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1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8)     

五行天159 府衙的倉庫

街道上一片混亂。
  沒有實戰經驗之輩,在安全之時,往往能保持秩序井然。然而當危險爆發,看上去井然實則薄弱的秩序便會瞬間崩塌。
  大家跟在艾輝身后,面露不安。
  反而大家之前看不上的胖子,提著大盾,大步走在艾輝的右側,一臉警惕四下掃視。
  “我們留在這里不是更安全一點嗎?”王小山弱弱地問。
  “沒有哪里安全。”艾輝腳下速度絲毫不慢,頭也不回道:“如果他們是十三部,我會很贊同大家留在那里。可惜他們不是,如果情況變得再嚴峻一點,稍有不慎他們就會崩潰。知道被崩潰人群挾裹的感覺嗎?你不會想知道的。而且他們的人數多目標大,更容易被血獸盯上。”
  端木黃昏目光閃動:“你就這么自信?”
  他內心承認艾輝的實力,但是艾輝這句話的意思,儼然不把剛才那些警衛們放在眼里。
  “我覺得很有道理啊。”姜維聞言贊同道:“警衛的素質太差了,之前那個變態裸男,到現在還沒抓住,后來據說還被對方戲耍,好幾個警衛受傷。我覺得還是靠我們自己比較現實一點。咦,阿輝,你的表情為什么這么奇怪?”
  端木黃昏眼角抽動,感覺自己的心臟被插了好幾劍,鮮血淋漓。
  師雪漫也想起那天晚上的場景,那是她第一次見到艾輝的劍術,最后那無比絢麗的一劍,深深印在她的腦海中。
  現在回想起來,也忍不住贊嘆。
  至于那天晚上的變態裸男,師雪漫沒有多少印象。反倒是艾輝,給她帶來的驚奇越來越多。
  之前解決何秋明六人的時候,她看到艾輝用【魚拱背】,就想起自己盲戰的那次。她在實戰中唯一一次使用【魚拱背】,結果卻以失敗告終。看過艾輝的【魚拱背】,她再一次被震住。如果當時自己的【魚拱背】也有艾輝的境界,那次的盲戰一定會是她勝出!
  可惜,到現在還沒有找到神秘人,她有些悵然。
  艾輝打了個哈哈:“我是想起來那個變態裸皮膚挺白……”
  巨大的羞恥感籠罩端木黃昏。臉上火辣辣的就像要燒著了一樣,這一刻,他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。
  “阿輝你見過變態裸男?”姜維頓時來勁了。
  “哦,那事就發生在道場巷子口。”艾輝本來還不想多說,但是一想到端木黃昏欠自己的一億五千萬。頓時改變主意,使勁糟蹋:“從來沒有見過那么變態的家伙,一絲不掛,整條街的人都被震驚得呆住,多少雙眼睛……”
  端木黃昏的臉黑得像鍋底。
  師雪漫瞥了艾輝一眼,這家伙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話多?唯獨讓她有點意外的是,艾輝絕口不提自己驚艷一劍,而是不斷在描繪變態裸男。
  還好,不是一個夸夸其談的家伙。
  她見過太多的青年才俊,每一位在她面前都是不斷吹噓著自己的本事和輝煌的經歷。她對自我吹噓非常反感。
  她轉過臉,忽然注意到端木黃昏的臉色好像不是太好,不由關切問:“怎么了?有哪里不舒服?”
  兩家關系頗為不錯,兩人也是從小認識,只是交情不深。師雪漫年紀更大,看待端木黃昏就像小弟弟一般。
  端木黃昏的身體一僵,片刻后才勉強擠出一絲笑容:“沒事,雪漫姐。”
  就在此時,前方陡然爆發出尖叫。
  “那是什么?”“天啊,血獸!”“小心!”“快跑!”
  然后大家看到街道的前方。無數神情驚慌失措的人,就像潮水一樣瘋狂朝這邊沖過來。失控的人群,不知道有多少人被踐踏在地上,但是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停下來。很多人沖天而起。想從天空逃命,但是由于同時飛起來的人太多,許多人剛剛離開地面幾米,就和別人撞成一團,身體失去控制從天空墜落。
  這個時候墜落是致命的,失控的人潮瞬間把他們淹沒。
  所有人臉色大變。艾輝毫不猶豫道:“這邊!”
  他第一個朝旁邊的巷子里沖去,其他人如夢初醒,慌忙跟上。
  轟!
  顫抖的地面,無數尖叫和哭泣,洶涌瘋狂的人潮,就像怒濤般從他們身后呼嘯而過。
  包括師雪漫在內,大家的臉色都蒼白如紙,拼命沿著巷子狂奔。王小山想到剛才自己問艾輝的問題,心中無比后怕。在失控的人潮面前,個人的力量是多么的渺小和微不足道。
  這一刻,恍如末世降臨。
  沿著巷子不斷狂奔,蜿蜒曲折的巷子成為最好的屏障,可怕的人潮被他們甩開。
  跑出去數里,大家才停了下來。
  艾輝看到大家蒼白如紙的臉色和眼中深深的恐懼,心中無聲輕嘆,他很了解菜鳥的心態。今天這一幕在很長的時間會出現在他們的噩夢之中。
  胖子沒心沒肺抓緊一切時間在嚼麥芽糖,他表現最好。
  端木黃昏、姜維和王小山臉色蒼白,每個人都在拼命的喘氣,就像瀕臨窒息的魚。
  受到刺激最大的是桑芷君和師雪漫,桑芷君的眼眶泛紅,渾身不自主顫抖。
  師雪漫的臉色很差,艾輝注意到她握槍的手指捏得發白,但是她漸漸平靜下來。
  眼前的結果,比艾輝預期得要好許多。
  端木黃昏三人,經歷了從萬生園逃回來的兩次戰斗,讓他們的承受能力加強了許多。而師雪漫和桑芷君,和自己一起殺過血蝙蝠,也要好許多。
  艾輝不由慶幸自己把剩下六個淘汰出局是多么正確的選擇。
  “我們要打聽一下這是什么位置。”艾輝環顧四周,有些頭疼,眼前的環境他感到陌生。
  迷路這種事出現在自己身上……
  艾輝很想拔根草塞進自己的嘴里,但還是克制住,誰知道現在血毒有沒有滲透進城內。
  “這是琥珀巷。”說話的是端木黃昏,他除了臉色蒼白了點,看上去已經恢復平靜。
  艾輝一臉狐疑:“你確定?”
  “確定。”端木黃昏險些脫口而出,為了找你去上課,黃昏哥走遍了整個松間城好嗎?
  咦,這么一激動。好像不緊張了……
  端木黃昏平靜道:“這里離道場不遠,前面左轉,進云松巷,過五個路口。轉入云煙巷,再過三個路口,就到了。”
  所有人都被端木黃昏震住。
  艾輝依然一臉狐疑:“你這么熟?”
  端木黃昏面無表情:“我過目不忘。”
  原來這個家伙是路癡!端木黃昏心中只想大笑三聲,姓艾的,終于被我發現你的弱點!
  忽然他目光發直。烏黑的劍尖在他眼中急劇放大。
  殺人滅口……
  他的腦海中只來得及閃過這四個字,叮的一聲,尖銳的撞擊聲在他的耳邊炸開,他的腦袋一懵。
  “大家小心!”
  艾輝大聲提醒大家,一股巨大的力量,從龍脊火劍尖傳來,艾輝蹬蹬蹬后腿好幾步。。
  一只半米高的血螳螂,飛回到不遠處的墻頭,殷紅的眼睛,冷冷盯著艾輝。
  剛才它勢在必得的偷襲。竟然被擋住。
  兩把如同玩刀的前爪,在空中摩擦著,發出令人心驚肉跳的聲音,它的翅膀一振,化作一道紅影,朝眾人撲來。
  師雪漫驀地踏步上前,手中的雪白長槍,遽然刺向半空中的紅色殘影!
  雪白的槍芒和兩道紅色刀芒撞在一起,師雪漫的身形一晃,沒來得及有任何反應。妖異的紅色刀光再次出現在她視野。
  師雪漫手中的云槍槍身陡然彎曲,以不可思議的角度,擋住刀光。
  師雪漫低估了血螳螂的力量和速度,一口氣沒喘上來。控制不住身形往后飛。
  妖異的紅色刀光,卻宛如附骨之疽,忽倏而至。
  她的心陡然一沉。
  緊要關頭,一把黑劍忽然從她的手臂下方鉆出來,就像一條突然從草叢竄出來的毒蛇。
  鐺!
  艾輝手臂一酸,險些握不住劍。但是他擋住這一擊!趁勢左手猛地圈住師雪漫的腰,借著這股力量,兩人向后翻滾倒飛。
  還未落地,半空中艾輝大喊:“胖子!”
  胖子和艾輝配合默契,他就像一頭憤怒的棕熊,怒吼舉盾猛地朝血螳螂撞去。
  血螳螂的刀光就像暴雨般斬在鐵木重盾上。
  胖子縮著腰,死死抵住舉盾。
  其他人此時終于反應過來,加入戰局。
  端木黃昏的【青花】,不斷深處一根根青藤,從四面八方纏向血螳螂。
  桑芷君的金絲軟弓,連珠箭雨點般射向血螳螂。
  但是所有的攻擊都沒有奏效,端木黃昏的【青花】全部落空。血螳螂動作迅疾如電,還能低空飛行,不時帶起殘影極具欺騙性。端木黃昏的青花藤幾次都是纏住血螳螂的殘影,桑芷君的連珠箭,也紛紛被它劈開。
  偶爾有無法避開的箭矢,也被它一刀劈開。
  螳螂是天生用刀高手,在蠻荒,螳螂就是危險份子。眼前的血螳螂,實力之強,超乎所有人想象,到現在為止,它完全占據上風。
  姜維的重弓和王小山甚至起不到任何作用,他們跟不上它的速度。
  艾輝一看情況不妙,還沒等落地,他身體半空中詭異一擰,圈住師雪漫腰部的手臂,就像一根鞭子,猛地把師雪漫甩出去:“纏住它!”
  把師雪漫甩出去的艾輝,以更快的速度砸進地面,忍不住悶哼一聲。
  本來有些羞急的師雪漫聽到這聲悶哼,猛地清醒過來,眼中浮現一抹殺氣,半空中完成姿勢的調整,元力瘋狂涌入到手中的雪白長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