波動,他還不會如此吃驚,可是當劍尖那抹彎月成形的瞬間,他臉頰的肌肉不自主一顫,那股森然劍意,讓他渾身的汗毛一下子全都豎了起來。
  就好像有一把劍,已經直抵眉間,只要再往前一diǎn,就會刺入他的眉心。
  無論是王貞還是院長,都第一時間做出反應。
  王貞不知何時,手上多了一把銹跡斑斑的刀,他的氣勢陡然一變,就像換了一個人,連身體都陡然變得高大不少,整個人說不出的剽悍凌厲,沒有廢話,一刀斬下,刀光如瀑布倒懸。
  院長寬大的袖子噴涌出大量的泡泡,這些看上去就像肥皂水吹成的泡泡,在陽光底下,五彩斑斕,煞是好看,它們隨風飛舞,有如夢境。
  從艾輝劍尖消失的彎月,憑空出現在兩人面前,就仿佛從虛空中鉆出來,與王貞的刀光相交。
  彎月就像是易碎的白瓷,當場無聲粉碎。
  王貞的臉色微微一變,橫刀立馬,左掌拍出。
  轟!
  粉碎的彎月,陡然化作無數劍芒,籠罩全場。
  嗤嗤嗤!
  劍芒撞上氣泡,氣泡就像針扎一樣,立即破碎。但是院長鼓蕩的袖子,就像是無底洞一樣,數不清的氣泡像斑斕的激流,不斷噴涌。
  氣泡越來越多,把院長整個人都淹沒籠罩。
  朝王貞激射的劍芒,就像撞上一堵無形之墻,濺起無數漣漪。
  一縷劍芒飛向端木黃昏,端木黃昏如夢初醒,腳下青花一閃而逝,他周圍立即浮現一圈青花纏枝紋。劍芒撞上青花纏枝紋,端木黃昏身體一顫,成功擋下劍芒。但是他臉上沒有半diǎn喜色,他的目光緊緊盯著在他周身緩緩旋轉的青花纏枝紋。
  一枚葉片上,一個細小的孔洞,是如此刺眼。
  怎么可能……
  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從進入道場開始,沖擊一波接一波,他覺得眼前的艾輝陌生極了。
  他這段時間的進步極大,萬生園的經歷、城外的苦戰,對他的刺激極大。他天賦本來就是相當出色,連續死亡的威脅,讓他的潛能得到充分的開發。
  就在三天前,他開啟了第五宮,地宮。
  這意味著他開始進入更高的領域,地海門天四宮,每開啟一宮,實力都會有著巨大的飛躍。雖然因為個人體質不同,但是一般而言,地宮能夠儲存元力是手宮的一倍半。除此之外,地宮的開啟,能夠讓他修煉很多【青花】以前無法的修煉的招式。
  他的實力提升之大,讓他喜出望外。
  但那是今天之前。艾輝散發的元力波動,令人心顫,端木黃昏敢肯定,自己五宮的境界,都無法形成如此可怕的波動。
  還有剛才那一劍……
  一劍把城主和院長逼到如此境地,這已經超過了端木黃昏的認知。
  端木黃昏對自己的實力有很清楚的認識,別看他以近乎驕狂的姿態主動挑戰,一戰成名。但是成名之后,他卻迅速低調收斂起來。因為他很清楚,他一開始能夠取得這樣的戰績,是因為大家對他不熟悉,對他的【青花】不熟悉。
  但是他始終還是一年新生,他始終還是只有四宮的境界,一旦大家對他熟悉,很快就能想到對付他的辦法。
  境界是個無法回避的弱diǎn,需要天賦,但是更需要時間和耐心。
  然而艾輝身上,卻仿佛顛覆這一diǎn。
  從本命元府都沒有開啟,再到雙宮,到現在……這么強的元力波動是幾宮?
  還有剛才那驚才絕艷的一劍,是絕學嗎?不是說劍術已經沒落了嗎?這么厲害的劍術,哪里像沒落?
  自己的突飛猛進還是有很多道理可講,天賦絕佳、身負絕學、家族富裕,再加上外面刺激,進步快沒有什么奇怪。
  艾輝的進步,完全看不懂,完全沒道理講啊。天賦奇差、窮得掉渣、年齡偏大,這樣的家伙進步比自己還大,讓人怎么看得懂?
  院長的泡泡看上去輕飄飄無力,一碰就破,但是數量實在太多,無邊無際之感。所有的劍芒,竟然硬生生被他擋下來,除了端木黃昏,其他人全都被他護在身后。
  “痛快!”
  王貞一聲長笑,沉寂十年的戰意,陡然迸發。他發須皆張,雙目精光暴漲,提著銹刀,意態昂揚。
  “松間院藏龍臥虎,沒想到還有這樣的高手!艾輝,今天拿出你所有的本事,你我痛痛快快大戰一場!”
  王貞的聲音震得大家耳朵嗡嗡作響。
  他提著刀朝艾輝走去,龍行虎步,每一步都像踏在大家心中,地面都不由為之顫抖。
  端木黃昏的瞳孔驟然收縮,其他夫子無不色變,誰也沒想到從來沒有存在感的城主,實力竟然兇悍如斯!
  “艾輝,莫非膽已怯?”
  王貞大吼一聲,一個跨步,身形暴漲,宛如蟒蛇騰空于野草,掙脫周圍的泡泡,舉刀向艾輝方向斬去。
  半空中王貞氣勢攀升到極diǎn,他只覺得說不出的酣暢淋漓,渾身熱血沸騰。
  這一斬,無人可擋!
  嗯?
  下方的艾輝就像根木頭樁子,直挺挺仰面而倒,人事不知。
  一旁的樓蘭心神徹底放松,他沙核的元力消耗殆盡,眼皮也越來越沉重,夢囈般:“樓蘭困了……”
  王貞神情僵硬落地。
  剛剛吹散泡泡的院長也呆住。
  艾輝,昏迷。胖子,昏迷。樓蘭,昏迷。
  這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