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1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9)     

五行天16 狹路相逢

淡淡的銀芒裊裊如煙,繚繞在艾輝周身,幻化成模糊的劍形,隨即如劍光掠過,一閃而逝消失不見。艾輝沉浸在修煉中,一無所覺。
  一個小時后,他睜開眼睛,眼中盡是欣喜。修煉三年來,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如此明顯的進步,他忍不住激動。三年來的堅持,終于見到曙光,還有什么比這更讓人開心?
  雖然到最后被他吸收的元力,只占攝入元力的二十分之一。但是對他來說,這已經是不敢想象的進步。他體內的元力,足足壯大了三倍。
  吸收效率低下,沒有什么關系,修煉時間長一點就是了。只要能看到進步,哪怕再小的進步,他都不怕。他最怕的是修煉了幾年,元力紋絲不動。
  艾輝仔細回味剛才的修煉過程,樓蘭的那碗補元湯,發揮了關鍵的作用。如果沒有那碗湯,艾輝吸收的金元力,數量會銳減。會減到什么地步,艾輝也不知道,但是他有種預感,只怕會非常低。
  搖搖頭,艾輝把其他的雜念都拋之腦后。
  土豪有土豪的修煉方法,土鱉有土鱉的修煉方法。
  攝入體內的金風銀毫,雖然一點都不溫和,但是更加凝練,也更加精純。雖然艾輝能吸收的只有極小一部分,但是在精純方面,要比一般的初學者強得多。艾輝也是意識到這一點,在游離元力散逸完之后,并沒有馬上停止修煉,而是不斷運轉元力,使之更加精純。
  一般的學員,更多的是追求境界,追求元力的壯大。但是艾輝戰斗經驗非常豐富,他見過各種類型的強者。他親眼見過許多境界相仿,但是戰斗力卻天差地別的元修。精純的元力,能夠讓你更加得心應手,讓你的攻擊更加有效率。
  艾輝同樣有所體會,他體內的那一縷元力,雖然很微弱,但是異常精純,很多次都救了他的命,在他手上發揮出許多作用。有一些小手段,就連那些元修大人們看到了,也不由贊一句。
  強大的武器不如趁手的武器。
  當艾輝走出房間,看到纖塵不染的道場,有些意外。
  樓蘭注意到艾輝投過來的目光,解釋道:“比較空閑,順便打掃了一下。如果艾輝介意的話,樓蘭下次不會了。”
  “比我打掃得干凈。”艾輝有些汗顏,道場像洗過一樣,再細小偏僻的角落,都看不到半點灰塵。艾輝以前一直自詡打掃道場專業人士,沒想到一山還有一山高啊。
  樓蘭聽到表揚,顯然很開心,語氣不自覺歡快了幾分:“樓蘭是沙偶,做這些比較擅長。”
  誰會記得一個沙偶呢?
  艾輝不知道為什么想起這句話,看著開心的樓蘭,忽然道:“謝謝你的補元湯,很有用。。”
  艾輝很少會說這樣的話,在其他人面前,他總是保持著戒備和距離。但是在樓蘭面前,他要放松許多,也許是因為樓蘭是沙偶?大概是這樣的吧。
  樓蘭聽到補元湯有效,更加開心,他認真打量艾輝,雙目亮起一抹妖異的土黃色光芒。
  艾輝就像察覺到什么,陡然寒毛根根直立。
  “淤青和浮腫需要時間恢復,肌肉的損傷,已經沒有什么大礙。”樓蘭眼中的黃光消失。
  艾輝不自在的感覺也隨之消失,他覺得樓蘭真是奇怪的沙偶,精通做飯、熬湯、打掃的沙偶,看上去還會些醫療,這是什么樣奇怪的搭配?
  “我要去修煉了。”艾輝準備出門,他打算再去懸金塔,不過在那之前,他要做一些準備工作,去買一些東西。
  “樓蘭也要去工作了。艾輝,再見。”樓蘭朝艾輝揮了揮手,身體化作一灘流沙,滲入地面消失不見。
  端木黃昏獨自走在街道上,他的目光不時掃過人群。艾輝連續幾天都沒來上課,無奈之下,他只好出來碰碰運氣。他也知道這樣找人,就像是大海撈針。可是要讓他回去找許夫子請求放棄,他丟不起那個人。
  一想到艾輝那個混賬,他心中就說不出的煩躁。
  他妖異邪魅卻又精致英俊的面容,不時吸引著路人的目光,好幾位美女上前,都被他冰冷的目光嚇退。修長的身體倚著路旁的一棵香樟樹,手里拿著一串冰糖葫蘆,慢條斯理咬著。鮮紅的冰糖葫蘆和蒼白邪魅的面容,構成一幅極具視覺沖擊的畫面。
  少女們不敢上前,卻湊到不遠處,目光灼熱盯著端木黃昏,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串冰糖葫蘆。
  端木黃昏旁若無人,他早就習慣被注視被圍觀,滿臉云淡風輕。
  “端木黃昏!看你還往哪里跑!”
  忽然一聲暴喝從街道的另一頭傳來,端木黃昏瞥了一眼,隨即收回目光,懶得搭理,自顧自吃著自己的冰糖葫蘆。
  一個孔武有力的壯漢出現在不遠處,他看到端木黃昏兩眼放光,嘿然道:“知道我趙之寶要挑戰你,怎么?慫了?專門躲起來?真是太讓我失望了。我還以為端木黃昏是何等的天才,原來是個膽小鬼!”
  端木黃昏連眼皮都沒抬一下,長長的睫毛,在蒼白膚色的襯托,優雅而迷人,足以令女人嫉妒。
  圍觀的少女們頓時群情激奮。
  “趙之寶!你吹牛也不打草稿!你有什么資格挑戰我們家黃昏!”
  “就是!我們家黃昏隨便一個阿貓阿狗都可以挑戰的嗎?”
  “瞧瞧你那樣,上下半身一樣寬,還留長頭發,呵呵,一個木頭箱子插根拖把?”
  趙之寶勃然大怒,臉脹得通紅。他一向自認不凡,雖然早就聽說過這一屆端木黃昏的天才之名,但是他絲毫不怕,反而公開向端木黃昏挑戰。他本身的實力確實不俗,在自己班上也可以排進前五之列。
  “這就是我們的天才端木黃昏,躲在一群女人后面的天才,哈!”
  端木黃昏依然眼皮沒抬,吐出嘴里的山楂籽,淡淡道:“今天心情不好,你最好滾。”
  “心情不好?哈,來啊,揍我啊!”趙之寶就像聽到一個笑話,忍不住怪叫。
  五分鐘后。
  端木黃昏面無表情,優雅地收回自己的腿,地上的趙之寶全身沒有一塊完好,鼻青臉腫。他把手里冰糖葫蘆竹簽上最后一顆山楂咬下,丟下竹簽,漠然轉身離開。
  噗,竹簽深深沒入地面,插在距離趙之寶鼻子兩厘處,趙之寶的目光頓時僵住,一動不敢動。
  圍觀的少女,歡呼尖叫著跟著端木黃昏的背影,一窩蜂沖過去。
  街道不遠處的角落,一位面戴輕紗的女子,眼睛閃過一道光芒。師雪漫悄然來到松間城,是專門去自家道場,沒想到看到這一幕。端木黃昏的名字她聽說過,沒想到也在松間城,而且剛才展現出來的實力,非常不俗啊。
  會不會是他?
  但是很快,師雪漫就搖頭,雖然是盲戰,但是那個該死的混蛋,戰斗風格和端木黃昏完全不同。那個混蛋的戰斗風格更暴烈兇猛,就像一只野獸。
  她轉身離開,朝自家道場走去。
  趙之寶足足過了二十分鐘,才緩過勁來,艱難無比從地上掙扎爬起來。
  一抬頭,他愣住了。
  他看到一個和他一樣鼻青臉腫的家伙,朝這邊走來。
  剛剛買完東西的艾輝,看到街道正中間的趙之寶,也楞住了。
  兩人實在太像,一樣的鼻青臉腫,全身浮腫,到處是淤青,五官變形,身上傷痕累累,衣服破碎不堪。
  剛剛被痛揍的趙之寶,看到艾輝,就像看到自己是何等的凄慘何等狼狽,這是嘲笑自己羞辱自己嗎?今天自己就像小丑一樣。他只覺得一股惡氣,騰地直沖而起,他惡狠狠道:“今天心情不好,你最好滾!”
  艾輝瞇起浮腫淤青的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