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

五行天169 去死

劍胎的跳動,就像是永不停歇的心臟。
  繁復的血紋,像從千年歲月塵埃中鉆出來的紅色劇毒蟲蟻,在艾輝身上游走。大量的紅色血毒,不斷侵蝕著艾輝身體,絲絲縷縷的幽異甜香,從他身上散逸開來。
  暴躁、殺戮的力量,源源不斷從逐漸血化的身體產生。
  遍布艾輝全身的血紋,開始迅速縮小,它們從四面八方朝艾輝的眉心處坍縮。血紋變得更加嬌艷欲滴,蠢蠢欲動,沒一會,它們便化作一圈細密的火焰形血紋,圍住空白的眉心。
  血紋宛如一層薄薄鮮艷的血液,拼命地向眉心滲去,艾輝身上的香味變得更加濃郁。
  劍胎的跳動,開始變得緩慢,就像掉進了粘稠的血漿之中。
  樹須內的血毒流動更快,汩汩不斷。
  艾輝的身體,不斷滋生新的血紋,這些新的血紋不斷涌向眉心。艾輝的眉心,就像一個吸力強勁的磁石,吸引血紋不斷涌來。
  就在此時,沒有動靜的繃帶,突然開始悄無聲息沿著艾輝的身體游走。仿佛有一只無形之手控制著它們,一根繃帶從艾輝的頭頂纏下來,另一根從艾輝的雙足纏上去。它們纏得非常嚴實,層層疊疊,轉眼間,艾輝全身就被纏得密不透風,像粽子一樣。更加奇異的是,每一根樹須都被它們巧妙避開。
  一道血紋剛剛浮現在艾輝右掌,然后詭異的穿過艾輝的皮膚,浮現在手掌外的繃帶。
  它一無所覺,繼續沿著繃帶表面,朝艾輝的眉心處涌去。
  似乎一切和剛才沒有什么不同。
  它游走到艾輝的手肘時,它的色澤變得黯淡許多。
  游走的血紋邊緣,比發絲還細百倍的血絲,就像一只只微小如塵的螞蟥,吮吸著它的血液。鮮紅明亮的血紋,顏色逐漸變淡。變成灰亮。
  原本不堪重壓的劍胎,仿佛也嗅到了勝利的氣息。在血紋出現在繃帶上的時候,它驀地靜止,一秒之后。它開始跳動,以更快的頻率跳動,淡淡而凜冽的劍之氣息從艾輝的眉心彌漫開來。
  同時彌漫開來的,還有一股吸力。
  星星點點的透明光芒,從血紋中飛出。化作一縷細芒,沒入艾輝的身體。當它沒入艾輝的身體時,一縷微不可察的劍鳴,驟然響起。
  原本只是顏色變淡的血紋,連光澤都變得更加黯淡。
  每往前一點,血紋就會變得灰敗幾分。當它游走到艾輝的肩膀處,色澤已經變成枯灰。
  枯灰的血紋,化作一縷輕煙,從繃帶上升騰而起。
  裹得像木乃伊的艾輝,全身散發著一縷縷灰色輕煙。
  和血毒的香甜不同。灰色輕煙腥臭無比,觸碰到樹梢的血紅樹葉,樹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灰敗。
  源源不斷的血毒汩汩而來,艾輝周圍籠罩的灰煙愈發濃密,遠遠看上去,就像一個灰色的繭。
  下方的青狼抬頭看著上面,眼中流露出疑惑,上方的變化,遠遠超出了它能夠理解的范疇。但是灰色煙團的氣味,讓它本能地有些畏懼。更讓它畏懼的是灰色煙繭內。好像藏著什么怪物。
  它后退了幾步,四下張望,看到周圍沒有什么變化,心頭的不安也逐漸消散。重新趴在地上。
  不知道過了多久,艾輝從渾渾噩噩中醒轉過來。
  他是被一種很奇特的聲音喚醒,這是一種他有些陌生、又好像在哪里聽過的聲音。仔細聽了一會,他終于明白這是劍鳴,只是他從來沒有聽過像這樣綿綿不絕的劍鳴。
  是在做夢嗎?
  在劍修道場的時候,他就經常做這樣的夢。會夢到高聳入云的瓊樓宮殿,會夢到踏劍飛行有如流星的劍修,會夢到巍巍高山倒映在蒼穹的閃光劍陣,會夢到各種新奇的靈獸,會夢到飛天遁地……
  會夢到那些神奇的劍典,那些傳奇的飛劍,那些曾經令整個天下為之震顫發抖的名字。
  他很久沒有做過這些離奇的夢,少年無憂無慮的童真和好奇,總是在歲月和現實中被磨礪消散。
  人的心境和年齡有關,但是和經歷關系更加密切。艾輝沒有過愛幻想的年紀,卻經歷過不敢幻想的生活。
  當艾輝聽到綿綿不絕的劍鳴,第一反應就是自己在做夢。
  片刻后,他反應過來,不是做夢。
  因為他感覺到劍胎的跳動,強有力的跳動,前所未有的有力。綿綿不絕的劍鳴,就是從劍胎中傳來,穿透他的身體,他甚至能感受到全身的肌肉,都在劍鳴中輕輕顫動。
  也不知道是不是眼前一片黑暗的緣故,對身體的感受愈發清晰和敏銳。絲絲縷縷的細流,就像龐大的魚群,在他體內游動。劍胎的每一次跳動,都能引起它們的顫動。
  艾輝有些吃驚,這是什么?
  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細流,他能感受到它們所蘊含的力量,這種力量和他之前見過的任何一種力量都不相同。
  好吧,其實他也沒有見過什么其他的力量,艾輝有些自嘲。
  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,這些數量驚人的細流,和他以前修煉的元力截然不同。難道是一種全新的元力?
  艾輝不太確定,在元力修煉方面,他只是剛剛擺脫菜鳥的身份。
  這世上有著太多他沒有見過的元力。
  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,自己要想辦法脫困才行。
  艾輝清醒過來,他嘗試著掙扎,發現自己對身體完全失去控制,身體動彈不得分毫。
  艾輝沒有慌張,比這更艱難的處境他都遇到過。
  一定可以找到辦法,他在心中鼓勵自己。
  他開始仔細檢查身體,然而他越檢查身體,心中的越發驚異。
  體內的五府八宮全都被破壞殆盡,這不奇怪,昏迷前發生的事情他還有印象,血毒對他身體的破壞巨大。
  難道這些細流是血毒?
  不對,血毒透著狂躁、暴戾,體內的細流卻是非常平和,甚至比他修煉出來的金元力還要平和。
  細流是從外面滲入自己的身體。外面……
  艾輝這才感覺到緊緊包裹自己的繃帶,說起來也奇怪,他的意識毫不費力進入繃帶。
  他仿佛進入另外一個世界,濃郁的血腥味。迎面撲來。
  濃郁粘稠的鮮血,一眼望不到盡頭。血海狂暴無比,一道道百丈的血浪,忽然拔地而起,仿佛隱藏在海底的怪物伸出長長的血舌。舔舐天空。
  天空一道道血紋倒映,如同流水般淌過。
  每一道血舌舔舐天空,都會從天空拉來一道由無數絲絲縷縷血光構成的血瀑布,
  艾輝看得心悸神搖,只看了一眼,他覺得自己的心神就有幾分渙散,連忙收斂心神。
  血光給他的感覺非常難受,他本能地不喜歡這些血光。
  天空的血紋在變淡。
  血繃帶種種異狀在他腦海中閃過,他愈發肯定血繃帶是修真時代的血煉之物。修真時代真是厲害啊,他在心中感嘆。隨便一件其貌不揚、名不見經傳的破布,都有如此神威。
  目睹血紋的變化,艾輝也終于知道,體內的那些細流是從何而來。
  血繃帶抽走了血毒中的血光,而在劍胎的作用下,血毒中剩下的力量,就是那些細流,沒入艾輝的身體。
  艾輝忽然心中一動,他想起紅衣女子提到過的一個詞。
  血靈力。
  當時他覺得紅衣女子要么是在說謊,要么是血靈力并不是真正的靈力。有著某種致命的缺陷。
  如果血毒真的是血靈力呢?
  這個想法一冒出來,艾輝便不自主順著想下去。紅衣女子還說過一個詞,血煉。
  如果血毒真的是血靈力,想必和血煉有關。血繃帶為什么能夠吸收紅色的血光?因為血繃帶也是血煉門派之物,那么它吞噬的是其中血物。
  有許多劍典曾經提到過血煉之法和血煉門派,血煉門派在修真時代也是旁門左道,他們很多修煉的方法都非常殘酷,比如用活的靈獸來修煉,更極端的甚至用活人祭祀。在很長的時間。血煉門派都被視作魔道,被正道所不容。
  血繃帶吞噬的應該就是血毒里面的和血相關的東西,它聞到了它最喜歡的氣息。
  血靈力除去血煉相關,還剩下什么?
  艾輝心神猛地一震,答案呼之欲出。
  靈力!
  這個答案足足讓他愣了好一會,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,自己會得出如此匪夷所思的答案。但是除此之外,他實在想不到其他的答案。
  靈力啊,那可是靈力啊,曾經締造了無比輝煌的修真時代如今早就消散得無影無蹤的靈力啊。
  艾輝陡然激動起來。
  往日的冷靜,在這一刻不翼而飛。是的,修真時代的光芒,還沒有被人們徹底忘卻。擁有靈力,意味著他可以用處劍典的那些神奇無比的劍訣。
  艾輝強迫自己冷靜下來。
  是的,靈力再厲害,自己還在危險中。
  他嘗試催動劍訣,像通過這樣的方式脫困,但是很快他就發現自己實在太天真。體內的靈力確實有反應,但是它們根本無法運轉,因為艾輝的經脈從來沒有鍛煉過。修真的體系縝密而嚴謹,靈力、經脈、法訣、飛劍,一環扣一環,任何一環的缺失,都無法產生作用。
  艾輝心中苦笑,但是隨即他就恢復平靜,好吧,還是那句老話,比這更艱難的時刻都經歷過,這些算什么?
  冷靜下來的艾輝,開始思考這些“靈力”怎么才能發揮作用。
 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  PS:過完年回來啦!先把上次欠的雙更補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