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

五行天171 北斗帶來的狀況

體內幾乎快把他撐爆的“靈力”,被艾輝一股腦轟入地面,全身頓時說不出的舒爽。
  轟!
  地動山遙
  身下堅硬的地面,立即化作齏粉,周圍地面的泥土就像拱起的地龍,轟隆向四周碾壓而去。所過之處,一片狼藉。
  更致命的是突然爆開的灰色煙團。
  揚起的灰色氣浪帶著攝人心魄的尖嘯,猶如颶風,橫掃四周。
  灰色氣浪就像死神的鐮刀,所過之處,皆是死亡、枯朽。
  青狼瘋狂的奔跑,身后的灰色氣浪,就像滔天的巨浪,呼嘯碾壓而至。
  一個又一個的樹須藤球在它視野中倒飛,已經有一絲靈智的青狼知道每一個樹須纏繞的藤球里面,都有一只像它一樣的血獸。
  灰色就像丑陋可怕的霉菌,在藤球上蔓延。藤球內的氣息,越來越微弱,直至消無。
  有一只藤球內的血獸似乎察覺到危險,強自從藤球中掙扎出來,灰色的氣浪呼嘯而過,它的身體陡然僵住,灰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它身上蔓延,當最后一塊紅色被灰色覆蓋。砰,灰色的血獸爆成一團灰塵,紛灑而下。
  青狼的眼睛內,恐懼越來越深,全身的血紋開始龜裂,它的腳下出現紅色的光芒,速度陡然增加。
  如果從天空望下去,灰色的圓形,就像泛開的漣漪。灰色的死亡漣漪,在紅色的血海之中,越來越大。
  整個紅色山谷,無處幸免,留下一個直徑超過十公里、觸目驚心、巨大的灰色死亡之圓。
  灰色死亡之圓正中心,一道灰色煙柱高聳如云,凝而不散,就像一條張牙舞爪的灰色巨龍。
  狂奔到山巔的青狼,全身血淋淋,鮮血從它的皮膚中沁出。看上去就像一條血狼。它喘著粗氣,死死盯著化為灰色的山谷正中心,那個從泥土中爬出來的身影。
  恐懼,它的眼中只有恐懼。
  宛如灰龍的煙柱。從他后背升騰直沖如云,成為那個并不算強壯身影的背景。那一刻,在青狼眼中,那是死神剛剛從地獄的泥沼中爬出來,來到這個世界。
  艾輝頭暈眼花。灰頭土臉爬起來。腳下的泥土,不,全都成為泥粉,比面粉還要細的泥粉。
  他一臉茫然地環顧四周。
  密密麻麻的血色植物消失不見,四周成為灰色的荒野,所有的植被都消失不見,只有厚厚的灰色堆積物,像是焚燒之后的余燼。
  艾輝這才知道,自己置身在一處山谷。
  這是剛才自己造成的?
  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但是他只呆了一秒。就跳起來拔腿狂奔。
  不趁著一千塊不在趕緊逃命,難道還等著她回來?
  一千塊的實力深不可測,他絕對不想再遇到。
  艾輝很快感覺到自己身體的一些變化,最直接的地方,就是他狂奔的速度,比以前快得多。森林里安靜無比,艾輝心里發毛。
  這個鬼地方,一秒他都不想多呆。
  辨別了一下方向,他全力狂奔。讓他感到慶幸的是,沿途的森林他沒有遇到一只血獸。但是一想到一千塊能把血獸的力量集中起來。他就覺得一陣毛骨悚然,越加發力狂奔。
  松間城上空的城主和院長注視著遠處的煙柱,臉色發白。不光是他,身后的元修們個個臉色煞白。松間城內一片恐慌。
  剛才轟隆巨響,就像打雷一般,而地動山搖,松間城更是全城都感受到。
  “難道是哪位大師出手?”院長緊張地吞了吞口水,眼中閃過希冀的光芒。
  如果有大師出手,那他們就有救了。松間城有大師。可惜不是戰斗類大師,而是刺繡大師。
  想想城內的幾名身份尊貴的年輕人,有大師前來營救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。
  王貞要鎮定許多,但是眼中的恐懼,還是暴露他內心的不安:“如果是大師路過,一定會過來。我們靜觀片刻就知道。”
  他沒有院長那么樂觀。
  他的腦海中全都是探哨從城外森林里帶回來的影像,到現在為止,只有三名探哨回來。而成功帶回來影像的,只有一位。接下委托任務的元修,足足有四十六人。
  四十六人,只有三個人活著回來,哦,是四個。
  王貞的目光注意到一個從森林里沖出來的身影,有點眼熟。王貞很快認出來,是艾輝,是個劍術很出色的小家伙。
  王貞注意到艾輝全身都是泥土,灰頭土臉,看上非常狼狽,應該是吃了不小的苦頭。但是能活著回來,小伙子運氣不錯。
  當艾輝沖出森林看到松間城門的時候,他差點喜極而泣。
  很快就有一位元修出城接應他:“成功了嗎?影豆呢?”
  “影豆?”艾輝苦笑:“光顧著逃命,沒錄到。”
  可惡的一千塊!
  要不是那個該死的女人,自己就能完成任務。當時自己光顧著和一千塊拼命,哪里還顧得上影豆?艾輝想到當時的場景,覺得自己能夠揀回一條小命,已經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,影豆的遺憾頓時小了許多。
  元修臉上明顯露出失望之色,他朝天空的城主搖搖頭,還是盡職地詢問了森林里的情況,得到的內容和其他幾位活著出來的探哨沒有太大的出入。
  元修大人還是把準備好的獎勵遞給艾輝,在這個時候需要的是千金買骨。
  獎勵異常豐厚,艾輝看到獎勵的物資,本來有些沮喪的臉頓時明朗起來,基本上都是他們現在最缺的東西。
  王貞的經驗豐富,知道越是損失慘重,獎勵就要越豐厚。否則下次誰敢再來?
  當艾輝回到兵鋒道場,得到師雪漫等所有人的歡呼。從艾輝離開開始,他們便始終提心吊膽,雖然一天還沒有過去,但是大家已經覺得度日如年。
  此時看到艾輝安然無恙,所有人提在嗓子眼的心,終于放了下來。師雪漫和端木黃昏等人,驀然驚覺,不知不覺中艾輝已經成為大家的主心骨。
  正在苦練的胖子一看,也想湊過來,艾輝眼睛一瞪,喝到:“繼續練!不能停!”
  胖子的臉頓時耷拉下來。
  “外面什么情況?剛才是怎么回事?”端木黃昏忍不住問,又是好奇又是擔心。
  他的問題立即吸引大家的目光,剛才城外的動靜之大,大家都受到驚嚇。
  師雪漫注意到艾輝滿身的泥土灰塵,雖然沒有傷口,但是可以看得出來頗為疲倦,便關切道:“你先去休息吧,等休息好了再說。”
  端木黃昏頓時有些不好意思,也跟著附和。
  艾輝的精神確實有些透支,大半天的經歷之復雜多變,數度在生死邊緣掙扎,劫后余生的松弛,也讓疲倦如同潮水般涌來,眼睛有些睜不開。
  他向大家打了個招呼,便回到房間,倒頭便睡。
  山谷上空。
  急匆匆趕來的紅衣少女看著腳下一片灰色的山谷,臉色鐵青,指甲狠狠掐進肉里而渾然未覺。
  她所有的心血,全都灰飛煙滅。
  除了強制中斷血煉的青狼,她在附近搜尋到的所有素質出色的血獸,全都在這座山谷之中。
  血煉并非今天才開始,當時出于隱蔽和安全的考慮,她把血煉放在這座山谷。她性格挑剔,并不喜歡太多的血獸,挑選的標準非常高,搜尋血獸花費她很多的力氣。
  可是如今,什么都沒有剩下。
  她逐漸從憤怒中冷靜下來,那個家伙的實力如何,她很清楚。怎么想,他也沒有能力折騰出這般動靜。
  眼前的灰色煙柱在空中張牙舞爪,凝而不散,散發著她不喜歡的味道。
  不光是煙柱,整個山谷都有一股讓她本能厭惡的氣息。
  她降落下來,彎下腰來,仔細察看腳下灰色的余燼。
  不是焚燒,她在心中判斷。
  不知道為何,這些灰色的余燼,總是讓她隱約有些熟悉,但是更多的卻是厭惡。比起熟悉感,厭惡感要強烈得多。
  整座山谷的地面就像被犁過一遍,她面色凝重朝煙柱走去,她記得很清楚,這就是那個家伙的血煉之地。
  她忽然停下腳步,她注意到腳下的異狀。她再次彎腰,伸手抓起一把泥土,她的臉色變了。
  沒有砂礫,沒有碎石,沒有結塊,手上的泥土細膩得就像面粉。
  回想起剛才可怕的波動,看來那一擊是攻向地面。
  她無法想象什么樣的攻擊,能夠形成眼前的景象。山谷的泥土并不厚,只有薄薄的一層,地下是堅硬的巖石。
  她心中一動,忽然紅色長袖一揮。
  呼!
  山谷內狂風大作,狂風把泥土粉末和灰色余燼卷上天空。
  紅衣少女面無表情,繼續揮動紅袖,一層層虛浮的泥土,不斷離開地面。地底的原貌,呈現在她的眼前。
  地底七米,堅硬的花崗巖層,一個巨大的不規則深坑。
  深坑的正中,有一條,長達九米的淺槽,上面有一節節的深痕。
  那是背部的脊柱,旁邊的有深淺不一的凹痕,那是后背的肌肉,它們如此清晰,哪怕深入地底七米,哪怕在堅硬的花崗巖。
  紅衣少女呆若木雞,她想過是拳頭,是腳,是什么驚世駭俗的殺招。
  竟然是背……
  有什么背部的招式,能夠強悍到這地步?
  無數疑問在她腦海中盤旋,最終化作一個疑問。
  他到底是誰?手機用戶請訪問http: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