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7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7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7)     

情人節番外

噗。【www.booksrc.net】
  輕微的破裂聲,打破樹林的寂靜。地面的泥土翻開,鉆出一只拳頭大小的紅色螞蟻。緊接著,又一只血螞蟻鉆出來,不斷有泥土翻飛,血螞蟻不斷鉆出來。
  習慣在地底筑巢的螞蟻,沒有在血浪爆發的時候,被樹須纏繞吞噬而成為丑陋的樹瘤。它們反而因為啃食地底樹根,變得更加強大。由于相互吞噬,數目龐大的蟻群,只剩下極少量的螞蟻。
  鉆出來的螞蟻,都是這場慘烈廝殺中的勝出者,它們的實力和以前有著天壤之別。
  大概連紅衣少女也想不到,首先完成蛻變的,竟然是不起眼的螞蟻。在她準備的血獸中,螞蟻根本不在其中。
  它們額頭的觸角顫動,開始在林間穿梭。它們的速度飛快,依然保持著族群的特點,一個族群的血螞蟻大概有幾百只,看上去就像一只井然有序的軍隊。
  不同的蟻群之間保持著足夠的距離,它們并不會彼此融合為一,而是相互敵視和戒備。
  它們鉆出森林,松間城的輪廓,出現在它們面前。
  濃郁的元力氣息,讓它們一陣躁動,一群群血螞蟻,就像一片片紅色的波濤,在夜色的掩護下,朝松間城前進。
  每個蟻群最前方的螞蟻個頭最大,身上的紅色顏色更深,它們的觸角不斷搖動。
  當它們快接近松間城時,忽然停了下來,它們鉆進地面。堅硬的泥土,在它們面前就像酥軟的餅干,輕松無比就鉆進去。
  一片片紅色,轉眼間消失不見。
  艾輝緩緩睜開眼睛,迎接他的,是大家的目光和匯集成一片的吐氣聲。
  還好……沒有八宮……
  大家心中不約而同松一口氣。
  “我臉上有花?”艾輝有些奇怪,看著大家:“干嘛這樣看著我?”
  此時的天際已經微微泛著光芒,黎明將至。
  師雪漫剛想開口詢問,凄厲的警報聲忽然響徹全城。
  所有人猛地一驚。
  “是東門!”端木黃昏沉聲道。
  大家的目光還沒有轉向東門。西門方向響起警報,緊接著南門和北門也響起警報。
  眾人面面相覷,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驚慌,突然之間。四個方向都有狀況,血獸圍城了嗎?
  “是螞蟻,在地下!”
  “它們在挖我們的城墻根!”
  “土修,土修在哪?快擋住它們!鎮城條石被它們咬斷了!”
  “該死!擋不住!這是什么螞蟻?”
  ……
  前方的情報,通過消息樹。第一時間出現在王貞的桌上。
  王貞臉色慘白,他萬萬沒想到血獸的第一波進攻竟然是從地下。每一座城鎮,防御最強的地方,就是地底。為了防止荒獸從地下進攻,每一座城市的地下,都會鋪設厚實無比的鎮城條石。
  鎮城條石是一種非常堅硬和穩定的石頭,每一塊條石的厚度要超過三丈,會鋪滿城市下方的每一個角落,沒有死角。鎮城條石還有一個特性,如果城市的時間。超過十年,鎮城條石就會相互生長融合,渾然一體。
  整個城市的下方就像多了一個滴水不漏的底蓋,城市的排水管道,都是建立在條石之上。
  很少有城市,是被荒獸從地底攻破。
  王貞怎么也沒有想到,第一波進攻會是從地底而來。手上力量本來就不足的他,幾乎把所有的力量和人手,全都放在守城墻和防守來自天空的攻擊。
  被打了個措手不及。
  但是他很快冷靜下來,他手上的土修不多。而且厲害的土修就更少,就算知道血螞蟻會從地下進攻,他也沒有多少辦法可想。
  就像各城門的元修第一時間就察覺到地下有情況,土修也在第一時間出手。但是無法阻止血螞蟻。
  “通告全城,讓大家注意腳下。”
  王貞沉聲下令。
  “這樣局面會失控。”院長聽到動靜,急匆匆趕過來,臉色不是太好。
  “局面從來沒有在我們的控制之下。”王貞大手一揮,沒有理會他。
  院長啞然。
  一位位元修飛上松間城的上空,不斷大聲通告。
  “地下?”
  頭頂的元修飛過。艾輝面色凝重。
  “地下不是有鎮城條石嗎?”姜維滿臉不敢相信:“難道螞蟻連鎮城條石都能咬開?這還是螞蟻嗎?”
  其他幾個人,也是臉色難看。
  “大家小心。”艾輝提醒大家。
  就在此時,慘叫聲從巷子口傳來,大家一個激靈。
  艾輝的臉色一動,忽然朝師雪漫作了一個向后退的手勢。師雪漫看到艾輝的動作先是一愣,但是隨即臉色微變,悄然漂浮離地,緩緩朝后飄,白色的長槍握在手中,絲絲縷縷的云霧,從槍身纏繞著她握槍的手掌。
  端木黃昏垂在身體兩側的十指張開,體內的元力蓄勢待發。
  桑芷君取下金絲軟弓,神情有些緊張。
  姜維重箭已經搭在大弓上。
  王小山此時也察覺到螞蟻的存在,他對艾輝更加佩服,他身為土修,都沒有察覺到地下的狀況,艾輝卻能提前察覺。
  唯獨不緊張的是樓蘭,他站在艾輝身后,有些躍躍欲試。上次和艾輝并肩作戰,還是祖琰那次,這段時間,樓蘭可是有很大的進步哦!
  噗!
  一道紅色殘影從地面沖上來,它速度奇快,朝漂浮在半空中的師雪漫撲去。
  有所準備的師雪漫夷然不懼,手中的雪白長槍,倏地刺出。
  槍身散逸的云霧,被一股無形力量纏住,圍繞著槍身以驚人的速度旋轉,就像一道漩渦流云,帶著雪白的殘影和顫音,直刺血螞蟻。
  叮!
  尖銳的撞擊聲,刺得人耳膜生疼。
  槍尖傳來的力量讓師雪漫身體往上一飄,就像身后有一根鋼絲猛地扯動。
  快若閃電的紅色殘影戛然而止,血螞蟻陡然停在半空中。
  艾輝眼中閃過一絲喜色,險些喊了一聲“好”。
  師雪漫這一槍漂亮得沒話說,連消代打,恰好抵消血螞蟻的沖勢,實現定住身形的效果,展現出極為出色技巧和對力量精準無比的控制能力。
  果然不愧是師雪漫。
  艾輝心中贊賞無比,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半點遲疑。耳中聽到崩地一聲,姜維的重弓!艾輝腦海中靈機一動,手中原本刺出的龍脊火,忽然化刺為橫拍。
  艾輝準確從側面拍中血螞蟻,而就在同時,姜維的狼牙重箭,帶著低沉的呼嘯,從另一個方向S中血螞蟻。
  一左一右兩股力量同時擊中血螞蟻。
  鐺!
  艾輝感覺一股奇大無比的力量從劍身傳來,手掌一熱,險些握不住劍柄,他沒有硬抗,索性借著這股力量飄飛。
  兩人合力一擊,何等勢大力沉!
  血螞蟻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,直接被狼牙重箭S爆。
  所有人不由松一口氣,這次戰斗比大家想的順利。血螞蟻的實力,比上次的血螳螂,要差不少。而大家的實力有所提升,彼此的配合,也要默契許多。
  艾輝忽然臉色大變:“小心,還有!”
  噗噗噗!
  一道道紅光,就像紅色的箭矢,破土而出。
  所有人臉色大變。
  “樓蘭,保護胖子!”艾輝急聲大喊,半空中身體舒展,手中的龍脊火化作一道黑影,刺中一只朝他撲來的血螞蟻。
  血螞蟻以更快的速度倒飛出去,深深沒入圍墻,只留下拳頭大小的孔。
  龍脊火上下翻飛,精準無比。
  嗤嗤嗤,紅塵劍匣中的短劍自發飛出,纏繞在艾輝身邊。
  幾乎所有人都遭遇攻擊。
  端木黃昏十指翻飛,青色的光芒在他之間跳躍,他的心中雖然緊張,但是比上次要鎮定得多。青花纏枝團紋,在他腳下流轉,一根根青色纏枝,從里面彈S而起。
  啪!
  準確無比地抽中一只血螞蟻。
  又是一聲脆響從身后傳來,一根剛剛抽飛血螞蟻的青色纏枝,縮回團紋之中。
  端木黃昏心中大定,突破六宮之后,【青花】的威力果然爆漲!
  心中大定的端木黃昏,愈發從容,十指如鮮花綻放,青花流轉,修長的身影說不出的瀟灑,宛如畫中的人物。
  半空中的師雪漫,背后的云霧就像水草裊裊。她手中的長槍,有如流云,血螞蟻的紅色身影完全被席卷而至的流云吞噬。
  皎潔雪白的流云槍影之中,密集的爆音,就像雨打芭蕉。
  砰!
  一團血霧爆開,流云忽倏而退,不沾半點塵埃。
  姜維和桑芷君、王小山三人呈三角形站立,他們知道自己的本事有限,沒辦法和那三個猛人相比。
  桑芷君的金絲軟弓S速極快,一箭快似一箭,她也不追求一擊必殺,而是幾箭連續不斷集中一只血螞蟻。剛才師雪漫的辦法給她帶來靈感,她沒有師雪漫那樣強悍的實力,但是她可以用連續不斷的擊中來減緩血螞蟻的速度,給姜維創造機會。
  崩!
  每當有血螞蟻的速度變緩慢,姜維的狼牙重箭,就像小標槍一樣呼嘯而至。
  在如此近的距離,姜維的重箭力量委實驚人。
  每一箭必然S爆一只血螞蟻。
  王小山拼命催動元力控制三人身下的泥土不斷向上堆積,片刻間,一個簡易的不規則箭垛,出現在三人身下。
  場面混亂至極。
  守在胖子身邊的樓蘭,躍躍欲試了半天,竟然沒有一只血螞蟻朝他們攻擊。
  他東張西望,有些茫然。
  怎么一個都不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