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1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19)     

五行天172 巨人之背

松間城注定要失望,他們等了許久,也沒有等到大師的到來。
  院長眸子黯淡下來,掩飾不住的失望。
  王貞心里也失望得很,但是臉上看上去卻非常平淡,他看了一眼院長,沉聲道:“走吧,我們去研究一下帶回來的影豆,看看里面現在到底是什么情況。”
  院長強打精神,擠出一個笑容。
  付出了如此重大的損失,才得到的影豆,它的珍貴性如何強調都不過份。
  這次的會議規模空前,松間城所有有頭有臉有聲望的人物都被召集而來。王貞很清楚,接下來的戰斗如果得不到他們的支持,松間城沒有任何勝算。
  偌大的會議室被擠得滿滿,但是此刻,卻一片死寂,沒有半點聲音。
  每一位參與會議的人,此刻都是臉色慘白如紙,滿臉駭然地看著上面播放的影像。仿佛有繩子勒住他們的脖子,讓他們感覺到呼吸困難。
  那些丑陋猙獰的植物,就像是從另一個世界而來。不,它們應該生長在地獄。
  粗壯的樹須,就像巨大的血管,甚至可以看到里面有紅色的鮮血在汩汩流動。
  會議室響起一片驚呼,許多人情不自禁站了起來。
  “老天,那是什么?”
  нéíуапGě.сОМ
  “里面是鮮血嗎?太可怕了!這還是樹嗎?”
  就連見慣了各種奇怪植物的木修,也是臉色發白,眼中盡是駭然。眼前的影像,他們仿佛嗅到了濃郁嗆鼻的血腥味,他們也想不出,為什么城外的植物會變成這般恐怖的模樣。
  而當一名元修被樹須纏住,那些密密麻麻垂下的樹須,像蛇一樣揚起,所有人的后背陡然升起一股寒意。
  好幾個椅子翻倒,癱坐在地上的人,牙齒在不斷打顫。
  沒有人笑話他們,此刻每一個人,都是睜大著驚恐的眼睛,大家終于明白為什么會有如此慘重的損失。
  被樹須纏上的元修一開始在拼命掙扎,但是隨著紅色的汁液源源不斷注入,他的掙扎越來越微弱。他臉上開始浮現紅暈,目光變得迷離,露出享受的表情。尤其是他的嘴角,竟然是在笑,無比滿足和享受的笑容。
  透過插在他身體上密密麻麻的樹須,汩汩流淌紅色汁液散發的紅色熒光,倒映在他臉上,讓這份笑容透著難以言喻的詭異和陰森。
  眾人的心臟就像被一只無形的手死死攥住,無法跳動。
  他們頭腦一片空白,忘記呼吸,渾身汗毛根根直樹。
  嘭!
  那道詭異陰森的笑容,陡然在他們面前爆炸,大家不約而同一個激靈。等他們回過神來,恰好看到像天女散花一樣爆開的血肉。
  嘔……
  近一半的與會者捂著喉嚨,彎腰嘔吐不止。會議室彌漫著嘔吐物難聞的氣味,但是此刻,沒有人在意。那些沒有嘔吐的與會者,此刻死死盯著影像,臉白得像紙,他們的手和腿,在不受控制地顫抖。很多人想逃離這座會議室,但是他們的雙腿已經不聽使喚。
  王貞神情嚴肅,對于大家的反應,他沒有半點嘲笑的意思。
  當他第一次看到這段影像的時候,他的表現比這些人強不到哪里去。他曾經以為自己經過血海尸山,這世上已經沒有什么東西能夠讓他感到害怕。
  直到今天,他才知道,這是多么可笑的自以為是。
  “換個會議場。”他對身邊的下屬道。
  新的會議場,鴉雀無聲。
  這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們,身上沾滿嘔吐物,手里捧著一杯熱水,仿佛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感覺到一絲溫暖。他們失魂落魄,臉上蒼白沒有一絲血色。
  “從現在我們掌握的情況來看,這應該是它們蛻變的方式。注意樹干上的樹瘤,有沒有發現上面的樹瘤很多?當那些樹須活動起來的時候,那些樹瘤就會活動。我們有研究這方面的木修夫子,認為那是吞噬血獸或者昆蟲留下來的。確切地說,弱小的血昆蟲,提供更強大的血獸蛻變的養分。這一點,我們的探哨沿途沒有發現血獸和昆蟲,也可以從側面證明這個猜測。”
  一片死寂的會議室,只有城主的聲音在回蕩。
  “現在極有可能,有一批更強大的血昆蟲或者血獸,正在蛻變孵化。也就是說,接下來,我們會迎來更加強大的血昆蟲和血獸。我們的處境將會更加艱難,考驗我們的時候,很快就要到了。”
  王貞環顧全場,一字一頓道。
  “我們就不能逃嗎?地上不好走,天空呢?”有人弱弱地問。
  “往哪里逃?”王貞反問:“感應場有多大?我們飛得出去嗎?而且我們會面臨飛行類的血獸,別忘了上次的血蝙蝠。失去城墻的保護,大家覺得自己能堅持多久?”
  剛才提問的人頓時不吱聲,有些躁動的人群,重新歸于一片死寂。
  會議很成功,王貞所有的提議,都得到大家的支持,所有人都知道,到了這個關頭,個人的力量實在太微薄,只有團結起來。
  看著大家失魂落魄離開,院長忍不住道:“你這樣會引起恐慌。”
  院長并不支持讓這些人看到那份可怕的影像,他知道這些人的心理有多脆弱。
  王貞滿不在乎:“恐慌就恐慌,現在這個時候,恐慌才能讓他們拋棄不切實際的幻想。要不然你指望他們誰出力呢?”
  院長知道王貞說得也沒錯,但還是充滿擔憂:“恐慌很容易讓大家崩潰。”
  王貞猛地轉過臉:“你知道在戰場怎么才能活下來嗎?什么都別想,往前沖。崩潰的家伙,是注定要死的人,誰管得了?”
  院長默然。
  就在此時,兩人注意到有人朝他們走過來,卻是玉繡坊的韓玉芩和明秀。
  院長和王貞同時行禮問候:“見過韓師。”
  成就大師之后,人們往往在其姓氏之后,加個“師”字,以示尊稱。
  任何一位大師,無論哪個領域,都享有超然的地位。無論是院長,還是城主,都會對其保持足夠的尊敬。
  雖然他們此刻更希望韓玉芩是一位戰斗大師,而不是刺繡大師,但他們絲毫不會因此而有半分輕慢。
  任何領域的大師,對元力的理解,都極為深刻。韓玉芩的戰斗力比起戰斗類的大師自然是不如,但是依然不是普通元修可以相提并論。雙方對元力的理解完全不在一個水平上,哪怕普通的招式,都會有著巨大的差別。
  就連她的弟子明秀,戰斗力也相當驚人。明秀出生名門,家學淵源,有一個厲害的兄長。上次的裸男事件,明秀表現出來的戰斗力,強大得令人心驚。
  韓玉芩和明秀是代表玉繡坊而來,王守川并沒有前來。
  王貞心中暗自贊賞,這一老一少兩位女人,臉色都有些蒼白,但是比起其他人,卻是鎮定得太多。
  “院長好,城主好。”韓玉芩肅然回禮,接著感慨道:“老身沒有想到,情況竟然已經到了如此嚴重的地步。城主說得對,大家齊心協力,才有可能度過這次難關。玉繡坊上下,城主但憑差遣。包括老身和明秀,需要我們動手,請盡管開口。”
  “城主請勿客氣。”明秀也開口道。
  王貞大喜過望,猛地一躬身:“多謝韓師和明秀小姐!”
  他之前根本不敢打玉繡坊的念頭,要求一位刺繡大師親臨戰場戰斗?這絕對是大師的侮辱,他沒那個底氣。明秀小姐的身份敏感,他同樣不敢。
  如今有兩位的表態,他無異于多了兩位強有力的幫手。
  “城主客氣了。”韓玉芩接著道:“對于沙場征戰,老身完全是外行。但倘若是守城,老身卻是有些想法。”
  王貞有些意外,但還是連忙道:“韓師請講。”
  韓玉芩想了想方道:“老身第一個想到的是夫君曾說過的陣法,然而陣法之道,早已隨修真而消亡多年,老身也不太精通。但是想來道理也是一樣,倘若如今也有陣法,應當是元力分布連接之法,和刺繡何其相似。唯一區別,不過是以天地山川為布而繡之,山川太大,以城為布,老身或可一試。”
  王貞被震撼住,他呆呆地看著語氣淡然的韓玉芩。
  以城為布……這就是一位刺繡大師的氣概嗎?
  此刻的韓玉芩,瘦小老邁的身影在他的心中無比高大巍峨。
  他心悅誠服躬身大禮:“恭請韓師一試!”
  院長亦是心悅誠服,恭恭敬敬一禮:“恭請韓師一試!”
  松間城外。
  紅衣少女看著面前樹上掛著的一顆顆藤球,這是她專門從一百公里外搜尋的一批血獸。她這次絲毫沒有在意血獸的素質,她只追求數量。
  山谷的變故,徹底打亂了她的計劃,松間城已經不是個好選擇。
  她不是田寬。
  她沒有時間再繼續磨蹭下去,如果她不能迎頭趕上,她很快會被其他人甩在身后。
  但是她同樣無法容忍自己就這么灰溜溜離開。
  臨走之前,她給松間城準備了一份大禮。
  她飛上天空,注視著遠處的松間城,腦海中浮現少年的面容,倏地嫣然一笑:“我還會來找你的。”
  她轉身離去,就像一縷縹緲的紅色輕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