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1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9)     

五行天164 血浪來臨

重賞之下必有勇夫。
  當府衙和松間院同時拿出實實在在的好處,前來報名的元修數量立即變得相當可觀。王貞也松一口氣,城外的異變,讓他心中不安至極。
  不過他看到艾輝的名字,還是有點意外,這個名字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但是他很快皺起眉頭,這個小家伙還是學員吧。
  他下意識否決,但是轉眼想到院長對艾輝的評價。院長說艾輝是他見過的最成熟的學員,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沒有一點少年的沖動。再想到他曾在蠻荒當苦力的經歷,或者他有什么自己不了解的獨到之處?
  這一點都不奇怪,能夠從蠻荒走出來的苦力,都有其過人之處。
  王貞收回自己的念頭,對現在的他來說,沒有什么比城外血海森林的情報更重要。
  院長已經安排夫子帶領學員們開始肅清城內的血獸,按照他設定的計劃,整個松間城將被分成二十個區域,每個區域都安排一批夫子和學員。
  今天已經發生了好幾場的戰斗,夫子和學員出現了不小的傷亡。
  院長專門跑到他這里,希望能夠換個方案,但是被王貞硬起心腸拒絕。王貞只希望通過眼下的低強度戰斗,讓大家開始逐步適應。適應的過程,一定會伴隨許多的生命的消失,然而王貞已經沒有其他選擇。只有這樣,大家才能夠面對今后更加艱難的處境,起碼大家也不會出現這次的崩潰踐踏。醉心章&節小.說就在嘿~煙~格
  艾輝沒有把螳螂背心穿在外面,他知道財不露白的道理。
  從府衙領取了同心蓮和影豆,他便自顧出城。參加的元修數量不少,他們有的是三五成群,也有和艾輝一樣的獨行俠。
  每個人都是目露精光,神情警惕,一看就是經驗豐富的老手。艾輝眼前一亮,這是他在松間城,第一次看到如此眾多的老手。不管府衙的警衛,還是松間院的夫子們,個個都是沒有實戰經驗的菜鳥新手。
  老手就是不一樣!
  艾輝對這次的行動充滿信心。
  這么多人參加,這次的偵察任務應該沒有什么問題,對于松間城的防守來說,是一件大好事。而且這么多的人,也能夠引開其他血獸的注意力。
  艾輝對血獸的了解比一般人要多很多,從萬生園開始,他就始終在暗中觀察血獸,觀察它們的變化。
  比如這次他們干掉的血螳螂,比起以前的血獸,實力有極大的飛躍,身體特征也有變化。以前的血獸都是通體血紅,但是血螳螂的甲殼,不僅通紅,還呈現出半透明的狀態。防護能力也大大增加。
  這些細微的變化,一般的元修不太會留意,而艾輝卻注意到,暗記在心中。
  血獸在不斷變強,然而到現在為止,血獸如何才能完成蛻變,蛻變能夠得到什么樣的好處,無人知曉。
  他希望自己能夠找到血獸蛻變的規律。
  當艾輝走出城門,看到眼前面目全非的森林血海,他一時為之失神。
  妖異鮮艷的紅色,一眼望不到邊際,往日湛藍的天空,有染上一層淡淡的緋紅,說不出的詭異可怕。高聳、茂密、厚實的森林,就像密不透風的紅色血墻,擋住所有窺伺的目光,像在遮掩什么可怕的秘密。
  艾輝在原地發呆了好幾分鐘。
  他感到一陣毛骨悚然,渾身發冷。他想象不出來,什么樣的力量,能夠締造眼前如此瘋狂、扭曲的一切。
  他終于明白為什么城主花費這么多,希望能夠得到森林內的秘密。
  當他看到這一切,他的想法和城主如出一轍,森林里一定是在醞釀著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  是要搞清楚!
  艾輝深吸一口氣,溫暖自己發冷的軀體,他目光中的畏懼一點點消失,眼眸恢復那如同黎明初升天邊的微冷蒼青。
  他邁開步伐,毅然朝前方的那座血色“城墻”走去。
  艾輝對這一帶很熟悉,以前他需要從這里前往懸金塔,走的次數多了,自然熟悉。但是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至極。也不知道懸金塔現在怎么樣了?這個想法在他腦海中一閃而逝,他的注意力便重新放到眼前。
  他在森林邊緣停下腳步。
  密不透風的雜草擋住他的去路,這些雜草大約兩米高,葉片就像劍一樣,通紅的葉片邊緣,細密而尖銳的刺,讓艾輝想起荒獸的獠牙。
  已經看不出來它們以前是什么品種。
  其他的元修紛紛從雜草上空飛進去,艾輝沒有這樣做。血獸對元力非常敏感,他們這樣做很容易驚動血獸。當然,元修大人們的實力強勁,自有手段,不需要他擔心。他人微言輕,說話也沒什么用,他不是多事之人。
  他找到一處比較隱蔽的地方,把外套脫下來,露出里面紅色的螳螂背心。
  龍脊火小心地撥開雜草,他毫不猶豫摸進去。雜草比他想象得要更加厚實,前進了十多米,依然是雜草。這些紅色的雜草,質地非常堅硬,撥開很費力。他曾試過用龍脊火切下一小段,葉片斷口出冒出鮮紅如血的汁液,那股熟悉的香甜,再次出現。而且艾輝注意到,香甜變得更加強烈。
  被切下的那半截葉片,顏色一點點變淡,幾分鐘后,變成枯槁灰色,輕輕一碰就變成散作飛灰。
  艾輝非常小心,沒有沾上半點的汁液。他忽然想到周小希,覺得很可惜,心中忍不住微微嘆息。那么強大的元修,十三部的精銳,就這么不明不白死了。
  在茂密的雜草中緩慢前行,走了大概一百多米,雜草漸漸稀疏起來。回想以前的地形,他記得前方就要進入深林。
  出于謹慎,艾輝捏碎了一顆同心蓮。
  沒有任何反應。
  他眼中閃過一絲陰霾,果然,同心蓮被隔絕了。府衙的猜測之一,被驗證了。還好府衙考慮到這一點,還專門為他們準備了影豆。比起道場的影豆,府衙提供的是軍用影豆,錄制影像不需要笨重的豆莢,而且影像非常清晰。
  他準備好影豆,繼續前行。到現在為止,一切還很順利,雖然沒有什么成果,但是也沒有什么意外。
  隨著雜草逐漸稀疏,高大的樹木出現在他面前。
  他呆住了。
  五十多米高的大樹,粗壯得需要幾人合圍的樹干,布滿丑陋的樹瘤,一條條扭曲的藤狀物,像是纏在樹干上,又好像嵌在樹干里面。頭頂的樹冠,厚實得就像毛氈,把天空遮得密不透風。一根根垂下的樹須,就像是榕樹,它們的另一端深入地面。
  前方忽然傳來一聲慘叫。
  艾輝陡然一個激靈。
  他小心避開這些樹須,飛快前進。
  一名元修被數不清的樹須纏上,樹須上面的須狀物就像無數細小的針,扎入元修的皮膚。
  接下來的一幕,讓艾輝臉色大變,后背陡然冒出一股寒意。
  樹須變得透明,宛如鮮血的紅色汁液,在里面汩汩流動,源源不斷注入到元修的體內。元修的尖叫戛然而止,他驚惶的臉龐松弛下來,目光變得迷離,露出享受和陶醉的神色。他的身體,就仿佛吹脹的氣球,皮膚變得透明,血管變得清晰可見。
  大樹發出嘩啦啦的聲音。
  毛骨悚然的艾輝轉過臉龐,發現整棵樹都在抖動。纏在樹干的藤根也變得透明,就像人類的血管,里面紅色的汁液,在汩汩流動。樹干上的樹瘤,也仿佛活過來,宛如一張張扭曲可怖的面孔。
  艾輝以為他在蠻荒已經經歷了時間最可怕的事情,但是此刻,他知道自己錯得多么離譜。
  他捏著影豆顫抖的手,暴露出他此時內心的恐懼。
  他不斷深呼吸,極力控制自己的心情,竭力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  不用看,那名元修已經沒有救了。
  而且敏銳的艾輝,察覺出這名元修身上,正在發生著驚人的變化。
  野獸感染血毒會變成血獸,如果是人呢?人感染血毒,會不會變成……
  血人?
  艾輝的心不禁一哆嗦。
  那樣的怪物,還能夠被稱之人嗎?完成蛻變的血獸,沒有失去靈智,它們變得更加強大,更加機敏。如果是血人呢?會變成什么樣?
  艾輝心中的恐懼不減反增,血獸都已經那么可怕,讓他們疲于奔命。
  如果是血人……擁有人類的智慧,和血獸的軀體……
  艾輝忽然想到血毒的名字——神之血。難道他們想創造出另一種人類嗎?
  不,這不可能!
  沒有人能夠做到!
  艾輝遍體生寒,眼中陡然浮現一抹狠辣,手上多了一把小劍,猛地用盡力氣甩出!
  啪!
  那名元修的腦袋,陡然炸開,紅色的汁液就像噴泉一樣,噴得老高。
  無論紅色汁液噴在樹干上,還是葉片上,都會瞬間被吸收。
  纏得緊緊的樹須松開,慘白沒有任何血色的尸體墜落在地。
  艾輝神情稍松。
  “你說,你殺了我一名屬下,該用什么賠償?”
  幽幽的聲音毫無征兆在艾輝耳邊響起,淡淡的香味鉆入艾輝的鼻中,微溫的呼吸氣息落在他的后頸。
  艾輝的瞳孔驟然收縮,渾身的寒毛就像是炸毛的貓根根直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