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7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7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7)     

五行天156 矛盾重重

師雪漫等人完全看傻眼了。姜維和王小山被嚇得臉色發白,他們雖然看這群人不順眼,但是沒有想到過主動攻擊對方。
  對方的背景深厚,能不招惹最好不要招惹。
  像端木黃昏這樣對艾輝性格有點了解的人,知道艾輝肯定不會任人揉捏。但是他絕對想不到,艾輝會選擇這么強硬的手段。
  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,艾輝和胖子兩個人,就把對方六個人干倒,還是如此利落。哪怕兩人是偷襲,但是戰果依然讓他的眼珠子差點掉一地。
  假如剛才若是自己,面對艾輝的偷襲,自己能幸免于難嗎?越想端木黃昏心中越是后怕,看像艾輝的目光愈發警惕,換作自己,也絕度難逃毒手。
  桑芷君亦是心中凜然,她看了一眼師雪漫,想到輜重車上師雪漫把李海直接扔下去的場面。她心中不由感慨,兩人的手段出奇的相似啊,她當時覺得師雪漫已經夠強硬了,沒想到艾輝更強硬,不,這已經不是強硬能夠形容,而是暴烈。
  她旋即有點擔心,這些人吃了這么大的虧,絕不會善罷甘休,他就不考慮后果嗎?
  師雪漫忽然開口:“你覺得這樣能讓他們聽從你的指揮?”
  艾輝蹲在地上用繩子把昏迷的家伙捆綁起來,頭不也抬道:“要他們聽我的指揮?為什么?”
  師雪漫有點意外:“那你這是?”
  “哦,我只是讓他們不要拖后腿而已。”艾輝淡淡道。
  眾人滿臉不解,如果只是希望不拖后腿的話,用不著到這地步吧。
  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說話的是端木黃昏,他對艾輝的了解,要比其他人多一點點,知道艾輝的辦法,只怕和大家想的不一樣。
  “把他們捆結實。”艾輝一邊勒緊繩子,一邊從容道:“找間房子關起來。什么時候等我們忙完了,什么時候放他們出來。”
  所有人都被艾輝這個答案給嚇到了。
  “不、不用做到這地步吧?”王小山結結巴巴道。
  雖然雙方起了沖突。意見不統一,但是也沒到把對方關在地牢里的地步啊。艾輝的方式,實在太極端了點……
  師雪漫也開口勸到:“我可以勸勸他們,我相信他們能夠認清局面的。”
  “如果他們在途中使壞怎么辦?或者消極應對。導致大家損失慘重,怎么辦?”艾輝沒有半點停下來的意思。
  桑芷君弱弱道:“他們不會吧……”
  艾輝繼勒緊繩子,平靜道:“很多事情沒有第二次機會,不要給自己制造隱患。他們安安靜靜呆到我們脫險,那是最好。”
  他沒有說如果他們不安靜。會是怎么樣,但是大家心里還是忍不住一個哆嗦。
  端木黃昏眼中的驚訝化作一絲贊賞,他現在有點明白為什么自己總在艾輝手上吃虧,因為自己沒有艾輝那么狠。
  當然,艾輝如果知道傍晚同學心中的想法,一定不會同意這一點。
  “如果我沒有搞錯的話,我擁有指揮權對吧?那我第一個明命令,就是把他們綁好,關到柴房。”
  “院方和府衙不會追究嗎?”姜維有些擔憂。
  “不,他們巴不得我們這樣做。”艾輝語氣開始變冷:“我不想一直解釋下去。現在你們有兩個選擇。一個是接受,一個是拒絕。”
  出人意料的,第一個動手的是端木黃昏,他面無表情:“廢物適合在柴房里呆著。”
  從一開始他就想動手了,在他心目中,這群人中第一個有資格質疑指揮權的是師雪漫,第二個是他。最有資格質疑的兩個人都同意了,這些家伙還跳出來,什么意思?
  姜維和王小山對視一眼,趕緊動手。
  桑芷君笑道:“其實挺大快人心的。”
  師雪漫哼了一聲。看到艾輝那副模樣,她心中暗自不爽,但是既然是自己的提議……那跪著也要完成!
  她走過去提起一個昏迷的家伙。
  找了間柴房,把六個捆了結結實實的家伙丟進去。為了防止他們呼救,連嘴都堵上了。
  “他們吃飯怎么辦?”師雪漫問。
  艾輝很在行的模樣隨口道:“我們什么時候回來,他們什么時候吃,想餓死不容易的,給他們留點水就行。”
  桑芷君下意識問:“那如果我們回不來呢?”
  艾輝瞥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那意味著我們死了。”
  眾人心中陡然升起一絲寒意。再看向艾輝的目光。多了幾分畏懼。
  直到此刻,他們才突然發現,和他們年齡差不多的艾輝,原來是何等冷酷和狠辣。
  師雪漫心中無比震驚,眼前的艾輝陌生至極,和面館那個給她付錢純真少年,和那個欠她八千萬分討好的少年,真的是一個人嗎?
  難道這才是他真正的一面?他到底經歷了什么?師雪漫心中升起一絲好奇。
  每個人都噤若寒蟬,就連一向高傲的端木黃昏,臉色也不是太好。他們感覺自己就像一群羊羔,而艾輝卻如同一只野獸,在叢林中游蕩廝殺生存下來的危險野獸。
  直到此時,所有人確信,艾輝確實完全不在意這些家伙的復仇。而且他們甚至懷疑,如果不是他們在場,艾輝會不會悄無聲息把這六個人都干掉。
  艾輝注意到這些人眼中的畏懼,他渾不在意。
  他們怎么想的,大家是不是因此有隔閡,他一點都不在意。如果不是名額,他是不愿意和這些人有半點交集。
  走出柴房,看到胖子還在繼續。
  “有些事情,我要提前說一下。”艾輝想了想,很直接道:“情況可能比大家想的更加糟糕。”
  他掃過大家驚疑不定的目光,很肯定道:“比你們想的最糟糕情況還要糟糕。我們會面臨很多危險,比上次萬生園更危險,比上次血蝙蝠更危險。希望我們能活著出去。”
  “有那么差嗎?”王小山的膽子最小,臉色發白地問。
  艾輝正準備開口,忽然遠處傳來一聲轟隆巨響,地面顫動。
  端木黃昏臉色一白:“城門方向!”
  緊接著大家只看到天空不斷有元修從四面八方,向城門方向涌去。就連他們,都能夠看得出來,天空那些身影的驚慌失措。
  大家都變得驚慌起來。
  只有艾輝神情如常,他看了一眼樓蘭的數字跳動。胖子練完最后一次揮盾,杵著鐵木重盾,渾身仿佛從水里撈出來,衣衫濕透,喘氣聲粗重得就像是風箱在拉動,他鼓大眼睛瞪著艾輝,怒目而視。
  艾輝不禁一笑。
  “艾輝,胖子完成了。”樓蘭歡快道。
  艾輝點點頭:“正好吃飯。”
  怒目金剛的胖子頓時泄了勁,一屁股坐在地上:“哎喲,我要多吃一點,快要累死了。水水水,樓蘭,我要水!”
  樓蘭拿出一堆早就做好的干糧,艾輝對著驚疑不定的眾人道:“大家都吃一點。”
  師雪漫忍不住道:“我們不需要去幫忙嗎?城門失守,那大家就完了。”
  艾輝一邊吃一邊道:“城門是防守力量最厚實的地方,如果城門守不住,加我們幾個也白搭。”
  師雪漫張了張嘴想反駁,但是發現無話可說。因為艾輝沒說錯,幾個重要的防御重地,城主都安排了人手,城門是重中之重,他們幾個人的實力,只是杯水車薪。
  “其實我們最好的辦法,就是躲在道場里不出去。”艾輝看了師雪漫一眼,心中尋思著,如果突然襲擊,能不能把這些家伙打昏。反正院長只要活得師雪漫和端木黃昏,至于昏不昏迷,他相信院長是不介意的。
  但是很顯然這個計劃的成功性太低。師雪漫、端木黃昏和桑芷君的實力都非常強,他沒有把握一個照面拿下,被干掉的可能性反而很大。
  “所以我們就像個膽小鬼一樣躲在這里?看著大家犧牲而無動于衷?”師雪漫看艾輝的目光有點冷,如果她的目光是劍,艾輝現在渾身都是窟窿。
  她有些懷疑自己提議艾輝指揮是不是正確的選擇,這個家伙實在有點過圓滑世故。
  其他人雖然沒說話,臉上也帶著驚慌,但是也露出不贊同的神色。只是迫于艾輝的淫威,大家沒敢吭聲。
  真是一群天真熱血幼稚的家伙啊,艾輝心中嘆息。
  “你說得對。”出乎大家意料,艾輝很痛快承認自己的錯誤:“待會我們要去府衙補充一下裝備,我也要去領一下我的獎勵。”
  只有胖子一邊拼命往嘴里塞東西,臉上不動神色,腦子轉得飛快,這里面一定有內情!
  他太了解艾輝,艾輝老實痛快承認自己的錯誤,要么就是他真的認為自己錯了,要么就是為了某個目的做出的選擇。
  大家默默吃著干糧。
  師雪漫沒想到艾輝痛快承認,為了緩和氣氛,稱贊道:“味道很不錯。”
  “樓蘭做的,怕到時候沒時間做飯,讓樓蘭多做了一點,夠我們吃一陣子。”艾輝道。
  艾輝身邊的樓蘭,頓時很高興,慘白的面具露出的兩個眼睛都笑得瞇成月牙。
  會做干糧的沙偶,大家臉上都露出驚訝之色,剛才樓蘭戰斗中的表現非常出色,大家都以為他是戰斗沙偶,沒想到卻也很擅長生活技能。
  師雪漫卻是心中一動,忍不住看一眼艾輝。
  這個家伙……老早就在做準備么?
  真是一個讓人看不透的奇怪家伙啊。
  就在此時,艾輝忽然做了個噤聲的手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