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1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9)     

五行天148 城主王貞

“應該就在這附近,大家好好找找。”
  喬華的嗓音雖有有點沙啞,但是卻依然流露出他的自信。他蓬頭垢面,但是精神看上去卻還不錯,目光依然自信而沉著,臉上浮現一抹病態而亢奮的紅暈,只有眼角能看得出來他的疲倦。
  大家都知道這段時間喬華承受的壓力有多大。
  血災在迅速惡化,很多城鎮都發現血獸。深入萬生園的他們,對血災加重的感覺更加明顯。就連之前燃燒過的地方,竟然還有鮮紅的嫩芽,從焦黑的土地中鉆出來。血植生命力的強韌,讓大家感到恐懼。
  血獸變得更加強大,七天前他們遭遇一只血狼的偷襲,三人死亡,六人受傷。這是他們進入萬生園以來,第一次出現重大的傷亡。那只血狼就像一頭強大而狡詐的荒獸,成為大家的夢魘,整個隊伍從此就有如驚弓之鳥。
  然而這并沒有幫助他們改善處境,他們開始不斷遭受各種血獸的攻擊,傷亡變得更加慘重。但是這愈發讓大家確信,他們沒有找錯方向。
  喬華一邊繼續命令深入,一邊向上面請求支援。
  喬華心中的壓力倍增,但是他不斷鼓舞自己,深信這是最好的選擇。只要找到第一棵血樹,他就能找到解決的辦法。
  普通的辦法,根本對付不了血毒,看看那些從焦黑土地里長出來的血草吧,它們正在以驚人的速度瘋狂生長。只不過幾天的時間,長出來的血草已經沒過他們的膝蓋。
  焚燒不僅沒有防止血毒的蔓延,反而讓它們變得更加強大。
  喬華研究了這些新生的血草,發現它們體內的血毒,和他最初研究的血毒,并不完全一樣。食草血獸啃食新生的血草,它們也會變得更加強大,而它們被食R血獸捕食,又會促使食R血獸蛻變。
  一層層蛻變。血毒會變得異常強大,強大到讓喬華感到恐懼。
  喬華沒有流露自己的恐懼和擔憂,因為他知道隊伍的士氣,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。遲遲沒有找到司南留下來的血樹。讓每個人的神經都在緊繃,承受著巨大的壓力。而沿途不斷遭遇襲擊,血獸越來越強,加上人員的損失,讓許多人對喬華的信心都在發生動搖。
  信心的流失和強烈的不安。讓他們變得非常脆弱。
  喬華剛硬的性格此時就體現出來,他沒有半點猶豫,依然堅持如故。他堅信自己是正確的,沒有半點動搖。
  眾人開始散開,四下尋找有可能的目標。
  司南筆記年代久遠,感應場如今發生了許多的變化,甚至地貌都有明顯的變化。而且司南筆記是司南的學生整理而成,許多地方都有些含糊不清楚。
  喬華詳細分析了司南筆記,把一些可能的地方標記下來。
  大部分人看上去都沒有什么精神,并沒有因為喬華的話而受到鼓舞。之前他們搜索了很多次,但是每次都落空。喬華的名頭實在太響,大家都在努力維持自己的耐心。但是像這樣的耐心,他們已經維持不了多長的時間。隊伍中已經有人懷疑,到底司南筆記是不是真的。
  “找到了!”
  忽然一個激動無比的聲音響起,所有人不自主停下手上的動作,短暫的寂靜之后,卻是震天的歡呼。
  大家紛紛涌向高呼之處。
  喬華覺得自己兩腳發軟,再也不顧及形象,一P股坐在地上。整個人就像是虛脫一般。他沒有想到此行竟然會這么不順利,也沒有想到血災惡化得如此之快,沒想到自己肩膀上的壓力會如此之大。
  局勢惡化速度之快,超過所有人的預估。包括喬華。就連被他說服的感應場長老們,都傳出很多對他不滿的流言。
  勝利者贏得一切,失敗者一無所有。
  如果他解決這次的血災,他會迅速成為整個感應場,不,整個五行天的英雄。對他來說。這是至關重要的一步,只要能成功,他的聲望會被推倒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  他一直在渴望和期待有這樣的機會,他的野心,早就蠢蠢欲動。
  終于找到了……
  只要找到血樹,他就成功的一大半,意味著一場盛宴拉開序幕。
  這是他勝利的盛宴,這是對他最好的褒獎,他所有的付出和勇氣,都會得到無數倍的回報。他仿佛已經在歷史的長河中看到自己的名字,受萬人稱頌。
  他不知從哪里生出一股力量,站了起來,朝人群匯集出走去。
  人群自動分開一條道,就像迎接加冕的王者。
  喬華步伐堅定,頭顱高昂,迎面而來的目光,早就沒有之前的懷疑和猜忌,而是充滿佩服和崇拜。找到了血樹,足以說明喬華的理論,正確無誤。
  所有人都相信,他們講見證血災被消滅的偉大一幕,許多人內心激動無比。
  喬華沒有被勝利沖昏頭腦,他冷靜下來,走道血樹面前,他已經恢復徹底的冷靜。他開始詳細地檢查血樹。
  四百年的生長,讓當年的樹苗,成為一棵蒼天古樹。
  在他周圍的五十米范圍內,寸草不生。
  鮮紅而濃密的樹冠,就像是深秋的晚楓,美得令人窒息。喬華沒有抬頭,他的目光被樹干上的黑色斑紋吸引。
  暗紅色的樹干,布滿黑色的花紋,就像古代的圖騰,給人說不出的Y冷和邪惡之感。
  “老師,這黑色的花紋是什么?”喬華的一名學生鼓起勇氣問。
  “是血紋。”喬華沒有挪開目光分毫,他的手指輕輕地摸過黑色的花紋,繼續道:“是修真時代血煉的一種禁制。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人懂這些了。司南前輩對血煉的研究之深,真令人吃驚。”
  周圍的人群浮現敬仰之色,喬夫子真是博學。
  血煉在大家眼中都是陌生而神秘,很多人對于血煉的了解僅僅是只知道血煉之物。
  對于喜歡研究稀奇古怪的夫子們來說,沒有飛灰湮滅的血煉之物,就像一個巨大的寶藏。在沾滿灰塵緊鎖銹死的大門之后,是修真時代遺留下來的財富,也許一文不值,也許能夠改變世界。
  然而這間大門實在鎖得太緊。到現在依然沒有人打開過。
  血煉之物沒有灰飛煙滅,但是依然沒有人能夠使用,也沒有人發現什么神妙。修真時代的之悠久,積淀之深厚。是五行天人無法想象的。哪怕只是冷門生僻的血煉,留下來的物件依然并不稀罕少見。
  除了像艾輝身上的血繃帶這樣本來材質就有些特殊,能想到特殊用處,才會被留下。更多的是用它墊桌腳都嫌不平,堆在角落里落灰。
  大家屏住呼吸。大氣都不敢喘。
  喬華臉上露出迷醉之色,他了解更多,更能夠感受到樹干上血紋的強大、協調、美,他仿佛看到在修真時代的長河中,一個不起眼角落里,那朵鮮艷妖異的血色煙云,它并不強大,卻始終未曾斷絕。
  真是令人向往的時代啊!
  喬華悠然神往,他無法想象修真時代的浩瀚。只能算得上旁支的血煉,竟然至今生機未絕。掀起如此驚人的波瀾。
  他發了一會呆,目光重新恢復焦距,自信和干練重新回到他體內。
  也許當年的血煉很強大,但是時代已經變了,現在是元力的時代,是他的時代。
  “庚子號藥水!”
  他充滿自信對自己的學生道。
  學生背上藤筐忽然一陣蠕動,那些纖細的藤條分開,露出筐內的景象。只見筐內的藤條垂下一個個花苞,每個花苞上面都寫有甲乙丙丁等編號。
  他找到庚子號花苞,注入一縷元力。
  花苞緩緩綻放。里面的一管透明如水晶的竹節出現在大家的視野中,水晶竹節內,裝著黑色的Y體。水晶竹的培育難度很大,生長緩慢。所以價格非常昂貴,只會用來盛放更珍貴的藥劑。
  學員小心取下水晶竹節,他的動作很輕柔。水晶竹節里面的黑色藥水,就像是黑色的熔巖,哪怕隔著水晶竹節,大家都能感受到一股熱浪。
  喬華的自信并非沒有原因。他深入研究了司南筆記的每個細節,而且很有針對性的設計了好幾種藥水,以應對有可能出現的情況。
  現在看來,并沒有超過他的準備范圍。
  “所有人,退出五十米。”
  他沉聲下令。
  沒有任何反對的聲音,大家飛快退出五十米開外。他們瞪大眼睛,唯恐錯過一個細節,這注定是他們終生難忘的偉大時刻。
  令人恐懼的血災,到了壽終正寢的時候。
  喬華深吸一口氣,莫名地,他都點緊張。仔細思考一遍,覺得自己所有的地方都考慮到,目光陡然變得堅決。
  他小心拔出水晶竹節的蓋子,一股炙熱難聞的氣息沖面而來。他神色不動,沿著樹干的血紋,緩緩傾倒。
  最后一滴黑色的藥水從水晶竹節中流出,黑色的藥水,瞬間滲入要樹干之中。
  喬華露出欣慰之色,他配的藥水,是血毒的克星,它就像另一種血毒,會讓血毒中毒,然后像血毒一樣蔓延。所有中了血毒之物,無路可逃!
  樹干開始浮現絲絲縷縷的黑色,喬華感到興奮,開始了!
  黑色越來越重,樹葉紛紛墜落,紅色的落葉紛飛如雪,喬華哈哈大笑!
  真是絕美啊!
  轉眼間,古樹已經光禿禿,沒有一片樹葉。
  喬華更加得意,忽然,他眼角的余光瞥見一根枯枝,瞳孔驟然收縮,表情凝固在臉上。
  一枚更加晶瑩鮮紅的嫩芽!
  為……什么……
  他呆呆地看著剛剛還光禿禿的樹枝,瞬間長滿了更加鮮艷如血新芽,新芽在以驚人的速度生長。
  轉眼間,樹冠盡染,如同一片更加深沉更加有妖異的血海。
  五十米外的紅色血草,突然開始瘋狂生長,在眾人的驚呼聲和尖叫聲中,它們就像妖異的怪獸,張開血盆大口。
  血紅的漣漪,以驚人的速度,不斷向外擴散。
 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  ps:明天雙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