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9)     

五行天149 弦月

黑色的長發,在風中飄揚。
  山巔最高處的巖石,少女隨意地坐著,渾然不在意腳下就是萬丈懸崖,紅色的長裙就在風中獵獵,就像一朵怒放的玫瑰,又像是一團熊熊烈火。
  精致的瓜子臉閉著眼睛,她微微揚起下巴,享受著微風拂面,修長白皙的赤足從如同烈火的長裙中伸出,頑皮地在空中擺動蕩漾,就像是世界最動人的樂曲。
  忽然,她睜開眼睛,微微偏轉腦袋。
  一抹得意笑容從她的嘴角綻放,眼波流轉,嫵媚頓生。
  開始了呢。
  她伸了個懶腰,雪白如藕的手臂,就像大師手下最完美的作品。嗯呢一聲的呢喃,說不出的慵懶而誘惑,是魔鬼的誘惑。
  伸完懶腰的少女,忽然輕咦一聲,小黑從五天前出去覓食,到現在都沒有回來。
  不會出什么意外吧?她覺得不太可能,小黑飛得很高,而且快若閃電,遇到危險也能夠輕易逃離。
  她還是決定下山去找找,重新培養一頭小黑這樣有潛力的血獸可不容易。
  無暇的足尖在巖石上輕輕一點,她就像披著火焰的鳳凰,向懸崖下方飛去。
  艾輝迷迷糊糊醒來。
  剛剛好像做了一個噩夢,自己就像一個沙包一樣,不斷被人揍。
  好久沒有做過這么慘的噩夢了。
  好在醒來的時候發現全身安然無恙,他莫名松一口氣,一個骨碌爬起來。樓蘭和胖子呢?艾輝伸著懶腰走出房間,當他看清楚道場內樓蘭身旁的身影,他屁股就往回縮。
  哎呀,腦袋怎么這么痛?一定是傷沒好,還要休息!
  “艾輝!你醒了!”
  樓蘭充滿歡快的聲音讓艾輝的動作僵住,臉上的表情凝固。
  “艾輝,是不是感覺身體很舒服?傷全好了喲!樓蘭是不是很厲害?胖子也出了很多力,非常了不起!恭喜艾輝。開啟四宮了哦!”
  樓蘭噼里啪啦一口氣說完。
  艾輝一頭撞死的心都有,樓蘭什么都好,就是不懂看臉色啊。我哪里傷好了?八千萬的傷是那么容易好的嗎?
  面館小妞站在原地,眼中的冷笑簡直沒有半點掩飾。艾輝打著哈哈:“好久不見,好久不見!”
  “你是巴不得我永遠不出現吧。”面館小妞的話就像是從牙縫里擠出來,寒氣森森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?”艾輝笑得很心虛。
  面館小妞沒有半點放過他的意思,單刀直入:“說吧,什么時候還錢?”
  面館小妞今天狀態不對啊。難道誰惹了她?這么猛的妞也有人敢惹?勇氣真是讓人佩服啊!
  艾輝心里泛著嘀咕,臉上陪著笑臉:“最近手頭上有點緊……”
  面館小妞皮笑肉不笑:“什么時候不緊?”
  艾輝大怒,士可殺不可辱,你這是什么意思……都沒關系!
  “沒辦法,窮人啊,小妞……小姐你能不要和我一般見識,再寬限寬限,給我點時間。要不,我先還一部分?”艾輝想到自己的兔毫箭,不是剛賣了三千萬嗎?
  自己可以分不少。可以先還一部分。
  想到兔毫箭,艾輝頓時覺得腰桿子為之一硬,哥也是馬上要做土豪的人了,這點錢算什么!
  照這速度,還清八千萬也許也用不了多久。
  “要還就一次還清!”面館小妞冷冷道。
  艾輝的腰桿子頓時軟下去:“這是誰惹您生氣了?別生氣別生氣,有什么氣發出來就好了,找個人揍一頓就舒暢了。胖子,過來,讓這位姐姐揍一頓消消氣!”
  “你來讓我揍一頓我氣就消了。”面館小妞眼睛寒光閃爍,語氣瘆人得慌:“你說。我吃了你一碗面,就賠了八千萬,是不是賠錢貨?”
  艾輝眼角一跳,他可是知道面館小妞有多么兇悍。自己要是被揍肯定骨頭要被拆散,他干笑:“胖子肉多,手感好。我骨頭硬,硌手。要不樓蘭也行,揍完再讓樓蘭來個大保健,絕對人生終極享受。再說您怎么可能是賠錢貨呢?再說這八千萬也不是打水漂啊。我還是會還啊,就是需要點時間。”
  胖子目瞪口呆看著艾輝的慫樣,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冷酷無情、殺戮機器的艾輝嗎?為什么這一幕這么眼熟?他心中升起一絲明悟,果然還是錢才能所向披靡,連艾輝也無法幸免……
  等等……艾輝真欠了八千萬?
  胖子呆住,他被這個殘酷的事實震撼得呆住。
  就在這時,砰砰砰敲門聲響起。
  艾輝大松一口氣,不管來的是誰,真是來得太是時候了,好人、救星!
  “誰啊!”他扯著嗓子,一路小跑過去,無比熱情地打開門。
  然后他的表情就垮下來,語氣立即變得冷淡:“你來干嘛?”
  白眼狼!
  端木黃昏也覺得別扭得很,看到艾輝這張臉,他就想給他一拳。他強自克制,要不是身負重任,打死他都不想來。
  “院里和府衙的事。”端木黃昏也沒好氣。
  艾輝哼了一聲,便讓開大門。
  樓蘭看到端木黃昏,很熱情打招呼:“傍晚同學。”
  端木黃昏聽到這四個字,心肝尖就是一顫,對他而言,這四個字就是噩夢。
  當他的目光看到院子里的面館小妞,他的腳步更是一滯,小腿肚子不自主一顫。
  艾輝的相好竟然也在!
  那個戰隊力爆表,兇悍像野獸的女人,竟然也在,這一刻他只想掉頭就跑!上次他在艾輝相好面前沒有半點還手之力,完全被壓制,經歷了人生最慘痛的失利。
  突然間,他感覺自己好像走進了狼窩,每個人的目光,都是那么虎視眈眈。
  “說吧,什么事?”艾輝只想這家伙早點走。
  端木黃昏一看到艾輝那一臉欠揍的模樣,心頭的邪火就一下子竄了出來,但是再一看到不遠處的女人,所有的邪火就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  “因為你在擊殺血獸發揮了作用,院里和府衙準備獎勵你。院里和府衙派我來,是問問你個人什么想法。”
  端木黃昏一副公事公辦的嘴臉,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,他也頭大如斗。說實話,當他今天看到艾輝的時候,心情很復雜。
  那天他是親眼看到,艾輝是怎么揮出驚才絕艷的一劍。院長和城主對艾輝各種贊不絕口,同行的夫子們也都被震撼到。
  甚至有人覺得艾輝將來有可能會成為劍術大師。
  端木黃昏感受到壓力,強烈的壓力。艾輝以一種他無法理解的速度,在追趕著他,離他越來越近。而且他發現艾輝比他更加適應危險,眼下的局面大家都手足無措,只有艾輝游刃有余。
  獎勵!
  艾輝一下子來了精神:“怎么獎勵?”
  “這就看你的需要了。可以是傳承,或者武器、防具,你需要什么,反映上去上面考慮。”端木黃昏心中暗自打定壞主意,到時候給艾輝報一個最糟糕的條件。
  “錢!”艾輝理直氣壯:“要獎勵就獎勵錢!”
  端木黃昏還是忍不住提醒艾輝:“你最好選擇一些傳承、特殊的武器裝備,包括元食。”
  雖然艾輝給他帶來極大的壓力,但是他內心的驕傲,讓他不愿意用這樣陰暗的手段去拖累艾輝前進的速度。
  勝利,也要光明正大。
  我一定不會輸給你的!
  解決心魔的端木黃昏只覺得說不出的輕松,他忽然啞然失笑。這幾天自己就像魔怔了一樣,怎么會有這樣的念頭,雖然艾輝的進步巨大,但是占據優勢依然是自己啊。
  他知道是那一劍,讓他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,才造成他這段時間心態的失衡。
  看到艾輝不以為然,他語氣輕快:“首先在現在的情況下,無論是分院還是府衙,都不會有多少錢。因為大部分的錢都用來購買物資和補給。其次很多東西,換一個時間,你如果想要得到,條件會很苛刻。你自己好好考慮一下吧。”
  艾輝看端木黃昏說得認真,有些意外。
  “他說得沒錯。”
  面館小妞忽然開口。
  艾輝變得慎重起來,面館小妞非富即貴,知道的東西肯定比自己這個土鱉要多。他猛地一拍腦門,自己可以去問問老師和師娘的建議啊。
  “你等我一下。”
  說罷便直接沖出道場。
  胖子和樓蘭在交流著,剩下師雪漫和端木黃昏兩人,端木黃昏非常尷尬。
  “還未請教姑娘芳名?”
  端木黃昏決定打破尷尬,他對艾輝的老相好非常好奇。此人的實力深不可測,那天晚上他被壓制固然有很多的原因,但是后來他回想,依然覺得自己沒有多大把握能夠戰勝對手。
  能夠讓他有這樣感覺的學員,絕對不會是無名之輩。
  難道不是學員?
  想起艾輝身邊的另一個女人明秀師姐,端木黃昏又是一個哆嗦,又是一場噩夢。
  為什么艾輝身邊的女人都這么恐怖?
  和對待艾輝不同,端木黃昏在她眼中就是小弟弟,完全是一種俯視的心理。她神情自若,微笑道:“他一般叫我賠錢貨。”
  端木黃昏:“……”
  不遠處的胖子咦了一聲:“這個……我好像聽過哎!”
  “呵呵,我也聽過。”
  師雪漫輕笑了一聲,冷得就像凜冬里的寒潮。(~^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