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

五行天158 艾輝的方式

府衙的倉庫不大,東西也不算多,在師雪漫等人的眼中,算得上破敗寒酸,但是在艾輝眼中,卻無疑是寶藏之地。
  他耐心地從一個個武器架、陳舊的箱子前走過,時不時把那些沾滿灰塵的裝備拿在手上查看。灰塵算什么?當年他蠻荒剝甲的時候,上面鮮血碎肉骨頭渣什么都有。
  暗中觀察艾輝的端木黃昏咬了咬牙,鼓起勇氣拿起一件破舊的武器,心里反復催眠自己,怎么可以被艾輝比下去?
  無論什么方面,都不能被艾輝比下去!
  然而從小就有潔癖的端木黃昏只覺得胸中一陣翻騰……
  抱著不能輸給艾輝的念頭,端木黃昏終于挑選好他的裝備,一袋【鐐銬】草籽。這種草籽用元力激之后,便會變成一個藤環,而一旦它碰到目標,便會急劇收縮,把目標死死鎖住,它的質地非常堅硬難以掙脫,就像鐐銬一樣,也因此而得名。
  師雪漫挑了幾根【水蠟燭】,【水蠟燭】是水修一種常用的消耗品,它需要用水元力點燃,點燃后的光芒人眼不可見,但是卻能夠對水元力產生散射,從而造成令人眼花繚亂的虛影殘像。
  桑芷君選了一壺【絲竹】箭矢,是比較少見的音律箭矢。
  王小山選的是一雙土黃色的手套,叫做【泥手套】,能夠幫助他控制泥土。其實王小山心里一只有些虛,不太明白為什么自己會被艾輝選上。尤其是看看自己的隊友,個個都是他以前需要仰望的人物,他心里就更虛了。他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唯一的亮點就是能控土,選擇裝備花了心思。
  姜維挑選了一張大弓,【巖山】。
  桑芷君的金絲軟弓纖細華麗,姜維挑選的【巖山】大弓卻粗獷厚實,是典型的重弓,弓的長度和他的身高差不多。只有身高臂長的人才能使用,威力極其驚人。姜維看到這張大弓的時候,也是驚喜無比,他一直想要一把這樣的大弓。沒想到在這里遇到。
  除了艾輝,其他人都挑選完。
  “各位真是好眼光!”始終守在一旁的官員又是贊嘆又是肉痛:“這里面一大半都是城主的私人珍藏,城主對裝備十分癡迷,才有今天倉庫的規模,各位挑選的都是好東西啊。┞╪═┝═╞.《。”
  艾輝的目光落在方形的盒子。覺得有些眼熟,好像在哪里見過。
  盒子上沾滿灰塵,他拿起來,吹去上面的灰塵,露出它的真貌。黑色的盒子,是用一種黑色金屬鑄造而成,盒子的一角有個鎖扣,應該是用來掛在身上,盒子的一端開口,里面很深。黑乎乎看不清。
  官員注意到艾輝手上的東西,介紹道:“那是仿古劍匣,里面有三把小劍,舞劍的時候它們會從劍匣內噴出,跟隨劍的起舞,沒什么實用價值。制作它的工匠喜歡古代的劍修,但是現沒辦法控制,也只能一直擱置。城主覺得它有趣,就花了十萬塊把它買下來。”
  艾輝恍然大悟,難怪自己覺得眼熟。原來是劍匣。以前的時候在劍典中見過,但還是第一次見到實物。
  “十萬塊?”胖子聽到頓時把頭搖得像撥浪鼓:“便宜無好貨,阿輝,選別的吧。”
  艾輝沒有理會。而是轉而問官員:“我可以試試嗎?”
  官員也不好阻止,只好提醒道:“小心一些,這里的東西比較多。”
  大家有些好奇地散開,包括倉庫官員,都滿臉好奇。他是跟著城主的老人,劍匣擺在倉庫這么多年。就沒人動過。城主把他買下來之后,也只是擺著,早就忘記了它的存在。
  可惜買的時候自己不在場,沒有親眼目睹那位匠人舞劍,劍匣怎么用的他也沒見過。
  艾輝認真地把劍匣掛在腰間,雖然這是第一次見到實物,但是他對劍匣的了解頗多。
  掛好劍匣,艾輝凝神靜氣,右手的龍脊火輕輕一抖。
  低沉的顫音讓眾人心中一凜,劍的重量不輕!
  就在此時,三道紅光從劍匣中噴射而出,咻咻咻,三道紅光就像三道游魚,圍著艾輝游走。┞┡╪w{ww.。
  大家這才看清楚,三道紅光是三把紅色小劍,飛行度非常快。
  小劍只有巴掌大小,兩指多寬,劍身半透明,頗為精致。
  大家不由嘖嘖稱奇,他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武器,靈動十足。
  艾輝沒有停止,手腕一抖,劍招施展開來。這些劍招都是艾輝從劍典中截取而來,劍典早就失效,在里面尋找能夠有用的招式,就像在一堆無用的垃圾中尋找可用之物。
  有的是半招,有的甚至是半個動作,有的是呼吸的方式,有的是力的小技巧,古老的劍典那些早已經枯槁的部分,沒有任何價值。
  可以想象它們是多么的零碎、不成體系。
  這也導致艾輝的動作沒有什么美感,反而支離破碎,說不出的別扭難受,有的時候前半招飄逸靈動,忽然硬生生變得剛猛,中間甚至能感覺到明顯的卡頓和空白。
  就像是有什么堵在心中,明顯的挫頓,讓大家的呼吸都變得有些紊亂。
  大家幾乎不敢相信眼睛,這么別扭難看的劍招,真的是出自擅長劍術的艾輝之手?
  但是令人驚異的是,三把紅色小劍,卻像仿佛聞到腥味的鯊魚,愈靈動。它們圍繞著艾輝手中的龍脊火,不斷在空中交織一道道紅色的劍光,煞是好看。
  艾輝的身影,在紅色劍光中若隱若現。
  一道紅色劍光,從端木黃昏面前一掠而過,一聲極輕微的嘶,就像是利刃劃過薄紙,細若絲的紅色劍光在他的視野中一閃而逝,猶如驚鴻。
  大家終于明白為什么之前的工匠說難以控制,因為度實在太快。
  快到肉眼難以捕捉。
  無論是師雪漫還是端木黃昏,視野中只剩下一道道交織的紅光。挫頓緩慢的黑色重劍,和快如閃電、靈動如魚的紅色小劍,明明反差無比強烈,偏偏在場諸人又覺得異常協調,好像本來就該如此一般。
  艾輝沉浸在一種奇特的感受之中。
  劍胎似乎非常興奮,三枚小劍,就像是它的新玩具,他的劍胎狀態明顯增強,能感受到許多平時感受不到的細節。
  艾輝也有點興奮,對他來說這同樣是一種新奇的體驗。
  龍脊火對小劍有著非常特殊的吸引力,這也是為什么它們會繞著他身體飛快的游走。這種吸力很獨特,一旦靠近艾輝,就會減弱,甚至被排斥。而一旦遠離,又會變強,就像有一根無形的線系在它們上面,用力拽著它們,不讓它們飛遠。
  小劍的游動范圍,就在艾輝的周圍區域。
  而且由于小劍的飛行度極快,這種引力也在急的變化之中,導致小劍的飛行軌跡變得毫無章法。
  眼花繚亂的紅色劍光,在艾輝周圍不斷交織,此生彼滅,頗為好看。
  “真是漂亮啊。”倉庫官員忍不住贊道:“難怪城主會花十萬塊買下來,非常有意思的小玩意。”
  其他人不約而同點頭,他們也是同樣的想法。
  是可很有趣的小玩意,但是想把它當做武器,那還是算了吧。劍光混亂無序,在戰斗能起到什么作用?說不定一不小心,還傷了自己的隊友。
  艾輝手中的龍脊火,就像一支飽蘸墨汁的毛筆,緩緩在空中劃了半個圓。
  咻咻咻!
  紅色劍光有如夜鳥歸林,沒入劍匣之中。
  艾輝也收劍歸鞘,猶如夜晚星辰般明亮的眸子,緩緩黯淡下來,恢復平日的深邃沉靜:“這個劍匣我要了。”
  眾人無不大吃一驚。
  胖子急聲道:“阿輝,十萬塊,這東西只值十萬塊啊,咱不能這么虧啊。”
  師雪漫也開口勸道:“此物雖然華麗絢爛,但是華而不實,容易傷及友軍,你不如重新挑選一件?”
  艾輝搖頭:“劍匣最適合我,大家放心,在沒有運用純熟之前,我是不會拿出來使用。”
  “你真的選擇劍匣?”倉庫官員提醒道:“走出這件倉庫,可就無法后悔。”
  “就選他了。”艾輝斬釘截鐵。
  “行。”倉庫官員痛快道:“劍匣上有字,它叫【紅塵】。”
  “紅塵?”艾輝念了一遍,覺得頗為韻味,不由點頭:“是個好名字。”
  雖然大家不明白為什么艾輝堅持選擇【紅塵】,但是大家也沒有反對,只要不會傷及同伴就行。
  一行人剛剛走出倉庫,轟隆一聲巨響,所有人臉色不由一變。
  “是北門!”端木黃昏有些白。
  松間城的主城門是南門,北門要比南門小許多。果然北門方向,升起一團煙塵,凄厲的警報聲,響徹全城,周圍的元修就像瘋了一樣撲向北門。
  想想之前受到攻擊的南門,以及剛才動靜更大的北門。
  所有人的腦海中都浮現一個詞:聲東擊西!
  大家面面相覷,都看到彼此眼中的不能置信,血獸沒有那么聰明吧?
  天空的元修亂成一團。
  “快堵住缺口!土修,需要土修支援!”
  “不好了!有血獸入城了!”
  “先堵缺口!”
  ……
  大家的心沉到谷底,誰也沒有想到,局勢惡化得這么快。
  “走,回道場。”
  艾輝沉聲道,率先沖進街道,其他人慌忙跟上。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