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1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8)     

五行天161 遇險

此刻的劍鳴宛如天籟。
  顫動的龍脊火,精準無比從血螳螂的傷口刺入,艾輝體內的元力瞬間被龍脊火抽干,一輪弦月從龍脊火劍尖噴射而出,美麗的弦月劍芒,瘋狂破壞著血螳螂的體內生機,那是一輪致命的死亡之月。
  肌肉、骨骼、血管,但凡所攔,盡皆粉碎。
  弦月劍芒自下而上,貫穿血螳螂的大半個身體,沒入它的腦袋。
  噗!
  弦月劍芒從血螳螂的頭頂直沖而出。
  血螳螂的身體僵住,失去所有生機。
  仿佛很漫長,實際很短暫,艾輝從剛才極度專注的狀態脫離,全身的酸痛和虛弱,如同潮水把他淹沒。
  贏了。
  他哈哈大笑,任憑自己無力地向下墜落。
  就在此時,忽然他身體一緊,一道白色匹練,直撲上方的血螳螂。
  艾輝的笑容僵住,繃帶!
  雪白的繃帶就像一條靈活的白蛇,纏住上方血肉模糊的血螳螂。轉眼間,繃帶就把血螳螂纏得嚴嚴實實,就像個木乃伊。
  突然的變故,讓大家都吃一驚。
  艾輝眼看就要和地面來個親密接觸,恢復一絲力氣的姜維把他給接住。王小山從圍墻的廢墟中把胖子拖出來,桑芷君則從另一邊的廢墟中把師雪漫挖出來。輸入網址:Нёǐуапge.сОМ觀看醉心張節
  端木黃昏扶著膝蓋,只有喘氣的力氣。
  艾輝環顧四周,心中滿是劫后余生的喜悅,雖然大家看上去凄慘了點。
  砰,血螳螂重重砸在地面,繃帶就從血螳螂身上脫落,倒卷回來。
  繃帶自動縮回艾輝的衣服里,纏上艾輝的身體。就在此時,一股熱流涌入艾輝體內,艾輝精神一振,覺得力量又回到自己的體內。
  他大為驚喜,繃帶還有這樣的妙用!
  上次他知道繃帶能夠吞噬血肉,但是熱流倒是第一次。他精神奕奕,就像恢復到全盛狀態,但是他知道這是錯覺,因為他體內的元力空蕩蕩。一般而言,元力消耗殆盡,元修就會感覺到極度虛弱。像端木黃昏這樣的身體孱弱、只注重元力修煉的學員,會更加明顯。注意肉體淬煉的艾輝,就要好不少,但是依然會有虛弱感。
  不是元力,那這股熱流是什么?
  艾輝心中疑惑,但還是從姜維手上下來。
  姜維一臉震驚地看著艾輝,剛才艾輝還奄奄一息,突然就好像沒事人一樣若無其事地從他手上下來。
  “我們馬上離開這里。”
  艾輝的目光掃過大家,師雪漫的臉色蒼白如紙,半個身體倚在桑芷君身上。但是她的眼睛卻是非異常明亮,就像有一團火焰在燃燒。
  這妞打瘋了……
  所謂“打瘋了”,是指殺得興起,進入亢奮狂熱的戰斗狀態,此狀態下往往能夠超水平發揮。艾輝見過很多打瘋了的男元修,但是第一次見到這么猛的女人。
  越容易“打瘋了”的人,說明對方越容易克服戰斗的心理障礙,進而享受戰斗,這是非常出色的特質。這類人往往充滿斗志,毫不退縮。
  冷得像冰山絕美容顏下,竟然是一腔滾燙燃燒的鮮血。
  艾輝忍不住多看了師雪漫兩眼,果然不愧是女學員第一人。
  能夠和血螳螂硬拼,第一次戰斗就進入狂暴狀態,還真沒見過這么猛的妞!師雪漫的實力,比他見過的那些狩獵團的許多元修都要厲害。
  胖子哼哼唧唧躺在地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,不過艾輝聽到這家伙嚼麥芽糖的聲音,不由放下心來,這家伙沒事。
  端木黃昏一臉的虛弱,看到艾輝的目光,冷哼一聲,強作無事人般站直身體。
  艾輝幽幽的聲音從一旁傳來:“草籽要看準了再丟,很貴的。”
  端木黃昏的表情僵住。
  趁機捅了傍晚一刀,艾輝的目光落在地上的血螳螂。血螳螂身體的所有血肉,都被繃帶吞噬,只剩下空空的軀殼。
  通紅的甲殼,就像紅水晶打磨而成。
  艾輝心中一動,走過去撿起血螳螂的甲殼,由于血肉肌腱都消失,可以很輕易把它拆開。艾輝熟練地把甲殼拆成一塊塊,每個人手上拿極快。
  在大家疑惑的目光中,艾輝解釋道:“這上面肯定還殘留血螳螂原來的氣息,這樣能夠掩蓋我們的氣息,讓其他的血獸把我們視作同類。”
  其他人將信將疑,但是艾輝的判斷,早就讓他們信服。
  大家拿著血螳螂的甲殼,在端木黃昏的指路下,有驚無險地回到道場。
  兵鋒道場的巷子,沒有毀壞的痕跡,應該還沒有血獸光顧,大家松一口氣。
  當大家看到樓蘭,所有人心頭緊繃的弦頓時松開,立即東倒西歪。
  樓蘭連忙開始給大家治傷。
  艾輝挑了幾塊甲殼,放在道場的門口、各個角落,希望血螳螂的氣息,能夠嚇退其他血獸。他也不知道這個方法到底有沒有用,也是死馬當活馬醫。
  經過樓蘭的治療,師雪漫的臉色恢復幾分血色,她走到艾輝身邊坐了下來:“你的繃帶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大家共同經歷這場生死之戰,親切度立即熟悉許多。
  艾輝還是覺得師雪漫對自己的熟稔,就仿佛大家認識很久一樣,可是艾輝確定自己以前沒見過。
  “以前的血煉法寶,我師娘給我的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艾輝從手腕解下一截繃帶,遞給她:“以前是快血布,被我師娘拆成兩半,有次我的血灑在上面被它吸去,就變成現在這樣雪白了。幫我看看,有什么古怪的地方?我心里也有點發毛。”
  師雪漫接過繃帶,仔細看了半天,有些意外:“很奇怪的繃帶啊。”
  她從小見過的寶貝很多,稱得上見多識廣,但是怎么也看不出繃帶有什么特別之處。拿在手上除了撕不爛之外,沒有其他特別之處。可是她親眼見到血繃帶是怎么吞噬血螳螂的血肉,覺得有點發毛,趕緊把繃帶塞回艾輝手里。
  “我們現在怎么辦?”師雪漫看著艾輝。
  經過休息和補充,其他人體內的元力也恢復不少,聽到師雪漫的問題,紛紛湊過來。
  如果說之前大家心頭還有點驕傲,今天這一戰,把大家心頭的那點驕傲直接抹去。這么多人,對付一只血螳螂,付出這么慘重的代價才險勝。況且其中有多少運氣的成分,重來一次,誰也沒有把握再次勝利。
  他們心頭迷茫而不知所措,只覺得前方一片灰暗。
  唯獨艾輝和胖子一臉自然,同樣的灰暗,對于從黑暗中走出來的人,只不過是沒那么亮的晴天。
  “最近不要去人多的地方,現在是最混亂的時候。我們不知道有多少血獸入城,缺口有沒有堵住,這些都不是我們能夠關心和解決得了的問題。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提高自己,學會戰斗。這是一場賽跑,跑得慢的人,就會被吃掉。”
  艾輝的語氣很冷,冷得讓他們心中一顫。
  所有人都沉默不語,他們一時有些難以接受這么殘酷的現實。
  “我們就不能擊退血獸嗎?”師雪漫忽然抬頭問。
  “如果你是大宗師,也許可能。”艾輝看了她一眼,那張絕美的容顏透著焦急和擔憂,他沒有半點客氣道:“你不是,我不是,我們連一只血螳螂都差點被干掉。別去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情,除了送命,還會拖累大家。”
  “也許我們可以團結起來?”姜維不確定地問。
  “也許。”艾輝出人意料點頭,但是語氣一轉:“誰來干?那需要英雄,你?我?城主?好吧,希望城主是英雄。”
  大家有些沮喪,他們也知艾輝說得沒錯。沒人覺得城主能做到這一點,王貞城主在松間城任職十年,他們以前都從來沒有聽說過此人。
  師雪漫重新抬起頭,一臉認真:“不管別人,我們先活下來再說。”
  艾輝此時緩緩口:“我們只需要堅持一段時間,等待十三部的支援。十三部的情況,你們比我清楚,這個時間可能不短。想要得救,起碼得活到那個時候。都想想今天的戰斗吧。”
  艾輝說完,便沒有再理會他們,獨自走到一旁。
  他有許多東西需要消化,從院長那里得到原版的【北斗】,他到現在都沒有時間認真看一遍。【金風】披風和【紅塵】劍匣他需要能夠熟練運用。
  比起上次無意識使出【弦月】,今天使出【弦月】也有很多的巧合,但是整個過程每個細節他都有所體會,以前沒有頭緒的地方,現在琢磨出一點苗頭。
  他感覺時間真是緊迫,修煉都不夠用,哪有時間去和大家廢話?
  這一站師雪漫也好,端木黃昏也好,幾乎都犯了很多很愚蠢的失誤,但是他沒有指手畫腳。師雪漫他們都是天才,比自己更聰明,只要多經歷幾次戰斗,就自然知道該怎么戰斗怎么配合。
  在這之前,若是不小心死了,哦,那就死了吧。
  血螳螂讓艾輝意識到,情況可能比自己預期得更加糟糕。血螳螂的實力之強,比他們在萬生園和回松間城途中遇到的血獸,完全不是一個水準。
  讓他想起他們躲在土丘下面,外面那些完成蛻變發出吼叫的血獸。
  叮囑樓蘭監督胖子修煉之后,艾輝便立即投入到瘋狂的修煉之中。
  強烈的不安,讓他更加專注。
  另一個原因,就是他被【北斗】深深吸引。
  樓蘭卻蹲在艾輝他們撿回來如同紅水晶般透明的螳螂甲殼面前,蒼白的面具露出的眼睛,一眨一眨,流露出濃郁的興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