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8)     

五行天175 七宮

胖子不斷噴出的火光,讓樓蘭的身影看上去十分的孤獨寂寞。
  然而道場內的戰況卻是激烈至極。
  艾輝一開始還不敢太過于放開。他還沒有熟悉在七宮境界下,如何才能更好的戰斗,再加上他也心存忌憚。“靈力”修補的七宮,他很擔心自己萬一用力過猛,散架了怎么辦?
  但是戰況的激烈,讓他的忌憚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  生死存亡就在眼前,還能想那么多?
  血螞蟻無論個頭還有實力都比不上上次遇到的血螳螂,但是它們的數量實在太多。一眼過去,起碼有一百多只,道場內到處都是血螞蟻。
  它們的速度奇快,比血螳螂更快,就像紅色的箭矢,反應稍慢就會被擊中。而且它們非常擅長配合,會同時從不同的方向撲向獵物。
  艾輝經歷最開始的手忙腳亂,很快找到應對血螞蟻的竅門。
  血螞蟻的速度快,但是受限于身體的個頭,它們的力量遠不如血螳螂。
  紅塵劍匣給艾輝很大的驚喜,他無法很精細地控制三把紅塵短劍,但是血螞蟻的數量之多,也讓他完全不需要精細控制。
  紅光環繞在艾輝四周,鋒利無比,只要血螞蟻觸碰到,就會在身體上留下一道傷口。
  而艾輝手中沉重的龍脊火,反而速度緩慢。
  艾輝發現硬碰硬的攻擊方式,很難給血螞蟻致命一擊。它們的生命力非常堅韌,哪怕被拍飛,也可以很快爬起來,加入到下一波的攻擊中。
  血獸的身體都很強壯,哪怕弱小有如螞蟻,都變得如此難纏。
  艾輝只能在心中感慨血毒的厲害,中血毒的野獸昆蟲都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,幾乎無一例外。可見血毒是多么逆天的存在,神之血……真是可怕的東西!
  戰斗經驗豐富的艾輝,發現蠻力的方式效率不夠,立即明白自己需要改變策略。對方占據數量上的優勢,如果己方的戰斗方式不能更有效率,對方的數量優勢就無法被削弱,那隨著時間的推移,己方的體力元力不斷被消耗,就會陷入困境。
  他很快注意到姜維三人處境越來越糟糕,姜維他們的實力比較弱,而且弓手不利于近戰。必須馬上支援他們,當下來不及多想,腳下朝三人沖去,手中的龍脊火猛地一振。
  他正準備調動體內的元力,猛地體內七宮同時震動。
  沒有半點防備之下,艾輝手中的龍脊火微微一滯,但是他的雙目猛地張開。
  【北斗】……
  莫名的熟悉感,突然出現在艾輝體內,七宮同時釋放元力,七道微小的元力合而為一。艾輝手中的龍脊火瞬間變得輕柔如水,亮起幽幽光芒,想也未想,龍脊火輕輕在空中劃出一個圓形光圈。
  嗡!
  就像開裂的竹子在空中甩動發出的嘯音,突然一股強大的吸力,從艾輝手中長劍劃出的圓圈中心產生。周圍的血螞蟻身形一滯,被吸入圓形劍圈之中。
  就像泛著漣漪的水面上看河底的石頭,圓形劍圈內的血螞蟻身體扭曲變幻,啪啪啪,幾只血螞蟻同時爆裂。
  眼前的戰果,把艾輝嚇一跳,以至于出現了一個短暫的失神。
  【北斗】……竟然如此強大!
  這是他第二次運用【北斗】,他忽然有些感謝院長,哪怕是交易,院長給他的原版【北斗】對他的幫助巨大。上次在血林,危急關頭他毫不猶豫開啟了【北斗】。
  他能記得的片段很少,但是他很清楚,【北斗】救了他一命。
  從學習的角度,他那樣莽撞地開啟【北斗】無疑是極大的浪費。但是他一點都不后悔,沒有【北斗】,單靠【魚拱背】根本無法調動如此龐大的“靈力”,不把海量的“靈力”宣泄出去,他最后的結果就是爆體而亡。
  微微失神之后,艾輝陡然亢奮起來。
  【北斗】竟然如此強大!
  五行天的傳承雖然比起修真時代的劍典法訣少得多,但是經過一千多年的發展,無論是種類還是數量,也相當可觀。畢竟修真時代,修真者沒有生死大敵,而五行天卻從來沒有停止過和蠻荒的戰斗。
  戰爭對傳承的刺激非常巨大。
  傳承五花八門,有的講招式,有的講元力運轉,有的講修煉方法,有的是大雜燴。
  【北斗】講的就是元力的運轉,它沒有招式。
  能夠被成為松間院最強大的傳承,【北斗】自然有其獨到之處。
  一般而言,元力的運轉,總是會遵循由近及遠的規律。譬如艾輝用的劍招,一般而言,總是會先調動雙手宮的元力,因為這樣最快。倘若雙手宮的元力消耗比較多,其他宮的元力,才會源源不斷流轉過來。
  【北斗】卻不一樣,它的元力運轉方式非常特殊另類。
  無論艾輝是用手還是用腿還是頭槌,無論這一招需要的元力是強是弱,它都需要同時調動七宮的元力。
  七宮進退如一,它們會同時釋放七道元力,七道元力合而為一,如此形成的元力威力倍增。
  從快捷來說,【北斗】沒有什么優勢,非常的復雜,但是消耗同樣的元力,它能夠讓招式的威力大幅度增加。
  而如果敵人元力侵入,【北斗】能夠把對方元力攻擊分散到七宮,由七宮同時承受,從而大大減少受傷的可能性。
  【北斗】當然也有缺點,它對修煉者的要求很高。
  修煉者需要七個強宮,因為只有七個強宮,才能形成共鳴。形成共鳴的七宮,才能同時釋放七道元力。倘若七宮強弱不一,釋放的元力自然也強弱有別,快慢有別。
  同時擁有七個強宮,是一個非常苛刻的條件,把絕大多數人都排除在外。這也是為什么【北斗】威力不俗,卻聲名不顯,也是為什么王守川特別點名要艾輝學習【北斗】。
  除了對身體素質的要求高之外,對修煉者的元力控制水平,也有著非常高的要求。七道元力在體內合一,這個過程需要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,沒有出色的元力控制水平,是難以完成的。
  元力控制水平……
  艾輝陡然明白過來——刺繡!
  復雜精細的刺繡,最需要的就是對元力的精細控制,而這也同樣是【北斗】所需要的。
  老師早就盯上了【北斗】,而且早早為自己作好準備,他唯一沒想到的大概就是院長會把原版的【北斗】給自己吧!
  艾輝到此時才恍然大悟,難怪【北斗】上手自己沒有覺得太大的障礙,無論是七宮共鳴,還是七元合一,都好似水到渠成。
  元力匯集而成的鋒芒,銳不可擋,幾只血螞蟻被劍光掃中,一分為二。
  姜維他們左支右拙,看上去狼狽不堪。
  艾輝距離三人有點遠,深吸一口氣,劍幕護住自己,猛地前沖幾步。血螞蟻悍不畏死撲向艾輝,打在艾輝周身的劍幕上,迸濺起點點火光。
  艾輝的身體半弓,就像奔跑的獵豹,最后一步,蹬腿的同時,手中的龍脊火收起漫天的劍幕,一劍刺出。
  嘶!
  龍脊火的劍尖四周突然亮起白色的光芒,光芒瞬間沿著劍身蔓延,蔓延過艾輝的手掌、手腕、手臂,直至全身。
  艾輝全身都籠罩在扁平狀的劍芒之中,他就像一只蝙蝠,在空中劃過一道詭異的弧線殘影。
  風蝠劍!
  沿途的血螞蟻碰到劍芒,肢體分離。
  桑芷君不斷拉開自己的金絲軟弓,射出的箭矢就像狂風暴雨一般。她的注意力空前集中,她對自己的弓術有著絕對的自信,各種嚴苛的訓練考核都難不倒她。她能夠在一秒內拉弓七次,七箭全中箭靶。
  一開始她還有點緊張,好幾箭沒有射中,但是她很快穩住陣腳,后面沒有一箭落空。她和姜維配合得相當好,戰果累累,他們聯手干掉了十六只血螞蟻。
  然而讓她沒有想到的是,血螞蟻的數量好像沒有絲毫減少一般。
  而她已經開始有些疲倦了,身邊的姜維體力消耗更大,他用的是重弓,她甚至能夠聽到姜維的喘息,越來越重。
  王小山形成的箭垛,更多的是心理安慰,能夠提供的防護相當有限。
  她的視野里,全都是交錯相織的紅色殘影,密密麻麻得可怕。
  她心中泛起強烈的無力感。
  “堅持住!”
  一聲暴喝就像炸雷般突然在她耳邊響起,她一個激靈,反而清醒了不少。
  她轉過臉,然后看到一個全身披著劍光的少年,突然闖入她的視野,留下一道道殘影。
  低沉的呼嘯仿佛從地底升起。
  一道白色的劍光,把她視野中的世界一分為二,交織的紅線在這一劍面前,脆弱得就像蜘蛛網。
  劍光越來越大,就像一場風暴橫掃過道場。
  血螞蟻被艾輝這一道劍光卷起,噗噗噗,像暴雨般釘在圍墻上,留下密密麻麻的空洞。
  其他的血螞蟻也被艾輝這一劍震懾,出現一個短暫的安靜。
  巷子里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微弱近無,骨頭被咬斷的聲音和不絕于耳的咀嚼聲,隔著門傳進來。清晰得讓大家的臉色不約而同變了,巷子里的那些人命運如何,不用想也可以知道。
  大家遍體生寒,但是隨之而來的是憤怒,無窮無盡的憤怒。
  趴在地上的血螞蟻眼中浮起一抹煞氣,再次暴起!
  這是一場不死不休、無路可退的戰爭,只有一方轟然倒下才能結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