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1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8)     

困了明天補

看到艾輝一臉人畜無害的模樣,李海眼中毫不掩飾蔑視和不屑:“哈哈,原來是個軟蛋!就這樣的貨色,也配騎到我們頭上?”
  他旋即看到胖子一臉羨慕地湊到自己身邊,更是忍不住嘲諷:“窮鬼,沒見過?哈哈,來,大爺讓你摸摸,開開眼界。來啊,摸一下,長這么大多沒有看過這么高級的裝備吧?哈哈哈!”
  看到胖子眼中的羨慕,他笑得更暢快和肆意。
  何秋明松一口氣,他最擔心的是艾輝也會堅持,那勢必會導致師雪漫下不了臺。雙方就會直接對立,師雪漫和桑芷君兩個人,要是真打起來,他們六個也很頭大。而哪怕不打,師雪漫桑芷君真的一心跟在這個小白臉走,那他們也一點沒辦法。
  現在看來,情況沒有到最壞的時候。
  何秋明瞥了一眼師雪漫,見她一動不動,就像沒有什么反應。看來師雪漫對小白臉還沒有太多的感情,要不然以師雪漫的剛烈,現在就已經和他們直接打起來。
  只是,為什么女神的表情有點奇怪?
  艾輝對眼前家伙的反應都相當無語,自己都走到對方面前了,結果對方還走神看妞!這樣的家伙,有多少在戰場上都不夠死的。跟著這些家伙擦屁股?呵呵……
  “有什么想法你說說……”
  “說”字還帶著尾音,何秋明只覺得眼前一花,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,腹部驀地劇痛,他的表情驟然凝固在臉上。
  直勾勾的眼神,好像到現在還不敢相信自己會遭受攻擊。
  艾輝的拳頭能夠感受絲滑的布帛上所蘊含的元力波動,很顯然何秋明身上這件衣服,要么對元力攻擊有很強的防護力,要么有獨特的作用。
  如果這是蠻荒,他會毫不猶豫把對方咔擦。
  真可惜……
  艾輝沒有動用元力,這一拳依然力量十足。何秋明身體瞬間弓成蝦狀,嘴里想說什么,但是卻什么聲音也發不出來。
  就在艾輝發動的瞬間,口水直流的胖子立即換了副嘴臉。摸著胸部鎧甲的手掌猛地化摸為抓,五指猛地伸進對方鎧甲的縫隙,他就像一頭暴起的棕熊,竟然單手直接把體型魁梧的李海拎起來。
  李海整個人腳下一空,腦子一懵。狂放的笑聲戛然而止。
  胖子的另一只手抓起鐵木重盾,兩只手同時用力一拍,李海和厚實如墻的鐵木重盾結結實實撞上,砰,鐵木重盾一聲悶響。
  胖子就像扔一塊破抹布般,把全身軟得像面條一樣的李海,隨手扔掉。
  “找死!”
  “你們想干嘛?”
  “你們瘋了?”
  ……
  驚呼聲幾乎同時響起,剩下的四個人滿臉驚慌呵斥。
  白癡!
  艾輝已經懶得吐槽,真是暴露了色厲內荏的本質啊,都遭受攻擊了。竟然不是第一時間反擊而是呵斥。
  就這眨眼睛,艾輝就閃到另一人的面前,雙方的距離太近。
  輕易把敵人放到自己這么近的地方,卻沒有任何防備,那和找死有什么區別?距離越近,發生變故的時候留給自己的反應時間就越少。反過來,越近對于艾輝這樣的家伙,越是有利。
  當他帶著殘影闖入另一人的視野,對方尖叫一聲,下意識后退。但是腳下被什么東西一絆。身體立即失去平衡向后摔倒,他掙扎著想穩住身形,一只高高揚起有如重斧高舉的長腿,出現在他晃動的視野。
  不!
  對方本能地雙臂交叉護住自己的面前。全身元力激蕩。
  掄起的重腿,帶著攝人心魄的呼嘯,狠狠劈在對方的手臂上。
  砰!
  就像是剛剛浮出水面的葫蘆,突然遭受重擊,瞬間沒入水底。
  對方手臂劇痛,巨大的力量讓他的后背重重砸在地板石磚。他全身骨頭疼痛欲裂,大腦一片空白。
  一縷黃沙從此人腳邊溜走。
  不得不承認,這世上總有些人可以很快成為朋友,不知不覺就默契十足、同流合污、狼狽為奸。
  比如樓蘭,當年對于戰斗一竅不通的沙偶,跟了艾輝才多長時間,就把艾輝的作風學了個十足。在艾輝朝對方走過去的時候,樓蘭就化作一縷細沙,就像在草叢潛行的蛇,悄無聲息。
  剩下三人都想主動拉開距離,但是驚駭地發現,黃沙纏上他們的腳踝。
  黃沙的力量不大,但是在這節骨眼上,卻異常致命。
  胖子掄起的鐵木重盾,就像一堵厚實無比的墻,呼嘯碾壓而至。在狹小的區域,這樣的盾擊幾乎把每個人都籠罩在內,三人臉色不約而同大變。
  幾乎本能地,他們用出自己最強的防守招式。
  三個人的反應,沒有任何的配合,各自作戰,對自己的隊友沒有任何信任。如果一個人主動和胖子拼遺跡,另外兩個人就能夠得到緩沖的機會。
  之前艾輝在院長那,還想著怎么才能帶好兩個隊,現在他已經沒有半點帶這些家伙的想法。
  他現在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,干倒他們。
  在胖子重盾的呼嘯聲中,艾輝貓著腰,就像幽靈一樣,出現在最遠端的那名學員身邊。對方身邊環繞著三團火焰,流轉不休。
  艾輝的龍脊火,就像黑暗中吐出的蛇信,從火焰間的間隙刺入。
  眼看龍脊火就要刺中,忽然火焰暴綻,刺目的光芒,瞬間爆開。
  艾輝眼前白茫茫的一片,目不視物,在對方的驚呼聲中,他不退反進,手中的龍脊火一抖,就像鞭子一樣抽中對方的身體。
  對方慘叫一聲,整個人倒飛出去。
  突然出現的閃光,讓所有人陷入失明狀態。但是雙方實戰經驗上的差距,決定了他們這一戰的命運。
  胖子手上沒有任何收力,他的重盾在這樣的情況下,威力絲毫不減。
  而艾輝在抽中剛才那名學員的瞬間,耳朵捕捉到一名學員的驚呼。這一刻,鐵木重盾的呼嘯聲,對方學員的驚呼。迅速讓艾輝勾勒出彼此的方位。
  身后!
  沒有半點遲疑,艾輝腳下猛地一蹬,整個人就像是離弦之箭,團身像后撞去。
  當他的后背傳來觸感的瞬間。【魚拱背】悍然反動。
  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,從艾輝的后背傳遞到身后。
  乒!
  仿佛玻璃碎裂的聲音,阻力消失,緊接著艾輝感覺撞上對方的身體。
  嘭!
  一聲悶響,巨大的沖擊力。讓對方如同被狂奔的野獸迎面撞上,整個身體飛出去。不用看結果,艾輝也知道對方肯定昏迷。自己的【魚拱背】,就連懸金塔都被撞得凹下去,就連艾輝自己,也不敢肯定自己能夠承受一記自己強度的【魚拱背】而不受傷。
  反正有樓蘭在,傷了可以治,不死人就行。至于這些人的打擊報復,艾輝完全不在意。
  能不能活著出松間城都不知道,那么遠的事情。不用考慮。
  哐!
  震耳欲聾的金屬撞擊聲刺耳無比。
  和提著三百五十斤鐵木重盾的胖子硬拼,忽然間,艾輝對這名勇敢的學員充滿了同情。
  能夠從蠻荒中走出來,兩千人中的僅有的兩名幸存者之一,胖子怎么會沒有獨到之處?
  膽小、警惕,一有點風吹草動,馬上就會警惕。
  另一個優點,就是那身肉,天生神力。艾輝和胖子什么都可以比,但是就是不會去和他比力氣。沒有那一身蠻力。胖子也沒法幫人背東西換口糧,也沒辦法背著重傷昏迷的他跟著隊伍跑了幾天幾夜。
  胖子在蠻荒的時候就用過盾,艾輝印象深刻。可惜胖子膽小,要不真是天生的好盾手。
  不過膽小也要分。在蠻荒面對那些元修、荒獸,胖子當然膽小。要是面對這些學員還膽小,他也不可能走出蠻荒。蠻荒很多戰斗,是根本沒辦法躲得開。
  艾輝相信,胖子對這些學員肯定不會害怕。這家伙人品敗壞,是典型的欺軟怕硬。遇到軟柿子肯定就拼命的捏。
  果然,胖子顯然亢奮了,來勁了!
  哐哐哐!
  撞擊聲一聲比一聲響,地動山搖。
  此時白茫茫的光芒散盡,艾輝的視野也恢復如常,他看到最后一名學員搖搖晃晃,就像喝醉了酒一樣。
  他神情平靜地喊了聲:“胖子,行了。”
  胖子眼中的那絲暴戾消散,剛才有如憤怒棕熊的胖子,瞬間變成往地上一趟一灘肉泥。
  “哎喲媽呀,累死累死了,胳膊廢了。阿輝,我動不了了,讓我歇歇。”
  不過就是這個時候,他手上的重盾也沒扔掉。
  看著暈暈乎乎的學員在原地打著轉,聽著胖子的哀嚎,艾輝就像沒聽到,問樓蘭:“樓蘭,胖子還有多少組?”
  “艾輝,胖子還又三百二十二組。”樓蘭立即給出了精準的數字。
  艾輝哦了一聲:“樓蘭盯著他,不練完沒飯吃。”
  “沒問題,艾輝!”樓蘭高興地回答。
  胖子當場從地上跳起來,破口大罵:“姓艾的,你這是過河拆橋!有你這樣的人嗎?我剛剛跟著你沙場搏殺,你就這樣對我,太讓人寒心了,我看錯你了……”
  “還有一個小時吃飯。”艾輝好意提醒胖子。
  “你!”胖子氣得七竅生煙,看到還在打旋的那名學員,惡從膽邊生,一個箭步上前,啪地一盾把對方拍飛,這才恨恨轉身。
  “胖子加油!”樓蘭高呼。
  師雪漫和端木黃昏他們,呆若木雞地看著地上東倒西歪的六名學員,鴉雀無聲。
  一片死寂中,胖子揮舞的重盾呼呼風聲重新響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