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行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(01-2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9)     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(01-29)     

五行天176 來自地下的危險

艾輝先掩護三人,撤到胖子身邊。
  他注意到血螞蟻似乎非常不喜歡接近胖子,看了一眼還在孜孜不倦噴火的胖子,艾輝心想,難道血螞蟻也怕火?
  這是好事。
  姜維幾乎完全脫力,他的重弓殺傷力驚人,但是消耗也非常驚人。桑芷君還是有一部分戰斗力,但是她的金絲軟弓威力不夠,除非用到特殊的箭矢或者招式,但是對于眼前密密麻麻的血螞蟻,作用有限得很。
  王小山癱坐在地上,這些人之中他的實力最弱。
  果然,血螞蟻不攻擊姜維三人,看來自己的猜測是對的。胖子的火焰,對血螞蟻有克制作用,好樣的胖子!放心大膽繼續噴!
  艾輝滿臉贊賞看了一眼胖子,然后喊了句:“樓蘭!跟上我!”
  “艾輝,樓蘭來了!”
  早就躍躍欲試的樓蘭,大喊一聲,就嘭地變成一團沙云,跟在艾輝身邊。
  飄揚的長發下,師雪漫眼睛一片赤紅,藍白鎧甲沾滿血毒和塵埃,手中的長槍,如同狂暴的怒濤。
  她修煉的傳承是【問水】,以變化而著稱的【問水】,并不是槍術。
  但是因為父親的緣故,她對槍術有著獨特的喜愛,從小就苦練不輟。手中這把如同白云般纖塵不染的長槍,是父親在她十歲時從前線寄回來的禮物。
  長槍的名字叫做【云染天】。
  當時父親擊殺了一頭座云鯨,分解完座云鯨之后,在高聳如城墻的鯨魚骨中,父親挑選最筆直最美麗的一根做成槍身。
  座云鯨是生活在蒼穹高空深處的強大荒獸,擁有長達數里的龐大身軀。它們渾身雪白,就像一座在天空飛行的雪白島嶼,但是更容易被人們視作在高空飄蕩的云朵。
  它們擁有極為出色的飛行能力,不知疲倦。終生都在尋找云海。它們以云為食,那些寄生在云層中的荒獸,會連同云朵被它們吸入腹中,成為它們的食物。
  一般而言,座云鯨不會離開天空深處,也不會主動攻擊元修,但是在少數時候,它們會出現在低空,破壞它們能見到的所有一切。
  每當這個時候,就是一場災難。
  以云為食的座云鯨。鯨骨會自發散發絲絲縷縷的云氣。
  如同水晶般剔透的藍色槍頭,卻是父親轟動五行天的杰作。
  在父親的駐地附近,有個湖泊名為寶藍湖,風景秀麗,他喜歡在湖畔修煉。每天,父親會提一桶湖水,倒在水缸里,再用元力把湖水鍛造壓縮,到不能再壓縮的地步。
  第二日繼續往水缸加一桶水。繼續壓縮。清澈碧藍的湖水,不斷被壓縮,質地也變得越來越堅硬。
  日日重復,三年來。一千多桶湖水,被他壓縮鍛造成一塊半人高的藍色晶體。這是一種全新的材料,一種完全由他所創造出來的材料,因為它像天空一樣蔚藍而且質地極沉重。被稱為【蒼穹鐵】。
  蒼穹鐵引發巨大的轟動,當時無數人瘋狂涌向駐地,愿意花重金購買一小塊蒼穹鐵。然而全都被父親拒絕。半人高的藍色晶體因為不夠完美而不斷被打磨,最終剩一小塊,被他認為完美無缺,就是師雪漫手中【云染天】的槍頭。
  無論是槍身的座云鯨鯨骨,還是槍頭的蒼穹鐵,都是極品的水行材料,云染天一出世,變成為五行天最頂尖的水行兵器之一。
  哪怕在鮮血橫飛的此時,云染天的都依然纖塵不染。無論什么時候,云染天都在激勵著她,她能夠感受到父親對她的厚望。在她的心中,父親就像一個保護神,保護著大家。
  她希望自己能夠像父親一樣,幫助大家,保護大家。
  門外變得微弱的哀嚎、血螞蟻咀嚼的聲音,深深刺激了她,讓她無比的憤怒。
  是的,她知道自己為何如此憤怒。
  她曾以自己的實力為傲,堅信自己可以變得像父親那樣。可是當危險真的到來,自己根本無法像父親一樣無力保護大家,就連自己……都成了別人的累贅。
  一個修煉水行的少女,此刻卻如同一團無所畏懼熊熊燃燒的火焰。
  師雪漫發威,艾輝頓時感覺壓力小了許多,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完全打瘋了的師雪漫,心中暗自咂舌,好兇猛的妞!
  簡直就是人形野獸啊!
  艾輝決定離師雪漫遠一點,這妞已經殺紅了眼,這要是靠近,不小心被一槍刺了個糖葫蘆,都沒地方說理去。
  比起師雪漫,端木黃昏的表現沒有那么暴力,反而有些從容的味道。端木黃昏的表現和前幾天判若兩人,雖然還沒有做到像艾輝效率那么驚人,但是基本已經不會落空。
  端木黃昏手中的【青花】,讓艾輝生出一絲驚艷之感。
  這不是他第一次見到白眼狼的【青花】,但是以前的時候,【青花】和白眼狼這個渣沒什么區別,徒有其表。看上去各種絢麗,但是實際的殺傷性卻不怎么樣,起碼艾輝看不上。
  但是今天白眼狼手上的【青花】,卻大不一樣,一個字,賊!
  死賊死賊!
  不知道從哪里就冒出來了,也不知道縮回到哪里去。明明以為要攻左側,青花纏枝不知道什么時候到右邊,賊得不行!
  開竅了啊這家伙!
  人品不好腦袋瓜子倒是不錯啊。
  沒一會,艾輝就看出【青花】的厲害,變幻莫測,幾乎能夠從任意角度發起攻擊,而且可以籠罩相當大的范圍。
  如果這家伙懂得一點配合……
  這個念頭在艾輝腦海中一閃而過,端木黃昏的【青花】看上去軟綿綿,偏偏又賊又溜,控制的范圍又大,實在太適合和其他人配合。
  “白眼狼!注意配合!”艾輝暴喝
  突然聽到聽到艾輝的暴喝,端木黃昏一口氣差點岔了。
  白眼狼……該死的混蛋!竟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,叫他白眼狼!
  該死!該死!該死!
  內心的咆哮,就像沸騰的巖漿。直沖九霄,到嘴邊卻變成:“怎……怎么配合?”
  該死!該死!該死!
  為什么自己會說出這么該死的話?端木黃昏全身雪白的皮膚都氣得通紅。
  “傍晚同學,樓蘭會配合哦,可以這樣。”
  漂浮在空中像沙云一樣的樓蘭,忽然匯集成一道細流,變成空中絆馬索,朝艾輝撲去的血螞蟻沒有半點防備,身體猛地一折,一跟頭朝艾輝腳下栽去。
  刷!
  一道劍光自下而上,血螞蟻被劍光從中一分為二。
  “還可以這樣!”
  樓蘭的聲音還沒有停止。一力猛沖的血螞蟻,突然眼前多了一道沙幕,遮擋了視線。但是薄薄的沙幕怎么可以擋住它的路?
  砰,血螞蟻兇悍霸氣沖破沙幕。
  迎接它的是一道劍光。
  “還可以這樣!”
  “這樣!”
  “這樣!”
  ……
  端木黃昏目瞪口呆看著樓蘭表演,簡直層出不窮的損招,每一招都沒有什么威力可言,但是都會讓血螞蟻出現意外。
  艾輝更是厲害,只要有一點偏差,他的劍光就像是聞到腥味的鯊魚。聞到錢味的債主……
  該死!自己怎么會想到債主……
  端木黃昏心中破口大罵,但是不得不承認,艾輝和樓蘭配合無間,默契得讓人吃驚。
  艾輝之前的效率已經非常高。手中的龍脊火沒有半點停頓,掄起一個又一個的光圈,低沉的顫音不絕于耳,一只只血螞蟻在光圈中被絞碎。
  現在……殺雞嗎?
  短短的時間。地上的血螞蟻尸體就多了十多只。樓蘭的損招,千奇百怪,五花八門。防不勝防。而艾輝對破綻的捕捉能力,令人嘆為觀止,沒有一劍落空后。
  讓端木黃昏感到疑惑的是,現在土修已經厲害到能夠造成這么陰險的沙偶了嗎?難道是自己太久沒有關注土修當下最新動態落伍了?
  不過好像也不是太讓人驚訝,只有這么陰險的沙偶,才會和那個該死的混蛋狼狽為奸臭味相投。
  虧自己以前還認為樓蘭是個陽光沙偶!
  端木黃昏陰沉著臉,心中冷笑,你們的偽裝終于被我看破了!
  我端木黃昏光明磊落的男子漢,是絕對不會和你們這些陰暗骯臟的生物為伍!
  “看明白了嗎?學會了嗎?來試試!”艾輝一邊揮劍一邊大聲問。
  端木黃昏不為所動,心中冷笑。
  “這都學不會?”艾輝有些吃驚端木黃昏的悟性,這家伙真的是天才嗎?
  呵呵,激將法,這么低級幼稚的激將法,用在我身上,真是愚蠢!端木黃昏心中冷笑。
  “樓蘭我們再來一遍,他悟性差。”艾輝只好道。
  呵呵,你以為我會上當嗎?我早就看穿了!端木黃昏心中繼續冷笑。
  “沒問題。樓蘭來了!傍晚同學,要仔細看哦,一次學不會沒有關系,樓蘭可以繼續演示!”樓蘭大聲鼓勵。
  “我們可以這樣!”
  “這樣!”
  “這樣!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傍晚同學還沒有學會嗎?不要喪氣!樓蘭再來……咦,沒有血螞蟻了……”
  快瘋掉的端木黃昏終于忍不住,爆跳如雷:“夠了!我來!”
  啪啪啪,不斷有血螞蟻從外面的巷子,跳上圍墻。啃食完外面尸體的血螞蟻,被道場濃郁的血腥味吸引。
  轉眼間,圍墻上紅彤彤一片,密密麻麻的血螞蟻兇狠的目光盯得大家心里發毛。
  艾輝呆了一下,反應過來之后,他一邊躡手躡腳從端木黃昏身邊往后退,一邊小聲道:“你來。”
  端木黃昏:“……”(。)u