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3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3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3)     

五行天152 危險少女

“院長,學生聽到警報,城防的情況怎么樣?”艾輝主動問道。
  院長的臉色變得不太好,但還是保持鎮定:“沒什么,有幾只血獸進入我們的警戒范圍,結果我們的人太緊張,拉響了警報。”
  聽得出來,院長對于己方的元修,非常不滿意。他現在非常后悔讓英華風社的教官離開,要是他知道血災會蔓延到松間城,他無論如何都會吧李維留下來。
  兵人部現役精銳,比十年前的老兵,更讓人有安全感。
  艾輝略感心安。
  院長并沒有多說,只是告訴他如何去府衙領取自己的獎勵,讓他早點挑好人選,師雪漫他們會去找他。他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,艾輝只是他臨時的想法,而王貞才是他最大的希望。他在艾輝身上花費這么多的時間,已經超出他的預期。
  院長之前絕對想不到,自己竟然會把希望押在一位學員身上,而這僅僅是他見到對方的第一面。
  也許在很多年以后,當他回憶起今天這一幕,他會明白此時的自己是多么恐慌和絕望。他就像是溺水的人,哪怕一根稻草也會拼命抓住。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認,艾輝和他以前所見過所有的其他學員都不太一樣。
  這個并不強大的少年,身上總是縈繞著某種氣質,就像他那雙像深海一樣沉靜的眼睛。并不張揚,也沒有多少侵略性,成熟世故甚至有些圓潤,就像世事中沉浮多年的中年人,你很難把這種氣質和一位只有十六歲的少年聯系起來。
  但是在他認真的時候,它就會像乍現的刀鋒,在你的視野中留下雪亮如霜的光痕。
  所謂風華,大抵若是。
  告別院長的艾輝,走在松間院。
  為了防止血毒的蔓延,校園里有著數百年歷史的古樹被砍倒,就連地底的樹根都被毀壞。再也看不到在樹底下打鬧追逐的場景。再也聽不到樹蔭下的誦讀之聲。曾經郁郁蔥蔥,古樹環繞的校園,變成滿目蒼夷,恍如戰場。
  學員們稚嫩的臉龐。難掩驚慌和倉皇,他們的眼睛中充滿恐懼和迷茫。校園上空漂浮的夫子們鼓蕩元力,讓聲音傳遍校園的每個角落。通知大家院方決定開放一批以前需要額外貢獻才能換取的招式,并且會組織夫子們傳授,希望學員們能夠和血毒抗爭到底。
  看來情況真是糟糕到極點了。
  艾輝的心情莫名的低落。松間城是他心中最安全寧靜的角落。這里充滿陽光、希望、朝氣蓬勃,和他以前經歷過的地方都不一樣。沒有寒冷,沒有殺戮,不要每天晚上戒備。他還記得自己曾經萌生過的念頭,能夠一直留在松間城該多好。
  這里就是他所向往的世界,他心中的夢境。
  夢境就要醒了嗎?
  他心中難過極了。
  “徒弟!”
  老師氣喘吁吁的聲音把艾輝從傷感中拉回來,難過和哀傷被他瞬間埋在眼底的最深處,他抬起頭,有些詫異:“老師!”
  “可找到你了。”王守川滿頭大汗,上氣不接下氣:“一聽到警報。大家都在擔心你。看樣子,情況不是太好啊。怎么血災都弄成這樣了?已經到這地步了嗎?”
  王守川一邊說,一邊四下張望,眼中盡是激動和感傷。他在松間院當了二十年的夫子,對分院的感情極深,此時見到滿目蒼夷的校園,心中難過可想而知。
  他強自平息心中激動,對艾輝道:“你跟著為師去繡坊避避,有你師娘在,肯定沒事的!什么血蟲子。都不夠你師娘的鞋底板。”
  王守川說起自己的老伴,儼然就像在說一位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的無雙猛將。
  艾輝沒有說和校長的協議,而是搖頭道:“弟子還是希望能夠盡一點綿薄之力。覆巢之下。豈有完卵?弟子從萬生園逃回來,對血災比一般人了解。師傅放心,若是事不可為,弟子一定會第一時間逃回繡坊。”
  王守川看著艾輝目光的堅定,大感頭痛,自己的這個弟子各方面都好。但是一旦下定決心,那其他人就絕對無法動搖。
  而且,徒弟的想法也沒錯,在這個時候不逃避,而愿意承擔責任,這是珍貴的品質。王守川覺得自己很矛盾,既不希望自己的弟子是個怯懦的人,又擔心艾輝的安全。他想了想問:“你打算怎么辦?”
  “院方組織了一支精銳學員隊伍,我是隊長,端木黃昏也在。我們會和師雪漫小隊一起行動。”艾輝接著道:“而且弟子吸收了原版的【北斗】,也正好需要磨礪消化。”
  “院長把原版【北斗】給你了?”王守川張大嘴巴,滿臉不能置信:“他瘋了?”
  足足過了十幾秒,王守川才恢復平靜,但是他不僅沒有開心,反而皺起眉頭:“院長這是已經不考慮后路了啊,看來情況比想象的糟糕。你要小心點,要是苗頭不對,一定馬上往繡坊跑知道嗎?我要回去讓你師娘好好準備一下。照這勢頭,說不定繡坊也要被征調,要好好準備一下。”
  師傅憂心忡忡地離開,聽到艾輝和端木黃昏在一個隊,又和師雪漫他們一起行動,他就不太擔心。他很清楚知道,這兩個人在院長心目中的地位。
  艾輝也沒有耽擱,他第一時間找到端木黃昏。
  這個時候,以前的一些小恩怨,早就不值一提。端木黃昏看到艾輝,還是有點尷尬,尤其是自己還要擔任艾輝的副手,今天之前誰要和他說這事,他肯定覺得對方是瘋了。
  但是他心底又松一口氣,他心里也清楚,艾輝比他更適合隊長之職。連續兩次從血獸中逃回了,艾輝才是關鍵。
  盡管心情很復雜,但是端木黃昏還是表現得很平靜:“你出名單,我去聯絡。”
  艾輝沒有廢話,現在時間寶貴:“你,我,胖子、樓蘭、姜維、王小山,到兵鋒道場集合。”
  端木黃昏的眉頭一下子皺起來。他本來以為艾輝會挑選一些實力出色的學員,沒想到竟然只挑了這幾個。姜維的實力還算不錯,王小山就是上次造土丘的土修學員,實力一般得很。胖子的實力也很一般,他就沒有看到胖子出過手。樓蘭擅長治療,這個很有用。
  艾輝看出來端木黃昏的想法,很直接道:“你覺得血獸面前,兩宮和五宮有什么區別?”
  端木黃昏張了張嘴。沒法反駁。遇到血昆蟲還好一點,如果是體形大一點的血獸,那真的沒區別。
  艾輝看了端木黃昏一眼道:“危險的任務輪不到我們。這里有元修,有夫子,道場的護衛、仲裁都會被征調。確切地來說,我們只是預備力量。比如對付一些小股的血昆蟲。而且我們和師雪漫他們一起,強力血獸有他們頂著。所以,信任比實力重要。”
  聽到自己只能夠發揮的作用,其實并不那么重要,端木黃昏心底不太舒服。對于天才來說。無論什么時候,被人忽視都是一件難以接受的事情。
  但是端木黃昏知道艾輝說的是事實,也知道艾輝說得有道理。
  “如果你堅持,我沒問題。”端木黃昏面無表情:“我會做好一個副手的職責。”
  “副手”兩個字,他幾乎是咬牙說出來的。
  黃昏哥什么時候做過別人的副手?
  黃昏哥什么時候被人忽視過?
  一連串憋屈的事情,讓端木黃昏心中非常不爽,偏偏發泄不出來。
  他內心驕傲,卻不是無理取鬧的人,讓他咬牙承受的現狀從來只是他奮起直追的開始。
  我一定會超越你!無論在任何方面!
  端木黃昏心底暗暗發誓。
  艾輝不知道端木黃昏心里默默的賭咒發誓,就算知道了也不在意。他只是看了的端木黃昏一眼:“我們可以開始了。”
  端木黃昏去聯絡姜維和王小山。而艾輝急匆匆地趕往李掌柜店里。
  艾輝看到李掌柜的模樣,大吃一驚:“老李你這是怎么了?”
  李掌柜的頭發都變白了,整個人就好像老了很多歲。
  老李苦笑一聲,沒有回答。主動避開話題:“我正準備找你,兔毫的錢也要結算一下。兔毫箭現在是做一根出來賣一根,供不應求。這里是兩千萬,你裝好。如果十天之后沒事,你再過來結次賬。”
  艾輝把錢收起來,不知道為什么。竟然沒有多少開心。
  “老李,現在店里還有嗎?沒有下批兔毫箭,給我留幾根。”
  李掌柜很痛快答應:“沒問題。”
  艾輝接著問:“店里還有沒有重盾?”
  “重盾?”李掌柜點頭:“基本上所有的武器都被府衙征用去了,也就還有幾件重裝備,不過都是二手的,好多年前收的,一直沒賣到。東西太重,你跟我來看吧,覺得合用就拿去,反正不值什么錢。”
  艾輝跟著李掌柜到倉庫,果然看到幾件銹跡斑斑的二手重裝備。艾輝挑了把三百五十斤的鐵木重盾,把上面的浮銹和灰塵抹去,露出厚實如墻的盾身,看得出來用料扎實得喪心病狂,絕對的好貨。
  和李掌柜道謝之后,艾輝便扛著鐵木重盾回道場。
  身上的龍脊火兩百二十斤,再加上一個三百五十斤的鐵木重盾,五百七十斤讓艾輝感覺回到蠻荒做苦力的時代,累得只有喘氣的份。
  好不容易扛著重盾回道場,剛進道場,便聽到樓蘭歡呼:“艾輝回來了!”
  盾還沒有放下,便聽到胖子急聲道:“阿輝快來看!”
 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  PS:明天雙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