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3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3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3)     

五行天166 血林驚魂

艾輝眼前一片黑暗,他覺得自己被綁得像個粽子,全身被勒得緊緊。連嘴巴都被緊緊纏住,還好鼻子沒有被堵住,要不然路上就要憋死,被憋就太憋屈了。
  他感覺自己騰云駕霧就像在云端里飛行,忽起忽落,好像飄搖不定。
  難道這就是飛行的感覺?
  可實在談不上美妙啊。
  最初的驚慌恐懼占據他的身心,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,他已經逐漸從恐懼中掙脫出來。沒有那么恐懼,也就沒有那么慌亂,慌亂和恐懼也沒有半點用處,不能讓自己身上的藤條松開一點點。
  蠻荒的三年,對艾輝最大的改變,就是讓他學會了在危險的時候如何拼盡一切,而在無法改變之時如何坦然面對。命運就像是賭桌上的輪盤,誰也不知道下一秒會是什么。愿意的、不愿意的、能改變的和無法改變的,反正你總歸要出牌的。
  假若凡俗總是愚昧,所見不過是臨水觀月,那也只有平靜,才能看得更清楚一點。
  平靜下來的艾輝,腦袋就像是從冷凍中恢復,再次高速運轉,剛才和紅衣少女的對話,一句句在他腦海中浮現。他忽然覺得,紅衣少女的話里,有許多不盡不實之處。
  假若所謂血靈力真的是靈力,那他們完全不需要用這些手段,完全不需要血災。нéiУāпGê最新章節已更新
  修真者對待元修,有著太多的優勢。
  害死了這么多人,足以令人畏懼,但是同樣,也會引來無數的仇恨和死敵。恐嚇往往是虛張者的武器,實力雄厚之輩往往不屑為之,碾壓就是。
  倘若這群人的實力真的那么強,優勢真的那么大,沒必要弄得這么天怒人怨血流成河啊。
  十有八九是這小妞騙自己。
  長得漂亮的女人果然喜歡騙人,艾輝在肚子里腹誹。無力反抗的艾輝,決定給紅衣少女取個名字,以表示抵抗。
  叫什么呢?唔,一千塊?必須“一千塊”!哼哼,再漂亮有什么用?反正只值一千塊!
  艾輝在心里不斷畫著圈圈詛咒,腦子缺沒有停止思考。
  現在來看,血浪就是一千塊她們那一伙搞的鬼,目的是用這種方式制造一批實力強悍的戰士,目前的狀況是這種方法有很大的缺陷。對實驗者的要求很高。
  所有的元修都沒有成功。
  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,好吧,估計是成功不了,自己的天賦也不怎么樣。
  真慘,要變成大炮仗了,爆得都成肉渣,死無全尸啊,還那么丑……
  哎,萬一成功了怎么辦?自己就要成怪物壞人了,面對胖子他們怎么下得了手?胖子和傍晚還欠自己那么多錢,真是虧了。哦,對了,自己還欠面館小妞八千萬。算了,感覺還是當怪物有前途……
  滿腦子亂七八糟的想法,在艾輝的腦子里亂竄。
  他現在對松間城的前途更加不看好。
  如果“一千塊”用這種方法去制造一批血獸呢?不要多,只要十只弱小的血昆蟲的力量合而為一,就會變得很棘手。至于血螳螂那個級別的血獸,只要十多只,只怕松間城就要雞飛狗跳吧。
  嗯,現在已經到樹海深處了吧。
  “不好意思,讓你等了這么長的時間。”
  紅衣少女酥軟柔媚的聲音,聽在艾輝耳中,簡直就像是行刑的劊子手陰惻惻的冷笑。
  還是沒有成為元修,人生就要到終點了!
  還想著掌握自己的命運,真是無聲地嘲諷啊,所謂的夢想就要夭折。
  好吧,能躲活幾年,也算是賺到了,像自己這樣的小雜魚,有什么資格抱怨呢?這就是命運吧……注定要投降的人生那就只有接受了!
  麻煩把嘴巴上的藤條松一點啊……
  喂喂喂,我要投降,一千塊,哦不,美若天仙,我要投降……
  美若天仙的長官,你最忠誠的部下在這里……
  喂喂喂……
  然而紅衣少女并沒有聽到艾輝的心聲,自顧自道:“我覺得你那么有趣,一定是個不一樣的人,肯定和那些廢物不一樣。所以我給你準備了大餐呢。會很享受的呢,等你習慣了血靈力的味道,你就知道什么才是世間的美味。乖,一點都不疼。”
  柔柔的手掌拉過來一根拇指粗的樹須,噗,插進艾輝的手掌掌心。
  艾輝的身體一僵,劇烈的疼痛,讓艾輝的大腦一片空白。
  他還沒來得及反應,熾熱如巖漿的熱流,從他的傷口源源不斷灌注。他想掙扎,但是動彈不得分毫,他想慘叫,卻發不出任何聲音。
  柔若無骨的雪白手掌拿起艾輝的右手,看到他的手掌緊握著劍,便準備把他的劍摘掉。哪知道艾輝的手掌握得緊緊,無論她如何用力,都無法從他手上取下劍。
  “我喜歡倔強的人。”少女輕笑一聲:“越是倔強的人,更容易有越多的痛苦。血靈力的美味就最好的佳釀,痛苦就是最好的下酒菜。品嘗越來越多的美妙,體會越來越深的痛苦,我的第一位部下,就是這么與眾不同,好開心。”
  噗。
  拈起的另一根樹須,插入艾輝握劍的手背。
  紅衣少女滿意地看著面前被纏得嚴嚴實實的艾輝,無數的樹須,仿佛聞到腥味的蛇,從四面八方像艾輝游過來。
  周圍每一棵樹都更高更粗,樹須更多,樹干上的樹瘤也更加密集。樹瘤宛如活過來的人臉,在轉動扭曲。
  “真是期待呢。”
  越來越多的樹須扎入艾輝的身體,源源不斷的鮮紅汁液汩汩流入艾輝的體內。艾輝的身體不受控制的抽動,到后來變得一動不動,就像沒有知覺的尸體。
  時間一點一點流逝,一個小時過去,眼前的艾輝,依然沒有膨脹的跡象。
  紅衣少女眼中露出喜色,喃喃自語:“果然不愧是我挑中的部下。”
  她就像是欣賞最美的作品。
  忽然,遠處傳來一縷波動,她的臉色微微一變。但是很快恢復如常,妖冶嫵媚的臉龐,眉頭微皺,紅潤的小嘴嘟起來:“這是煩人,這個時候給人家找事。”
  但是她還是起身,看了一眼被無數樹須纏得嚴嚴實實的艾輝。
  歪頭想了想,她身形一閃,原地消失不見。
  飛掠出去十多米,她來到一棵大樹面前,大樹下密密麻麻的樹須,吊著一顆藤球。
  少女臉上露出一絲肉疼之色,但是還是咬牙伸手朝藤球上方的樹須憑空一劃。密集的樹須無聲而斷,藤球落在地面。
  少女飛到藤球前,小心把藤球外面剝開。
  一只青狼暈暈乎乎從里面爬出來。
  這只青狼體型巨大,就像一匹小馬駒。它的四腳靠腳掌的地方一片血紅,就仿佛四爪染血,鮮血般的紅色從它的四爪蜿蜒而上,組成繁復的紅色花紋,遍布蒼青色的狼身。
  青狼的眼睛,就像是紅色的寶石,晶瑩沒有半點雜質。
  它似乎對于自己被打擾感到非常不滿,齜牙咧嘴,但是等它看清楚來者是誰,立即乖乖趴在地上。
  紅衣少女有些心痛,青狼的完成度只有一半。這樣強行打斷血煉的過程,意味著青狼未來的實力難以增長。
  她很快恢復如常,有天賦的血獸,再怎么血煉,也比不上人。有太多事情,是血獸無法做到的。
  “小青,過來。”她招了招手,便朝剛才艾輝的方位飄去。
  青狼低吼一聲,便朝她追去。
  血煉完成一半的青狼,實力提升之大,也讓紅衣少女感到開心。青狼龐大的身軀,飛奔起來,悄然無息,快如閃電。
  青狼的實力,在這片血林,絕非一般的元修能夠抗衡。
  “小青,你守著他。不管是誰,靠近這里,都可以殺掉。”紅衣少女指了指半空中的艾輝,對青狼道。
  青狼嗚咽一聲,舔了舔紅衣少女的手掌。
  “小青乖,等姐姐解決了麻煩,讓你繼續血煉。”紅衣少女滿臉憐惜地撫摸青狼的腦袋。
  說完,她就起身,騰空而起,朝遠處飛去。
  她的速度奇快無比,空中飄過的一縷紅色殘影。
  青狼便趴在艾輝下方。
  艾輝仿佛掉進了巖漿里,全身都在燃燒。強烈的痛楚,就像潮水般,籠罩他全身。痛楚是如此強烈和清晰,有如煉獄,他無法躲避。
  這些熾熱的熔巖汁液,對元力有著天生的喜愛。它們從四面八方涌來,把艾輝的剛剛開辟沒有多久的手足宮和本命元府圍的水泄不通。
  艾輝的元力,一點點被吞噬,紅色汁液滲入他身體的最深處每一塊肌肉,任何一點元力,都是它們的獵物。它們就像是元力的生死仇敵,它們存在的意義,就是為了消滅元力,消滅元力的五府八宮。
  艾輝的手足宮和本命元府,一點點崩潰。
  雙足宮最先失守,緊接著是雙手宮,強烈的痛楚和絕望籠罩著艾輝,他付出那么多的代價、花費那么多的努力和汗水,修煉出的宮府,自己僅有的夢想,就這么眼睜睜一點點被紅色汁液吞噬。
  多么不甘心……
  當他的本命元府被紅色的汁液淹沒的時候,從未有過的絕望籠罩艾輝。在這一刻,他內心的絕望遠遠超出了痛楚本身。
  他跌落到深淵最底層,沒有一絲陽光、希望,只有無邊深沉的黑暗、陰冷。
  就這樣死掉吧,他對自己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