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

五行天167 重逢

艾輝渾渾噩噩,體內一片混亂。辛辛苦苦修煉出來的手足宮和本命元府,全都化為烏有。不僅如此,就連其他沒有開辟出來的宮,都被破壞。血毒滲入肌肉、骨骼的深層,從根本上改變它們的結構和組成。
  他的身體,從上到下、由內而外的每個角落,都在血毒的刺激下,正在發生驚人的變化,這是一場轟轟烈烈、喧鬧的蛻變。
  但是,有一個地方風平浪靜,那就是天宮眉心。
  血毒霸道猛烈,手足宮和本命元府,都迅速被攻陷,唯獨天宮始終穩如磐石。艾輝的臉龐,浮現密密麻麻的血色花紋,就連緊閉的雙目,都浮現細密的血紋。
  唯獨眉心處,空白如故。
  無論血毒多么猛烈洶涌,把天宮圍得水泄不通,但是天宮就是巍然不動。
  血紋并非靜止不動,而是像成群結隊的紅色毒蟲,在他身上不斷游走變幻,忽聚忽散。
  青狼抬頭看了一眼上方的艾輝,嚎了兩聲,似乎在表明自己的羨慕。嚎完之后,它又在地上,一副百無聊賴的模樣。
  距離艾輝被綁處幾百里外。
  紅衣女子看著面前一臉狼狽的男子,忍不住皺起眉頭,呵斥道:“怎么弄成這樣?”
  男子大約四十多歲,滿臉愁苦,看上去就像憨厚老實的農夫,但是全身都是傷痕,頭發散亂。
  男子不由苦笑:“遇到幾個硬茬。”
  “硬茬?”紅衣女子瞳孔一縮:“宗師?”
  “要是宗師,你就見不到我了。”男子一臉愁苦:“我的運氣不好,在血煉的時候,結果遇到了一小伙十三部的精銳。殺了幾個,但是有個特別難纏。”
  紅衣女子松一口氣:“不是宗師就好。”
  血煉的時候,是他們最脆弱的時候。這個時候,他們的實力,會跌到谷底,倘若遇到敵人,那肯定會非常狼狽。
  她不動聲色問:“你還要血煉?”
  男子臉上神情不變。依然一臉愁苦:“沒辦法,我的天賦比不上你們,只能多花一些功夫。”
  兩人雖然交談一副熟稔的模樣,但是相互戒備。兩人始終保持一定的距離。
  大家雖然屬于一個陣營,但是關系很微妙,彼此既是隊友,又是競爭對手。紅衣女子沒有想到對方竟然還堅持給自己血煉。
  哪怕是他們,血煉也有一定的危險。每一步都需要戰戰兢兢,如履薄冰。【神之血】霸道無雙,他們到底還是凡胎*,能夠承受的血煉也同樣有極限。一味的血煉,只會得到爆體而亡這個結果。
  血災之中,【神之血】唾手可得,力量如海,需要的是克制,而不是一味的精進。
  眼前的男子名為田寬,從她第一次見到。就是一臉愁苦的模樣。他不僅是他們之中天賦最差者,也是他們之中年紀最大者,大家都不知道為什么他會被選上。眾人之中,他是最不被看好者。
  然而誰也沒有想到,一輪輪的血煉下來,淘汰無數人,田寬反而堅持到最后,成為六人之一。
  到此時,已經沒有人敢小看他。剩下的最后六人,沒有一個弱角色。每人都是踏著無數尸骨才走到最后一步。
  只是她萬萬沒想到,田寬依然把【神之血】加之在自己的身上。
  他們的極限早就已經達到,需要不斷的修煉,才能夠再次提高極限。才能夠進行下一輪的血煉。盲目修煉,風險極高。所以大家都想著用這一批【神之血】,來制造一批屬下。
  田寬的行為,實在太瘋狂了!
  紅衣少女心中暗動,她覺得自己要重新看待田寬。太瘋狂的人,要么死于瘋狂。要么會讓所有人大吃一驚。
  “你可以抓一些學員,或者野獸。”紅衣少女淡淡道:“下次就不會這么狼狽了。”
  “還是算了。”田寬搖頭拒絕:“我習慣了獨來獨往。”
  紅衣女子看了一眼遠處的天空:“你的小爬蟲來了。”
  現在血海的上空,也變得越來越不安全。隨著飛禽逐漸完成血煉,元修想要在感應場的上空自由飛行,也會變得越來越危險。但是現在完成血煉的飛禽數量很少,還無法對使用云翼的元修構成什么威脅。
  樹林雖然危險,但是在天空,現階段還是比較安全的。
  紅衣少女看著不斷飛近的元修,神情自若。幾名十三部的普通精銳,她還是不放在眼里的。如果田寬不是在血煉之中,遇到麻煩,也絕對不會被這么幾個小爬蟲給弄得這么狼狽。
  “你欠我一個人情。”紅衣少女悠然道。
  “雖然不是太想,但是確實沒有辦法。”田寬苦著臉:“想要安安靜靜血煉都不行。”
  “是你自己想不開。”紅衣少女嗤笑道,她旋即有些不解:“難道你以后就一個人?你確定你一個人能做下來?”
  “習慣了一個人。”田寬淡淡道:“而且這么強大的力量,還是放在自己身上最安全。”
  “你一個人用不完這么多的神之血。”
  “和別人打交道太麻煩。”
  “不要壞了大事。”
  “放心,我可不想死。”
  兩人識趣地同時終止聊天,實在聊不下去。紅衣少女難以理解田寬的思維,寧愿自己獨自吸收根本無法吸收的力量。她心中暗自警惕,這是一個絕對不會相信別人的人。
  不過她也不會相信對方。
  活下來的六人,每一個都是從無數鮮血和背叛中活下來。
  紅衣少女也不再勸說,大家談不上多熟,而且能夠存活下來,都不是正常人,誰沒有點怪癖?
  李維極力催動自己的云翼,眼中就仿佛有一團火焰在燃燒,那是仇恨的火焰。
  他同行的其他同伴,為了誅殺此人,全都犧牲,只剩下他一人。他心中無比悲傷。在前線那么多年,早就見慣生死,但是像這次全隊覆沒,卻從未有過。但是他的戰友沒有白白犧牲。敵人同樣遭受重創。
  李維心存死志,哪怕自己赴死,也必誅此獠!
  他身體裸露在外面的皮膚泛著金屬光澤,就像是鋼鐵鑄造而成。渾身隨處可見一道道縱橫交錯的白色痕跡,有些白色痕跡。都隱隱看到血色,足以說明剛才那場戰斗的慘烈。
  厚實青銅色的云翼展開,【銅骨鳥】速度并不算快,然而一人一翼,逼人的氣勢迎面而來,殺氣四溢,仿若從神話中走出來的遠古戰神。
  “氣勢不錯!”紅衣少女眼前一亮,忍不住贊道:“沒想到兵人部,還有這樣的英豪。我還以為兵人部,都是一些鐵疙瘩。”
  田寬臉上愁苦依舊:“快動手吧。別瞎想了,他傷了我,還是死了好。”
  紅衣少女心中暗自惋惜,田寬說中了她的心思,她只好作罷。為了一個十三部的精銳,得罪田寬沒有必要。她和田寬身份平等,有這個人情在,她相當于多了一個隱性的盟友。
  也不錯,送了一份人情給自己,那就讓你死得痛快一點吧。
  紅衣少女身形一展。恍如一縷紅煙,奇快無比地飄向李維。速度之快,空中根本無法捕捉到她的身形,如霧似紗。
  殺氣騰騰的李維大吃一驚。他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有幫手。
  但是此刻,他卻來不及多想,泛著金屬光澤的手掌,就像一面厚實的鐵墻,轟然朝對方碾壓而去。
  “身手差了點。”
  紅衣少女輕笑一聲,有如一縷輕煙。不知何時飄到李維的身后。
  柔弱無骨的雪白手掌,悄無聲息印在李維的背上。
  李維的瞳孔猛地擴張,無比洶涌的力量,排山倒海般從后背碾壓而至。
  噗!
  他噴出一口鮮血,身體就像被一把重錘狠狠擊中,整個人就像呼嘯的隕石,朝下方轟然飛去。
  田寬的臉上露出笑意,眼角的殺意,無比猙獰。
  忽然,他臉上表情猛地一僵,李維的身影陡然在他的視野中放大。
  李維燃燒的眼眸中露出快意和果決,嘴角的血跡觸目驚心,他咧嘴一笑,露出雪白的牙齒殘留著絲絲縷縷的血跡。
  看到紅衣女子的時候,他就知道不妙,但是他沒有半點退縮的念頭。
  他的雙手合握,高舉頭頂,整個人就像一把高高揚起的重斧。全身最后所有的元力,不顧一切地瘋狂灌注進他的雙掌,他全身金屬光澤變得異常耀眼,就像銀液在緩緩流淌。他合握的雙手,亮起耀眼的銀色光芒。
  “去死!”
  怒吼聲中,田寬眼中的驚駭化作絕望,紅衣少女的臉色大變。
  田寬眼中的絕望瞬間化作暴戾,眉心陡然浮現一團淡淡的血紋,猶如旗幡。
  紅衣少女不能置信地看著田寬。
  始終愁苦的田寬,此刻卻如同換了一個人,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。平日佝僂的背脊挺直,渾身的皮膚變得溫潤如玉,從田間地里的老農,變成一位翩翩濁世的公子哥。
  田寬嘴角浮現淡淡的微笑,帶著一絲嘲諷,說不出的邪氣。
  他輕飄飄伸出手掌,輕巧托住恍如戰神重斧的銀芒。
  他嘴角的笑容驟然凝固。
  手中的銀芒轟然炸開,仿佛太陽綻放。
  昏迷的李維就像破敗的布偶,被氣浪拋飛,他的雙臂消失不見,淋漓的鮮血浸透破碎的袖子,灑落長空。
  “我要殺了你!”
  爆照的氣浪中,田寬歇斯底里的尖叫,幾乎要刺破人的耳膜。
  一道身影忽然從云層里沖出來,就像捕魚的鳥兒,精準無比地把李維抓住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陡然拉高,迅速沒入云層之中。
  紅衣少女下意識出手,忽然想到剛才田寬眉心的血紋,心中一動,止住身形。
  忽然,她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波動,臉色不由大變。
  那位置……赫然正是她剛剛來的地方!
 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  PS1:這一節在李維身上糾結了很久,這是個我很喜歡的角色。終于想清楚他命運的歸宿。
  PS2:過年的事情比較多,方方也準備休息一下,打打麻將充充電。從明天開始,方方也開始過年啦。給自己放五天假。初四,也就是11號,恢復更新。
  PS3:大家新年快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