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0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0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0)     

五行天170 劍胎和繃帶

“靈力”的真實性值得商榷,這只是艾輝的一個猜測。
  不管它是不是“靈力”,艾輝需要思考的,都是如何才能把它利用起來,這才是他迫在眉睫的問題。
  可惜,自己的五府八宮全都被破壞。
  昏迷前的艾輝萬念俱滅,所有的付出和夢想都飛灰湮滅。從昏迷中醒來之后,那如墜深淵的絕望消散不少,求生的本能重新占據他的心。
  不對,五府八宮沒有全部被破壞,還有一宮保持完好,劍胎所在的天宮。
  如果本命元府沒有被破壞,他還會考慮如何才能修復其他七宮。本命元府是五府八宮的基礎,是元力修煉的基礎,基礎完好,其他總能想想辦法。然而現在本命元府被徹底摧毀,其他七宮自然也就沒有修復的可能。
  等等,其他七宮……
  一道閃光在艾輝的腦海中閃過,他像是抓到什么。
  七宮……七宮……
  艾輝苦思冥想,終于想到那道靈光,也知道為什么七宮會讓自己靈光一閃。
  【北斗】不就是需要七宮嗎?
  他心中一動,沒錯,就是【北斗】。【北斗】剛剛到手,他還沒有來得及細細研究。他得到的【北斗】是初創者留下來的原版,里面有著許多初創者的體悟,所包含的信息數量之多,超出了艾輝的理解范疇。
  他沒有想過馬上使用,而是打算再消化一段時間之后,才完成最后一步。
  沒有人會直接去觸碰原版的傳承,這樣不僅容易浪費那些寶貴的體悟,還非常危險。
  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循序漸進的道理,對于一個從來沒有接受過相關知識的新手來說,突然接受這么多的信息,就像干渴的旅人把自己丟進巨浪里。不僅難以解渴,反而隨時可能淹死。
  但是此刻,已經容不得他慢慢研究,現在是生死關頭。
  沒有時間可以猶豫,也沒有什么值得猶豫。
  艾輝毫不猶豫把自己的心神探進【北斗】,就像戳破了一個水球。
  然而水球里沖出來的不是涓涓細流,而是滔天洪流,艾輝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,就被無數信息和體悟組成的洪流吞噬。
  艾輝的意識瞬間變得恍惚。
  無數似是而非的感覺,無數陌生又熟悉的感覺。涌上他心頭。不知道過了多久,恍恍惚惚中,自己的意識在別人的世界浮沉,就像一片無根的枯葉,在大海上茫然無序地浮沉飄蕩。
  在他的意識探進【北斗】傳承中的瞬間,他體內緩緩流淌的細流,就像被一只無形之手攪動。
  平和的細流,變得激蕩不休。
  然而就在艾輝恍惚的時候,另一處的動靜更大。天宮的劍胎。
  劍胎的跳動頻率忽然變得慢了下來,然而變得更加有力,就像低沉的大鼓,每一次跳動。都讓體內的細流為之顫動。
  “靈力”從艾輝的肺部出發,經過周天遠轉,從艾輝的手臂,流入龍脊火。然后倒流回來。
  如果艾輝此刻保持清醒,一定會驚訝地發現,“靈力”的運轉路線。和他平時修煉劍之元力,一模一樣。
  回流的“靈力”多了一股鋒芒的味道,比起元力大約有五分之一被劍胎吞噬,“靈力”幾乎完全被劍胎吸收。
  劍胎一點點的壯大,鋒芒的氣息越發凜冽。
  當劍胎壯大到黃豆大小,便不在膨脹,但是它依然沒有停止吸收劍之“靈力”,淡淡的花紋出現在劍胎的表面。而隨著不斷吸收“靈力”,劍胎表面的花紋變得更加清晰、精致,構成一把長劍的形狀。
  長劍花紋出現后,劍胎便不再吸收劍之“靈力”,原本鋒芒的氣息,也迅速內斂起來,在艾輝的眉心滴溜溜的轉動,看上去就像一顆再普通不過的種子。
  回流的劍之“靈力”,依然會流入劍胎,劍胎仿佛對這些“靈力”失去興趣,有多少“靈力”流入劍胎,就有多少流出來,繼續沿著固定的周天運轉。
  加入到周天運轉的“靈力”越來越多,每一個周天,都會經過一次天宮,都會穿過一次劍胎。
  而每經過一次劍胎,“靈力”就會變得粘稠幾分,鋒銳的氣息增強幾分,周天運轉也變得越來越緩慢。
  不知道多少個周天,“靈力”粘稠得就像熔漿,它帶著森然劍意,緩緩流入艾輝的肺府。它們沿著殘破的肺府內壁,緩緩流淌,涂上一層粘稠“靈力”。不斷涌入的“靈力”,讓肺府的內壁愈發厚實,不斷累積。
  這些粘稠的“靈力”經過劍胎一個又一個周天的強化,蘊含著無比精純的劍意。隨著“靈力”越堆越高,艾輝的肺府也在悄然發生變化。
  “靈力”仿佛天生便具備滋養血肉的能力,一部分“靈力”滲透進肺府內壁,它開始煥發生機。當整個肺府都被“靈力”注滿,殘破的肺府逐漸被修復。
  這些“靈力”中所蘊含的劍意,也被肺府吸收。
  原本殘破的肺府,就像一個四處漏風的風箱,當破損之處被修復,風箱便開始鼓動氣流。艾輝的呼吸,讓肺府有節奏的擴張收縮,原本緩慢流淌的“靈力”,頓時加快速度。
  左手宮以同樣緩慢的節奏被修復,右手宮、左足宮、右足宮都以同樣的方式被修復,劍意也同樣被它們吸收。
  和手足四宮不同,艾輝的門海地三宮本來沒有被開辟。但是血毒幫了艾輝的忙,滲透力極強的血毒,不僅破壞了艾輝的手足四宮,就連門海地三宮也被它直接闖入,并且破壞。
  “靈力”的周天運轉經過門海地三宮,沿著三宮的殘**,流入其中。
  門海地三宮,就像三個殘破的水庫,注入其中的“靈力”,在開始逐漸修復三宮。艾輝打死想不到,自己的門海地三宮會以這樣的形式開辟。
  破而后立。大概這就是最好的詮釋。
  當七宮成形的時候,艾輝身體一震。
  在別人世界浮沉,就像是無根之萍。而就在突然之間,飄蕩的浮萍突然生根。那些熟悉的體悟和信息,一下子找到去處,始終有隔閡的身體,突然變得無比熟悉。
  艾輝開啟了【北斗】傳承,海量的信息和體悟沖擊他的心神,讓他一片恍惚。更無奈的是,他的身體沒有七宮。那些熟悉的體悟,偏偏無處可去,無處可試。
  就好像突然出現對劍的體悟,可是手上卻沒有劍,無數體悟就像是堵塞的洪水,這也進一步加劇了他的失神和恍惚。
  直到“靈力”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,重鑄了艾輝的肺府和七宮,那些海量的體悟,才一下子找到了實施的目標。
  如果艾輝此刻清醒。一定會驚訝地發現,自己的七宮在微微顫動,以同樣的頻率在震動。
  震動越來越強烈,體內的“靈力”就像沸騰的開水。
  艾輝就在這樣的震動中清醒過來。醒轉過來的第一感覺,他自己快要被撐爆!
  體內的“靈力”本來就已經處于滿溢的狀態,而此時七宮同振,體內的“靈力”立即變得激蕩不休。
  恐怖的氣息。從艾輝體內散逸開來。
  原本在地上趴著的青狼,突然抬起頭,前爪不安地刨地。盯著上方的灰色煙團,嘴里發出低沉兇狠的嘶吼,它感覺不對。
  艾輝的氣勢在不斷攀升。
  原本纏著艾輝全身的繃帶,就像是受驚的蛇,嗖地縮回原來的地方。
  扎入艾輝身體的樹須,嘭嘭嘭,不斷化作飛灰,艾輝的皮膚上竟然光潔如初,看不到半點傷口。
  北斗……
  艾輝終于有點明白,為什么北斗需要七個強宮。等他反應過來,已經晚了。【北斗】傳承內殘留的體悟,哪怕經過這么多年,消散許多,但是依然強大無比。
  他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,身體的本能就接管了一切。
  七宮的震動在以驚人的速度增強,艾輝的氣勢也在瘋狂攀升。
  青狼驚駭無比地看著灰色煙團,里面的流露出來的氣息,讓它本能地敬畏和恐懼。
  嘴里低沉的咆哮,早就變成驚恐的嗚咽,它的四肢瑟瑟發抖,上方傳來的可怖威壓,全方位壓制它。就連它身上的血紋,也開始有不穩定的趨勢。
  最終,恐懼戰勝了對命令的服從,它轉身奪路狂奔。
  而就在遠處的紅衣少女臉色大變之時,另一個方向的松間城,同樣被驚動。
  城主和院長幾乎第一時間升空,之后不到半分鐘的時間,松間城所有擁有云翼的元修,全都飛上天空,一臉駭然地望向森林血海深處。
  師雪漫亦是面露恐懼。
  恐怖的氣息,就像從遠古爬出來的兇獸,天生便帶著震懾人心的威嚴和力量。
  無比壓抑的氣氛,籠罩在每個人心頭。
  在遠處山的另一頭,叢林的深處,半空中灰色煙團中的艾輝,全身的肌肉都在扭曲,他感覺自己要爆炸了。
  北斗的威力強勁兇悍,更要命的是他體內的“靈力”。
  如果這真的是靈力……
  艾輝猛地睜開眼睛,強烈的光芒,幾乎要出他的眼睛中溢出來。他已經撐到極致,如果自己體內真的是靈力……那么請問,它們的威力是元力的多少倍?
  該死,課上沒學過!夫子沒教過!
  艾輝猛地一咬牙,他決定用最簡單最粗暴的方法,來把體內失控的“靈力”發泄出來。
  半空中的艾輝調整姿勢,雙手抱劍在懷中,背部朝下,就像一顆隕石,重重墜向地面。
  那么請問,以該姿態,該靈力強度,催動【魚拱背】,威力幾何?
  耳畔的風在呼嘯。
  艾輝瞪大眼睛,滿腦子都只有一個念頭。
  媽蛋,還是沒學過的……
  后背傳來觸感的瞬間,他的身體本能一張,洶涌沸騰的“靈力”,涌向他的背部。
  修煉過無數次的粗淺招式
  ——【魚拱背】。
  轟然爆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