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

五行天150 血色漣漪

“你的事情為師這兩天有所耳聞,正想去找你。分院那邊什么都不要,只要【北斗】,還記得我們的那個測試吧?你八宮之中,有七個是強宮,千萬不能浪費你這個天賦。為師沒有想到你的進步這么快,在這么短的時間突破四宮,讓我們所有人大吃一驚。記住,只要【北斗】!至于為什么,等你拿到【北斗】,你就會明白。”
  “府衙為師和師娘都不熟悉,也不知道他們有什么。但是你的同學所言有理,此時要錢實在是下下策。徒弟啊,做人千萬不能掉進錢眼里去啊。你不是有個很厲害會做元食的沙偶嗎?你可以要一些制作元食的材料。你現在突破四宮,已經需要為第五宮開始了。地海門天四宮,難度要比手足四宮高很多,要早作準備。武器你不缺,這把劍很不錯啊。防具的話,你有血繃帶,那個刀劍難傷,除了丑了一點,沒什么缺點。對了,你師姐給你準備了一雙鞋子,能讓你跑得快一點的鞋子。徒弟啊,這世道不好,萬一要是有個什么情況,記得一定快跑,不要猶豫。有多遠跑多遠,不要擔心我們,先顧好自己……”
  老師叨叨絮絮的話在艾輝的腦海中回蕩,他心中暖洋洋,他覺得自己有世界上最好的老師和師娘、師姐。
  剛剛從繡坊出來,他的度飛快,就像飛一樣。
  他的腳上是一雙白色的鞋子,做工非常精致,是明秀師姐所制。雖然因為艾輝的元力境界低下,沒有辦法用到那些好材料,但是明秀師姐的技術精湛,一些普通的材料,在她完美的搭配下,效果非常出色。
  艾輝覺得自己的身體輕盈得就像是一只鳥兒一樣。■
  【流云靴】,靴子主體是采自彩云鄉的千流云。千流云是相當常見的水元材料,運用非常廣泛。這雙鞋子把千流云輕盈的特性揮得淋漓盡致。艾輝的度和靈活性有著非常大的提升。
  無論是戰斗還是逃跑,都能夠揮出巨大的作用。
  艾輝可一點都不覺得逃跑是可恥的事情,如果一旦情況不對,他二話不說第一個逃跑。命是自己的。這個比什么都重要。
  姜是老的辣,老師的建議,都非常中肯,自己之前的想法太簡單了點。
  唯一遺憾的是,想要錢的希望泡湯了。
  錢啊。錢啊……
  艾輝一邊哀嘆,一邊狂奔。流云靴的腳感無比舒適,但是對度和靈活性的提升,艾輝需要借此適應和熟悉,這樣才能在戰斗中揮出色。
  路過面館的時候,艾輝想到上次與蝙蝠那一戰的驚險之處。那一戰實在有太多僥幸之處,他到現在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擋下血蝙蝠的俯沖。
  那一戰他收益之多,更是讓他沒有想到。糊里糊涂活下來,糊里糊涂突破四宮,自己本命元府內的元力團也糊里糊涂消失。糊里糊涂得到獎勵。
  可惜不直接獎勵錢!
  艾輝心中繼續哀怨,他的目光忽然注意到,上次他們戰斗之處,有一個穿著紅裙的少女蹲著。.ww.◆
  撞塌的圍墻已經修復如初,地上的血跡也被打掃干凈。
  少女似乎察覺到艾輝的目光,抬頭朝他看了一眼。
  艾輝眉心的劍胎驀地一顫,他精神恍惚了一下。
  少女紅衣如火鮮艷欲滴,美艷不可方物,艾輝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種美貌,然而街道中央她蹲在那里。不知為何給人孤零零的感覺,就連她腳下的影子似乎都更加黑暗深沉。
  溫暖的陽光照在她身上,沒有給她的身形增加半點溫暖之感。縱然紅衣似火,縱然貌美如仙。卻仿佛周身籠罩一層淡淡的黑霧,那是陽光都化不開的黑暗。
  可是艾輝仔細看,卻什么都沒有。
  少女忽然嫣然一笑,恰似黑暗中鮮花綻放:“我漂亮嗎?”
  艾輝回過神來,他四下張望了一下,不太確定指了指自己:“你問我?”
  “對啊。”紅衣少女淺笑盈盈朝艾輝走過來。
  剛剛還滿腦子錢的艾輝老老實實道:“我的標準和別人不太一樣。.ww.◆一百塊漂亮。五百塊非常漂亮,一千塊那就必須美若天仙了!”
  走到艾輝面前少女愣了一下,忽然她噗嗤一聲笑出來:“看來我必須美若天仙了。”
  艾輝眼前一花,香風浮動,懷里就多了什么東西。
  艾輝大駭,對方剛才的動作,他完全沒有看清楚。
  “雖然很難,但還是希望下次能再見,加油哦!”
  魅惑的聲音在風聲中飄蕩。
  等他回過神來,哪里還有半點對方的蹤影,他低頭一看,自己懷里多了一千塊錢。他忍不住哈了一聲,但很快臉色就沉了下來。
  剛才紅衣少女沖到自己面前的時候,自己的劍胎甚至沒有來得及作出反應。
  好可怕的女人!
  艾輝過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,不由苦笑,隨便走在路上就能遇到一個實力深不可測的女人,這是運氣好呢還是運氣慘呢?
  艾輝想了一下,覺得是運氣慘,但凡是他遇到實力深不可測的女人,都不是善茬,比如面館小妞!
  想到面館小妞賠錢貨,再看看懷里紅衣少女的一千塊,艾輝心中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。▼
  紅衣少女身上的孤獨和黑暗,讓艾輝不自主想到自己在蠻荒的三年。他有些明白,為什么自己會對她的氣質有所觸動,那是弱小者在絕境中最深沉的絕望和恐懼。
  他搖搖頭,錢收好,下次千萬不要再見。
  他已踏出絕境,他已告別黑暗。
  一千塊,也是一筆意外之財!
  往日冷清的府衙,如今車水馬龍,不斷有人進進出出,熱鬧無比。城主王貞接過城防,老練、經驗豐富的王貞迅贏得大家的信任,府衙成為松間城的中心。
  然而始終鎮定自若的王貞,此刻卻是臉色灰敗。在他旁邊,院長的臉色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,拿著報告的手不受控制地顫抖。
  “失敗了?怎么會失敗?喬華不是說可以成為岱綱的木修嗎?”
  院長的呢喃帶著顫音,他的兩眼無神,充滿絕望。
  王貞的嘴唇在哆嗦,他想喝一口茶定定神,他的手顫抖得太厲害,茶水灑滿桌。他是真正經歷過戰爭的人,他知道喬華計劃的失敗,會帶來多么可怕的后果,這是致命的轉折點。
  血毒事件從此上升為血災。
  滅頂之災!
  喬華計劃失敗,隨行人員無一生還。血災變得更加嚴重,新的血毒更加危險和猛烈,更令人恐懼的是,它的傳播度之快,讓人感到恐懼。
  原本還是焦土的萬生園,重新被瘋狂生長的血草所覆蓋,那里已經成為紅色的海洋,就像是無邊的血海。
  天空的元修,能夠清晰地看到,血漣漪的擴散,它如今演變成瘋狂的紅色血浪,正在以驚人的度橫掃感應場。
  感應場,不,整個五行天前所未有的災難。有多少人會被可怕的血浪吞噬?不知道,但是他知道一定很多很多,也許很快就會過前線死亡的人數。
  王貞空洞的眼神,一點點恢復焦距,老兵的堅韌在他身上展現。
  他沒有經歷過如此艱難絕望的時刻,哪怕當年腿斷,也沒有如此艱難絕望。但是他知道必須要有所行動,坐以待斃是等死。
  “血浪什么時候抵達松間城?”他忽然問。
  院長張了張嘴,神情痛苦回答:“后天。”
  “好了,打起精神,還沒到絕望的時候。”王貞沉聲道,他不敢去像那些血浪已經橫掃過的城鎮,他穩了穩心神,接著道:“后天血浪抵達。如果按照之前血獸變化的規律,它們再次完成蛻變,大概需要五到七天的時間。這樣我們就有七到九天的時間準備。現在上面肯定已經收到消息,他們在調動,加上馳援,最快的話,大概需要十五天的時間,我們應該可以得到支援。”
  聽到王貞的分析,院長的眼睛恢復幾分生氣:“也就是說,我們只要守住一周左右,就能夠等到支援。沒錯,而且師雪漫、端木黃昏他們都在松間城,上面一定會想方設法第一時間救援。”
  “對!”王貞用力揮舞拳頭:“只需要堅持守住一周。我們有這么多的夫子學員,城里道場多,每個道場都有護衛,也是一股力量。新的血獸再厲害,我相信我們堅持一周的時間,還是有可能吧。”
  院長長舒一口氣:“對對對,有希望有希望。”
  王貞眼睛閃過一道亮光:“現在很有可能已經有人得到喬華失敗的消息。我們現在馬上控制局面,全城動員。現在誰都逃不掉,讓大家早點意識到危險,反而是件好事。”
  院長一咬牙:“我馬上組織夫子傳授一些實用、大威力的招式,雖然時間太短,但是實力能增強一分是一分。”
  王貞有點意外院長的勇氣,這個舉動很有可能需要承擔后果。感應場對分院傳授招式是有很嚴格的限制,但是顯然院長已經顧不上這些。
  王貞點點頭:“這樣最好!所有的元食,都要控制起來,我們要做最壞的打算。”
  “好!”院長用力點頭:“我會把學員組織起來。”
  就在此時,忽然凄厲的警報聲響起,一位元修神色倉皇沖進來:“大人,血獸!很多血獸!”
  兩人臉色不由大變。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